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水县抗战回忆片断节选(文/李贯一)

11855 发表于2019-10-13 16:22:23



抗日民主政权的诞生


    一九四O年间,我们有了自己的武装和根据地,为建立自己的政权打下了基础,于是向全县人民宣布沂水县抗日民主政府正式成立。从此根据地广大群众有了自己的政府。这个政府的诞生,其发展规律也是先有武装斗争,而后才有政权的建立。在政府成立前,首先召开了群众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参议会,邵德孚和我被选为正副参议长。同时也选出了抗日民主政府第一任县长江海涛。这时我还不能离开部队,因部队还需有个巩同过程,所以我仍在部队工作。


    这时政权是“三三”制的(即共产党员占三分之一,进步的国民党员占三分之一,无党派的抗日民主人士和群众代表占三分之一),设有秘书室、民政科、财粮科、文教科等办事机构。区级民主政府仍是原有的大区。二区区长是王卓然,三区区长是张绍武,四区区长是岳洪春,八区区长是宋焕臣。一区我们只能占领一部分,区长是杨希古。五、九区划归沂南行署领导。


    这时我虽没有离开部队,但为了保卫根据地和县府,经常同县府在一起活动,有一次县府住在九山官庄、东西郭庄一带,国民党反动派与日寇勾结,深夜偷袭,两面夹击,企图消灭我们?当时我们也缺乏警惕,拂晓时候,发现群众四散奔逃,这才察觉敌情。我们打算向西转移,不料刘瘦岑与顽军一部相勾结,在那里阻击我们。我们只得凭火力硬冲,最后突围.我们武装和县府被敌人冲散一部,伤产数人。过了不几天,就在四角泉,碌由岔一带将失散人员集合起来.


    在同一夜间,沂水县委转移到三区的汉峪,当夜被沂城的敌人长途袭击,由于事前未获任何情报,毫无准备,被敌人包围,伤亡惨重,被打死打伤数十人,县委宣传部长刘滋泉(垛庄人)就是在这次转移中牺牲的。


    是年秋,为了加强武装建设,使部队进一步正规化,沂蒙支队整编为一支—团。刘怀文任团长,我仍任政治部主任,属二军分区指挥。这时江海涛工作调动,因工作需要,调我到沂水县抗日民主政府任县长。从此我即离开了部队,从事地方工作。


    这时,我们根据地有了进一步的扩大,南至铜井、鲁家庄,北至卞山,西至夏蔚,都是我们的根据地,为了调动群众的抗日积极性,改善农民生活,我们在根据地逐渐扩大的基础上,开始了减租减息运动。第一步是“五·一”减租,后来发展到“二·五”减租。贫雇农非常高兴,广大群众精神面貌大为改观,从而使我党我军有了更坚实的群众基础.因为这时我们吃的、用的、住的,以及在敌人“扫荡”中的掩护工作,都是依靠群众。群众是我们战斗中一切需要的源泉。我们同群众的关系就是鱼和水的关系,没有群众是寸步难行的,所以一个根据地的建立必须首先发动群众。


    这时民族矛盾超越了阶级矛盾,为了团结抗战,一致对外,暂不没收地主的土地,而是采取减租减息的政策,这是革命的策略。这时各抗日救亡团体如青救会、妇救会、农救会,以及民兵、儿童团和妇女识字班,都已开始建立起来了,群众抗日情绪极为高涨。


    这时沂水县委书记是王翰卿,组织部长是武杰,宣传部长是赵涤生(在抗日战争期间病故),民运部长先是李道德,后是王同庆(四一年大扫荡期间投敌),我是县委委员兼县长(这时县委没有常委,只有县委委员三、四人或四、五人)。这时负责群众工作的还有妇救会长阎娟,青救会长杨琳等。


