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怀念敬爱的张敬焘叔叔 (文/张剑)

张家大门de 发表于2019-12-12 10:45:14

原山东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张敬焘叔叔,于2002年12月24日因病不幸在济南逝世。消息传来,我非常悲痛12002年七八月间,我还同张敬焘叔叔在青岛见面,当时他到青岛来疗养,我曾先后两次到青岛八大观宾馆去看望他老人家,怎么刚刚过去几个月他就病逝了呢?我简直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回忆与张敬焘叔叔交往10年的日日夜夜,许多往事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今年12月24日是张敬焘叔叔逝世一周年的日子,特写此篇小文以示纪念。

    张敬焘叔叔是山东淄博市博山区人。我与张叔叔的交往,还得从我父亲张天民说起。我小时在北京父亲的身边时,经常跟我说起在抗日战争时期,他与张敬焘叔叔的战斗情谊、战友情谊。我父亲每当回忆起革命战争年代的那些往事时,就非常激动。在全国抗战爆发前的1936年7月,我父亲受中共山东省委的秘密派遣,来到山东淄博淄川洪山煤矿,以煤矿工人的身份为掩护,天天下矿井挖煤,借此机会开展工人运动,创建党的组织,发动当地群众,组织武装暴动,开展游击战争。据我父亲回忆,当时张叔叔在博山,从1935年开始参加抗日活动,1936年5月加入党的外围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任博山县队部组织部长,在当地积极组织读书会、工人夜校,宣传我们党的主张和救国救民的道理,启发工人群众的觉醒和阶级觉悟的提高。1937年6月,中共山东省委派我父亲好友鹿省三到博山发展张叔叔等入党不到一个月,七七事变暴发,全面抗战开始。张叔叔根据省委的部署要求,排除各种困难,于1938年3月在博山组建了一支由我们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六军。在开展游击战争中,狠狠打击了日伪、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使博山一带的人民群众看到了抗日救国的希望,看到了抗战必定胜利的曙光!在张叔叔的领导和影响下,博山一带的老百姓和人民群众纷纷要求参军参战,加入到抗日战争的洪流中。我父亲在回忆中还告诉我:张叔叔1938年6月,由省委从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第四支队派回博山,在刘家台村成立了第一个中共博山县委并担任县委书记、县长,后来又担任益临工委书记、鲁中第五地委副书记等职。在张叔叔担任博山县委书记之后,坚决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广泛团结博山县各界抗日群众,争取、改造了博山一带的封建会道门,创建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的基层抗日民主政权,使得博山县的抗日根据地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和扩大并很快进入了武装斗争新的发展阶段。我父亲在回忆中还告诉我:在抗战进入最艰苦的阶段,张叔叔当时担任中共益临工委书记,他不畏艰险、在敌、伪和顽固派的夹缝中开展工作,面对严酷、惨烈的日伪军“扫荡”、屠杀、封锁、“蚕食”等险恶局面,临危不惧、沉着果敢,坚持并重新打开了这一地区对敌斗争的新局面,表现出了一名共产党员坚定的无产阶级党性和革命意志。我父亲曾多次对我说过:他与张叔叔在淄博抗日战争时期,虽然一个在淄川,一个在博山,自1937年10月,省委负责人林浩在博山召开的一次部署组织抗日武装会议上认识,即在其后的斗争中建立了同生死、共患难、亲密无间、心心相印、无话不说的深厚战友情谊。直到1939年,中共中央决定在延安召开“七大”,我父亲被推选为中共“七大”代表,随“七大”山东代表团赴延安,离开了与他共同并肩战斗在山东抗日战场上的老战友张敬焘叔叔。从此一别,我父亲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山东工作,但他与张叔叔的深厚抗战情谊与张叔叔的音容笑貌,始终铭记在他的心里。全国解放后到“文化大革命”,他们在工作中又相互取得联系,并匆匆见过几面。直到1979年春天,他们成为中央党校同学,才有机会坐下来畅述别后几十年的情况。特别是后来随着山东党史工作的深入开展,我父亲被请到山东参加一些座谈会等活动,与张叔叔见面的机会才多了起来。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1967年,我父亲被当时的中央定为“叛徒”、开除党籍、实行专政,家庭成员每人每月发15元生活费。1968年我父亲又被从北京押送到河南罗山县农村劳动改造。由于政治上的原因,在其后的12年中我们家中包括张敬焘叔叔在内的任何人没有来往。直到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我父亲恢复了工作,我们才与张叔叔恢复了往来。

