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敌人眼皮底下度佳节(文/李华源)

李晓梅 发表于2020-01-27 18:40:43

    沂河平原抗日根据地,经受了1941年“双十”大扫荡以后,尽管暂时被敌人占领,可是敌人妄图一举围歼我抗战有生力量的目的却远远没有达到。从战略上说,敌人这次大规模的扫荡失败了。大扫荡以后的短时间内,我各级党政机关和武装工作队便陆续进入敌占区,开展着各项工作。

    我沂河支队一大队,奉命坚持活动在沂河两岸的敌占区,和疯狂的敌人日夜进行着走马灯式的周旋。仅半年多,大小战斗就进行28次。我军每战必胜,既保证交通安全,也打乱了敌人抢掠物资的阴谋。人心大快,军威大振。这个地区军事上的主动权已逐渐转入我们的手中。这时候所有驻守在当地各据点和驻守在临沂城内的鬼子兵大部分时间龟缩在各自的据点里,不再象以前那么气焰嚣张了。

    集市宣传

    为了坚定敌占区广大人民抗战胜利的信心,加速对日伪军的瓦解,我军乘战场上节节胜利的大好形势,深入到敌占区,召开了一连串的群众大会,展开了大张旗鼓的政治宣传攻势。1942年农历八月十三日黄昏后,我率沂河支队一、三两个连队,带着3挺机枪和12名武装便衣侦察兵,从公路北的北官庄出发。当晚九点半到达后村宿营。十四日早饭后,除留下部分武装和少数勤杂人员外,精干装备的一百五十余人,整队向册山集进发。这次到敌占区的任务,是广泛宣传我军在各战场上的胜利,启发人民的民族觉悟和爱国思想,动员敌占区的人民积极行动起来,用各种方式帮助自己的队伍,为早日打败日本侵略者贡献力量;号召伪军及早回头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要死心塌地为敌人卖命,不要狗仗人势,欺侮自己的同胞。

    深入敌占区,借集市的条件公开进行宣传活动,当然会暴露我军的目标。这正是敌人观察我军实力的好机会。以往由于我军行动的神密和战斗的神速,敌人很难观察到我军的虚实。这次我们有意的投敌所好,在敌人据点林立,碉堡成群的包围圈里,借开展宣传攻势的机会,让敌占区的人民一睹自己子弟兵的严整军容,让敌人也看一看令他们日夜胆战心惊的这支战斗队的实力;让伪军望而生畏,有利于我们争取和瓦解这些汉奸武装。我军为了赶集亮相,把从全大队的整体上看并不是人员装备很整齐的部队,改变成一支装备优良、人员整齐的精锐武装。

    赶集以前,把一、三两个连队的班排人员按个头相差无几的战士,临时调成一个班,编成一个排。这样就从年龄体格上整齐得多了,看上去高矮差不多的青壮年战士,和原编制相比就精练得多了。

    本来全大队只有轻机枪3挺,步枪也是五花八门的。平时除3挺轻机枪上的子弹外,每人只有5粒子弹。我们把两个连队较好的步枪加以集中,剩下三分之一的老式枪和土步枪留在村里不露面。每个战士的子弹袋里除实有真弹5粒外,用空弹壳填满沙土,塞上高粮杆子,用纸包好,少露一点弹壳的屁股在外面,装在铜的弹卡里。战士们披到身上,那就是沉甸甸的一袋子“子弹”了。一百五十多个青壮年战士,肩上扛的多是从敌人手里夺过来的三八式步枪,临时编成三个建制排,每排再附上轻机枪一挺。这等装备,除没有重武器外,和鬼子驻屯军的装备差不了多少。走在前头的是大队干部,骑着两匹高头战马。步兵迈着整齐的步伐,喊着“一、二、三、四”的行进口号,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进了集市西边预先选好了的广场上,按计划立即进入各自的方位。12名武装侦察兵的自行车队,早已射向四面八方。

    平时,敌占区的人民很少能在白天看到八路军。这次八路军突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摇大摆地赶到敌人眼皮底下的大集市来,当然就成了轰动整个集市的头条新闻了。群众先是听到部队行进的口号声,还不能断定是什么人,继而听说是八路军,顿时停止了所有的营业。广场上鼓声不响了,唱小戏的三弦刹住了,拉洋片的不喊了……只见男女老少朝着部队飞跑,把个偌大的宣传广场挤得水泄不通。