    县府成员,秘书是王永舟,后换武子服;民政科长先是李沾吾,后换岳洪春;财粮科长是杜善甫;公安局长是郭宜春;文教科长先是许平,后换张惠。


    这时我们进行武装建设有两个渠道:一是在根据地内全面展开号召参军;二是采取逐步升级的办法,即由乡分队升区中队,由区中队升县大队,由县大队升独立营,由独立营升正规部队。每一两年就得升级一次。每次升级都有三、四百人。县长兼县大队长,县委书记兼政委,这是法定的。每次升独立营时,都是由大队副兼独立营长或教导员。我记得在抗战期间,我兼大队长时,有这么几次升级:第一次是大队副郑斌领队升级的,第二次是王仁道任教导员领队升级的,第三次是李怀德任营长领队升级的,第四次是刘立封任教导员领队升级的。


    这时政府是“三三”制,是以统战形式出现的。党在政府机关内,没有党委或党组,设有党团组织。党团组织的任务,就是在政府内,保证党的方针政策的贯彻执行。我任党团书记。


    剧烈的“三角”斗争


    抗日民主政权,是在战斗环境中诞生的,所以他—I叶世,就肩负着同日军斗,同汉奸斗,同顽固派斗的三角斗争的任务。正因为这样,从他诞生之日起,就成为敌、伪、顽的众矢之的。他们千方百计,无时无刻不在企图把他消灭掉,不允许他有生存的余地、,所以为了生存,为了挽救民族危亡,我们就不能不同这些民族败类展开你死我活的斗争。


    四O年底和四一年初,在我刚刚转入政权工作的时候,恰是遇到国民党的反共高潮。这时敌、伪、顽三者相互勾结起来,从四面八方向我根据地包剿而来,在东边黄山铺、袁家城子,敌人增设据点;在南边铜井,敌人也没上据点,并经常出来“扫荡”,弄得民不聊生,一夕数惊。泰石路以北,就盘踞着国民党的五十一军,沙沟、崖庄是他们的大本营。这些顽固派也不断向我根据地侵蚀压缩,一直压缩到崔家峪、双崮一带。我们通向二区的仅有的一条道路也被他们卡断了,一直把我们压到泰石路南。夏蔚晏婴崮一带,当时我们一个连驻守在该崮上边,后因敌众我寡,力量悬殊,不宜坚守而被他们占据了。就在这个时候,盘踞在朱位一带的土顽武或生组织了沂蒙队,开始向我们进攻。这是一股极其反动的汉奸地主武装。我们的同志被他抓去,均以最残酷的手段进行杀害,如“放鲜花”(即将抓去的同志用土埋到半身以上,然后用铁器将头敲破,鲜血直往上喷)活埋,令人惨不忍睹。但这些人面兽心的东两,却哈哈大笑。就在这个时候,国民党五十一军又把我们泰石路以北的二区、三区都全部吃掉。我们区乡政府的干部和家属几乎全部被赶到泰石路以南,敌人步步逼近,形势极为紧张。


    就在这个时候,早已销声匿迹的大刀会也死灰复燃。该组织原来有一部分早已当了汉奸,就和我们根据地内一些贼心不死的道会门头子勾结起来,潜入我们根据地的中心——南墙峪,企图趁火打劫,消灭我们。有一天县府住在四角泉村,早上开门忽然看见南山顶上竖起了汉奸旗,这时方知道原大刀会头子张恒志当了汉奸。,我们侦悉后,迅即向军分区报告。同时鲁中军区也已知此事,派通讯员到四角泉向我们了解情况。这个通讯员不熟悉地形和敌情,误经当阳柱山下,被张恒志部逮住,绑在当阳柱山顶的大树上,用刀子零割了。真是残忍之极!


