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民大队战地拾零(白春英、马岱山口述/高明辉整理)

16766 发表于2019-10-25 19:15:10

与  敌  周  旋

一九四七年四、五月份,国民党蒋介石对陕北和山东发动重点进攻,敌我主力空前集中,山东处于大拉锯的战场。我冀鲁豫一分区面临敌大军压境,随一团向黄河西转移。并决定由吴志笃副团长和一团一营(即原回民大队)张效农营长率一营二连的两个排,留在泰西坚持斗争。二连连长马顺岭(现在山东,年已八旬)、指导员赵义祥,还有营直留下的通讯班、卫生班部分同志。如韩志合、石尚德、王玉庆、小金等和我俩。当时主要活动于平阴和肥城、东平,日夜与敌周旋。我部于五月初的一天上午十时左右,隐蔽在平阴县南部的一座山里,不幸被进攻泰西的敌人先头部队发觉,大约两个营的兵力向我二连驻守的山头发起进攻。马连长指挥两个排猛烈还击,激战三个多小时,打退敌人两次疯狂进攻后,~排二班的王希春班长带领全班战士又连续打退敌人的冲锋,掩护二连全体指战员和团、营直二十多人的安全撤退。此后,敌向我泰西、肥城和平阴步步紧逼,可说是山山有敌,村村有兵,这对我二连处境十分不利,活动非常困难。在平南战斗以后,我两个排随即分开活动:张营长和马连长带着二连一排和营直仍留在平阴南部地区坚持斗争,吴副团长和赵指导员率二连二排与团直活动于平阴与东阿之问坚持斗争。分开不久,二排于深夜隐蔽插入离敌“还乡团”驻地七、八华里的一个村庄大院,没有料到正是“还乡团”大队长的家。第二天下午两点多钟,吴副团长正在院里擦枪,马岱山(在村口放哨)尚未来得及报告,敌人就冲进来了,吴副团长即令往外冲,突围战斗中我伤亡六、七人。辛永祥同志负重伤后,由马岱山背了十多华里,将辛安置在山洞里,部队连夜撤离。第二天晚上,二连又潜回村里,掩埋好烈士、安排好伤员后,再寻辛永祥,但由于找不着山洞,马岱山只好在山里高声呼喊辛永祥,辛虽然两天两夜水米未进,却费尽全身力气爬出洞口答应。伤员找到了,大家都非常高兴。第三天夜里部队再度返回原村,将向敌告密的人抓捕交我当地政府处置,我部队随之辗转活动。

    张营长所带的一排,坚持与敌周旋,敌人上山我下山,敌人出村我进村,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我们只在深夜里摸进村里弄点窝窝头充饥。五月下旬的一个晚上,敌将我部追压到黄河滩上,黄河水猛涨,背后是敌军、前面是涛涛黄河水,欲返不能,要渡无船,情势十分危急。平阴县委书记左红旗同志亦随我部队到了河滩,在解便时,碰上了敌人的游动哨,敌问:“干什么的?"左书记答道:“自己人!”敌人认为这里只有他们的人,黄河水大又无船,毫不犹豫的相信了。随后我们用三床棉被挡住左、右、后力敌人的视线,划着火柴向黄河对岸以火光联络。下半夜两点多钟,过来一支小船,能坐十二、三人。由于人多、船小、水急,渡河有危险。马连长提出;“宁愿与敌拼死,不能渡河淹死!”班排长都表示与敌死拼。张营长在关键时刻,果断命令:“过河!马连长带头上船!”大家即停止议论,先后分作三船,无一伤亡地渡过了黄河。从而保存了部队力量,若在这敌众我寡,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与敢死拼,必致全军覆没。在紧要关头,充分体现了一个指挥员的作用。

大 杀 回 马 枪

一九四七年五月下旬,我二连一排安全渡过黄河进入根据地后,进行了十来天的学习和训练。在此期间,二连二排也过河来了,从而全连汇合。我分区部队都被压过黄河以西,“还乡团”先后还乡,国民党县、区政府陆续建立,泰西地区人民经过八年浴血抗战,建立的人民政权,被迫暂时隐蔽转移。一九四七年六月的一天,我部得知国民党“还乡团,,即将返回平阴县城。张效农营长率部星夜出兵,直插平阴城北,摸进孝里埠南面小山,我营一部驻山上,二连埋伏于长(清)平(阴)公路东边约三百公尺的山脚草丛之中。这段公路西边就是黄河,公路高出河堤,距离平阴县城约莫十来华里。天将拂晓,欲走不便,就此等待。若敌路过就此打它个措手不及,敌若不来,夜间再转移。中午十一点,敌“还乡团”(到平阴建立国民党县、区政权的人马)五、六百人大摇大摆地由长清向平阴开来,前面是敌一个中队开路,中间是当官的和官太太们骑着马,坐着黄包车进了我们的伏击圈。待放过其大部先头部队后,我部一声令下,全连指战员直扑敌中部头目。我机枪、手榴弹将长期压抑在胸中的怒火一齐喷向敌人。打得数百“还乡团”毫无还手之力。除头尾的敌人跑掉一些外,中部敌人失魂落魄,纷纷趴上堤岸,跳进黄河,成了水鬼,其余多数被我打死打伤在公路和堤坎上。战斗在几十分钟内胜利结束,跳进黄河淹死的敌人约有一百多,毙、伤、俘敌百余人,总共歼敌近三百人。许多敌人被打死时,连插在腰里的匣枪都没有来得及掏出来。缴获了不少匣枪、步枪和一挺轻机枪。我们伤了两个同志。

回马枪痛歼敌不久,二连即转战平阴南部。接着,我团一营的一连和二、三营全都过河东来,全团会师后的七、八月份,我营又先后打了归德,东向,袭击了离泰安城仅十余华里的白圩,后又强攻了西界等敌据点。由于我对国民党反动派接二连三的打击,各个据点随时都有被我摧毁的可能,搞得敌人焦头烂额,日夜不安。国民党即令新五军七十三师的十五旅对我实行报复,寻踪追击,妄图吃掉我一团和分区党政军随军机关。我们回民营面对这急剧恶化的形势,为掩护党政军领导机关的安全转移,不畏艰险,不怕牺牲,曾与尾追之敌展开了顽强的殊死斗争。

谁在收藏
浏览:111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