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史

20762 发表于2021-11-21 18:25:20

我家住山东省泰安市(原泰安县城西太尉街五号,现为岱庙前花园)。

祖父乔书森早年以打铜器为生,是一个手工业者,在岱庙前开了一间店铺,制作铜壶、铜盆、铜烟袋咀、烟袋锅等铜器。手艺精细受人喜爱,加之当时来泰安朝山进香的香客络绎不绝,所以生意兴旺,逐渐积累了六百吊钱,买了岱庙道士的一处旧宅,有五十余间。在清朝光绪年间开了“大里”客栈,收入颇丰,生活富裕。祖父一九O七年病故(当时父亲七岁)大里客栈由二伯父继续经营。一九一一年十月辛亥革命推翻清朝建立民国,但清北洋大臣袁世凯篡权当了总统,又复辟当皇帝,在全国声讨中死去。他所控制的北洋军阀分裂成三大派系,还有各地的大小军阀连年混战,民不聊生,来泰安的香客也少了,客栈每况愈下,家境渐衰。至一九二五年奉系军阀张作霖在日本支持下入关,发生直奉战争(直系军阀首领冯国璋、吴佩孚受英美支持)。两派军阀打来打去,百姓遭殃,常占用客栈又不给钱,不久“大里”客栈就倒闭了。

祖父有四子三女。大伯父乔炳让一九四六年去世,生三子一女。二伯父乔炳详一九二九年去世,生三女一子。三伯父乔炳读读书时病故,因品学兼优,老师同学立碑悼念。大姑早逝。二姑一九四八年去世,生一子。三姑一九八八年去世,生五子。

父亲乔炳谔,字荐秋,生于一九O一年七月二十四日,排行老四,少年读书。于一九二一年与我母亲江衍红结婚,生了我们兄弟姐妹六人(大妹和最小的妹妹幼年夭折)一九二八年二伯父与父亲分家,我家分到二十二间房子。从此我家以出租房子为生活来源(自住六间,押出七间,出租九间)。一九二九年父亲与朋友合资经营“民众”旅馆(地址在岱庙里)共六股,每股大洋四十元,父亲任副经理。该房是官府公房,室内一切设备也是公家的,每月上交官府大洋一百五十元。一九三O年西北军阀马鸿逵攻城,守城晋军被击败,马军攻占泰城后,“民众”旅馆驻了司令部,营业停止。父亲于一九三五年间在山东省昌乐县烟草公司做职员,一九三六年冬回家。母亲生于一九O二年,家务劳动。当时人口少生活自给自足,“七七”事变后,一九三七年十一月间,日机经常轰炸泰城,一次空袭轰炸非常厉害,死伤人甚多,南门里炸成一片瓦砾,之后,我们全家搬往农村黄家庄外祖父江崌东家寄居。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泰安沦陷,国民党三路军一枪未放将山东大好河山送给了日寇,此时我们家庭破产,在农村过流浪生活,还曾逃到泰安东北山区指挥庄、刘家庄等地避难,生活全靠日前的一点积累,母亲纺线和外祖父家的接济来维持。一九四二年后得到抗日民主政府救济。通过地下工作者有时送我家救济粮几百斤,以救济抗属为名,实为母亲从事抗日地下工作生活补贴。一九四六年土地改革时,我家分到土地二亩,划为贫农成份。农村土地合作化时便将土地交给农业合作社。泰城第一次解放后,家中房屋已被敌人破坏,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和几间破屋,后经政府维修,父亲复员后在此居住。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家境非常困难,父母等人过着极其贫苦的生活。

父亲在一九四二年由赵跃伯和鲁中军区敌工部长鲁宝琪介绍参加我军地下工作,回泰城活动,在通天街小学以小学教员的身份为掩护,做地下联络和宣传工作。第二年奉赵笃生、鲁中军区敌工部长王芳之命利用同学关系去潍县胡鼎三部做瓦解工作(胡任伪和平军二纵司令厉文礼部特务团团长)先后将我地下工作人员于俊锋等介绍打入该部。任务完成后仍返回泰安。一九四五年腊月初八,父亲因共产党嫌疑而被捕,至一九四六年一月双十协定国共双方交换战俘时才被放出。一九四六年由鲁中行署分配到泰安林场负责,一九四九年复员回家。一九五三年父亲又参加泰安县文化馆工作,一九五八年退休,于一九七四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七时,因患肺癌医治无效逝世,享年七十四岁。

母亲一九o二年生人,是中共党员,在抗日战争期间为党作地下工作,一九四六年泰城解放后担任城关区妇救会主任,于一九四八年五月十三日泰安最后解放的前夕,被捕后为敌人杀害,终年仅四十七岁。

历尽沧桑,我们后一代繁衍生息,现在家庭成员众多。我和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先后参加革命,都是中共党员,经过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洗礼和建国五十余年的考验,我们是一个革命的大家庭。