    在这紧迫的情况下,我们二军分区立即派了一个营的兵力,决心把这些杀人的魔王、民族的败类消灭掉。集中火力打了半天,冈他们占着有利地肜,直到夜间我们才攻上山去,张恒志逃窜,俘其一部。从此该地大刀会没再生事端。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县委、县府处在四面包围之中,根据地已是缩小到所谓“一枪打透”的境地了,环境十分险恶。但县委和县府的同志们,从未因此胆怯,依然精神饱满,信心十足,同敌人天天战斗。这时一天不打仗,一天不响枪就是难得的太平时刻了。


    这时我们的对敌斗争,除采取游击战术,不断予敌人以打击外,还经常派一些小型武工队,持短枪插到敌占区或边沿区进行除奸活动。县公安局的短枪队就是经常负责这一工作的。


    是年秋,我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为了自卫,不得不给顽同派以有力的反击。、鲁中部队首长王建安和胡奇才等率部来到了我县夏蔚。一场反顽斗争就开始了。 这场反顽斗争是以鲁中主力部队为主,沂水县大队、四Ⅸ区中队以及民兵配合,首先对盘踞在朱位的土顽武或生部开了枪。武有顽兵数百,围墙坚固,经过一场激战,很快被我攻克,武伪装逃窜,其部下全部被歼。我们乘胜北上,把被国民党五十一军顽同派占据的王庄夺回来了。在该村有个较大的天主教堂,据守不让,经与谈判不成,我们就冲进去了,搞出了很多武器、衣服以及其他物资。这足以证明,披着宗教外衣的帝国主义分子对中国人民是存有杀机的。接着从王庄出发,乘胜追击,一鼓作气,直把五十一军顽固派赶到蒙阴坡以北,战斗相当顺利,士气极为旺盛。群众情绪也大为振奋,这是反顽斗争的一大胜利。但敌伪顽总是相互勾结、配合而行的:恰在这个时候,敌人对我沂蒙山区以五万之众进行大规模“扫荡”开始了。我们不得不将反顽斗争停下来,回过头来同敌人展开一场反“扫荡”的剧烈斗争。


    艰苦的反“扫荡”斗争


    敌人从来是不让我们有喘息机会的。从三几年开始对我根据地进行连续“扫荡”。开始,敌人的“扫荡”,多是用“长途奔袭”、“分进合击”等战术,或是几股敌人窜来我根据地流水式的沿几条山路烧杀抢掠一番,即日窜回。我们即针对敌人战术,由地方武装与民兵相配合,埋地雷设陷阱,采用“空舍清野”以及“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住我扰”和“明不打暗打、远不打近打、多不打少打”等游击战术,与敌人展开斗争,使敌人进我根据地内,如陷入迷魂阵中,到处碰壁,到处挨打,每次都仓皇逃窜,大败而归。另一方面,我们的武装力量则是越战越强,我们的政权则是越来越巩同.,敌人在“黔驴技穷”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恰是太平洋战争爆发,敌人为企图巩同后方,消除后顾之忧,以便抽调兵力参加太平洋战争,对我根据地采取了极其毒辣的手段,于四一、四二两年中,向我根据地连续进行两次极为残酷的大规模“扫荡”,企图用优势兵力把我们一网打尽。但敌人对人民的力量,总是估计不足的,结果都一一被我们粉碎。