    册山一带是敌人占领沂城以后,控制较早的区域。册山集市在当地算得上是头等集市。正赶上中秋大节前夕,生意特别兴旺。因为这个集市上的买卖大、范围广,也就成了汉奸、走狗敲诈勒索的财源地和娱乐场所了。附近十几个据点的伪军必然要到集上“光顾”一番,临沂城里的便衣特务也是这里的常客。农工商人除了交纳名目繁多的捐税外,还得满足这些“剥皮队”吃喝玩乐的需要。今天由于八路军的突然到来,穿黄皮的伪军销声匿迹了。便衣特务就很难杜绝。为了保证开好宣传大会和集市群众的安全,除加强武装警戒和会场外的情报工作外,在会场上我们采取两条措施:一是让群众坐在一片开阔地上,便衣特务难以混在里面进行破坏;二是长话短说,在一个小时内做好宣传工作,立即返回宿营地。实际上,整个宣传过程只用了三十六分钟。宣布散会后,许多群众迟迟不愿离去。当我们全体整队回到后村宿营地时,时间才上午九点四十八分。

    “牵牛”之计

    午饭后,部队进行充分休息。我通知炊事班,下午四点开晚饭,五点行军。我们大队干部争取时间午休,醒来时已是下午一点钟。这时,秦管理员来报告:炊事班院子里堆满了大批慰劳品,请示首长如何处理。我说:不是事先决定过,为了不增加群众负担,节日里一律不收群众的慰问品,要婉言谢绝的吗7.秦管理员苦笑着说:“正是午休时间,各村来人把东西放到院子里以后,也不打招呼,丢下个条子,就走了。本来想叫醒首长请示怎么办的,我和刘事务长合计了一下,连夜急行军,领导都没很好地休息,说不定还会有敌情,还是让领导多休息一会,别打扰了,所以我们等你醒了再说。”说着管理员表现出很为难的样子。我说:“这也没有什么,群众的一片心意已经收下,改天到村上当面致谢就是了。”管理员说:“数量可不小啊!首长看一下,怎么把这些东西带走?”我随管理员到了伙房院子里一看,嗬!整猪整羊的堆了一大堆。还有月饼、石榴、梨、红枣……足有几十筐。

    敌人不甘心让我们安安稳稳地过中秋这个团圆节,是可以预料到的。有可能趁我们过节时的麻痹大意,给我们来个突然袭击。部队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在失去根据地依托的条件下和敌人进行了连续战斗,同志们确实够辛苦的了。我们总想创造条件,把全大队集中起来,欢欢乐乐地过个团圆节,让同志们好好地休息两天。要做到这点,既要选择好一个有利的地理环境,又要严防暴露目标。不论我军驻在任何村庄,敌人的快速部队都不会超过一个小时的路程,我军随时都受到敌人奔袭的威胁。必须用“牵牛之计”把临沂城日军大部队牵引到我们指定的方向,我们才能较放心地过节。

    利用日军骄横的野蛮心理,有意激怒他们的指挥官,让他们冲动起来,增加感情用事的份量,就有可能使他们作出错误的判断。关于这方面的工作,我军上午在靠近日军驻地不远的册山集上,公开召集宣传大会的行动,已经给敌人一个很大的刺激。敌人憋着一肚子肝火,报复我们的心理已经形成了。

    部队从后村出发前通知村长:为我们请到的挑运30担节礼的民工,今夜宿营地是木柞村。木柞村是沂、武河岔中间的一个村庄,东临沂河,西近武河,沂武河从李家庄南面的交叉点小沙沟分道南下。两河的夹当里,掩映在茂密树林中,有一排村庄,这里树木遮天,从远处看不见村中建筑。但木柞的南邻安头有伪军据点,隔沂河面对李家庄伪警察局的据点,隔武河又是黄山顶上鬼子的据点,地形较隐蔽,环境并不安全。

    为了在敌人眼里证实我军今夜确实宿营木柞,我们下午五点从后村整队,向东南方向的木柞出发。我们两个连队一个大,队部,加上30副挑担的运输队,浩浩荡荡地拉开了距离,很像一字长蛇阵。这样大的目标,不只敌探看得清楚,就是塘崖、郑旺、李家庄、三重几个伪军据点的炮楼上,肉眼也能看得见,当然更逃不过黄山顶上鬼子据点望远镜的视线了。可以设想,临沂城日军司令部的情报,会从若干渠道得到大体相同的内容。八路军某部确实向木柞方向前进了。

