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光信孤胆战群匪(盛英芳刘仰山提供材料/陆以德整理)

12592 发表于2019-10-10 20:45:53

    一、奉调到闲林

周光信同志是山东沂南县人,贫农出生,父亲闯关东赶马车,被日寇活埋在东北大满万人坑,老周自己也是从小受尽欺凌,苦大仇深。他原在山东老区搞武装,公安工作,对敌斗争坚决,机智勇敢,有一定的经验。1949年随军南下,在余杭县担任九峰乡乡长。到任不久,县委又调他到闲林区任组织委员兼公安员,老周二话没说,打起背包立即到闲林报到。

二、严重的敌情

闲林区是杭州市的西大门,南接富阳,西连临安,杭微公路贯穿其间,交通方便,地理位置重要。国民党溃退后,残余分子与当地的地主恶霸和小股土匪沆瀣一气,蠢蠢欲动。他们疯狂叫嚣:“消灭共产党,迎接蒋介石八月半回来吃月饼。”并扬言“对南下干部抓一个杀一个”,反动气焰十分嚣张。他们活动猖獗,公路上来往的汽车和水路上的船只经常遭到抢劫,夜晚还时常打枪,到农村乱窜,敲榨勒索,无所不为。有的白天潜入镇内刺探我军、政消息。土匪几乎乡乡都有,区乡干部晚上下村去发动群众,组织农会,开展剿匪反霸斗争,都要冒生命危险。

三、复杂的自卫队

老周到闲林时,区里已有自卫队的组织,那是在乡民兵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队员中鱼龙混杂,成份十分复杂。例如王阿二、施光顺、杨阿毛等人,他们隐瞒了国民党浙西保安队特务组长和惯匪身份,伪装积极,混入我闲林区自卫队,并掌握了自卫队的部分领导权。当时闲林解放不久,区政府成立不到一个月,还来不及整顿,所以他们的身份也还没有完全暴露。

    老周到闲林的第二天,有人报告里山桥有土匪,指导员傅京德带领区武装人员去里山桥剿匪,叫老周留在区里。不久,王阿二跑来对老周说:“傅指导员派我来领你马上去里山桥。”老周带上三支枪,六枚手榴弹跟着王前去。一出镇,见远处凉亭里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老周问王阿二:“会不会是土匪?”王答:“不是。”老周叫王前面带路,王一定要走后面,这引起了老周的警惕。老周走了几步,猛一回头,见王已端着枪对准他的背后,老周转身一脚,把王的枪踢落在地,斥责王为什么用枪对着他。王狡黠地申辨:“端着枪是防止敌人突然袭击。”老周卸了他的枪,叫他前面带路。这时凉亭里的匪徒向老周打了一枪,周立即还击,并猛追上去,几个匪徒全吓跑了。到了里山桥,老周问指导员,指导员说并未叫王阿二去区里叫老周。

 7月24日,余杭县委召开全县干部会议,部署剿匪反霸斗争,通知各区领导和公安人员全部参加。老周知道会议重要,但是根据种种迹象,他感到区里的形势是严重的。区里南下干部只有四人:指导员傅京德,区长石贞恩,区农会主任王淑华(女),公安员周光信。另一位女同志盛英芳,刚参加工作,虽然革命热情高,但缺乏斗争经验。自己与指导员一走,区里只有两位女同志,如果敌人动手,准会吃亏。老周深感责任重大,他打电话请示县委,要求自己留守区公所,由王淑华上县里开会。县委同意他的意见,并要他警惕敌人突然袭击。

    为了保密,傅、王等同志,先后分散到余杭参加县里的会议去了。傍晚,王阿二跑来对周光信说:“有土匪在镇里,傅指导员、石区长和王同志都到县里去了,特来向你报告。”老周一怔,心想;他们三人是悄悄走的,你阿二怎么一下予就知道了!老周说:  “他们没有去开会。既然有土匪,我们去看看。”老周带着阿二到镇上走了一圈,没有发现动静。狡猾的王阿二想表现一下“忠诚”,却露了马脚。

四、孤胆战群匪

    7月25日早上,有一个操湖南口音的人向老周报告说:“我住在山脚下茅棚里,土匪经常在我屋后开会,听他们说今天要乘你们吃晚饭时候包围区政府。”是真是假,难以判断。老周昕了后便带了班长小陈到山脚下去看,果然见屋后有五、六个人坐在那里商量什么。因为去的人少,没有正面接触,老周回到区里,暗中布置食堂晚饭提早到三点半吃,又通知全体自卫队员二点钟集中开会。