    1.粉碎敌人“铁壁合围”扫荡。


    四一年秋,正当反顽斗争胜利前进的时候,日军的大规模“扫荡”,首先在我沂蒙根据地开始了。闻悉后,我们不得不将反顽斗争停下来,各自回去准备反“扫荡”,我也立即从前线回到县府(此时住在由岔村)同县委研究布置反“扫荡”。在我返同的当天晚上,敌人从临沂等地集结兵力已到达沂水城这次与以前不同,来势很猛,号称五万大军,采用“铁壁合围”的战术,压满了沂蒙山区,妄图一举把我们消灭掉,当时我们把一部分干部和调县受训的教导队部分人员作了疏散,有汁划的进行分散活动:县委和县政府机关留下强有力的小型武装和部分干部,以便与敌人周旋。但这时我们尚未来得及侦悉敌人的虚实,也不了解敌人这次“扫荡”是用什么战术,我们还是以过去反“扫荡”的经验作的准备。在部署完毕之后,我们先向南转移,南有敌人;再向北转移,北有敌人;又向东转,敌人又从东边来了,这样转来转去一夜未停,弄得疲惫不堪。到拂晓时候,我与王翰卿(县委书记)商量,将武装和干部转移到崔家峪南山坡一片松林中,暂作隐蔽,再行打算。不料敌人迎头赶来  在敌情十分紧张的情况下,我们立即分头转移。王翰卿带一部分同志向公路北冲去,我带一部向西冲去这时敌人盯上了我,机枪一个劲地向我扫射、我只得返回崔家峪南山  敌人还是以疯犴的火力追击我们在山坡上爬一会,跑一阵,爬到山顶,只剩一个班的兵力了我们立即卧倒,同敌人顶了一下,敌人追击稍缓我们佯作南去,转而北上,晃了敌人一下,瞅了个空隙,突围到公路北荆山头村北的一片乱石中。这时跟我突同到荆山头的,只有我的两个警卫员和两个战士,连我共有五个人。经一天一夜的奔波,同志们又饥又渴,我便派一个同志到村里找点东西充饥,不料这个同志一去没有返同,是跑了还是被敌人抓去,至今情况不明傍晚,我们随同扶老携幼的逃难群众到青山坊村,找点东西吃了。这时突然发现青山顶上有几个人,一打招呼,原来是王翰卿等同志,他们是突同后隐蔽到这里的。当晚我们凑到一起,向北转移了。敌人很快就压满了沂蒙根据地,几乎村村郁住有敌兵,他们夜间在村里无恶不作,白天上山清剿,老百姓都拖男领女露宿在山沟。这时日军即疯狂地施展极其野蛮的“三光政策”,大批的青壮年被拉走了,房子被烧光了,粮食被抢光了,使我们根据地遭受了一场空前的大灾难一敌人这样做的目的,是企图“竭泽而渔”也就是把根据地里头给你抢光、烧光、杀光,壮丁拉光,使广大群众无法生活下去,共产党八路军也就没有生存的余地了,从而把我们一网打尽,其用心是十分毒辣的。但他们没有想到共产党八路军是杀不尽打不垮的。


    艰苦的反“扫荡”斗争,进入严冬天气,我们都还身着单衣,在这寒风刺骨大雪纷飞的日予里,同志们从未动摇过斗争意志  白天就化整为零,有的扮作拾柴的,有的扮作拾粪的,隐蔽在群众之中;每到夜晚就集合起来,采取敌住我扰的战术,出其不意地给敌人以打击。当时能吃上顿饭是不容易的,白天不能露面,夜晚烧饭又容易暴露目标,只能在半夜里到群众的地瓜窖里烧点地瓜吃,可说是饥寒交迫万分艰苦。与此同时,我们的干部有的牺牲了,有的被敌人拉走了,有的到敌占区避难去了,令人难过的消息不断传来。但根据地的广大群众和同志们从未在困难面前低头,也从未在这极度险恶的环境中,发生过悲观动摇这时大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只要一息尚存,就要与敌人血战到底,争取反“扫荡”的最后胜利。


    这时敌人是两面进攻。一面在根据地内,用大量兵力向我们进行残酷“扫荡”;一面在边沿区施行软化政策,蚕食我们的根据地和诱降我们的干部。例如在六区大安村敌人据点里,有个叫水源清的日本人,经常在边沿区活动,放出空气说他在日本是个进步人士。他同我们一接触就讲马列主义,而且讲得很熟练,以致有人误认他是日本共产党员;而实际上他是日本高级特务。那时只要拿着他的名片,在沂水敌占区内就可以畅行无阻。因此在残酷“扫荡”中,有的贪生怕死、悲观失望的十部,就找到他那里求得保护,他就大开方便之门,来者欢迎。如有两个女干部也到水源清那里避难,结果也都被拉下水去,身败名裂。但不管敌人用什么“三光政策”、“软硬兼施”,但在我们共产党八路军身上是不起什么作用的。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同敌人一一直奋战了五十余天,最后迫使敌人损兵折将,不得不撤离我根据地,


