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县海潮镇征粮剿匪斗争琐记(文/滕占臣)

滕冰 发表于2020-10-10 16:25:21

1950年3月,西南服务团分配到曲靖专区机关的有107位同志。报到后,地委从中抽调了35人组成工作队,到曲靖县二区的九龙镇和海潮镇征粮。当时我分在海潮镇工作队,由孙树春带领,队部驻地海潮寺,共19人。

征粮必须结合剿匪

工作队进村后,广泛地宣传征粮的目的意义和方针政策,反复讲明“田多多征、田少少征、无田不征、依率计征、自报公议、政府批准”的征粮办法,坚持依靠贫雇衣,贯彻合理负担政策。经过大量的宣传发动工作,在积极分子的带动下,各阶层开始交粮。4月初,原起义的保安24团进驻堡子村,该团当时虽派有军代表,但还没有整编。有的特工人员进村后就钻到反动地富分子家里,煽动抗粮,把矛头指向征粮工作队。说工作队;“都是些年轻学生,冒充什么大军,不要听他们叫唤”。不法地富分子认为有保安团某些人的支持,抗粮的气焰开始嚣张。到5月初,就出现了不法地富分子勾结匪特组织抗粮暴动。

针对这一情况,地委指示:征粮工作必须要坚定地依靠贫苦农民,保护踊跃交粮的积极分子,争取中立富农和小地主,集中打击抗拒公粮,转嫁负担的地主分子。因此,征粮必须结合剿匪,一场尖锐的征粮与剿匪斗争展开了。

工作队也就是武工队

面对不法地主勾结匪特组织抗粮暴动的形势,工作队全部配发了武器,工作队也是武工队,征粮剿匪同时进行。由于工作队的大多数同志是二野军大的学员,看似文雅书生。匪特在叛乱前,问工作队;“你们这些大军会打仗吗?”我们理直气壮地说:“不会打仗还叫大军吗?不会打仗就不能把国民党几百万军队消灭掉,大西南也不能解放”。从而显示我军的英雄气概。他们又派来暗探,冒充解放军的便衣侦察。但他们一到群众家里就要鸦片抽,引起群众怀疑,立即向工作队报告。工作队长孙树春率领两位同志去搜捕,抓获两名正在吸鸦片的匪探, 缴获十响枪2支,子弹数发,其中一人还是匪中队长。

据此匪情,工作队作了备战部署:在思想上提高警惕,随时掌握匪情,做到知己知彼,战之能胜;在组织上,抓好备战,修好住地围墙的射击孔,确定各人的战斗岗位;补充弹药,利用打野鸭练枪法,用手榴弹炸鱼练投弹,以锻炼自己,威慑敌人。在战略上,采取内紧外松,一旦有事,沉着应战,表现出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搜查私藏枪支的不法分子

工作队深入农户,参加劳动,走访群众,根据揭发和核实的情况,采取打一儆百的策略打击地主阶级。如堡子四保的保长钱树荣,对抗征粮,叫他儿子钱金堂以做生意为名,外出勾结匪特组织抗粮暴动。我们核实情况后,就搜捕钱金堂家,搜出拉七枪一支,子弹数十发。钱金堂被捕后,钱树荣的嚣张气焰有所收敛,表示要“交粮赎子”。我们用钱树荣抗粮的事例对欠粮大户训话,要求他们尽快交清公粮,争取做开明人士。此后,欠粮大户纷纷交粮,堡子乡的征粮工作进入高潮。

坚守海潮寺的战斗

正当征粮工作较快进展时,5月6日夜,丁云珍匪部在由一股匪徒围攻区政府(驻地庄家屯)的同时,又由一般匪徒对海潮工作队的驻地海潮寺进行袭击。这天,工作队都到各村召开欠粮大户调话会,我军派到保安24团的军代表孙同志和他的警卫员来通知我们:“快回队部,今晚情况紧急,九龙工作队(驻在区政府)已被土匪攻打了。保安团形迹可疑,有的可能叛变。各个路口他们已经加哨,要特别警惕?”我们回到队部驻地海潮寺时,已是深夜两点多了。队长孙树春说:“今晚不会安宁,要准备战斗。”安排队员各就各位坚守寺庙,4位女同志守住电话机与地、县委联系。楼下由孙树春指挥,大门楼下由我负责把守。部署完毕刚要抓紧休息时,土匪包围上米了。放哨的何老双发现门外有人走动,便问:“什么人?”匪徒回答:

