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营事件回顾(文/赵守军)

赵首军 发表于2020-01-03 11:40:38

19476月,应潍北县县长李绍先同志的请求,渤海军区三分区司令员赵寄舟带部队去寿潍边界地区保卫麦收。经流饭桥、田马等战斗后,三分区的部队击溃了国民党第八军和张景月部队的进犯,胜利保卫了麦收。但部队伤亡、消耗较大,并甚疲劳,遂集中到寿光王家尧水一带休整,监视昌乐、潍县敌人北犯。

当时有很多民兵和担架队随部队活动,他们多是寿潍北部的民兵,与赵寄舟相熟,有人向他反映家乡民主运动(又称“反奸、清算斗争”,不是土改)的情况,主要有这样几件事:

(一)       二甲朱村地主朱德修被群众批斗送到区里,区长韩莲香却把他放了,还把批斗他的群众数人扣押起来,还让朱德修的两个儿子参加了区中队,其中一个儿子朱姑子(外号)还当了区中队队长。很多群众害怕遭到报复。

朱德修是有名的恶霸地主(三代劣绅),是阴谋多端的反动分子。1937年冬天赵寄舟组建八路军鲁东抗日游击队时,他曾力劝赵和国民党地方武装王炳臣的队伍合并,被赵拒绝。不久他就鼓动姜道木、朱德辛、朱连堂、王茂俊、于海云、陈东鲁、朱当镇等组织了蔡家栏子叛变事件,并用枪打伤了赵,致使百多人的起义队伍土崩瓦解。1941年乘赵寄舟去抗大鲁南分校学习之际,朱德修密报国民党部队说赵在朱德元家藏有三十多条大盖子枪,敌人前去搜查,结果使朱德元及家人遭受很大摧残。当十五旅二十八团驻扎萧家营时,他狗仗人势,做了很多坏事。他的儿子朱姑子参加过汉奸历文礼的特务队,还破坏过本村民兵的枪支。朱德修的儿子参加区中队后,他曾对党文广说:“咱反正是见风使舵,如果国名党过来,咱就带枪投过去。”

(二)潍县独立营经常被敌人赶到五营一带,老百姓怨言很多。

赵寄舟想,潍北独立营为什么步步后退呢?是领导指挥问题,还是枪支弹药问题?如果敌人真是非常猖狂,趁部队离得不远,调过来收拾他们倒是个机会。

(三)沈家营地主沈鹤龄的小老婆沈赵氏又被朱德修的儿子朱姑子扣到区里去了。

关于沈赵氏,因为事关沈家营事件,需要专门做一下介绍。沈赵氏是寿光九巷村人,穷苦出身,嫁给沈家营王怀清为妻。后来王怀清遭沈贺龄诬陷被旧政府逮捕枪毙,她被沈鹤龄霸占,因而内心对沈鹤龄怀有仇恨。沈鹤龄与国民党十五旅二十八团的人来往密切,她从沈鹤龄那里了解到一些有关二十八团的情况,曾给我军送过重要情报,因而赵寄舟对她心怀感谢,并通过她了解很多敌人的消息。为掩护行动,赵寄舟让她对外称是他的姐姐,其实他们的老家相距甚远,没有任何亲戚关系,之前也不认识。

1946年初,沈赵氏找到赵寄舟,说村里搞民主运动批斗她,赵寄舟答应向潍北县负责同志说明情况,保护她的安全。她走后,赵寄舟当即给潍北县独立营协理员单连岱同志写信,介绍了沈赵氏的情况,提到她多次为八路军提供情报,为革命做过有益的事情,并托他转告其他有关同志,希望他们遵守党的政策,保护她的安全。后来他又给韩莲香区长及沈家营村干部去过信,要他们保证沈赵氏的安全。这在当时是符合党的政策精神的。因为事关军事机密,他在信中没有说明他与沈赵氏的真实关系。但是沈赵氏的情况并没有好转,而且有人在打他的时候还说“她虎着赵司令的劲非揍她不可”,赵寄舟听到这个消息很是气愤。

(四)二甲朱村的朱勤堂(曾干过伪军特务队,日本投降后当了国民党特务,后来被我人民政府枪毙)和沈家营村长沈克仁的儿子沈明道经常住在赵寄舟家前邻地主赵洋波土楼上,鬼鬼祟祟,不知高设么名堂。

当时赵寄舟已经知道朱勤堂是国民党特务,而且了解到他与伪特务队长赵连禁经常联系。沈明道是张景月的内侄女婿,其岳父因残杀一名回家探亲的八路军战士被我政府枪毙。其伯岳赵沧泉是张景月的义务情报员。这样两个人经常住在赵寄舟家前邻,其用意很可疑。因为当时寿光二区队在边区活动后经常到赵寄舟家里驻休,赵担心万一被他们摸到了规律,给敌人送去情报,二区队非被消灭不可,所以情况十分危险。