    1993年2月,我从北京中央国家机关——国家建材总局调到山东省东平县人民政府工作,任副县长。临别前,我去看望父亲并告别,父亲嘱咐我有机会去济南时,顺便代他看望一下张叔叔和于波阿姨,但他特别强调:绝对不能通过这种关系找你张叔叔办任何事情!但是后来为了县里的项目更快推进,我还是找了张敬焘叔叔。我到东平县人民政府工作之后,利用为县里到省政府办事在济南的空闲时间,多次到家中看望张叔叔。记得第一次去时,由张叔叔的秘书吴玉生引领,我带着当时的省政府办公厅行政处处长任培金同志、东平县交通局傅崇民副局长,买了5斤香蕉。看到香蕉后张叔叔就责问我:“东平县是全省的贫困县,经济上十分困难,你们来看我,我欢迎!但用县里的公款给我买东西可绝对不行!你们走的时候要不把香蕉一起带走,我不安!”后来经过我再三向他解释,买香蕉的钱是我自己掏的腰包,没有用公款,他这才勉强收下这5斤香蕉。当时我在县政府工作的分工中有项工作是一条地方铁路的筹建工作,即肥城湖仓——郓城(嘉祥)地方铁路的筹建。这条地方铁路计划东线与京沪铁路肥城湖仓站接轨,西线与京九铁路菏泽郓城站或兖州铁路嘉祥站接轨。途径4个地市、6个县(经过济南市的平阴县、泰安市的肥城县、东平县、济宁市的汶上县、嘉祥县、菏泽市的郓城县)。铁路全长128公里。这条地方铁路修通之后,可以为鲁西南地区在京沪与京九两条铁路大动脉之间,又开辟一条东西通道。使该地区大量的沙石、煤炭、建材、农副产品等资源外运到上海、广东、福建、浙江等发达地区,变当地的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这将对改变鲁西南地区经济发展落后的面貌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时,山东省地方铁路局已经将该条地方铁路列入全省地方铁路修建规划之中,我们已经聘请了铁道部专业设计院对该条地方铁路进行了全线勘察设计,并计划召开可行性分析评估论证会。但由于当时省计委在是否召开评估论证会的时机问题上有分歧意见,致使该条铁路的评估论证会迟迟不能召开。东平县作为该条地方铁路途径4个地市、6个县的筹建牵头单位、又是我副县长工作分工中的一项重要工作,进展非常缓慢使我异常着急!在我们县里多次做工作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我才无奈去找张叔叔帮忙的,请他找找省计委的有关领导说说,尽快同意召开湖仓一郓城(嘉祥)地方铁路评估论证会,否则影响铁路沿线地区的经济发展。东平县当时还是全省贫困县、全县机关干部的工资每月都不能按时发放。张叔叔当时已担任省政府顾问,但是他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在张叔叔的过问下,在当时我们县委、县政府领导同志的积极争取下,在铁道部、山东省计委、山东省地方铁路局的主持下,终于在泰安召开了论证会。会议认为:“修建湖仓一郓城(嘉祥)128公里这条地方铁路,从实际上是需要的、从技术上是可行的。”经过几天的评审,各方专家投票通过同意修建这条地方铁路。鲁西南地区是老革命根据地,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罗荣恒元帅、段君毅、赵健民、万里、田纪云等同志都曾经生活、战斗在这里,抗日战争中著名的“陆房突围战”就发生在肥城县的陆房地区,刘(伯承)邓(小平)大军就是从东平县的孙口村东渡黄河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在解放战争期间和全国解放以后,张叔叔曾担任过泰山、泰安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在这期间,他组织领导解放区的人民群众,大力发展生产,积极参军支前,为夺取莱芜、孟良崮、潍海、渡江等重大战役的胜利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湖仓一郓城(嘉祥)地方铁路评估论证的通过,也深深地浸透着张叔叔对鲁西南革命老区人民尽快脱贫致富的一片深情。