    敌人撤退后,我们马上进驻到中心地区四角泉一带,当时对疏散下去的人员以及在反“扫荡”中沿途失掉联系的同志,究竟存在与否,情况不明,大家惴惴不安。不久同志们都相继胜利归来,各自叙述了自己的情况,大家都十分高兴。经过这次严峻的考验,大多数同志都是好的和比较好的,像王同庆那样的叛徒是极个别的。王同庆是县委民运部长,平时是个宁“左”勿右的“积极分子”,这次反扫荡开始,县委派他到碌由岔一带组织反“扫荡”,正在敌人疯狂“扫荡”之际,王即乘此机会叛变投敌,逃跑到沂水城敌据点去了,至今下落不明。还有的跑到敌占区逃难曾一度动摇的同志,也陆续回来了,组织上对他们进行了一番教育,知错改错也就算了。


    县委和县府的干部陆续集合起来之后,根据地的群众大为振奋,我们更是十分高兴。经受敌人如此残酷的“扫荡”,并没有搞垮我们,群众议论说,真是杀不尽的共产党,打不垮的八路军.,从而使广大群众更增强了抗战必胜的信心,感到真正能领导群众抗战的还是共产党八路军和抗日民主政府,共产党八路军和抗日民主政府在群众中的声誉也就更加提高.经过敌人的“扫荡”,我们掩藏的粮食、武器等物资基本未受损失,从王庄教堂里缴获的部分物资,仍保存完好。这都是群众星夜在梯田下边挖地洞掩藏起来的。掩藏这些物资,是冒着生命危险的,所以在敌人“扫荡”过程中,像“红嫂”那样可歌可泣的英雄模范事迹是很多的。


    时问过得真快,四二年春节已经到来,这些经受枪林弹雨、虎口余生的同志们还能够团聚在一起,心情是多么高兴!大家一致要求在南墙峪同群众一起高高兴兴地过个团圆节,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在五更时分吃上一顿水饺。谁料大家正在包水饺的时候,得悉敌人义来了,我们立即连面带馅一起带着冲上山去。原来是有股敌人向西撤退,及至我们冲上山时,敌人已经去远了。我们就又返回原地,同群众一起,把这顿水饺欢欢喜喜地吃下去,高高兴兴的渡过了春节。


    敌人“扫荡”,我们用反“扫荡”的战术,战胜敌人之后,原分赴各点进行反“扫荡”的武装和干部们,很快集中起来。这同然是一一大胜利,但当时我们并不满足于此,而最担心的是群众的伤亡、损失和今后群众生活。因此“扫荡”刚一结束,同志们即分头下去,一面代表县委政府向群众进行慰问,一面调查了解群众损失情况和情绪如何,以便研究如何医治创伤和恢复正常秩序:群众反映很好,认为党和政府与群众同患难、共甘苦,处处为群众打算,这才是真正自己的军队和政府。


    这次敌人扫荡的目的,是急于抽调兵力,参加太平洋战争,但又害怕后方兵力薄弱,吃了共产党八路军的亏,所以企图以优势兵力,用“铁壁合围”战术,将我们一举歼灭.这样即可达到迅速抽调兵力,又可从而消除后顾之忧的目的。因此敌人这次“扫荡”是想“速战速决”,切忌“旷日持久”、但它并没料到我们在根据地有广大的群众基础,熟悉地形,还有军民团结如一人的抗战决心,天时、地利、人和全在我们这一边,这是战争胜利的根本,我们充分利用这些有利条件,针对敌人“速战速决”的意图,采取小型分散,“遍地开花”战术,使敌人到处受到困扰,受到打击。在这种情况下,敌人打,打不得,走,走不得,被我们拖住了手脚:就这样,我们一直坚持了五十余天。结果敌人不仅没有达到消灭我的目的,反而旷日持久,损兵折将,枪支弹药消耗无算,最后不得不仓皇撤退  而我们则通过这次反“扫荡”,考验了我们的广大干部,锻炼了我们的武装,更增强了党政军民的团结,丰富了我们反“扫荡”的经验,收获很大,这也是我们粉碎敌人“铁壁合围”扫荡战术的胜利成果。