我生于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三日(农历十月二十六日)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与傅洁同志结婚——她生于一九二七年农历十月二十二日,中共党员,于一九九五年九月十一日下午三点五十五分,因腹腔癌医治无效病逝,享年六十九岁。一九四九年我们南下后定居浙江省宁波市,生有二子二女。

二弟乔中垲乳名春林,生于一九三一年农历十一月二十四日,中共党员,妻孔凡英生于一九三三年一月八日,中共党员,现定居上海市,生有二子二女。

三弟乔中堦,乳名柏林,生于一九三四年七月十四日,中共党员,妻米静茹,生于一九三五年六月三十日,中共党员,定居泰安市,生有一子抚养一女。

妹妹乔江,原名乔中林,后为纪念英雄母亲改名乔江;乳名秀林,生于一九四O年农历二月十二日,中共党员。

【附录1】山东省民政厅优抚局于一九五五年十月二十六日追认江衍红为烈士所发的烈士证

image001.jpg

image003.jpg

image005.jpg

【附录】关于父亲追悼会的简况和悼词

一九七四年九月二十六日,在泰安为父亲举行追悼会。我与家人乔中堦、傅洁、孔凡英、米静茹、乔江、刘景海、乔潜、乔汶、刘征等人参加了父亲的葬礼(乔中垲因出国未参加),参加葬礼的还有居民委员会主任李玉爱同志和亲朋好友、街坊邻居计三四十人。

我所致的悼词:

同志们:

今天大家在百忙中为我父亲举行追悼会,我代表我们全家表示衷心感谢。

我父亲在党的领导和教育下,在母亲的帮助下,参加了革命斗争,为革命做了一些工作,受到党和政府以及广大人民群众的关怀和崇敬。特别是在我父亲病重后,各级领导和同志们,街坊邻居、亲友都非常关心地前来探望、问候,我们全家万分感激。

我父亲去世了,使我们失去了一位亲人。我们一定化悲痛为力量,继承革命先辈的遗志,学习革命先辈的革命精神,努力做好本职工作,以报答党和同志们对我们的关怀。

父亲和我们永别了,我们一定要遵照父亲的遗嘱,努力读马列的书,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在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党中央的领导下,沿着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为祖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为共产主义革命事业奋斗到底。

最后,让我代表我们全家再一次对同志们的关怀和帮助表示衷心感谢。

敬爱的父亲安息吧!

一九七四年九月二十六日


居民委员会主任李玉爱同志所致的悼词:

同志们:

今天我们以沉痛的心情悼念乔荐秋同志。乔荐秋同志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革命老人。

乔荐秋同志生于一九O一年,终年七十四岁。

一九三七年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泰城失陷,山东人民在毛主席、党中央领导下,举行了徂徕山起义,乔荐秋同志在党的影响下,在革命烈士乔大娘的带动下,积极从事抗日活动,并把自己的长子送到抗日前线,参加八路军。乔荐秋同志在日伪统治区为我党从事地下工作,搜集情报,转送地下工作人员,并冒着极大的危险打入敌人内部进行政治瓦解工作。一九四五年古历腊月初八日,被敌人发现被捕。在被捕期间,他义正严词,与敌人进行斗争,后被我党营救出狱。

乔荐秋同志在抗日战争后期和解放战争初期,又将自己的另外两个儿子送入革命队伍,参加人民解放军。泰城解放后,乔荐秋同志因病复员,又参加了泰安县图书馆工作。在这期间,乔荐秋同志还担任了泰安一中、实验小学的校外辅导员,对革命下一代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得到广大青少年的尊敬。

乔荐秋同志热爱毛主席,热爱共产党,为革命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乔荐秋同志与我们永别了,使我们大家失去了一位革命老人。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革命先辈的遗志,紧紧团结在毛主席、党中央的周围,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乔荐秋同志安息吧!

一九七四年九月二十六日


【附录】关于我妻傅洁同志病故和告别仪式、安葬的情况

一九九五年二月傅洁因肠炎住宁波第一医院检查。四月她胆囊炎急性发作进行抢救,经诊断发现患有肠、腹腔癌已到晚期,至此医生已无能为力挽救她的生命。在病危期间受到老干部局、街道领导的关心帮助。我和子女昼夜轮流值班,精心护理,尤其儿媳胜利对老人照顾无微不至,孩子们都尽了一片孝心。

一九九五年九月十一日下午三时五十五分,傅洁同志停止了呼吸,安祥地闭上了双目与世长辞了。我们以极其悲痛的心情于九月十三日举行遗体告别仪式,进行火化。

十月十三日中午我和乔涛、胜利护送傅洁的骨灰到达泰安。当日下午即去泰山南麓罗汉崖墓地,由长子乔涛小心翼翼地把骨灰安放于我父母墓旁的新墓中。这儿丛山环抱苍松翠柏茂密,环境幽静,是长眠的一块宝地。亲友二十余人参加了安葬仪式,祈愿革命一生的老党员傅洁同志在泰山下安息。


(未校对谢绝转载)

谁在收藏
浏览:297次

下一篇:我走的道路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