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前镇艰苦抗日一瞥 (王培中)

17482 发表于2020-02-12 19:26:26

    “芦沟桥事变’’后,日本侵略军集中30万兵力从华北、上海两个方向侵入,企图用武力占领北京、天津,妄想在三个月内吞并全中国。中华民族处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全国人民强烈要求对日作战。然而,国民党却一再压制全国人民和爱国军民的抗日热情,蒋介石继续实行妥协政策,在“芦沟桥事变”后一个多月时间,日寇便迅速占领了北京、天津。国民党在华北战场上的70万军队,有的一触即溃,有的不战而逃。中华民族危在旦夕!时年12月27日,日寇占领济南,沿津浦线向泰安进攻,12月31日晚占领了我的老家泰安城。不久,日寇沿泰、莱公路不断来往,征派民夫到处挖封锁沟、修据点,离我村周围20华里之内就有八个中心据点,其中一个在黄前镇公路边修了炮楼、围墙、建起据点,住进日军一个小队30多人和汉奸200多人。他们经常外出“扫荡”,抢劫骚扰群众、抢粮、烧杀、奸污妇女……,不断偷袭围剿我八路军游击队和地方工作人员,搞得群众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1943年初,我泰北行署分析形势后,决定组织力量,打击日本鬼子。我们挑选了60名精干的便衣武装工作队,每人配备一支手枪,由英勇善战的韩英同志任队长。为了稳妥,我们60名队员对付30个鬼子,以二比一的优势打好这一仗。一切准备就绪,只是子弹太少,每人只有三、五发。元月九号,队员们化装成农民、小商贩等,随赶集的人流来到黄前镇河滩上的大集市附近,观察动向。快到春节啦,方圆数十里群众都来集市上买年货,集上的人特别多。韩英带领30名队员按照预定计划先混进集市的人海中,第二批队员等待命令。每逢赶集天日军小队必然来集上扬威,等他到来时打他个措手不及。一举歼灭日寇,剩下的汉奸队就好收拾啦。就在此时,一件出乎预料的事情发生了,当游击队从宿营地下山来时,民主政府所在的山区,有位老实忠厚的青年农民,担了一挑柴禾来黄前集上卖。日本鬼子把他叫到据点里,对他进行百般威胁,逼他说出八路军的动向。他经不起吓唬,当鬼子问他:“你们那里毛猴子(对八路军的贬称)的有?”农民顺口答道:“有”“毛猴子下来赶集的有?”他又答“有”。鬼子一听便惊恐万状,马上集中据点里的鬼子兵和汉奸队,跑步前进,把整个集市包围了起来。然后把集上所有的人都驱赶到一处平地上,进行逐个搜身盘查,对持有良民证而又无怀疑的人才放过。检查了一阵,情况越来越危急,30名游击队员全被围困在人群当中,再隔两个就挨到韩英被鬼子拉出来检查了,怎么办?韩英下定决心,毫不迟疑地掏出手枪,朝距离不远的鬼子队长几发点射,把那家伙和站在左右的两个卫兵当场击倒在地。韩英乘机大吼一声:“快跑啊!八路军和鬼子打起来了”。顿时人群骚动,相继奔逃。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吓傻了的鬼子手足无措,等到鬼子回过神来,韩英率领的游击队员们已经跑出好远一段距离。不幸有一名队员被敌人击中。这时汉奸翻译叫道:“是好良民的不要跑,赶快就地趴下”。善良的群众自以为所带的“良民证”就是护身符,所以顺从的趴在冰冷的地下。何曾想到杀人成性的日军从据点里扛来机枪,向手无寸铁趴在地上的群众,用机枪左右轮番地横扫。霎那间,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啊!数百名群众惨遭杀害,其状目不忍睹。日军兽性仍在继续大发作……。幸亏伪乡长刘丰涛(是一位与我党密切合作的抗日进步人士)从镇里跑着赶来现场,一把托起鬼子手中的机枪,苦苦哀求日寇,不要继续杀害这些平民百姓了呀!并谎称:“八路军已集结到据点那边去了”。这话果然起了作用,鬼子怕八路军乘机攻取其据点巢穴,这才停止暴行撤了回来。这就是震惊山东省西部的“黄前事件”。至今许多老年人一提那件事就毛骨悚然。从那天之后,再无人敢到黄前镇赶集来了。