    2.粉碎敌人“拉网合围”的扫荡。


    四一年秋、冬,我们粉碎了敌人“铁壁合围”的“扫荡”之后,四二年秋,敌人又用“拉网合围”战术,向我沂蒙山区展开了大“扫荡”


    这时县府以及县大队和警卫排,共有一二百人,为了便于进行反“扫荡”,就进行分散活动我也带一部分人下去了。


    “拉网合围”战术,就是敌人在我根据地内,预定一个中心点,叫做“网点”。在敌人定点之后,就将他的兵力部署在这个网点的周围远距离的敌据点上,构成一个打渔网似的网形,即大网圈,再按他的约定时间,将兵力同时撒开,同时并进,像拉网一样逐渐向里收缩,最后将我根据地的党、政、军、民和广大干部以及民兵等,压缩在这个网点上,妄图一网打尽。


    敌人开始使用这个战术,是先从沂水境内开始的。定点在泰石路南根据地的中心点——旋崮顶,偷偷将网撒开在这片根据地的周围。敌人从拂晓开始统一行动,向里收缩,直到下午两三点钟,就从四面八方压缩到旋崮顶。这次敌人“扫荡”消息同样是封锁极严。当时,我们侦悉敌人有“扫荡”意图,但对何时“扫荡”和用什么战术都不了解,闪此缺乏准备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泰石路南的区政府、区中队和广大干部以及民兵和主力部队一部都被敌人拉进了网内,压缩在旋崮顶上一敌人急于想在黄昏以前结束战斗,冈此上有飞机轮番轰炸,下则集中炮火猛烈轰击。我军浴血抗战,坚持到黄昏以后。 这时敌人火力,就逐渐减弱,终至消失,在山下周围就点起了芦柴,窥察我们的动向。这时被包围的同志们,就趁此机会研究如何突围,我们的干部和武装都是经过游击战斗锻炼的,比较熟悉地形,有机动灵活的战术,一夜之间都突出了重围,伤亡很少。敌人则伤亡惨重,次日即抱头鼠窜。这就是我们在反“扫荡”中的第二个大胜利。


    以上敌人两次大扫荡,其规模之大,用心之毒,已是达到了高峰,是我根据地建立以来敌人“扫荡”史上所没有的。但敌人两次大“扫荡”的企图都被我们一一粉碎了。这在沂水抗战史上确是两个很大的胜利。这个胜利是不易得来的。在每次反“扫荡”中,我们的干部和群众,都有相当的伤亡,根据地的建设都遭到相当的破坏,广大群众也受到相当严重的灾难,付出相当的代价。因为没有一定的代价?胜利是换取不来的。,所以每次反“扫荡”和反顽斗争的胜利,都是我根据地的广大干部和群众艰苦奋斗、流血牺牲的结果。


    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胜利渡过四二年


    敌人在四一、四二两年巾,连续两次空前未有的大“扫荡”,在我根据地施行极其毒辣的“三光”政策,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给我根据地党、政、军、民在生活上造成极大困难,草籽、野菜成为我们的日常食粮,有时煮点高粱米吃,就是生活大改善了。在这同时,处在敌、伪、顽四面包围之中,抗战何时结束,感到前途茫茫,胜利无期,以致党内党外产生了极大的混乱思想、,有些人们是前进还是后退,是坚持还是妥协,徘徊歧途,动摇于两者之间。在这形势转折点的紧要关头上,党中央和毛主席采取了一系列的重大措施,扭转了危局。


