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洪涛、张经武、黎玉、江华四同志给山东八路军各支队的快邮代电

含山 发表于2022-04-03 21:16:52

0000.jpg

廖容标、赵杰、林浩、高锦纯、吴克华、宋澄、马保三、胡苏华〔奇才〕、张文通、马耀南、杨国夫、霍士廉、刘海涛、何光宇、张北华、刘涌、景晓村、李贞乾、李发、郭影秋、钟辉、梁秉绪(梁海波)、董谋仲〔慕仲〕、钱钧、张岗、王林肯诸同志,并转各支队全体指战员:

在整个的山东沦陷而为敌人的后方,在山东所有的交通机关、文化机关及中心城市全部为敌人所占领和破坏,在千百万同胞在敌人的疯狂暴行中被屠杀,被残害,被奴役,被蹂躏凌辱的一年以来,所有山东的共产党员及八路军的战斗员,指挥员及政工人员,以无比的英勇与先锋的模范精神,在最艰难的客观条件之下,执行了蒋委员长及国共两党的共同抗战方针,执行了抗战建国纲领,动员民众,组织民众,武装民众,唤醒及团聚了千百万不愿当亡国奴的同胞发动与开展了广泛的游击战争。配合民众武力及友军进行了大小数百次战斗,特别是在战略上先后配合了临沂台儿庄等战役,配合了保卫徐州,保卫大武汉的战争,不断的牵制和疲劳敌人,不断地破坏公路,铁路,给敌人以严重的打击。必须指出:所有这些成就,都是由于我们每一个工作同志都能像铁一般的精诚团结,在正确的领导之下,坚决执行蒋委员长的指示,坚决执行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表示了黄帝优秀儿女之不可侮的英雄气概。

当兹应该加倍警惕的二十八年(1939年)开始的第一天,我们以无限热忱,对于艰苦奋斗了一年而现在正在继续更艰苦奋斗的各支队首长及全体指挥员、战斗员、政工人员致以胜利的慰问及民族解放敬礼。我们特别赞扬洪涛、林浩、廖容标、马保三、马耀南、郭子化、张北华、赵杰、韩明柱、李奇〔理琪〕、鲁〔鹿〕省三、程照轩、孙陶林、景晓村、刘居英、张亦明(张文通)、林一山、姚仲明、汪洋、张岗、程绪伦〔润〕、吕志恒、张光中、封振武、单照鸿〔昭洪〕、陆干、李伯秋、董琰、李美庆(枚青)、王培汉、王一之(翼之)、李乐平、何一平〔萍〕、李贞乾、王文彬、赵玉、苗沛诚、于公、李宗〔仲〕林、郭有邻等同志果敢起义,坚决奋斗以及洪涛(四支队司令员)、韩明柱(八支队[副]司令员)、李贞〔理琪〕(三军军长兼胶东特委书记)、鲁〔鹿〕省三(七八支队领袖兼鲁东特〔工〕委书记)、王翼之(鲁东游击队政治部主任)、原静苍〔远静沧〕(前泰西自卫团政治部主任及六支队政委)、何一平〔萍〕([抗日]义勇队第一[总]队政委)、李梅生(八支队[五团] 副团长)、于同志[文彬](鲁北特委书记)、吕世隆(某[莘]县县长)、张九哦(六区政治部科长)以及有名的山东抗日领袖范筑先、刘振东、王德林、名教授张郁光等同志英勇战斗领导正确的模范作风。对于一年来各支队坚决奋斗、为国捐躯壮烈牺牲的优秀干部:洪涛、韩明著〔柱〕、李贞〔理琪〕、鲁〔鹿〕省三、王义〔翼〕之、原静苍〔远静沧〕、何一平〔萍〕、李梅生、于同志[文彬]、吕世隆、张九哦等烈士,致以崇高的哀悼。

二十八年(1939年)的开始,正是抗战出于过渡时期,而第二阶段抗战正在展开的时候。我们必须以更坚定的信念,接受过去的经验与教训,发扬过去的优点,更加团结,更加努力,更加巩固与扩大部队,加强军事政治教育提高部队战斗力,更加广泛的深入的动员民众,组织民众,武装民众,提高政治警觉性,肃清汉奸托匪,变敌人后方为前方,坚持与扩大游击战争,建立与巩固抗日游击根据地,加强与友军友党的亲密合作,拥护蒋委员长及国民政府的长期抗战方针,坚持统一战线,克服困难停止敌人进攻,转弱为强,准备反攻,最后驱逐日寇出中国去!我们有充分的信心,中华民族的彻底解放,独立自由幸福的三民主义新中国,一定能在我们顽强的战斗中获得完满的实现,这便是我们迎接新年的礼物!