闲林区政府设在一家逃亡地主的宅院里,四周有围墙,前后两进,有两重大门。前面楼房,是自卫队队部;后面楼房是区委、区政府办公的地方。老周叫小陈设双岗守住大门和二门,并吩咐到区里来的人,只准进,不准出。晚饭后要全体队员在区里休息,不准到大桥下洗澡。

一切布置妥当后,老周走出大门蹲在一枝大树底下观察动静,果然看见有二、三十人,化装后穿各色便衣,倒背着枪向区政府走来。“这是土匪!”老周敏捷地作出判断并向敌人连打了五枪,敌人措手不及,被迫退回桥头。老周一面喊着:“土匪来了!”一面奔进大门,想把大门关上,可是大门上有电话线,一时关不拢。这时土匪一下子散开,边打枪边向区政府冲来,老周边打边退上二楼,想居高临下打击敌人。一上二楼才发现楼上是空的,自卫队员都跑了。土匪冲进大门,占了自卫队房子,屋里14支步枪全被他们抢了。他们冲到二门喊话:“缴枪不杀!”老周向喊话的方向打了一梭子弹,又掷了个手榴弹,算是对他们的回答。敌人受到手榴弹的轰击退了出去,这对电话铃响了,是县委打来的电话,老周抓起话筒喊道:“区公所被包围了,赶快增援!……”话未说完,电话被切断了。这时外面枪声又激烈地响起来,老周又掷出几个手榴弹,敌人再次向外退。突然他发现盛英芳还在,老周惊问:“土匪来了,你怎么还不走?快从后门走,到县委去报告,我掩护你!”转过身,老周就拼命地朝楼下打枪。为了迷惑土匪,老周边打边喊:“同志们,节约子弹,瞄准打,来一个打一个!”一面朝四面窗口轮流掷手榴弹,装成有好几个人在楼上。几个土匪被炸伤了,敌人疯狂地向上面射击,老周眼都红了,他拉起步枪打了十几发子弹,一个土匪被打倒了。突然,老周的手一沉,他的右手被蹦回来的弹片打伤了,他咬了咬牙,改用左手打。右手不好使,改掷手榴弹,在老周的猛烈反击下,.敌人枪声暂时停下了。他检查了自己的子弹,只有十发了,他想不能乱打了,要计划着打,手枪里的一发留给自己,不能活着当俘虏。他想从后窗爬出去到瓦上去打,身体一动,坏了,一只脚提不动了,原来他的腿挂花了。老周四周一看,发现了一颗枪榴弹,马上装在步枪上向敌人打过去,枪榴弹曳着红光飞向敌群,“轰”的一声,强大的威力,吓坏了敌人,敌人以为增援部队来了,一下子逃得无影无踪。老周伏在窗边仔细观察,下面毫无动静。此时天已全黑了。

老周想此地不能久留,得诀走。他拖着沉重的腿走下楼,从后门走出去,一步步拖着受伤的腿走上小山,突然听到又来了许多人,他以为是土匪包围过来了,急忙爬进盖棺材的稻草堆里躲了起来,(后来才知道是增援部队)。这时他感到全身无力,又疼又麻,昏昏沉沉,就晕过去了。待他醒来,已是天亮。他踉踉跄跄过了桥,上了岭,看是否有汽车;以便带到余杭。等了许多时候,不见车子来,他又起来走,一直走到余杭宝塔山后面,再也走不动了。他躺在田边,一个老头看见了,摸摸他的鼻子还有点气,马上跑到县委报告。县委书记和通讯员迅速赶来,把他叫醒。老周见到亲人,精神马上振作起来,政委要背他,他说:“不要紧,我会走。”但站起来又跌倒了,这时蔡宗翰背来一把椅子,把他抬进了医院。

五、振了军威

 “解放军一个人打退几十个土匪”的消息不胫而走。“解放军真是好样的”,“可以称得上孤胆英雄”,赞美之声到处传扬,敌人闻风丧胆。县委魏书记在干部会上表扬了周光信同志,号召全县干部学习他不怕牺牲,敢于斗争的大无畏精神。

    闲林埠这一仗打得好,一个人打退了二十八个土匪,为余杭县剿匪打响了第一炮,振了军威。会后,全县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剿匪斗争,几天之内,这股匪徒被我武装部队全部捕获,被抢去的14支步枪全部缴回。

    8月10日,在余杭镇长途汽车站广场召开公判大会,处决了王阿二等人。同日,《浙江日报》以醒目的标题刊登了周光信同志的英勇事迹。

谁在收藏
浏览:61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