袍破见身洁,心正思无邪---怀念我的父亲郑树兰

Tomato 发表于2021-05-23 10:53:24


     亲爱的父亲离开我己经三十三年了,但是,他那慈祥的音容,永驻我心。我办公室里一直挂着父亲的遗像,每当我觉得有疑难,心烦意乱的时候,总是在父亲的遗像前,默默地看着父亲,想着父亲的教诲,总能让我心静神宁,有了正确的方向。

     父亲出生贫苦的家庭,小时候曾随奶奶讨过饭,他的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对子女要求很严。父亲南下后,生了我们五个孩子,我们全部都凭自己本事上了大学,并且在各自的工作领域取得了成绩。是行署大院多子女的领导干部中,全部子女都上大学唯一的家庭。

      父亲出生农民,虽然当上了领导干部,对农民的感情不变。我小时候,每年暑假,父亲都会带我到乡下住上一段时间。每次到乡下,父亲总是给我几项规定:不损害庄稼,不拿别人的东西,不要接收礼物,不浪费粮食,对人礼貌,这类小孩常常易犯的错误。

       父亲爱憎分明。对敌斗争勇敢,剿匪平乱冲锋在前。但是,对于受骗上当的群众,采取关心、保护、教育的方式。六十年代初期,连城县常常会有宗族械斗事件。一次父亲带我体验乡村农民生活,刚好遇上了族姓间的械斗,农民认为公社处理不公,纠集一大群人,拿着鸟铳、土枪、刀具和锄头,要进攻公社的院子。公社要求县里派县中队去维持秩序。父亲得到消息提前带着我赶到现场,当父亲与公社领导一起开会,商量解决办法时,一些躁动的群众开始撞击公社大门,县中队的领导请示父亲是否开枪镇压。父亲板着面孔说:“解放军是这样对农民的吗?”父亲决定打开大门亲自面对群众,当时公社干部脸都吓白了,连着说:“郑书记千万别出去!”一些战士也拉着父亲不让开门。其中一个干部对我说:“小鲁子,赶紧劝你爸爸不要出去。”父亲发了脾气,甩开了保护他的战士,打开大门,对着闹事的人厉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父亲的威严镇住了他们。躁动停下来了。父亲又和颜悦色说:“我们正在开会解决你们的问题,你们派代表参加会议吧。”一场流血事件就这样被父亲的胆略和智慧平熄了。父亲临危不惧的勇气和爱心,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留下了永世不忘的记忆。从哪开始,每当有什么事,我觉的害怕,都会有父亲严肃的眼神看着我,都会有一个声音:“你还是郑树兰的种吗?我马上就有了无穷的勇气,处世不惊。”

       文化大革命前期,父亲调到了闽西森工局。刚开始,院子里的人对我都十分客气,母亲刚开始时还在公社蹲点搞四清,并没有随父亲一起调动,他们还照顾着我。随着文革的深入,父亲变成了走资派,常被批斗。我不解地问:“那些叔叔阿姨怎么了?原来非常听您的话,对我也很好,现在怎么就要打倒您了呢?对我也是冷言冷浯处处刁难的。”父亲笑着对我说:“你还小,照顾好自己吧。”

      文革中期父亲调到了福建省军管会,负责三清工作。我随母亲下放到了乡下。父亲偶尔会来看我们,当地农民非常少见到过小轿车。开始时为了节省时间,父亲的座车会停在我家旁边。当地农民会问我:你爸爸当什么大官?我开始时也会自大地说:我爸爸在省军管会工作。父亲知道后严厉批评了我。从此以后,他再不将座车开到我们的住处

