南下烈士的告慰(文/潘奉森)

南黄埠de 发表于2019-10-10 20:35:27

    王守存、沈化贞两位同志牺牲已四十周年了。每当回忆起两位同志遇难经过,总会引起深沉的悲痛,激起我对匪特的无比愤恨。今天,我怀着沉痛心情,写出烈士遇难经过,同时,记录下杀害两位烈士的匪特的可耻下场,藉以告慰烈士的英灵。让我们永远不忘革命先烈艰苦奋斗、流血牺牲的高贵品质,不忘阶级敌人的凶狠毒辣,更不要忘记人民革命胜利来之不易,我们应该珍惜她,更不能玷污她。

    王守存是山东省沂南县灰窝村人。沈化贞是山东省沂南县沈家村人。1949年我们从沂南县一同南下,5月接收国民党余杭县政府,5月底又分头去接收各乡公所。王守存、沈化贞两同志负责接收西社乡乡公所,我和李长惠等同志接收在城镇镇公所。接收工作告一段落后,县委考虑到当时土匪活动猖獗,而我们干部较少,如果过于分散,容易受到土匪的各个击破,遭受损失。所以决定撤乡建区。将西社乡和在城镇合并为在城区,区公所设在在城镇。我任区长,李长惠任指导员,王守存任组织委员,沈化贞上调县委。我们原计划7月19日合并办公,万万没有想到,两位同志遭土匪袭击,7月18日,在西社乡遇难。

    西社乡人民政府设在一座古庙内,三面环水,一面稻田,四面无邻房无居民,从地形上讲,很容易受到敌人包围袭击。匪国防部青年救国团浙东第四服务总队三支队突击组组长何林标、副组长张阿毛,勾结了当时留用的乡政府公务员吴福昌,摸清了我们的底细。何、张两匪身藏武器,经过吴福昌介绍,以向乡政府回报情况为名,在王守存和沈化贞两同志接见何、张的时候,两匪突然开枪射击,当场沈化贞同志牺牲,王守存同志身受重伤,后送医院抢救无效也牺牲。

    何林标等三名武装匪特,袭击我们两位同志得手后,因惧怕我部清剿,不敢集中活动,采取分散隐蔽、伺机再干的方式。何林标是仓前区岭东乡人,回到了岭东乡。张阿毛潜伏在西社乡一带,而吴福昌则逃到天目山参加大股匪特进行活动。我们坚决贯彻执行县委关于“打开局面,消灭匪特,为牺牲的同志报仇,为人民群众彻底解放而奋斗”的指示,千方百计地布置可靠的贫下中农,探听三匪的行踪和下落。在不长的时间里,即获得三匪的活动范围和活动规律。县委立即采取了分工负责,迅速消灭三匪的行动方案。决定由县委宣传部部长李茂生、人武科科长郑清友和仓前区指导员王延全三位同志负责消灭匪特何林标,由我、李长惠及县大队副大队长老陆等三位同志负责对付匪特张阿毛。八月下旬的一天傍晚,我正在吃晚饭,有一位农民跑来向我报告:“土匪张阿毛今晚住在石凉亭北边约三华里一座草房他的姘妇家里”。我立即与李长惠同志商量,决定当晚出击,并请县大队支援。县大队陆副大队长接到电话后,亲率六名战士前来支援。趁着天黑,我们急匆匆步行了一个多小时,到了石凉亭,休息一会,,又向北走了约三里路样子,看到一座草房。那位农民指着说:“张阿毛就住在这里。”我察看了地形,草房后面是内塘,东西两边是堤,南边是稻田,我命四名战士分别在东、西边看守,老李、老陆带两名战士在西边十多步远处埋伏,作为临时指挥所。我轻轻走到草房前面,看清房子是草盖的,墙壁是毛竹编成用黄泥糊上,门也是竹子编的。我想土匪如果从房内向外打枪随时都可伤人,因此,我趴在地上开始用土块砸门,并高喊:“缴枪不杀,宽待俘虏……”。但房内寂静无声,我命战士向房顶打了几枪,仍无动静。我们又不能冒然砸门进去,就高喊:“再不开门,马上烧房子。”这一着,果然灵。门开了,先走出一个女人,我命她举起双手走过来,然后要她蹲在东边战士的面前。接着第二个人又出来了,我对他进行检查,身上没有武器,又摸他的手,一手老茧,知道是位农民,就命他与妇女蹲在一起。最后第三个走出来了,借着微微月光,看出这人有三十多岁,身材高大,与群众反映的张阿毛特征差不多。因此,我特别警惕。当他走到面前时,我先将他双手扳转到背后,再搜查了他全身,然后用木壳枪对着他的头说:“你老老实实,动一动就要你的命。”我押他走到李长惠同志面前,肯定地说:“这就是张阿毛”。并将张匪交给了老李。当我回身准备搜查草房时,听到连续的枪声,我回转身问老李是怎么一回事,老李说:“咳!张阿毛逃跑了。”这时,老陆走过来说:“不要紧,张阿毛被我们战士打死了”。我这才放了心。原来李长惠同志接过张阿毛后,被张阿毛用力一甩逃跑了,转眼间已逃出二十多步远,幸而我们的战士枪法很准,把他击毙了。

    第二天,下斗门、倪家斗门茶店里,群众纷纷议论张阿毛被打死的情况。压在群众心头的一块石头掉落了,西社乡群众消除了顾虑。纷纷向我们反映情况,使我们进一步了解到土匪活动的线索,为彻底肃清土匪,维护治安打下了基础。

    另外,土匪何林标在八月上旬被李茂生、郑清友同志等围剿中击毙。土匪吴福昌在黄湖一带活动,也被我剿匪部队抓获,镇反开始后,押到西社乡洪洞庙后面处决

谁在收藏
浏览:58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