    先头部队通过沟角、桃园,快要到达蒋史汪村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我突然下达命令:“往前传,停止前进……”霎时间,部队就停住了。“往前传,排、连长、侦察班长、民工运输队长集合。”干部们迅速集合起来,我悄声向大家说:“咱这是朝哪里走的?”一连长说:“咱不是到木柞去过节吗,前不远就是蒋史汪村。从那里过了武河不就到了吗?”我笑着说:“目标已经暴露,咱是到木柞挨炮弹去!敌人请都请不到的地方,咱偏要到那里去,等鬼子来分咱的月饼吃吗?”大家说:“那咱到底到什么地方过节呢?”我明确地告诉大家:“我们到朗公寺去赏月。那里地形复杂,不靠居民,环境幽静,鬼子一时也料想不到我们会到那里去赏月的。现在,我们从原来奔东南的方向,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调过头来直插西北。为了避免敌人炮楼上岗哨发现,沿途避开所有要经过的村庄,绕道时要从田头小路上过去,行进时要特别肃静,决不能惊起村里的狗。一只狗叫便会引起群狗齐叫,那就等于通知了敌人。”这时一轮明月自东方冉冉上升,同志们踏着月光前进,施展了夜行军的绝顶轻功,象一线流水一样,加快了行军速度。穿过了三层伪军据点附近的涑河石桥,越过了临枣公路,静悄悄地通过了途中所有障碍,于农历八月十五日凌晨三点十分,顺利到达了节日宿营地——朗公寺。这时,二连已奉命先头到达,李连长和几个干部已来到东山坡上,迎接我们了。

    夜行军后的战士们,睡得特别甜蜜,刚睡下不久,三连姜连长来报:“东山岗哨发现东南方向有密集的枪炮声。”我一看表恰是凌晨四时四十八分。随姜连长迅速登上转径山顶,东方已现鱼肚白,从山上可以清楚地听到东南方向隆隆的炮声,夹着重机枪的吼叫。我就向大家说:“听声音象是什么地方?”有个民工说:“好象在蒋史汪一带。”

    上午八时接到情报站送来的报告:“今晨拂晓前,鬼子、汉奸队一千多人包围了木柞,枪炮齐发。鬼子查问老百姓,知道林里没有住进八路军,命令汉奸队进村搜索。汉奸队乘机抢劫了一阵,然后和鬼子一起撤走了。据木柞村长说,他亲眼看到一个带洋刀的老鬼子打了李家庄伪警察局长提学俭一顿耳光。村里群众大骂鬼子、汉奸都该千刀万剐。八路军白天大摇大摆地赶册山集,你们不敢打,八路军走了,倒拉着大炮来打老百姓,这些坏蛋,迟早要被八路军打死。同志们都说:“好险啊,要是昨晚我们真的住在木柞,那可就热闹啦!”我们分析,鬼子多次所以上了我们的当,其主要因素是日军指挥官的感情用事和狂妄自大。

 古刹赏月

  朗公寺位于今苍山县境内,小九女山南侧的半山坡上。相传是唐朝和尚朗公募化所建的,故起名朗公寺。朗公寺分上下两寺,上寺的大雄宝殿上,依次供奉着如来、文殊、观音、阿南伽叶诸佛,另有十八罗汉四大金刚。从上寺沿山溪向下数百米,两边尽是古柏和高大的平柳,掩映在茂林中间的便是下寺。这里供奉的是地藏王菩萨和十殿阎君。因战乱影H向,年久失修,殿宇已有几处破损,但寺院前门的汉柏和长寿石榴依然苍劲挺拔。上寺较完整,大殿门前台阶的左边,一大蓬木香花,盘柱向上与殿檐齐;右边一棵雪儿树高三丈,有古藤一株,缠绕其上,依然枝叶茂盛。每逢春季,木香和雪儿树同时开花,寺内寺外一片芳香。雪儿树是先开花后放叶,千万朵白色细花,组成了严密的覆盖层,笼罩着树的整个上身,远远望去,象座小雪山。这就是相传王母娘娘的雪儿树了。寺的西南角墙外有一棵古银杏树,高百余尺,合围五米。树上常年栖着喜鹊、斑鸠和鹁鸽。每逢春天,杜鹃也在上面凑热闹。秋风过后,熟果落满地,树干底部,一米多高的树皮缝里,住着一群野蜂。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和尚告诉我们,自从他八岁进庙时,就有这窝蜂。常年从缝里流出蜜来,流得满地都是。当年主持认为,这是一群神蜂,因此无人敢动它,蜜也无人捡食,只有狐狸常在夜深时出来偷蜜吃。这棵千年银杏,至今如此茂盛,据说和这窝野蜂蜂蜜对树的滋养有关。