郭洪涛、张经武、黎玉、江华

1939年1月1日


附录:

山东八路军一年来抗战的总结

郭洪涛

同志们:

今天是1939年的元旦,是山东八路军抗战一周年纪念日。在这个庆祝晚会上,让我们首先祝愿中共中央毛泽东、洛甫(即张闻天)、周恩来等领导同志的健康;祝愿八路军朱德、彭德怀等同志及山东八路军各位领导同志的健康;祝愿全国抗战将士们、抗战同胞们和世界爱好和平人士们的健康;我们也祝愿在座同志们的健康!

值此新年节和山东八路军抗战周年纪念的今天,我想把山东八路军一年来的抗战,做一个概括的总结,把我们在1938年的经验教训运用到1939年的抗战中去,以便更好地配合华北各个根据地的战争,配合全国各个战场的战争,争取新的更大的胜利!

我们还记得:1937年10月初德州失守,10月中旬中国军队退出黄河北岸,11月16日敌人隔河炮击济南,12月27日济南失守。当时山东有一个出名的逃跑主义的主席姓韩名复榘,早有恐日病症,为了保存他自己局部的实力,不惜牺牲国家民族的利益,放弃济南,放弃华北抗战的山东战略支点,放弃全国抗战的山东根据地。由于韩复榘的恐日病和逃跑主义,不抵抗,侵华日军占领济南之后,接着泰安、兖州、济宁、滕县不保,诸城、莒县、临沂、新泰、蒙阴各县相继陷落,大好河山,任敌践踏。由于受韩复榘的恐日病和逃跑主义的影响,各地专员除范筑先、张里元、厉文礼之外,都携款潜逃,溜之大吉。各县县长也大都弃职开小差,逃之夭夭。抗战无人领导,治安无人维持,汉奸猖獗,土匪兴起,社会秩序紊乱。由于受韩复榘的恐日病和逃跑主义的影响,失败主义嚣张一时,悲观失望的论调到处流行,富有者逃跑内地,贫穷者流离失所,勇敢者隐避乡间,懦弱者顺从,卖国者欢迎日军。屠杀、奸淫、焚烧、抢掠,是每一个山东同胞的遭遇;欢迎、挂太阳旗、立维持会,是汉奸们在山东的活动。这时人心惶惑,无所适从,汉奸活跃,四处张目,抗战前途不堪设想,爱国志士苦闷无方,这是山东政治上一贯腐败堕落的必然结果。

我们还记得:山东正在混乱彷徨、烦恼、无前途、无出路、无办法的时候,山东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干部在省委的领导下登场了。他们为了祖国的生存,民族的自由解放,抱着满腔的热血,怀着无限的勇气,坚决勇敢,不怕困难,不怕牺牲,执行中共中央“在敌人后方坚持游击战争”、“变敌人后方为前线”、“广泛地发展民众游击战争,使之与正规战争相配合”的正确指示,在各地组织、发动与领导了顽强的游击战争。在泰安、莱芜失守后,黎玉、洪涛、林浩、赵杰、孙陶林、程照轩、封振武等同志在泰安山羊〔阳〕,由两三支枪发展起来了一支游击队伍;刘居英、程绪伦〔润〕及陆干、李伯秋等同志在莱芜组织了一支游击队伍;单昭洪、董琰、赵玉、李美广〔枚青〕等同志在新泰也组成了一支队伍。这三支队伍共300余人,在1月10日汇合于泰安徂徕山,这是四支队的起源。他们汇合后,进行了宫里、寺岭、良庄、谷里、四槐树等战斗。特别是四槐树一役,炸毁敌人汽车3辆,敌死伤数十人。在鲁南恐日病流行的当儿,这支军队的胜利,得到了鲁南民众的拥护与爱戴,踊跃参加这支军队。在和张岗、汪洋同志领导的队伍汇合后,他们很快地壮大起来,建成了今天在廖容标、林浩、赵杰、周赤萍等同志所领导的鲁南有名的第四支队。

