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下干部建石林,邓小平说建得好(瑞云/国庆)

甘玛 发表于2021-06-18 18:33:25

0000.png

▲自左向右石林县党史研究室主任苏建康、徐瑞云(作者)、副主任李卫萍

我们的老父亲徐相谦,自打从南下来到云南直至告老还乡,让他一生感到最难以忘怀的、最有成就感的、最钟爱的、最自豪的就是他建设石林的事。

刚南下不久,1951年6月我们的父亲便调到了路南县(今石林彝族自治县)当县长。沂蒙山走出来的土包子,被大自然亿万年的鬼斧神工造就的原始状观的“天下奇观”石林惊呆了,震憾了,还好受我爷爷徐金六那位滨海著名的抗战老人文豪影响熏陶,还称是“识货”,成为解放后南下干部建石林第一人,也成为老父亲一生中念念不忘的大事。

当时的路南县属宜良专区管辖,解放战争时期也是革命根据地之一。1949年12月中共路南县委、路南县临时人民政府便接管了国民党政府,宣告全县解放,因此有着较好的革命基础和环境。父亲上任后投入到紧张繁忙的土改工作中,同时也认识到了石林的价值和开发的重要性。

我们从小就能倒背石林的故事,父亲告诉我们,那是喀斯特地质地貌特征,那是亿万年海水泡着石灰岩一层层落下去,有的溶化了,有的留下来形成石林,那些石头上留下的整齐的平行线便是水印,那是世界第一石林……那个县特别是石林,居住的都是彝族的一个分支——撒尼族,说话一点都听不懂,后来父亲还写信告诉已80高龄的爷爷,以至在他晚年的回忆录中写道:“一九五一年我当县长时,曾给父亲写信讲云南边远的山区比较落后,兄弟民族语言不通,工作有困难,父亲马上回信教育我,‘要紧紧依靠本地区干部、政府,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要时刻想着为人民办好事’。并且要求我一定要安心边疆工作”。于是父亲这个家中独子,聆听爷爷教诲安心勤奋为建设石林及少数民族服务。

刚解放的路南县交通十分不便,少数民族地区生活也十分落后贫困,父亲一边进行土改工作,改变边疆人民生产和生活条件,一边组织生产发展经济,改善和提高少数民族生活水平。父亲抓粮食产量提高收成改善人民生活水平,秋收后推广种麦子,收成后少数民族吃法简单,吃着麦面还说我可怜三天没吃饭了(吃大米才算吃饭),父亲又推广面食的吃法。30多年后还在路南当地工作的,当时的秘书傲绍雄叔叔和警卫员徐叔叔(后在县政府招待所工作)回忆说,老县长很能干,抓工作很有魄力,干部群众都听他的。当瑞云回到山东探亲把这些告诉父亲时,老人家激动不已。

在提高改善人民生活的同时,他还加紧对石林的开发建设,傲叔叔和徐叔叔都说,老县长骑马厉害跑得快(那时的主要交通工具)。父亲找来向导,反复勘察、开路、修路,发现当地民族有些衣服不整,穿着自己种植的和织的麻布衣和披着山羊皮,又引进发放“洋布”,推广缝制穿着,以便游人参观游览时感受到更好的人文和自然环境。

壮着胆子建招待所

当时由于交通十分不发达,到石林一般是从昆明坐法国人1910年修建的云南到越南的滇越铁路,米轨小火车到宜良,然后从宜良坐车或马车到石林,颠簸一两天才到,或再先到路南县城住下再大半天到石林,不便于游览。于是父亲便在当时财力困难的条件下,建起了还算洋气的招待所,80年代初时任省公安厅付厅长的南下干部(父亲六大队战友)周兴柏叔叔还在路南县公安局同志的陪同下,“参观了老徐建的招待所”。

受到邓小平同志的赞扬。父亲1953年下半年至1954年7月调宜良公安处任付处长,在此之前或期间,邓小平同志当时任西南局书记携夫人卓琳及王稼祥同志一起游览了石林(具体时间我们记不清了),父亲担任陪同及负责安保工作。现在还健在的95岁高龄的张洪奎叔叔(曾任过宜良专区公安处长)也证实了邓小平同志和夫人来过。邓小平同志来时,父亲想自己这次完了完了,这下肯定掉脑袋了,刚解放县上和老百姓又穷,自己还敢动用人财物力建招待所,肯定要受处分了。结果邓小平同志看后夸讲了一番,表扬建的好,有眼光,但批评太小气了,建得小了,父亲才算一颗心石头落地,接受首长批评,这是父亲一生感到最荣幸的事。

父亲还讲述了他发现地下石林(其实早就有了知道了),他带人带着火把亲自进去勘实,险象丛生一提起来便无比的激动和兴奋,但瑞云调回昆明后没听说过,后来地下溶洞开放后,映衬着五光十色的灯光,确实象进入仙境地下宫殿一般,证实当初父亲确实考查有过溶洞。

拍下石林风景照

当时父亲有个从日本鬼子手中缴获的战利品照像机,小时侯我们经常拿着玩,他用相机在石林拍下了工作人员在石林的风景照,那些相片中的工作人员穿着具有时代象征,石林也更显得粗犷雄伟。其中有一张在“石林”屏风对面的《异境天开》怪石嶙立的石头尖上,几位工作人员爬上去照的像真是称雄,可能现在也没有几个人上得去。

