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云南大娘陈玉兰/汲文

通途 发表于2021-07-14 12:40:58

   由于父亲那一辈同宗兄弟多,相应的大爷大娘就多。于是云南大娘昆明大娘济南大娘临沂大娘莒南大娘石油大娘等称谓众多,而母亲由于排行靠后,被侄子辈们统称郯城三婶子。

    父亲那一辈出了六个老革命,是建功卓越的英雄群体。母亲的妯娌们出了四位老革命,妇救会长,支前模范,沂蒙红嫂是她们的过往称呼。

    云南大娘1924年出生在胶东蓬莱,16岁就担任村妇救会长,1942年10月入党。1942年起,在胶东地区党的机构担任宣传干事、组织干事等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党的女儿。在那血雨腥风艰苦卓绝的战争年代,一个柔弱女子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和苦难,想一想就不由的让人肃然起敬。1949年12月,大娘南下西南。当时的西南一带,地偏天远贫穷落后,加之刚解放,好多地区有留散的国民党部队,有潜藏的特务,有民族极端分子,有地痞恶霸地主,甚至还有残留的日本鬼子,即便是普通民众,对南下干部也持有怀疑态度。工作有多难,不是只言片语就能说明白的。那时内地已解放,局势平稳,社会主义和平建设一片欣欣向荣。好多的男干部都不愿撇家舍业南下,何况是女同志呢。这种情况下,大娘义无反顾坚强果敢的随着南下大部队昂首向前,体现出了一个共产党员革命先锋不畏艰难奋勇向前的大情怀,就凭这一点,大娘就值得子孙辈们牢记终生。

    南下的路有多难,不次于两万五千里长征。爬山越岭披星戴月,大多数路是徒步,好多地段山高林密人迹罕至,意想不到的遭遇千奇百怪。好多战友或中途牺牲或因病而亡,能活着走到西南就是最大的胜利。大娘先后在四川云南各地政府机构工作,发扬了无私忘我顽强拼搏的共产党员精神,各项工作都取得了骄人成绩,正当孩子们即将长大之时,大爷却因积劳成疾英年早逝,家族里顶天立地的顶梁柱因公殉职。那时的大娘刚过四十,最小的孩子牙牙学语。大娘远离故土远离家人,由于交通太闭塞,远在山东的亲人难以施于援手。大娘的艰难可想而知,大娘咬紧牙根砥砺前行,就是靠着自己的一己之力,养大了儿女,工作也干的有声有色。每当提到大娘的这一段光荣历史,家乡的亲人们都对大娘身怀敬意赞不绝口。文化大革命当中,身经百战功绩卓越的大娘没有逃脱被冲击的命运,她被无端指责罗织罪名,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尽管受到了不公对待,尽管被批斗冲击,大娘始终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兢兢业业,表现出了一个山东女儿荣辱不惊处惊不乱从容淡定坚定信念的高风亮节。1972年12月,大娘调动到昆明纺织厂从事领导工作,一直干到光荣离休。

   1993年春天,大娘携儿带女回乡省亲。在济南在青岛在临沂在烟台,大娘见到了亲人见到了战友。离乡四十多年,终于再见故土,大娘精神矍铄心情愉快。特别有意义的是,大娘见到了上一代人中唯一幸存的三婶娘也就是我们的奶奶。联想到五六十年代,我们的爷爷数次去昆明看望大爷一家,叔侄情讲起来就让人动情。可以说,爷爷奶奶代替大娘的公婆和大娘会了面,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我们家族的一个佳话。两年后奶奶去世,这个家族佳话更有划时代的意义。在老家大娘见到了很多素未谋面的众多同辈晚辈,大家心情激动开心开怀,大家印象中有传奇色彩的英雄大娘现身眼前,景仰敬仰之情油然而生溢于言表。在家乡祖林,大娘祭奠了先祖,堪称家族骄傲的大娘携带儿女完成了认祖归根的隆重仪式,对汲家逝去的先人们来说也是一个开心开怀的大喜日子。

   大娘返回昆明后,由于交通越来越便易,于家乡的亲人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多,大家都感受到了大娘对家乡对亲人的深情厚谊。

    2021年,党的百年华诞。有着79年党龄的大娘授勋在党五十年纪念章,更有特殊意义的是,大娘是汲家十位老革命中唯一健在的,可以说她代表红色汲家接受了党给予的至高无上的荣誉,她又是汲家的一个传奇人物。如今,英雄大娘在昆明幸福的安度晚年,我们所有的晚辈都在心里默默祈祷大娘开心快乐,永远健康。

谁在收藏
浏览:985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