    将近半年之后,人们为求生计,总得到集市上买卖点什么东西,慢慢的又有人赶集来了。这年六月中旬的一天,党部根据上级指示派我到黄前集上了解敌情。那天我早早的起床,吃了饭后,推着一辆木制小车,身上带着未来得及交给八路军的募捐款,跟随其他赶集的农民一起来到黄前镇集市。顺便转了一圈,还没有来得及打听情况,谁知鬼子又象上次一样带领汉奸队把集市包围了。凶恶的敌人端着上了刺刀的枪把大家带到一处沙滩上,吼叫着要所有的群众赶快脱光身上的衣服放在一边。人们只好照做,把衣服脱个精光后赤条条的蹲在沙滩上等候灾难降临。我怕临逃跑时人太多又乱找不到裤子穿,把衣服脱下后单独放在一边,并顺手把口袋里的钱掏出埋进了沙里,放块石子作记,然后尽可能的挤进人群的后边。这一切作得很自然,没有引起敌人注意。先是几个鬼子用刺刀挑遍了堆在地上的所有衣服,然后鬼子看看大家脸色,把个别群众拉出去用尽恐吓威胁的手段,让人们说出八路军的去向。如果谁回答不知道,就放开狼狗把他撕咬个鲜血淋漓,还用假枪毙等威逼,折腾了半天自然是一无所获。在场群众被吓个半死,许多人被整的遍体鳞伤。末了,那个狗翻译官还要帮着鬼子训话。我早有准备,听说要放行,我急忙抢过去穿上衣服、找出钱,连小车也顾不得要了,一溜小跑,逃回到山村。可苦了那些找不见衣裤的人们。

    半个月之后,在六月底日军集中泰安等地的兵力,对泰北山区进行扫荡。,当时抗日民主政府的人员和地方武装都住在我们家乡那一带,区中队的20几位同志就住我们村里。化名刘英的中队指导员是我本家哥哥。1943年6月底的一天拂晓前,四周的狗儿狂吠得利害,我被惊醒后觉得情况反常,翻身下床准备到村外看看。走到巷子口正好碰到刘英,我俩一道来到村外的杏林下,假装拣杏子,借以观察四处动向。啊!在麦地里,山坡上到处晃动着成群的人影,凭经验断定是大批敌人来了。刘英即刻跑回村里,迅速把区中队集中起来,三言两语讲明情况,并说:为了防止敌人对群众进行报复,决定不与鬼子接火,要队员们把枪支弹药隐藏好以后,混在村民中间向不同方向逃跑。我和一位农民正向村北面的山上跑去时,突然被藏在巨石后面的汉奸队喊住了,我悄声对那位农民说:“你不要开口,一切由我对付”。他们把我俩带到汉奸队长朱玉厚面前,朱说我俩“一定是八路?”我说:“不是”“不是八路为什么逃跑?”我随口编造了一个事情把他骗了过去。那家伙又看我俩的手掌上是否有老茧,额头上有无戴过军帽的痕迹?结果看不出问题,只好放行。我俩怕引起敌人怀疑,便不慌不忙的朝包围圈外走去……。

    在这次扫荡中,鬼子从其他村捉去了十多名抗日地方武装人员和蒋来生区长,被全部押解到临近的小马庄。蒋区长在当地是有名的抗日干部,汉奸队里认识他的人多,对其他抗日人员敌人就分辨不出来了。日军把从各村抓来的数百名群众集中在小马庄的一块空地上,逼着蒋区长当面指出哪些人是八路军?蒋区长面对凶恶的敌人,泰然答道:“八路军只有我一人,其他人一个八路也没有’’。鬼子又逼他当众表态,不要再继续为八路军卖命。蒋区长宁死不表那个态。鬼子无可奈何,为了邀功请赏,只好把蒋来生送到泰安县城敌人据点里,关了几天又把他转移到日本宪兵队去。几个押送的鬼子扛着大盖枪,大摇大摆的在前边走,让蒋区长跟在后边。在经过街道的巷子时,蒋区长与鬼子拉开了距离,看看敌人并不注意他,便一步跨进群众家里去了。爬屋翻墙,巧妙的越过敌人几道封锁线,连夜回到解放区去了,鬼子如同守株待兔一般,还在县城到处搜捕他呢。有一位姓陈的抗日武装队员,鬼子对他用尽酷刑和进行种种恐吓,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是八路军,被鬼子推下悬崖,幸被群众发现才得救。

    其他被捉去的一些同志,都在群众的掩护下安全脱险了。当天夜里,抗日政府的领导把大家集合起来,总结了经验教训后,又开始了新的战斗。

    (作者:原江津县委工交政治部副部长)

浏览:421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