绘制了游览石林的《石林介绍》和《对游览石林路线的意见》。那是一张泛黄的手刻腊板印制在棉纸上类似现在A3纸大的说明,右边介绍从康熙时代记载的景点历史由来,左边介绍游览路线,可从三个不同位置进石林,图文并茂,重要的是还有当年老父亲建造的“招待处”,图中标出的石桌处、明月亭(望峰亭)、剑峰池、极侠通人都是现今的重要景点,只是当初的“招待处”因清理景区已拆出。

这是一份对我们来说可以传家和万分珍贵的图,他见证了建国初期中国共产党及沂蒙南下干部对石林开发的贡献,更珍贵的是此图文革中被单位造反派抄走,1976年后平反时父亲专程从临沂返滇,随同平反通知书和一些“检讨”退回来的,失而复得万分珍贵。

父亲一生挚爱他为之付出心血建设过的石林,热爱大自然的美景,一生人喋喋不休想重返石林看看,却没想到1954年一别竞成为永别,再也没机会去目睹石林的发展与变迁。文革前因工作太忙无暇顾及,1972年父亲从楚雄州元谋县五七干校放出来后告老还乡,途经昆明时,一定要带我们去看他为之付出心血的石林,当到了火车北站后,因那时很乱许多东西还未走上正轨,打听坐小火车可到宜良,转县城后是否找得到路南的车,到路南后是否又有车开往石林都不好说,只好作罢未成行,老父亲带着无比的遗憾回到了山东。

2016年11月16日,我们在父亲离开石林县62年,离开我们28年后,带着他唯一的石林游览图原件和亲手照的石林照片,以及他的回忆录共11件珍藏品来到中共石林彝族自治县党史研究室,受到正付苏建康主任及李卫萍主任的热情接待,当看到党史陈列馆中父亲作为建国以来第二任县长任职图片时,泪珠滚滚而下,感谢石林县党和人民还能把老父亲老县长记起。

经辩认导游图标注了父亲当年建“招待所”的位置,以及当年指导游石林的示意图,还有重大发现当年照片上“石林”屏风上的二字是当时中华民国大陆时期滇军将领“云南王”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题写的,而不是现在看到的“石林”二字。我们姐弟俩一致同意把这些传家宝贝就捐给石林党史吧。

尽管有千不舍万不忍也是他们最好的归宿,那是我们的父亲“沂蒙南下干部”建设过的石林,是他一生的最爱和牵挂,是对他一生最好的纪念和告慰吧。

谁在收藏
浏览:1065次

评论回复
  • 董云凌

    2021-09-08 15:33:04 董云凌

    真的没想到享誉中外的石林景区竟然是南下沂蒙老干部徐伯父主持开发建设的,徐老伟大贡献功不可没,日月可鉴,以后有机会再去石林,再看看徐老留下的印记。

  • 通途

    2021-07-04 09:58:36 通途

    沂蒙精神遍洒云滇大地

  • 甘玛

    2021-06-21 13:19:50 甘玛

    感谢谭昆写的这篇文章,我们从中领悟到的是,南下云南干部不仅会打江山,更会坐江山,由广大青年知识分子干部为主力军,老区干部及公安、新闻、广播、邮政、财经等全面接管了旧政权,建立了各级政权,并在百废待兴中迅速掘起,发挥了南下干部的历史作用,老父亲就敢干敢担,建了石林招待所小洋房,开发建设石林,与广大南下干部一起,为新区建设做出了贡献!

  • 甘玛

    2021-06-19 00:13:42 甘玛

    回群友 :我却不确定是那里,以前周兴柏叔叔和牟锦涛阿姨,在省公安厅时县公安局陪同去过,还告诉他们,这是老徐建的招待所,你住过我羡慕极了。[抱拳]

  • 甘玛

    2021-06-19 00:11:58 甘玛

    还有一个故事,邓小平和卓琳逛街,父亲他们安排安保,事先都做了安排,卓琳本地通,要吃鹵猪大肠,因想臭哄哄的,没安排汗都急淌了,高底去吃了。

  • 甘玛

    2021-06-19 00:10:07 甘玛

    转发马放南山留言:甘玛 71年我从知青回来,第一次出差到宜良,驾驶员嫌宜良的住宿条件差,就带我们到石林住,就是住的招待所。当时觉得住宿条件是很不错了。记得房间不多,是一幢小洋楼,有很宽的外走廊。也算沾你父亲的光了[呲牙][呲牙][呲牙]

  • 甘玛

    2021-06-19 00:06:52 甘玛

    回复群友, 你们的回忆温暖着我,因为这是父亲刻骨铭心珍惜的“成就”,父亲南下坎坷,1954年离开后就没有去过了,1972年举家回山东,从楚雄到昆明,带着我们跑到北站火车站,问了半天交通实在不便,只好遗憾返鲁,当时他说的确实是座小洋楼,房子不多,我80年代调回昆明后多次去石林,都没有确定是那一栋,路南党史相当不错,许多年前建的党史馆,就有历任建国领导,他们也很珍惜我们的捐赠,东西给喜欢的部门,谢谢你给我们的回忆。[抱拳][抱拳][抱拳][玫瑰][玫瑰][玫瑰]

  • 甘玛

    2021-06-19 00:05:21 甘玛

    群友留言,首次得知你家与石林的故事。景区老招待所文革中我住过。前面有高大的缅桂花树。

  • 甘玛

    2021-06-19 00:02:56 甘玛

    周叔叔他们去时是80年代,招待所还在,90年代我常去路南出差,去看过父亲的秘书傲少雄在县委工作,警卫员徐叔叔在县政府招待所工作[抱拳][玫瑰]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