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博山县金山区与金山(区)根据地若干问题的探讨(文/秦克铸)

卧游斋主 发表于2020-02-17 16:59:20

抗战时期博山县金山区与金山(区)根据地若干问题的探讨

秦克铸

盛世修志,族兴建祠,家旺续谱。近年来,自上而下的市志、区志、镇志、村志研究已然成风。在区县志、镇村志研究中,与抗战时期博山地区的金山(区)根据地相关的问题日益得到关注。比如,金山(区)根据地的历史地位,金山(区)根据地的命名,金山区的范围,金山(区)根据地的范围,金山(区)根据地与金山区的关系,等等。本文试就相关问题作如下探讨,敬请方家指正。

一、金山(区)根据地的历史地位

金山(区)根据地,是抗战时期博山南部山区抗日军民的避难所,是附近老百姓的藏身处,是抗日战士、我党地下工作者办公、憩息的驻地,是中共博山县委、县政府、县大队、博山工委活动的中心,是中共抗战在博山东山再起的圣地,著名的(博山县)“小延安”刘家台村就地处这片根据地的中央。在淄博抗战史上,金山(区)根据地的军民为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做出过突出贡献。研究淄博抗战史,研究博山抗战史,金山(区)根据地是一个避不开的课题。

二、金山(区)根据地的命名

金山(区)根据地,是根据“金山”这个地名命名的。博山区盆泉村田兴义为魏绍民所著的《金山之歌》所作的序言中记载,“金山”是由抗战时期中共博山县委书记李东鲁同志命名的。

按田兴义的说法,李东鲁同志命名的金山,是指盆泉、南沙井村以南,南博山、刘家台、张家庄(现隶属莱芜市)以北的绵延群山,东起盆泉与北博山交界的黑虎山,西至南沙井村南与莱芜搭界的南坪山,东西长约二十华里,南北有几华里。从地理上讲,完整的金山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应该是指南博山、刘家台、张家庄以南的淄河支流与石马、三沙井方向来的淄河支流之间的广大地区,它东起王家庄西山、北博山辰巳山,经盆泉与北博山交界的黑虎山,往西至南沙井村南与莱芜搭界的南坪山,其山阴有北博山、盆泉、三沙井等村庄,东北侧、东侧有谢家店、王家庄,山阳有南博山、刘家台、张家庄,西南是邢家庄、周家庄、文字现,西侧是老姑峪、张家台。由于1939年6月以后,北博山、辰巳山先后被日伪占据,所以真正属于根据地的金山,只有从盆泉与北博山交界的黑虎山至南沙井村南与莱芜搭界的南坪山这一段。历史上,这片山地并没有统一的名称,周围各村有各村的叫法,同一个村不同地段也有不同的名称,比如,盆泉南面有庙子岭、黑虎山(恨虎山)、青龙山,南沙井村南有大寨、小寨、南坪山,南博山、刘家台、张家庄北面有小泰山、桃花山等等。抗日战争时期,中共博山县委、四区特支成立以后,这片山地及其周围的村庄便开始成为中共博山县委、博山工委、博山县四区特支、博山县四区分区委的主要活动地域,当时担任中共博山县委青年部长、组织部长、中共博山县委书记、博山工委书记的李东鲁同志,深情地将这片山地命名为“金山”。李东鲁同志管它叫“金山”,其寓意是锦绣江山,用以说明它对我们抗战斗争的“金贵”之处,并不是因为这里有金矿或者产金。事实上这里只是一片石灰岩山地,不仅矿产贫乏,土地也十分贫瘠,甚至树木、植被也不是很多,就因为这里地处博山县与莱芜县交界地带,抗战时期中共博山县委领导机关最早在这里站稳脚跟,我党在周围各村的群众工作基础好,这里便成为抗战时期中共博山县委领导的抗日活动中心,成为我党、我军对敌斗争的坚强堡垒、“风水宝地”,李东鲁同志才给这片山地起了这么一个响亮的名字。

