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鬼子”的经历使我决心参加八路军( 姜元臣)

杨家屯de 发表于2020-02-03 14:24:53

    1943年秋天,我亲身经历了日本鬼子在山东胶东半岛拉网式的大扫荡。

    当时,鬼子从南到北布成一线,由西向东推进,企图将胶东半岛的游击队和地方武装一网打尽。老百姓得知鬼子要大扫荡,人心惶惶。在扫荡前,乡亲们把已收下的粮食全部藏起来;年轻妇女投亲戚找朋友躲起来,有些把辫子剪掉将头发挽成假纂,还有的将自己的脸抹黑变丑,或是穿上破1日衣服装扮成既不卫生又难看的样子;年轻的男人怕被抓壮丁当劳工,都东奔西跑逃掉了……我的父亲当时是地方武装,总在外地打鬼子回不了家,母亲的腿有毛病不能走路,而我是个14岁的学生,鬼子来了怎么办?我是家中最大的“男子汉”,想背着母亲逃可背不动,丢下母亲,她肯定会遭到鬼子的残害。看到我艰难的神色,母亲说:  “你走吧,我守着家,鬼子不能把我怎么样。”这时,枪声离我们村近了,母亲催我快走,含着眼泪说:  “不要管我,日本鬼子来了我和他们拼了!”见我执意不肯丢下她,母亲再一次催我:  “快走,再不走就逃不出去了!”危急中,我想起院子里停放的农家送粪的独轮车,我急中生智,把母亲抱上车推着就向外逃。门外有许多人,男女老少扶着老人、拖儿带女像潮水一般哭叫着向东涌去,我推着母亲也随着人流卷入东进的行列。我个头小,从来也没有推过独轮车,走起来东摇西摆,时常把母亲摔下车来,母亲不顾疼痛,从地上爬起来上车,我们继续再跑。就这样,母亲、我和乡亲们恐惧而又艰难地跑了一整天。

    天黑了,肚子饿了,走得急,什么吃的都没带,我两腿发软,实在跑不动了。乡亲们和我一样都疲惫不堪,放慢了脚步。走到路边水塘喝了一点水,就在野外三五成群地缩在一起过夜,夜间除了孩子的哭声之外,谁也不敢吭声,更不敢睡觉。到了后半夜,日本鬼子在远处点起一堆堆篝火照亮了天空,火光连成一线渐渐逼近逃难的老百姓。要进行搜查了,有的鬼子挥着军刀大声喊叫着,有的端着上了刺刀的枪,有的牵着狼狗在人群中一个个地搜查。身体内外的一切东西,一件不漏地用刺刀挑开搜查;见到年轻的妇女,首先用手揪她们头后面的纂,是真的,用绳子拴在一起拉出去送到军营慰劳,是假的,就用绳子五花大绑押走说是土八路;见到17至50岁左右的男子也统统抓起来,认为是八路的就用绳子捆起来带走;对老人和小孩也用同样的手段,丝毫不留情……搜查中,有的乡亲不满或不听指挥就用枪托子捣,有人反抗就用刺刀捅或放狼狗咬,到处都是百姓的惨叫声、小孩的哭闹声和狼狗的嗥叫声。乡亲们有的被狼狗咬伤,浑身是血动弹不得;有的被枪托捣、被刺刀捅得在惨叫声中死去;还有的忍受不了折磨拔腿就跑,可刚一跑就被开枪打死……鬼子把乡亲们都分批带走了,剩下的是老老小小、被打伤了的人和十几具尸体。我和母亲这次幸运地免遭灾难,和老乡们一起含着泪、扶着伤员、抬着被鬼子残害的乡亲的尸体回到了家。

    日本鬼子这一切惨无人道的野蛮行为和没有人性的畜生举动我都亲眼目睹,并深深地刻在脑子里、牢牢地记在心中。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那以后,我的心情一直不能平静,常常想起鬼子杀人的情景和乡亲们遭难惊恐的场面。因此,我决心去当八路军,消灭日本鬼子!鬼子一天不消灭,老百姓绝没有一天好日子过!我几经辗转去找游击队,好容易通过别人找到了,可人家说我年龄太小不要我,让我过几年长大了再去。一年过去了,日本鬼子还在杀中国人。到了1945年春天,我已经16岁了,不能再等了,在一个夜晚,我偷偷地又去找游击队,请求送我去当八路军打鬼子,他们答应了我,送我到八路军13团特务连当上了一名革命战士,终于实现了我为乡亲报仇血恨消灭日本鬼子的梦想。

浏览:85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