我们还记得:廖容标、姚仲明、马耀南三同志在长山中学开办游击训练班,准备发动游击战争。廖容标、姚仲明同志在敌人占领长山之后,组织了18个人、6支枪的一支队伍。这支队伍刚产生就在战斗中锻炼壮大。他们攻入长山城,消灭了伪维持会;在小清河边击沉敌人小轮船1只,击毙了山村。从而引起了日军的愤怒,调兵进攻白云山,激战一天,击溃了敌人的进攻,敌死伤20余人。这一次战斗轰动胶济沿线地区,获得民众的同情与援助,人们踊跃地参加,很快就壮大成一支有力的军队。他们一部分和四支队汇合,一部分和马耀南、李人凤同志所率领的各部队联合,在马耀南、杨国夫、霍士廉同志的领导下,经过整顿,已为今天打仗出名的第三支队。

我们还记得:理琪、林一山、吕志恒同志在12月24日的深夜,集合了17个人、两支枪,在文登天福山的小庙里,组织了一支军队,在2月间扩大到200余人,12日晚间克复牟平。这一战引起了敌人大的进攻,飞机掩护着步炮混合兵种的前进,激战一日,我军从包围中冲出来,敌死伤50余人。这一次有名的战斗震动了胶东。这支军队逐渐扩大,成为驰名的胶东第三军,在高锦纯、吴克华、宋澄同志领导下,就是现在的第五支队。

我们还记得:马保三、张文通、韩明柱同志在寿光的牛头镇,拿出了过去暴动时用过的几支枪,又买了几支枪,组织了百余人的一支军队。1月2日袭击三里庄敌人,毙敌军官兵3名、毁敌汽车1辆。接着在三合庄解除汉奸武装80余人,缴枪50余支。2月间会合了益都、广饶的游击部队,这就是声势大振的第八支队。

我们还记得:鹿省三、王培汉、王翼之同志,在旧历12月27日组织了10支枪、13个人的一支军队,逐渐扩大,进行了里町庄、萧家营、虾蟆及苟家庄战斗,先后毙敌50余名,动员民众破坏铁路40余里。这就是威震昌潍的第七支队。3月间,七、八两支队在昌邑汇合,进行了胶东的远征,复折而西向邹平,越铁路,到鲁南。这是一支有名的能战能走的坚强的抗战军队。

我们还记得:郭子化、张光中、李乐平、于公、何冰如(一萍)同志组成了抗日义勇队第一总队;李贞乾、苗沛诚、郝中士、王文彬、耿蕴斋、郭影秋同志组成了抗日义勇队的第二总队。他们都进行了无数次的战斗,获得抱犊崮及湖西一带民众的爱戴。前者就是今天的保安第四团,后者就是今天山东八路军的挺进支队。

我们还记得:张北华同志在泰西组织了人民自卫团,偷袭车站,缴枪30余支,炸毁津浦铁桥,逼近济南城,有力地配合了台儿庄战役,某官曾经借功请赏2万元。这就是打仗有名的第六支队。

我们还记得:郭有邻、李仲林同志组织了第四支队的第六大队。在刘涌、景晓村、罗绩伟同志的领导下,先后予以整顿,进行了诸城的几次战斗。这支队伍已成为鲁东人民从来没有见过的既积极抗日又有严明群众纪律的军队,这就是现在的第二支队。

我们还记得:董慕仲、钱钧、张岗同志组织了十二支队,曾经克复了费县城两小时。

我们还记得:年逾50的王林肯老同志组织的第九支队。钟辉同志整顿的陇海支队,正在徐州东段大显身手。许宝亭、徐蔚华同志,在安徽组织的一支军队,正在津浦铁路南段积极活动。各地的游击队正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

这些事实,充分证明:“民族暴动与民族战争,不仅是可能的,当然的,而且是不可避免的”(列宁:《论民族革命战争》)的论断是正确的,“在广大领土上作战的民族解放战争,广泛的民众性的游击战争之发展,是必要的与必然的”(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一般问题》)论断是正确的。这些事实也充分证明了“游击战争已失掉了在历史上的作用”(陶希圣语),“现在或几乎无采用游击战争的机会”(任启珊语)等一类说法是无根据的。过去的事实已经证明,以后的事实将继续证明这一点。