三、金山区的设立与撤销

金山区与金山(区)根据地,都是一个地域或区域的概念,都因金山而命名,但严格说来,两者还是有许多不同的。

金山区是一个行政区划概念,原是抗日战争时期博山县四区的一部分。1941年夏天开始,驻博山的日军加紧了对博山县南部山区抗日根据地的扫荡、渗透、蚕食,在重要村庄、交通要道、附近制高点都安设了据点,驻上了鬼子和伪军,这使中共博山县委、县政府、博山四区分区委、区政府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越来越难开展工作,博山县、四区(下庄区)各级地方组织的对敌斗争形势急剧恶化。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博山县委根据敌我斗争形势的变化,决定化整为零,打破行政界限,把原博山县四区分为下庄区和金山区。四区分设前的分区委书记先后有翟翕武、魏行之、魏洪波,区长先后有翟翕武、任干臣,分设后的下庄区分区委书记,先后有张新钵、赵的之、尹克生,区长有任干臣、公慰增,金山区分区委书记由赵的之担任,区长由李子平担任。两个区的分区委、区政府同时归中共博山县委、博山县抗日民主政府直接领导,这段时间的县委书记先后有张敬焘、边首之、李东鲁,工委书记是李东鲁,县长先后有张敬焘、翟翕武、左希温、徐化鲁等。金山区与下庄区的行政区域分界线,现在查不到相关资料,根据刘惠之同志的回忆文章片段推测应该是以李东鲁命名的金山的山脊线或金山南北的村庄地界为界,大体就是金山山脊线以北属于金山区,金山山脊线以南属于下庄区。这样,金山区范围内的主要村庄就只有三沙井、盆泉、北博山、谢家店、三石马、淄井、朱家庄、洪山口等十几个行政村,其境内有西石马、中石马、淄井、朱家庄、洪山口、北博山、辰巳山等鬼子据点,附近还有和庄(属莱芜六区)、蛟龙(属博山县三区)等鬼子据点,这些村庄属于敌占区。下庄区范围内的主要村庄则包括下庄乡9个行政村(五福峪、郑家庄、下庄、上庄、瓦峪、杨峪、五老峪、结老峪、马家沟——笔者推测范围)、南博山镇淄河南10个行政村(青杨杭、张家台、尹家峪、井峪、南邢、中邢、北邢、上瓦泉、中瓦泉、上瓦泉——笔者推测范围)和王家庄、南博山、刘家台,有二十多个行政村,境内的南博山、下庄都有敌伪据点,上庄、青杨杭也曾一度建了敌伪据点,沦为敌占区。

金山区与下庄区作为行政区划单位存在的时间并不长,大概只有一年多的时间。金山区存在的时期,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特别是1942年春天开始,敌情、灾情日益严重。1942年4月,根据抗日形势发展变化的需要,也为了贯彻中共中央“精兵简政”的指示精神,博山县政府撤往莱芜县境内,与莱东行署合署办公。1942年7月21日,生活上腐化堕落、对上级批评不满、自视甚高的原中共博山县委委员、博山县大队(后改称博山县独立营)教导员孙黎经受不住艰苦环境的考验,裹胁县大队79人、携枪60支,在盆泉南庙叛变投敌。曾经在孙黎手下担任连长的原金山区区长、中共博山县委敌工部敌工站站长李子平,在做伪中队长唐云芳的争取工作时,经不住唐云芳和鬼子汉奸的威胁(此人有愚孝之心,担心老母亲受害),被迫投降自首(后经博山县委领导和李子平老母的教育醒悟,答应做内应剪除叛徒孙黎,立功赎罪)。由于这两人对金山区根据地以及中共博山县委、四区分区委领导和工作人员的活动规律十分熟悉,他们的叛变、自首给中共博山县委、下庄区分区委、金山区分区委的对敌斗争带来极大危害,对敌斗争形势急剧恶化。为了应对形势的变化,1942年8月(也有资料说是9月),金山区、下庄区建制撤销,恢复原博山县四区建制,改称下庄区,恢复建制后的下庄区分区委书记先后有赵的之、刘惠之、段瑞龙、翟仲礼、王修己,区长有公慰增、刘惠之、马心如、陈论文、李振兰、王明斗。恢复建制后,下庄区并入了新成立的博莱县,归博莱县直接领导。至此, 金山区作为一级行政区划的名称成为历史。