    1.开展整风运动


    这次整风中央是在四一年提出的。其主要内容:一是批判王明先是“左”的后是右的即“统一战线高于一切”、不要党的领导的投降主义路线,批判党八股,批判“主观主义”和脱离实际的“教条主义”;树立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和密切联系群众的新作风;同时还批判了有些同志认为抗战胜利遥遥无期,在困难面前低头而产生动摇妥协和悲观失望的思想。对这些同志讲清形势,指明前途,树立艰苦奋斗、克服困难、不怕牺牲、争取最后胜利的决心。这次整风运动采取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采取了“团结——批评——团结”的方法,即从团结的愿望出发,通过批评或斗争,在新的基础上达到团结的目的。严格禁止王明“左”倾路线时期所采用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错误做法。这样通过摆事实讲道理,使同志们心悦诚服,既帮助了同志,又促进了团结,使党内真正出现了一个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通过这次整风,不仅澄清了混乱思想,挽救了很多同志,更重要的在这形势转折的紧要关头,冲破了黎明前的黑暗,使形势转危为安,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同时为以后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打垮蒋介石反动派,打下了巩固的基础。并为以后的整风运动树立了榜样。这就是历史上闻名的四二年整风运动,也是我党在政治思想战线上的一个极大胜利。


    2.精兵简政


    在敌人连续“扫荡”破坏之后,四二年根据地人民生活也遇到了极大困难.当我们正在考虑如何减轻人民负担,改善人民生活,缺乏妥善措施的时候,党中央和毛主席就提出了“精兵简政”的政策。就是兵要精,不要多,政要简,不要繁,兵多政繁必然要增加人民负担,浪费人民财力,所以在这紧要关头上,那怕减少一点人民负担,提高人民一点生产力,那都是极关重要的。因此,首先从我们县的党、政,军、民机关人员中开始从数量上压缩,那就是把有些身体较弱、年龄较大、不适于战斗环境的同志动员回家,就地参加生产和抗战活动,等到一定时间内,当国家需要的时候,还可继续出来参加工作。在这同时,大量减少不必要的会议,也决不召开大型集中的会议,而是采取分头分点,小型分散的办法来开。总之,以不误农时不浪费人力为准绳。这一措施实行的结果,既减轻了群众的负担,又节约群众劳力,对渡过难关,争取胜利也起了很大作用。


    3.开展大生产运动


    在开展整风运动、精兵简政的同时,我县还开展了大生产运动。全县党、政、军、民也就投入了这一运动,并采取了如下的措施。


    (1)首先干部带头同群众一起参加生产劳动。因为这时牛被敌人抢光了,有些青壮年也被敌人拉走了,造成了生产力的极大困难。我们针对这个情况,首先动员广大干部(除病残者外),一律参加群众的生产劳动。各级领导带头,有的耕地,有的拉犁,真正做到了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一时出现了一个生产热潮,群众生产情绪也大为振奋。


    (2)开荒地,筑梯田,修水道,扩大耕地面积。因为沂蒙山区的特点是山多,由于山多,荒滩也就比较多些,因此我们就号召群众,把这些荒地开垦起来,就地取材,用碎石垒好地堰筑成梯田,同时修好排水渠道,以免山洪暴发时将梯田冲掉,这样就大大扩大了耕地面积。


    (3)劳武结合。因为这时还不能忘记仍然处在战争环境之中,敌、伪、顽还不时向我们进攻,因此还不能麻痹大意单纯生产,必须做到劳武结合。这时儿童团员负责站岗放哨,监视敌人。民兵则一手拿枪,一手拿镐,敌人不来就争取时间进行生产,敌人来了就拿起武器,占住山头,打击敌人,以保卫生产。因为不战斗就不能保卫生产,要想保卫生产就必须进行战斗。


    总之,在抗战过程中,在这个历史转折点上的紧要关头,党中央和毛主席在政治思想战线、组织战线和生产战线上及时地采取了一系列的重大措施,取得了重大胜利,这不仅挽救危局,使我们冲破黑暗,走向光明,并为这以后战胜敌人,打垮反动派,打下了有利基础,这在抗战史上是一个不可磨灭的功勋。


浏览:352次

评论回复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