    上寺山门外,一排大柳树下,立着历代石碑,虽经多年风雨,碑文仍清晰可见。向南数十米,有一眼水井,深三尺,清澈见底,这就是上寺唯一的吃水和灌溉用的水源了。不光庙上的吃水要靠这眼井,当年朗公寺附近的贤孝庄居民,也得靠这眼井水生活。所以当地流传着两句话:“有女不嫁贤孝庄,每逢担水见和尚。”旧社会讲究男女授受不亲,青年妇女单独看到秃头和尚,那是很忌讳的,不是为了吃水,轻易不会到庙上去担水见和尚的。昔日,朗公寺兴旺时期,受戒子弟不少。众僧起早敲罄念经,绕寺前的一座山转一圈回到寺里,恰是吃早斋的时间,因此,这座山就起名为转径山了。上寺大雄宝殿前,东西各有配房五间,基高四尺,原为寺内教读诵经的地方;外院东西各有配房五间,是僧徒宿舍和储粮做饭用的,虽少有破损,还能避风雨。大队部住禅房,侦察排在佛前搭了铺,一、三连和炊事人员分住前、后院的东西配房,二连独宿下寺,扼守西山口登山要冲。

    尽管朗公寺是一处隐蔽的宿营地,可是就在寺的周围不远的地方,遍布着敌伪军据点。我们在朗公寺过中秋节的宿营地,实际上是我军在敌伪据点包围中的一个临时落脚点,稍不小心,就有暴露目标的危险。为了安全,我们采取了三条措施:一、不到山下筹粮,动用了战士身上为在反扫荡紧急情况下备用的口粮,每一个干部和战士身上都有自备小米、白面各一袋(约五公斤),这些足够过节用的了。二、在朗公寺周围的制高点上,都设有化装成老百姓的了望哨,并封锁了所有进山路口。这些岗哨,有t的象打柴,有的象割草,有的象种田……敌人即便用望远镜观察,也休想看出破绽来。三、动员好民工,暂不回家,和部队一起过一个军民联欢的团圆节。民工同志都很乐意,上午,全体都作了充分休息。各连队和民工派了代表领取了过节的月饼、石榴、梨和烟酒、糖果之类,按人头不分军民各一份。晚餐每班四菜一汤,进餐和赏月一起进行。

    中秋之夜,皓月当空,星斗满天,山中一片寂静。按备战需要,我们以连为单位,分布在东西山坡上,各班把赏月食品摆在选定的树荫下的大石板上,吃喝说笑,都是悄悄地进行的,仅限本班组听得见。民工和勤杂人员在寺院里分组吃喝,也同样保持肃静。正在赏月的欢笑中,我们都为自己有这样一个良好素养和严明纪律的战斗集体而感到欣慰。我们可以自豪地说,就是有五百鬼子夜袭朗公寺的话,也休想讨我们的便宜。赏月至夜晚九点三十分结束。为备战需要,借月光实行了“暗宿”,十点一律就寝。第二天,部队清理了现场,作好了伪装,在秘密的山洞里藏好炊具和剩余粮食。黄昏后,各连队按计划分头转移了阵地。

(未校对谢绝转载)

浏览:1420次

评论回复
  • 甘玛

    2020-01-28 08:06:36 甘玛

    李叔叔的英勇善战是相当有名气的,名不虚传又让鬼子汉奸上当扑空,让沂河支队在朗公寺尝月休整,正如老前辈回忆中总结,有良好的素养和严明的集体纪律感到欣慰!

最新来访
  • 孔顺
    孔顺
  • 漂流者
    漂流者
  • 游居队队长
    游居队队长
  • 王晓烽
    王晓烽
  • 向明
    向明
  • 甘玛
    甘玛
  • 李晓梅
    李晓梅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