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张传本(文/张继玲)

张继玲 发表于2020-11-07 16:15:35

0.jpg

一、泰山的穷孩子参加革命

父亲张传本是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山口镇山囗东村人,一九一四年五月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因为自小家里很穷,从十二岁那年开始,就跟我奶奶到地主家干活,为了混一口饭,没黑没白的吃苦受累,还遭常常受打骂,父亲的童年,我们如今都不能想象,他受了多少的人间苦难。

改变父亲命运的时刻,是一九三七年,山口村来了中国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徐洪,孙明,程西蒙,姚光)。一九三八年,父亲在地下党教育培养下,积极参加了地下党领导的各项工作。 父亲没上过学,并不识字。但他对中国共产党对毛主席坚信不移。一九四二年在地下党徐洪的介绍下,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在党的指挥领导下,父亲不怕流血牺牲,忠心耿耿跟党走,全心全意为人民解放事业奋斗。为抗击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以及地方上的汉奸流氓还乡团特务等黑恶势力,地下党在山口一带组织建立了武装队伍“民兵联防大队”,父亲任联防大队大队长。还在本村组建了儿童团、妇救会等组织,配合帮助武装联防大队打击一切反动派。父亲还亲自带领“武装民兵联防大队”参加了孟良崮战役,莱芜战役和济南解放战役。

1.jpg

  因为父亲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做出了突出贡献。一九五一年元月十五日,我的父亲张传本被泰安县人民政府任命为本县第三区山口乡乡长,当时的县长刘端亲笔签名。并在山口乡召集山口乡人民代表开会,正式宣布“山口乡人民政府正式成立了!”此后,在县政府和乡政府的领导组织下,无房无地的贫穷乡亲分到了房子和田地。紧接着又组织了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群众生活水平逐年得到改善。真的像芝麻开花节节高,山口乡人民真正当家做主人了!人们拍手叫好,欢呼跳跃。由于父亲勤勤恳恳地工作,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父亲被山口乡人民群众推选为“山口乡人民代表”参加了泰安县人民代表大会。

此后随着国家形势的发展变化,山口乡(当时的山口乡含十几个自然村)又将山口村的四个高级社组织成为山口八一社。父亲任山口八一社社长。

山口人民公社成立后,山口村又被分为四个生产大队(山口一大队山口二大队山口三大队山口四大队),父亲又担任了山口二大队党支部书记多年(文革初被批斗停职,文革后又复职)。直到一九九四年父亲去世前两年,才不担任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这个职务。山口镇政府成立后,又将山口四个大队改名为现在的东村西村北村南村。原来的山口二大队就成了现在的东村。

二、蒙冤受难,不计个人得失

天有不测风云。在一九五五之后的各种政治运动如潮,解放前曾被父亲主持逮过判过杀过的坏人及其后人趁机兴风作浪,捏造假证据打击报复!纠集不明真相的政治运动中的激进份子,把我的父亲斗的死去活来,没被迫害死也是父亲的一大幸运。后来多年,这些坏人也不甘罢休,继续多次写信污告。幸亏父亲一生清正廉洁,在党组织历次的审查调查中,都没查出任何错误实事。特别是一九五五年的“三反、五反”运动中,遭到莱芜一名贪污犯的陷害,他说把贪污的钱了我父亲。莱芜办案人员在当时未调查清楚的情况下,来山口乡直接把父亲带到莱芜去审查。后经多日多次审理,那诬告者根据不认识我父亲,当然子虚乌有的事我父亲也坚决不承认。办案人员于是让诬告者在几个人中指认我父亲,由于他根本不认识我父亲,便乱指一通。最后,诬告者不得不承认他根本就不认识我父亲,更别说给我父亲钱了,他只是知道泰安山口有个叫张传本的人很出名,随口一说而已。约有半个多月后,父亲的问题得以澄清。回到山口后,才知己被开除党籍和乡长职务,后来父亲多次和逐级申诉,直至申诉至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央亲自派人来调查,才又给父亲恢复了党籍,恢复了工作。

党组织给父亲恢复党籍恢复工作后,正是山口成立八一社之时(把山口四个村组成一个八一社)。乡政府就安排父亲当了八一社社长。这个社长一直干到山口人民公社成立之后。因为父亲没文化,只认为是恢复了党籍恢复了原来的工作。自己还是很高兴,依旧兢兢业业地工作,全心全意为山口人民服务。直到他的同事都退休拿了养老金后,他才明白过来,原来恢复的工作并不是原来的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和工作。但他并没有计较,只是说想想死在战场上的烈士,自己还是很幸运和幸福的。所以,他一直也再没找组织。

父亲在文革开始的第一年可受了大罪了。父亲戴高帽,站凳子,脖子上还挂上装有四五块砖的筐子。被拳打脚踢都算小事了,竟然用烧红的火棍烧父亲的头。我父亲到死头的时候,头上的烙印伤痕还很深。真正的老百姓、广大农民群众对我父亲真没有提一条意见的,但好人只是对造反派敢怒不敢言。

文革结束以后,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时,存放在泰安县档案馆的档案己被红卫兵烧掉。发给父亲本人的任命书、公费医疗证等证件,因文革中怕造反派搜走,藏在很严实的地方,结果自己连材料找不到了。就这样,父亲退休后一直没拿到退休金。但父亲始终认为,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共产党员就应该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用他自己话说“当年冒着枪林弹雨打敌人也没想着退休享受”。

3.jpg

 三、薪火相承,不忘先辈

虽然经历了这么多曲折,但父亲从没放弃对共产党毛主席的信仰。用他的话说:”共产党毛主席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所有的问题,要耐心等待找党组织慢慢解决!”有时我们做子女的也对他埋怨。但我父亲都是这样回答我们:”我比死在战场上的烈士享福多了。我现在吃上黄棒子煎饼,穿上粗布新衣裳,穿上了新布鞋。死在战场上的烈士连一个黄棒子煎饼没捞着吃,连一双好布鞋没捞着穿就死了。我这一辈子知足了!”

做为女儿,我今年也70岁了。每当看到父亲乡长任命书,公费医疗证,和各种政府发的优秀党员证,尊师重教等各种荣誉证书时,总是禁不住泪流满面。我从心里尊敬佩服我的父亲!父亲的思想,父亲的行为才真正代表了我国老革命干部的形象!这才是真正的革命者!父亲是坚决听共产党毛主席指示的,是老干部老共产党员的忠实代表,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父亲为革命,为党的工作一生,从不图名争利,全心全意为山口一带人民服务一生。特别是他在山口一带当干部几十年,不贪不沾,没有半点私心,真心实意为老百姓办事。所以,父亲在山口一带老百姓的威信名望很高。

如今想来,真的是父亲的正直无私的优良品影响了我们做儿女的一生。我经常以父亲的言行为榜样,教育我的子女和我的侄孙们,要他们继承老一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优秀传统思想,要传承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精神。要用自己的双手改善提高自己的生活,千万别贪别沾集体和国家的财产。用父亲的话说就是:”怎么吃进去的,早晚得吐出来”。

今天,为了这一份深深地怀念,我把我的父亲,这一名普通老革命、老党员、老干部的故事说出来,以此来纪念我已故二十五年的父亲。

张继玲2020-01-09

2.jpg

浏览:379次

评论回复
  • 甘玛

    2020-11-07 22:10:02 甘玛

    向老前辈致敬!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