这些情况引起赵寄舟的高度警觉。他曾在潍北活动八、九年,村村驻防,又在他老家附近,对这里的情况十分熟悉,包括很多人的经济状况和政治态度都很了解,听群众谈了这些情况,他想了很多。凭着职业军人特有的敏锐,以及对党的事业高度负责的态度,他想去潍北一趟,跟潍北县的同志谈谈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并籍此回家看看。但当时潍北县已划归胶东区西海分区将近一年了,在工作上与赵寄舟已经没有关系,而且自从1946年昌潍县划归胶东之后,分为昌北和潍北两个县,由于部队及干部的去留问题,西海地委对清河地委有很多意见,在工作上不断发生纠纷,久而久之工作上的纠纷变成了人与人之间的意见,为此还受到上级的批评,因此赵寄舟有些犹豫。他事后曾说:“没有任何理由需要我去管闲事,现在分析起来我自己也不能理解当时我对潍北县是一种什么感情和思想。”

事有凑巧,74,赵寄舟的妹夫送来一封家书,说他的妻子即将临产,于是他向副政委韩克辛请假,把家书给他看了,说要回家看看,顺便去潍北县委和县府去一趟,了解一下敌人在潍北的活动情况。韩克辛不同意,说他走了部队无人负责,还说随时可能有作战任务(当时形势如此)。劝他给家里写信解释一下。至于其它的事情,可以写信给潍北县有关领导,叫他们注意。赵寄舟说潍北县的事写信谈不透彻,恐迟了又弄出很多人命,还是去趟好。韩克辛阻拦不住,只好嘱咐他早去早回。

赵寄舟为什么说“恐迟了又弄出很多人命”呢?原来不久前他得到消息,一个叫隋学文战斗英雄负伤后在家休养,因为对民主运动中“左”的错误有看法,说了些不满的话,就被人用斧子砍断腿,用刀劈死。这是一起典型的坏人利用群众斗争报复革命军人的例子。随学文是寿光西道口村人,1938年参加八路军,历任交通员、警卫员、侦查队长等职,作战勇敢,闻名清河区。赵寄舟听到这个消息后极为痛心。他由此联想到当时许多地方在民主运动中的过火行为,认为敌人正在利用我们的群众运动进行捣乱,所以内心充满了激愤和担忧,这在他后来写的《对沈家营事件的检讨和意见》中可以看得出来。

赵寄舟带了一个骑兵班,和他妹夫沈平之一起,于当晚十一点左右回到赵家辛章村。进村后,在南门里董三纲的场院里,很多人在乘凉,骑兵们在拴着马匹,赵寄舟便坐下来休息。看麦场的民兵逐渐聚拢过来,问长问短。他们听说前方打了仗,想要枪支弹药。当时赵寄舟觉得有些疲劳,又加上未吃晚饭,身上有些发冷,便从董三纲的小铺里打了些酒,一面和群众说话一面喝酒。他妹夫沈平之奔波了一天,没回沈家营,当晚就在赵家辛章村住下了。谈话中,赵寄舟问起朱勤堂和沈明道常到他家前邻的事,村民们也觉得可疑,说:那两个家伙鬼鬼祟祟的,不知搞什么名堂?有人说沈明道天天走几趟丈人家。沈明道的丈人家即张景月的丈人家。赵寄舟听了更加警觉,但表面上不动声色。他回到家里吃过饭,已经是午夜12点多了,他来到村支书赵英波家里。赵英波曾做过赵寄舟的私塾老师,赵寄舟对他很尊重。他对赵寄舟说:“沈赵氏是穷苦人出身,暗地里给八路军送情报,如今被斗挨打,不能见死不救。你既然然回来了,还是去一趟沈家营,跟干部们讲讲党的政策,让他们别再打她了。” 赵家辛章距沈家营很近,所以他对那里的情况很熟悉。赵寄舟当即答应,派人到前邻去找朱勤堂和沈明道,二人果然在那里,便一同来见赵寄舟。赵寄舟请他们立即离开这里,他们不同意,说:“我们是政府的税务人员,各干各的,你管我们住哪里干啥?”

赵寄舟说:“你既是税务人员,更不应当住在这里,此处既不走私,又无买卖,又非通衢大道,你们收谁的税?”

朱勤堂说:“我们住别的地方不保险,住在你司令家附近‘垃圾队’(国民党特务队)不敢来。”

赵寄舟说:“那么自‘七七事变’后,我家被敌伪搅扰过七、八次,你又怎么解释呢?”

当时赵寄舟已经有了酒意,态度很不冷静,谈话中讽刺挖苦,甚至训斥也是有的。最后他说:“你们别装模作样,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事我明明白白,你们住在我家前邻,不是垃圾队不敢来,而是来得更快了,也许你们瞄准了我们的二区中队吧?”