       由于父亲与省军管会的主要领导人对于以粮为纲的理解不同,被下放到了永定县。母亲也结束了下放生活,随着父亲一起到了永定。在永定父母工作很忙,少有时间照顾我们。可是总是关心我们的学习。我在永定一中念书时,不仅体育非常好,多次打破了多项校、县纪录。学习成绩也很好。当时高中仅读二年,高一时我参加数学竞赛,得了第一名,我的成绩是76分,第二名成绩是74分。到了高二,我又参加了数学竞赛,又得了第一名,成绩是78分,第二名成绩是46分。数学组的老师以为我舞弊,决定重新出一份类似的考卷让我重新做一次。数学组长带着试卷到了我家,让我重考。到了午饭时间,父亲回家,看到老师正在看我的答卷,以为我犯了什么错误,厉声斥责我。吴老师慌忙解释说:“不是郑鲁同学有什么错误,我们为您有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子感到高兴,我们为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学生感到骄傲,从他答题的思路来看,他正常发挥的成绩应该更高。”父亲这才放下脸来对我说:“想不到你不是光会打架,还会念书,有点出息。千万不要骄傲。”

     1974年,我高中即将毕业,父亲做为分管知青的县委领导,问我有什么打算。当时的政策是可以留下一个子女不要上山下乡的,我的两个姐姐都下过乡,两个妹妹都在校。我说:“我是男孩,从小跟着您熟悉农村,我还是校团委委员,班级团支部书记,我想带头报名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父亲支持了我的想法。学校7月份毕业,为了能赶在"双抢"前到农村,我在学期结束前就到乡下了。临走前,父亲一再谆谆教导我:“虚心学习,接受再教育。不要摆领导干部子弟的架子。”在乡下我很快就掌握了主要农活。南方的水田犁田虽难,但是,每个小队都有几个人会,耙田更难,每个小队仅有一两个人能掌握。常常生产任务由于耙田工作滞后而影响,我很快学会耙田,是知青农场唯一一个能够耙田的知青。刚下乡的时候,太阳常将皮肤晒伤,当地农民告诉我,只要晒脱一层皮,以后就不会再脱了。可我连脱了几层皮,我将一些大块的脱皮留下。农忙结束了,农场领导表扬了我,让我回城看看父亲。当我把保留下来的脱皮,以及还在脱的皮肤给父亲看的时候,父亲沉默了一会儿,心情不好,但是还是鼓励我说:“好样的,没有给我郑家丢脸!”

    1975年,我被评选为先进知青,参加了全省先进知青表彰大会。回来后被任命为团支书和付场长。当时全国各地正在进行评法批儒运动。省里组织了知青理论小组,学习理论知识,我参加了学习,后来运动又转为,批林、批孔、批周公。我有自己的想法。当姚文元的《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发表时,我有不同的看法,给当时的红旗杂志写了一篇批判文章。公社领导十分紧张,上报到了县委。县委派了工作组将我隔离审查,父亲亲自过问此事,让我先交代清楚,我告诉了父亲我的想法后,父亲叹一口气说:“我想你也不会反党,有些东西我都不清楚,你真逞能。”看到我懊丧的样子,父亲又说:“你思想有问题,但是,文章写得还不错。引经据典也可以。不要灰心丧气,努力改造自己吧!”

    批判姚文元文章之事发生后,我被取消了入党资格。1976年初,我们农场所管理的抚市水库,是当地最大的水库。由于大雨洪水,大壩出了问题,公社调动了大量民兵进行抢险救灾。水位不断上升的结果,造成了大壩裂缝不断扩大,公社领导准备下令撤退,这时我主动提出让我拿沙包从水库内侧借助水的压力将裂口堵上,再抢修。这是个极其危险的事,公社党委书记不敢同意。我补了一句:“如果我牺牲了,追认我为党员。”我找了根绳索,绑住了腰,让其他民兵拉着,顺利将裂口堵住了。1976年4月初我㚵于入了党。父亲知道后非常高兴,对我说:“你㚵于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是忠于人民,忠于党的。”1976年7月中央知青领导小组副组长、中组部副部长,到了我们知青场视查工作,专门找我谈话。他说,你是革命的后代,应该接父辈的班。你父亲生在战争年代,提拔干部主要靠战功。如今和平年代,你父母总是要退休,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总是不断需要干部,解放台湾后也需要大批的干部,如何选拔干部,吐故纳新,是我们的新课题。你根红苗正表现突出,应该努力学习不断改造世界观,做个又红又专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
    天有不测风云,不久后我蒙受了不白之冤,失去了1976年上大学,以及1977年和1978年参加高考的机会。1979年我的问题都解决了,高考前忽然通知我可以参加高考,由于没有复习成绩不理想,被山东医学院录取。我没去念。1980年高考成绩出来后,我的成绩也大大超出了首批重点大学录取分数线。没想到被福师大录取了。我不服气,和招生办论理。还被威胁说:今年你再不去,永远取消你高考资格。父亲安慰我说:“当老师也不错,旧社会是要称你先生的。”