    1998年8月,我第二次从北京调到山东省青岛市四方区人民政府工作,任副区长,来青岛之后,我抽空给家在济南的张叔叔拨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到青岛工作了,希望有机会去济南看望他老人家。后因每年夏天张叔叔大都到青岛疗养,我就了在青岛可常去看望他的机会。使我对张叔叔有了更多的了解,也教我更加敬重和学习张叔叔。记得那是2000年夏天,我与四方区人大副主任杜成德同志去看望张叔叔时,他很高兴地向我们详细询问了四方区各方面的工作情况,尤其对改革开放之后四方区各项事业所取得的成就,表示出了极大的欣慰和对我们的鼓励。从此,我也进一步较系统了解了张叔叔在任青岛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期间的情况。那时,正值我们国家遭遇三年自然灾害和国民经济调整时期,他来到青岛带领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迅速开展生产救灾运动,有力地扭转了困难局面。为贯彻执行党的调整政策,采取有力措施,对全市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进行了深入调整,使青岛市在调整中逐步得以恢复和繁荣。解决了大量涉及人民群众生产和生活方面的问题和困难,得到了青岛市人民衷心地拥护和爱戴。特别在“文化革命”之初,据说“造反派”组织召开全市批斗大会批斗他,说他是“走资派”,青岛市10万工人、市民和农民在市委大门前静坐反抗,不同意召开大会批斗张叔叔并要保护他。由此可见当时青岛市的广大人民群众对市委书记的真心拥护和爱戴!他从1960年至1966年在青岛市担任领导工作,是担任青岛市委书记时间最长的一位领导干部。从1970年之后他就调离青岛至今几十年过去了,但我来青岛之后就听说在青岛市的广大干部和老百姓之中流传着:在青岛历史上做出贡献的几位领导人之中,张叔叔是最令人难忘的一位!他当年在青岛的工作业绩,在青岛广大人民群众当中有口皆碑!他虽然离开青岛工作有几十年了,但青岛人民还始终记着他,记着他在任时为青岛人民办的许多好事、实事。在张叔叔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共产党领导干部应具备的优秀品质和实干精神。张叔叔还曾向我谈起在“文化大革命”之初,青岛的造反派密谋要冲击中国人民解放军67军军部(当时67军军部驻在青岛)。当时担任67军军长的李水清同志找到他,跟他说:  “我架上机关枪,造反派要是胆敢冲击67军军部,我就下令开枪!”当时的社会形势非常混乱,佥9拔弩张,一触即发。这时造反派已使张叔叔处境十分困难,但他深知事态的严重性,先是劝说李水清军长,并说明造反派的情况:若真的发生造反派冲击67军军部的事件,其中大部分是受蒙蔽的群众,坏人是少数,你无论如何不能下令部队开枪!随后他又采取措施遏止了事态的进一步扩大,避免了一场流血事件。

     2001年、2002年夏天,我先后两次与四方区人大副主任孟绍峰同志到青岛八大关宾馆,去看望张叔叔及夫人于波阿姨。他们都是80多近90岁的老人了,张叔叔这时走路已经很困难、站立需要人搀扶,但他头脑清醒,思维敏捷,他每次见到我们都很高兴!嘱咐我:  “要在区政府的领导岗位上多为四方区人民办几件实事,人民选你当区长,你一定不要辜负了人民对你的期望!”短短几句话,使我又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位革命老前辈对我们年轻一代的关怀、期望和鞭策!在我与张敬焘叔叔交往的10年中,每次去看望他都极想请他和夫人于波阿姨吃顿饭,以表我对他们的敬意,但每次都被张敬焘叔叔谢绝。最后一次是2002年8月,我向张叔叔提出,请他和于波阿姨吃顿青岛水饺、沧口锅贴,也顺便让他们略作一点活动。张叔叔很高兴地说,你的心意到了就好啦!接着又十分认真地对我说:他在担任青岛市委书记时,规定来青岛检查工作、参观、视察、疗养、调研、休假的各级领导,青岛市委、市政府只宴请一次,不搞重复宴请。我立的规矩我必须遵守!我来青岛之后,青岛市委的主要领导已经宴请过一次,我不能再去参加其他宴请。尽管这10年来张叔叔没给我一次机会请他们吃顿便饭,成为我终生憾事!但他那视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高度党性原则;机智勇敢,不畏强敌,充满胜利信心的顽强意志;光明磊落,顾全大局,任劳任怨的坦荡胸怀;严格遵守党的纪律,艰苦朴素,谦虚谨慎,平易近人,以身作则,严格教育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的优良作风,将永远值得我们怀念和学习,教我在本职工作岗位上,对党和人民的事业去尽职尽责。

    (作者:青岛市国内经济合作办公室副主任)

浏览:90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