朱说:“既然这样我们走好了。”

这时已是七月五日凌晨三点左右,当时骑兵同志们都还未睡,他们随赵寄舟一起,跟着朱沈二人到潍北去。也许由于酒精的作用,当时赵寄舟的想法很简单,认为到了沈家营找到村干部谈谈,让他们先别打沈赵氏,等他到县里说明情况再说。然后从二甲朱村路过时顺便和朱德修谈谈,先稳定住他,免得跑掉,他到县里说明情况后,公安局自会处理,至于他儿子朱姑子的区中队长职务,自然也会撤掉。

他们一行到沈家营时大约三点半钟,赵寄舟让沈明道把他父亲沈克仁叫了来。沈克仁是沈家营村村长,赵寄舟问他说:“我已给你扪写过信,让你们暂时别打沈赵氏,你们为什么反而打得更凶了?”

沈克仁说:“就因为她是你姐姐就不让打了吗?”

赵寄舟非常气恼,说:“你明知道她不是我姐姐为什么还这样说呢?”就给了他一耳光。他见势不妙想跑,赵就命人把他绑了起来,随后派人去找民兵指导员王清风(王清风劣迹斑斑,群众早有反映)。到了民兵队部,王清风不在,有人说他在方寡妇家里,于是赵寄舟又派人到方寡妇家去找。王清风提前听到风声跑了。民兵叫门,方寡妇迟迟不出来,后来开了门,与民兵吵了起来。赵寄舟听到吵闹声走过去,抽了她一马鞭子。有的民兵见赵寄舟喝了酒,怕他劳累,就让他们到该村东北角的场院里纳凉休息。场院里有很多看麦场的人,赵寄舟便坐下来,和他们说话。这时副村长沈黄过来打招呼,直呼赵的乳名,并口口声声让赵叫他表爷。赵寄舟听说过此人,但不认识。人们反映他很下流,所以赵寄舟对他的印象很坏,又因当时已有酒意,不够冷静,就把他臭骂了一顿,他觉得无趣,便起身走了。赵寄舟继续和群众闲聊,准备天色再明一些就往县里去。就在这时,他隐约听到东南方有手榴弹的爆炸声,猛然想起王清风是民兵队长,直接掌握着民兵,万一他带领民兵挑起事端,就麻烦了,于是立即派警卫员任本良由沈克仁领路前往村支部书记曹美枢家里,跟和他说明情况,让他掌握住民兵,避免发生误会,同时又叫另一个骑兵跟朱勤堂到二甲朱村去找朱德修,说他随后从那里路过,准备与他谈谈。

任到曹美枢家叫门,曹美枢刚一开门,沈克仁撒腿就跑,曹见此情景,误认为任不是好人——当时国民党十五旅的部队常在此出没——遂抄起铁铣狠狠的向任脸上铲去,任当即失去知觉倒在地上。碰巧这时韩克辛副政委派骑兵战士李向前给赵寄舟送来上级的作战命令,牵着马刚进村庄西门,看到任受伤躺在地上,又看见附近住宅有人探头探脑向这边张望,便判断任是被他打伤的,随即向他开了一枪,正中曹明树头部,当即毙命。

事情发生时赵寄舟还在场院里,突然听到枪声,在场战士们立刻掏出枪将他围在中间。赵寄舟很警觉,派几个民兵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不久民兵回来,抬着受伤的任,一同前来的还有前来送信的战士李向前。李向赵报告了刚才发生的情况,并把电报交给他。赵寄舟看了电报,是上级命他带领所部赴鲁南参加南麻战役的作战命令。他来到出事的地方,发现曹美枢已经死亡。当时虽然很着急,但也无能为力了。本打算处理完曹美枢的后事再离开,无奈军命在身,必须立即赶回部队,整装出发。于是找来几位百姓,请他们向曹的亲属解释,曹的殡葬费用和抚恤金全部由他负责,待作战回来,一定亲自前来谢罪。他也没有再去县里,带着随行骑兵匆匆赶回驻地,然后带领部队向鲁南进发。

71723日,南麻、临朐战役历时七天,歼灭国民党军1万八千余人,我军伤亡两万一千余人,未能完成作战计划,打成了消耗战。赵寄舟奉命率部阻击,掩护主力转移。战斗打得很艰苦,阻击部队每天遭受敌军炮火和空袭,以少打多,以弱战强,苦战五天,出色完成了阻击任务,撤回渤海待命。

————(参照赵寄舟1957年写给中央军委的《对沈家营事件的检讨和意见》)

谁在收藏
浏览:138次

评论回复
  • 赵首军

    2020-01-09 11:08:13 赵首军

    刘烈人,四川人,属于新四军系统,也就是后来的华中军区,后来华中与山东合并成为华东,野战军也是如此。华中那一帮子,特别是邓子恢等,来到山东后,把山东的干部整得好苦!沈家营事件发生后,刘烈人曾公开在某个会议上说:这次非整倒赵寄舟不可。后来的调查被他们操控…上面有邓子恢(时任华东工委书记),他们派出的调查团,下面有刘烈人等,安排反应情况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我祖父能有好吗?

  • 白浪河老王

    2020-01-07 09:46:06 白浪河老王

    潍北县的反奸和土改搞得扩大化,很多军烈属受打击,当时县委书记是新四军北上系统调入的刘某,没在这块土地战斗过,和这里的人民感情不够深厚,机械扩大化执行上级指示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