“剿匪的。”何老双就高声报告:“孙队长,外面来了剿匪的。”孙树春一声令下:“打”。话音刚落,对方的一颗手榴弹先在我们房顶上爆炸了。接着我和孙甩出两枚手榴弹,队员都已就位,枪声、爆炸声、匪徒吼叫声响成一片。匪徒们在外面狂叫“工作队的儿子们,你们被包国了,快投降吧,我们救国军也宽待俘虏”等等。我也回答“不怕死的就进来”。战斗从3点打到6点。这时,沾益县珠街区委书记曾传生、区长区才,带着区小队向黄泥坝增援,但因保安团把守路口不准前进,他们用机枪向黄泥坝扫射。土匪见势不妙,就说:“我们要回去吃早点了,今天便宜儿子们了,明天再会”。我说:“不怕死的就别走,继续较量”,并甩出几枚手榴弹。匪徒喊“快走”便撤退了。我们全体队员英勇顽强,团结战斗,守住了海潮寺,打退了土匪的包围,且无一人伤亡。

路遇匪徒被我擒获

土匪撤走后,中午收到区上送来的通知(电话线被切断),叫孙树春和我到区上向地委组织部长王子贤同志汇报匪情。路上遇到一个身背背箩的男子,步履艰难,显得沉重。近前一看,背箩里是蚕豆糠,我趁其不备伸手去摸,发现有木柄的东西,便令其停下检查,查出背箩里有20多枚手榴弹,身上还有两条装满子弹的弹带。经审问,他承认是给土匪送子弹的,并供出在海潮寺战斗中,土匪死伤各一人。在区上向王子贤同志汇报后,他指示工作队要把征粮和剿匪结合进行,要寻找陈天庭、孟大伦二同志的下落。曲靖军分区派出一个连由我配合前往马龙营村寻找陈、孟二同志。到该村后,了解到匪特威胁群众说:“谁向大军报告情况就杀他全家,烧掉房子”,所以青壮年全都上山躲避,只剩下老弱妇幼。经反复讲明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剿匪是为民除害,不会连累群众的,才有人说陈、孟二人被土匪带往东山寺方向去了。我们连续追剿了三天一无所获。后来得知,陈、孟二同志于5月6日下午被丁云珍匪部突袭,当场壮烈牺牲。

捕获钱树荣后,堡子一带的欠粮大户看清了形势,觉得欠下的公粮“软拖不行,硬抗无靠”,工作队不仅未被消灭,反而引来部队剿匪,纷纷把拖欠公粮的责任推到钱树荣身上。他们说:“我们本想早交清公粮,就是钱树荣在暗中阻挡。”此后,很快交清了拖欠的公粮,顺利地完成了征粮任务。

地委工作队从3月进村,8月回到地委机关,在征粮期匪中作出了卓著贡献,陈天庭、孟大伦、许国英三位同志献出了生命。通过征粮剿匪,初步发动了贫苦农民,打击了地主恶霸,清剿了土匪,完成了征粮任务,为减租退押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作者原系曲靖地委常委,原载于《中共麟麟区党史资科》第六辑)

谁在收藏
浏览:566次

评论回复
  • 甘玛

    2020-10-10 18:47:39 甘玛

    刚刚到达立足未稳的云南支队南下干部,就投入到艰巨的剿匪征粮活动中,解放初期的国民党起义或叛军土匪十分疯狂,滕占臣叔叔那时才18岁吧,便投身到激烈的剿匪战斗中,英勇顽強,协同作战,打退了土匪,保障了征粮,老前辈的回忆录就是当时广大南下干部的真实写照!南下干部是英雄,向滕叔叔致敬!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