    大学四年,我每年都是校三好学生,各科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是校学生会领导,生物系学生支部负责人、生物系篮球队长,排球队长,是校武术协会理事。1984年毕业前,系总支书记与一个女学生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我直接告诉李书记,小女孩不懂事有求于你,你这把年纪的好意思做出这种事情。我还不知道因此他暗地开始整理我的黑材料了。后来我参加考研,尽管他指使一些教授做了手脚,我的成绩还是非在职考生最高的。这时候系里声称查到我1979年考取山东医学院不去,违反高考规定,想要开除我学籍,我到校部评理,他们不理不睬,我大闹校党委。受到了留党查看一年的处分。我不服想要自杀。父亲找我和缓地讲述了,钟馗袍破见身洁,心正思无邪的故事。
    袍破见身洁,心正思无邪。从此以后成了我的座右铭。父亲的教诲随着我乘风破浪勇往向前。㚵于有了成就。1990年出国留学,1992年成了新西兰首屈一指的西红柿专家,1993年有了自己的农场。1996年有了自己的企业和品牌。1996年还获得了新西兰首届职业华人成就奖。2006年,报道我的文章被收录进了《中华泰山儿子》大型传记画册。我㚵于可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了。

浏览:8362次

评论回复
  • 通途

    2021-07-14 20:45:52 通途

    身正不怕影斜,正直善良能避邪恶。

  • 通途

    2021-07-14 20:42:05 通途

    身正不怕影斜,正直善良能避邪恶。

  • Tomato

    2021-06-10 14:08:07 Tomato

    我沒有必要删你的贴。我们有正义感的同学,看到了你的评论,转发给我。 我现在回答你的问题。 我是1990年出国留学的,1992年申请定居,所以推荐信是1992年的。有可能《中华泰山儿女》编辑粗心了,百度用了他的信息。 至于你说的民运分子,我可真是还没有这个资格呢。 我买农场是通过新西兰海外投资委员会批准的,当时请的律师,还花了我八百多新币。我还持有中国护照,是去年才换的。你如果给我你的电邮地址,我可以发给你看看,我想你也应该是有这个本事,通过护照号码查到持有者的。至于我有没有双重国籍,我想使馆也不是吃干饭的。 我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你不会就是我说的与李文馨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范燕吧?听说你也留在了师大生物系。你最好问一下1976年入校的工农兵学员周亚萍,她是当时我们的辅导员。为了自保,她是怎么求我的。我太善良了,居然答应了她。可惜陈德智主任死了,无法认证。当时全国各地在查三种人,龙岩地区纪检委书记,是原来生物系的辅助员,文革期间给陈德智带高帽的正是此人。陈教授自己都怀疑,是不是校党委通过什么利益交换,让他给我父亲压力,让我离校。我记得校纪委书记找到我,说什么:你可怜可怜你老父亲吧,不要再闹下去了。你父亲在你的问题上面是犯了错误的,再闹下去,对他不利。我正是太孝顺了,才没有将你们这群人的真面目给揭开。 我入大学正正经经的,你倒是说说,我们师大生物系80级有谁学习成绩比我好的?80级除了我还有谁入学前是党员的?我一入学时,李文馨就找我谈话:今年高考录取率是考生的百分之三,而上重点大学的也是占录取大学人数的百分之三,而党员还占不到百分之三,你真是万里挑一,好好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生物系80级的所有党员哪一个不是我介绍入党的,包括你,开始时也是我。只是发现了你的生活问题,不愿意了,李光头才另找人代替我当了你约入党介绍人。1984年考研,不计政治和英语成绩,专业考试总成绩除了那两个本系的助教谁的成绩比我高?更奇怪的是,《组胚》在平时考试的时候,全班从来都没有人的成绩比我好过,但是,考研时二十多个考生就只有我一个不及格而且才四十多分的。郑鸿霖当时说我乱说,我让他在查一下,他问了一下张健副主任,张健教授不敢说,只是对我说:小郑同学这事跟他没关系,是李书记叫他陪郑鸿霖主任一起来找我谈话的。