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营伏击战(赵杰)

石桥李岗 发表于2020-07-02 15:33:17

    我鲁中军分区为向北发展,开辟历(城)章(邱)等县根据地和打通与三支队的联系,进而控制胶济路和攻打西营、明水之敌,于1940年8月9日率机关、部队从莱芜(县)境内转移到章邱(县)、泰安(县)区城的上岗、独路一带。

    我部向北转移引起了敌人的注意,而且从敌开始阻止我向北开进的行动看,敌已觉察出我部行动的意图。

    这时,我们派出的侦察小组对靠近我分区主力十二团的西营敌人据点的情况进行了周密的侦察,掌握了不少情况,同时我侦察人员与地方抗日群众对据点之敌的行动进行着昼夜监视。

    一天,我分区司令部接到驻上岗十二团团长单洪同志的电话报告:“据我侦察员和驻地群众转送的鸡毛信报告,西营之敌准备出动200余人向我进攻,我团已做好战斗准备,准备用一营打,请首长指示:,”我回答说:  “同意你们的部署,要全部消灭这股敌人,不准让他跑掉一个人!”“是!请首长放心!”单团长坚定地回答。

    8月15日下午2时许,约有20个鬼子、200个伪军(两个连)的队伍从西营出动了。

    我十二团早已在上岗附近的一个地方——穆营摆下一个“口袋”阵势。敌人万没料到我们在这里设伏,便毫不在意地向这“口袋”里钻。

    当200多敌人全部钻进了“口袋”里,单团长一声令下“打!”刹那间,轻重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开火!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喊爹叫娘,随着我军指战员震天动地的喊杀声,敌人不明方向地东冲西撞,但都被我四面的部队堵了回来……此刻,伪军再向四面看时,周围全是八路军,有的伪军已挣命似的喊出“我们完了!”接着,一个个伪军把枪举过了头顶。

    伪军都投降了,可是剩下的二十几个日本鬼子还在向外射击、继续顽抗。

    团指挥所立即命令一营:  “要集中兵力、火力围歼鬼子,如其拒不投降,那就全歼!”接到命令后,营长曹旭、教导员张秉玉、副营长董玉乡同志都争先恐后地向鬼子冲过去÷营首长抢着向前冲,战士们哪肯示弱,便步步紧跟冲到鬼子面前,经一阵猛打,鬼子死的死、伤的伤,副营长董玉乡同志还从鬼子手里缴获歪把子机枪一挺。

    过了一会儿,枪声停了,我和政委王力生同志正说着“战斗结束了”,我们话音刚落,电话铃响了,前方指挥所报告:  “战斗已胜利结束,毙敌30余名(其中鬼子十余名);击伤鬼子一名;俘虏伪军200余名,并活捉一名鬼子小队长(叫小林);缴获长短枪百余支,歪把子机枪一挺,掷弹筒两具;我伤亡20余人。”

    听完指挥所的报告后,我和王政委离开司令部向前方阵地走去。当我们走到一个山脚下,突然发现前不远有一个黄东西在动!当我们正要向前喊话时,就听“轰”的一声——黄东西被炸成条条块块飞向四周。当我们走近跟前一看,明白了,原是被我部打散的一个鬼子藏在一个大石缝里,见我们走来用手雷自杀了。这大概就是日本帝国主义的武士道精神吧。可见这些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者,不但侵略成性,而且真有点顽固性,不过,侵略者再顽固,都注定逃脱不了覆灭的下场!

    根据我们党关于孤立日寇、使日寇不能扩大伪军与巩固伪军和要尽力争取伪军的指示,我部除在战前做瓦解伪军的丁作外,在战后又及时对被俘伪军进行我党政策和爱国主义的教育。

    在穆营战斗中被俘的200多名伪军经过教育后,多数人认识到日本帝国主义是侵略、残害中国人的罪魁祸首,国民党顽固派和反动的伪势力是日本侵略者的可耻帮凶。

    由于被俘伪军的逐步觉醒,已渐渐看出了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顽同派的狰狞面目,同时更渴望回到人民大众一边,重新做人:

    被俘伪军被释放后,有的加入了我根据地抗日武装一边,有的人按照我们的安排又回到伪军的队伍中暗中给我们办事。他们去后,便通过各种渠道、各种形式不同程度地宣传我党我军的政策,揭露日本侵略者的罪行,逐步加深了一些据点伪军的反日情绪,使日寇日益孤立。

    穆营伪据点被我打下后,日本鬼子深感不安,对西营据点的伪军越来越担心,同时他们越来越感到多数伪军都有中国人的良心,感到伪军不可靠,后来鬼子干脆不让伪军守西营据点了。

    但是少数“没脸皮”的伪军还是有的,在穆营战斗后被我释放的少数伪军又跑到章(邱)、明(水)伪据点去当伪军,可是以后又赶上我部去打明水.,当战斗一开始,这些被我释放过的伪军就一枪不放地缴了枪,并主动为我们向顽抗的伪军“喊话”,随之就有20多名伪军出来缴枪。日寇在穆营吃亏后不会就此甘休,这个规律我们是摸透了的。

    于是,在伏击战后,我们安排好伤员,掩埋好牺牲同志的遗体,即向东转移到茶叶口一带j

    为打击来“报复”的敌人,我部迅速占领了茶叶口一带的有利地形,做好了战斗准备。

    不出所料,8月19日,日寇从济南派出一个大队(团)的兵力.气势汹汹地开向西营敌据点,准备次日围剿我原住上岗的十二团。鬼子一向吹嘘这个大队“是专门对付八路军游击队的”,可是在他们包围上岗之后竞连一个八路军的影子也没看到。鬼子自知扑空,便丧气地掉头往回返。

    就在鬼子返回的路上,遭到我部从侧面的突然突击,当时有十多名鬼子被打死.20多名鬼子被打伤。遭此突袭后,鬼子便狼狈地逃到泰安(城),之后撤回济南市。

    抗日斗争在继续发展着,我鲁中军分区指战员和根据地的广大群众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英勇顽强、前仆后继地战斗着,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

    但是,在争取抗战最后胜利的征途中,我抗日军民也确实经历了不少曲折的道路和残酷的斗争,我军指战员和鲁中广大革命群众都付出了血的代价。

    我每回想起这些为人民的解放、为维护神圣祖国尊严而死去的英雄,心情就久久不能平静;一会儿想到硝烟弥漫的战场,一会儿想到我军民同敌人拼杀的情景,一会儿又沉浸在敬慕的思念之中…

(来源《老兵讲述1》全国政协2016年)

浏览:140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