同志们!我们还记得:山东八路军为了配合徐州会战,进行了无数次的英勇战斗。5月17日龙口之役,敌人海空陆配合进攻。敌青烟威总司令松井亲自指挥,我军奋勇迎击,用土炮击毁敌兵舰1艘,毁敌汽车8辆,毙敌300余人,伤敌百余人,在这一次战斗中,击毙了敌青烟威总司令松井。3月9日胶东战役,敌人分6路用飞机4架掩护进攻,我军沉着应战,毙敌170余人,伤敌90余人,毁敌汽车5辆。4月16日胶东战役,敌分3路用飞机5架掩护进攻,我军迎头痛击,激战一昼夜,毙敌180余名,毁汽车5辆。官桥战役炸毁官桥铁桥一段,毁火车一列。我军分3路进袭泰安、东北堡及万德3车站。四槐树战役,毁敌汽车3辆,敌死伤70余人。张夏之役,夜摸车站,毙敌30余人,炸毁铁桥一段。

我们还记得:山东八路军为了配合保卫武汉,进行了无数次的英勇战斗,8月13日济南战役,杨国夫同志率领英勇的第三支队之一部攻入济南市,轰动了全国,坚定了全国民众的抗战决心,鼓舞了全国将士的抗战热情。洪山战役,我军占领日军主要矿区大荒地,炸毁矿厂,敌损失百万元。10月3日张店战役,破坏胶济路百余里,攻入张店、金岭镇两车站。八陡战役、西河战役、博山战役,我军均占领敌人阵地,英勇应战,激战二昼夜,毙敌70余名,伤敌无算。我军的英勇抗战,感动中外人士,周村美国牧师也为我看护伤兵;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抚恤我阵亡将士500元;各抗日友军发起追悼我阵亡将士大会。10月9日太河我军,击落敌机1架。滕县战役,击溃伪军千余名,敌死伤200余名,俘获百余名,缴枪200余支。我军4次攻入烟台,2次攻入威海卫。

一年来,我军第二、三、四、五、六、七、八这7个支队及义勇队第一总队(其他不详)共击毙敌官长松井、山村、某旅参谋长及临枣路指挥官加滕一郎,伤亡敌官兵3230余人,俘虏日伪军180余人,击落敌机3架,击毁敌兵舰1只,击毁汽车68辆,炸毁火车头17个,炸毁铁桥4座,攻入济南1次及县城16次。这些事实证明了:在敌人后方运用灵活的游击战术,采用以游击战为主,在有利的条件下,不放松运动战的战略方针,能够牵制、消耗、歼灭敌人。敌后游击战争的发展,有利于分散、疲劳、消耗、消灭敌军,缩小敌占地区,配合正规军的战斗。游击战争不仅起着战术上的作用,而且确能在战略上起着伟大的作用。

同志们!在1938年的抗日战争中,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黄帝的优秀子孙,共产党、八路军的优秀干部——第四支队司令员洪涛,第八支队司令员韩明柱,胶东三军领袖理琪,鲁东游击队政治部主任王翼之,第六支队政治委员远静沧,鲁东游击领袖鹿省三,义勇队政治委员何一萍,鲁北特委书记于文彬,八支队五团团副李梅生等同志;我们的抗日朋友范筑先专员、刘振东司令,东北义勇军的领袖王德林将军,以及更多的同志们、战友们,他们为了国家民族,壮烈地光荣牺牲了。我提议全体起立,为死难的同志们、战友们静默3分钟,深表哀悼!

同志们,我们用不着悲哀,用不着痛哭,而应当继承他们的遗志,踏着他们的血迹,不怕牺牲,不怕流血,勇敢直前,奋斗到底。他们的死,证明了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是忠实于抗战的,是不怕牺牲的。他们的死,证明了中华民族每一个爱国同胞无任何动摇,无任何犹豫,有坚强的民族自尊心与自荣心,一定“要坚持抗战,坚持持久战,坚持统一战线,争取最后胜利。”(毛泽东语)

我们还记得,5月21日泰安南上庄会议时提出了:“几个主要支队开始由游击队向正规军的道路上前进。”在这个创造主力兵团的号召之下,有些支队已逐渐向着这个目标努力,他们的人数补充了3倍以上,军事技术提高了,干部的作战能力加强了。由不健全的政治制度,做到了真正政治工作的建立;由各自为政的供给办法,做到了统一的财政供给制度的建立;由干部无处训练,做到了军政干部学校的建立;由无计划的教育部队,做到了军事政治教育制度的建立;由各自独立的无计划的作战步骤,做到了在统一的战略意志之下去配合作战;由散漫的和极端民主的状态,做到了真正军队正常制度的建立;由纪律松懈的部队,做到了有严明的军事纪律的军队。这些事实证明着:在长期的残酷的民族战争中,游击队受到必要的锻炼,能够变成正规军。作战方式也要由游击战变成运动战。事实证明,我们提出游击队变成正规军,提高质量,改进政治、组织、装备、战术、纪律等工作,向着运动战努力的方针,是完全正确的。