说完之后赶紧溜了。可惜我当时太幼稚了,顺着李光头的圈套走,难怪他会威胁我说,他是审干出身的政工干部。没有你那码子事之前,李光头找我谈话,说什么我毕业分配有三个选择:一是推荐我到省委组织部的第三梯队去,我经历丰富,党龄长学习又好,最合适;第二留校,我的资历至少可以当总支委员,那个可是比教授还强;第三当研究生,这个选择最不好,研究生毕业也就当个讲师,连个副教授都不如。我说我想选第三。他还说什么大材小用的。看看当时讨论我留党查看的人,除了那个工农兵学员毕业留校的之外,就那么三个人,是不是每个人都分到了一个本是我的选择。当时学生支部,光我们班上的党员就不只是五个,还有其它年级的党员,都上那去呢?我傻就傻在 想看看自己的考卷。这个还是一位改卷老师偷偷告诉我的,为什么不自己去看看答卷呢?校招研办让我保证成绩没有问题的话不会再闹,我写了并签了字后,本来也答应第二天我过去看卷的。第二天还胡说什么我根本昨天就没写保证书和签字。还让我拿出昨天的签字保证书来。反正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就是不调卷让我看。在这种情况下我才大闹校部和校党委的。我父亲为了此事伤心生气,坏了身子,如果去你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可能真的不够孝顺。 在政治方面,我是不行,“人贵有自知之明”,所以我才选择搞专业技术。你的这些信息应该是李光头告诉你的吧?他还沒死?

  • 天高云淡1963

    2021-06-10 13:45:51 天高云淡1963

    郑鲁,为什么删贴?害怕了吧。我再揭下你的老底。你说什么蒙受了不白之冤,事实是:你是王洪文在福建的爪牙,还好意思把自己装扮成了反姚文元的英雄。当时不是因为你年青,认罪态度好,还有就是你父亲的关系,象你这样的人,是要判刑入狱的。你侥幸逃过一灾,却害了自己的父亲,还有脸怀念父亲。你敢回答我的问题吗?我等着。

  • 海儿

    2021-06-07 02:49:11 海儿

    郑鲁先生是新西兰著名的农业和西红柿专家。我有幸和他在大学同窗四年,他为人正直,嫉恶如仇。刚直的性格在当时得罪了一些人,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但金子在哪里都会发亮。来到新西兰后,发挥了他的聪明才智,为新西兰的农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他同时又是个孝子,写的这篇记念父亲的文章感人真实。我的印象中,山东出好汉,忠孝节义精神永在。

  • Jack chen

    2021-05-31 08:50:41 Jack chen

    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章。值得大家一看。

  • Tomato

    2021-05-31 08:48:48 Tomato

    谢谢你!中国人民,我看了你的评论,有些是英文,有些可能是汉语拼音。第一条是英文意思是:孝顺的儿子,赞一个。第二个应该是汉语拼音,革命后代,好样的。第三条也是汉语拼音,好文章,情沉感人。最后一条是英文,非常棒。我想你大概是在国外吧?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用电邮跟我联系。我公司的网址从http://www.newzealandtomato.co.nz/references.html可以查到。

  • Jack chen

    2021-05-31 08:46:19 Jack chen

    郑鲁是新西兰著名的西红柿专家,也是位孝子!为人正直善良!为他点

  • 中国人民

    2021-05-31 02:54:02 中国人民

    excellent!!!

  • 中国人民

    2021-05-31 02:50:52 中国人民

    hao wen zhang! qing sheng gan ren!!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