四、金山(区)根据地的范围

说到金山(区)根据地,我们先来看看什么是根据地。根据地是我党、我军赖以生存、发展的基地与基础,是我党、我军据以长期坚持武装斗争的地方。凡是政权掌握在我方手中,有较好的群众基础、组织基础,可以保证、支持我党、我军在这里公开、半公开甚至隐蔽活动的地方,都是我们的根据地。由此可见,根据地虽然也是一个区域概念,但与行政区划不同,它只有一个大致的区域范围,而没有一条明确的区域界线或地理界线。

根据地的范围与行政区划的范围并不一定吻合。一个行政区里面,可以全部是根据地,也可以全部是敌占区,还可以既有根据地,又有敌占区,以及根据地与敌占区之间的过渡地带——游击区。根据地有大有小,大的根据地可以跨几个大的行政区,小的根据地也许只有几个村庄、几个山头。在敌方力量强大的地区,根据地与行政区划通常是不一致的,大多数情况下,根据地会跨几个行政区,因为几个行政区交界的地方,通常会成为“几不管”地带,成为敌方势力的薄弱地带,而这样的环境更有利于我方在“夹缝”中生存、活动、发展,这就是“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的道理。

金山(区)根据地,因金山而得名。金山周围的盆泉、三沙井、老姑峪、邢家庄、刘家台、青杨杭,都是我方巩固的根据地,特别是刘家台,被称为抗战时期博山县的“小延安”。显然,金山(区)根据地并不局限在金山区,而是地跨金山区、下庄区、莱芜六区三区交界的地方,西面与莱芜六区东部的常汶根据地连为一体。所以,与其叫金山(区)根据地,不如叫“金山根据地”更确切。

金山(区)根据地,在金山区设立之前就存在,在金山区撤销以后仍然存在。金山区设立之前,中共博山四区特支、四区分区委成立以后,其主要的活动区域就是金山周围,以及下庄乡、南博山镇淄河以南的山区,博山抗战史上,许多大事的发生都与这些地方分不开。比如,1941年4月20日,博山县独立营24名战士在一中队指导员阎发苍带领下,从南沙井村出发,前往博山神头炸毁发电厂;1941年农历五月三十日,四支队某部吕政委带特务连,在南沙井村党组织配合下,在村北的北洼设伏,伏击驻西石马的鬼子汉奸。1942年8月,金山区撤销以后,金山周围仍然是我们的根据地,即使在南博山、青杨杭被敌伪占据以后,盆泉、三沙井、刘家台、张家庄虽然也已经伪化,并经常遭受日伪蹂躏,但政权仍然牢牢掌握在我方手中,我县区党政领导以及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还经常以这些村为基地开展抗日活动。比如,1943年春,博山县公安局锄奸小组以南沙井村为基地,前往东石马村执行锄奸(李奉奎)任务;1943年夏秋之交,住在南沙井村的鲁南游击大队博山支队(原博山县大队)支队长赵子明带领武工队到博山县城东冯八峪村智劫鬼子十八匹东洋高头大马;1944年11月到1945年10月,中共博山工委以南沙井村为基地,向敌占区开展工作。

考察整个抗日战争时期,金山(区)根据地始终都是中共博山县委、县政府、县大队、博山工委、金山区分区委、金山区政府、区中队的抗日活动中心,是名副其实的“一枪可以打透的根据地”。

 

参考文献:

[1]南沙井大队村史编辑小组.南沙井村史 [E],1974.

[2]中共博山区委党史办公室编.中共博山地方史(第一卷1919.5-1949.10)[M]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

[3]孙悦欣.博山镇抗战史话[M]北京:中国作家出版社,2019.

[4]秦克新 秦克明 秦克铸.山·海·人[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13.

[5]马国舟.英明千古.淄博市烈士事迹选(八)[M]鲁淄文广新准字(2013):ZBL-220号,2013.

[6]魏绍民.金山之歌(抗战回忆录·第四篇 2006年6月写于盆泉)[A/OL].

https://mp.weixin.qq.com/s/BlaCyH08Zt9nwRwxe9AaJA

[7]刘惠之.忆博莱县下庄区的对敌斗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委员会编.博山文史资料选辑(第6辑)[E],1995.

 

 

 


浏览:197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