我们还记得,5月21日南上庄会议时还提出了:“广泛的发动、组织与武装广大的民众,帮助军队政府抗战。”我们从部队中调出一批干部做地方党的工作,从地方上招收、训练了一批民运工作干部,建立和开展民众运动,已取得显著的成效。由无民众武装,做到了群众性自卫团的建立与发展,个别地方也正在建立八路军地方武装组织;由民众无组织的参战,做到了已经或正在有组织的进行放哨、查路条、捉汉奸、送情报、破坏道路、拆毁城墙、扰乱和袭击敌人、配合作战等;由狭小的仅有的煤矿工会组织,做到了工会的发展,并正在开展农村工会工作;由无妇女组织,做到了妇女团体的开始建立,以至妇女代表会的召开;由散漫的不统一的青年组织,做到了统一的青年救国团的成立,以至青年团员的猛烈的扩大;由原始的自发的农民的道会门组织,做到了农会的开始建立与道会门的政治工作的开始进行。因此,八路军得到了人民的拥护与爱戴,得到了人民的同情与援助,得到了人民的欢迎与慰劳,得到了人民的赞扬与鼓励。老百姓称廖(容标)司令是菩萨司令;老太婆烧香祈祷洪涛同志早日病愈。道会门认为,八路军的“八”字和他们迷信八卦的“八”字是一样的,所以他们说会门和八路是一家;老百姓都说八路军是老百姓的军队,他们的武装愿让八路军加委;老百姓踊跃加入八路军,愿跟八路军干。这些事实证明着:抗日是中华民族每一个同胞的迫切要求,他们有着民族的自尊心和自荣心,他们誓死反抗日军的暴行,争取自身与民族的解放。民族解放战争中民众是有伟大的力量的,“只要真能组成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抗日战争的胜利是无疑的”。(8月25日《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之决定》)

我们还记得,在5月21日南上庄会议时提出了:“巩固与扩大统一战线,坚持山东游击战争”。8个月来,主动地积极地开展了统一战线工作;和友方保持了友好的关系;友方同情与赞同八路军的主张;并和友军建立了联络办事处,有时对抗日采取共同行动。现在,友军的一些长官阅读《论持久战》,并令其下级研究这抗战的真理。赞扬“八路军真是坚决抗战的一支军队”。由于我们的赤诚相助,使过去对我们时常误解的朋友,如某司令等,也说“赞成统一战线”,开始倾向要和八路军联络。这些事实都证明:八路军是坚持统一战线的,是忠实于统一战线的,是各友军同生死共患难的抗日朋友。无论任何友军、任何团体,过去和我们有什么误会甚至冲突,在抗日的大前提下,我们都是赤诚相待、鼎力相助、亲密合作的。这些事实证明着:“当此民族危机更加紧迫之时,我全民族抗日力量的更加团结,实为拯救时局的中心关键,团结全民族力量的根本方针,在于巩固和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巩固和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中心环节,则为巩固国共两党的亲密合作”(1937年12月25日《中国共产党对时局宣言》)的主张是完全正确的。

一年来的战斗,我们牺牲了许多英勇的坚强的干部。他们的血,奠定了山东坚持长期抗战的基础。建立、巩固、扩大了的八路军,已经走向正规军的道路,进行了无数次的英勇战斗,给了日军以严重的打击。团结了千百万的民众,正在前赴后继地和日军厮杀。巩固与扩大了统一战线,展开了抗日的新阵容。

同志们!我们要把已往一年的经验教训,用到今年的抗战中去。我们要踏着死难烈士的血迹,继续前进。我们要更加巩固与扩大我们的军队,争取新的更伟大的胜利。我们要进一步组织与武装广大民众,参加到抗日战争中来。我们要更加团结全民族的力量,迎击日军新的进攻。我们要坚持抗战,克服困难,准备反攻,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建立新的中国!

浏览:427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