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父亲李元善革命的一生(四)跨过鸭绿江

小文 发表于2023-09-19 23:17:10

李元善自述:

炮1师26团配属三十九军,十月十九日晚进入朝鲜,是第一批入朝部队。进入朝鲜的志愿军和十六个国家的联军共进行了五大战役。

中国人民志愿军首批入朝的三个炮兵师是:炮1师,师长文击;炮2师,师长宋承志;炮8师,师长王珩。

image002.jpg

▲ 李元善抗美援朝时的照片

image004.jpg

▲带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钢印的李元善照片

在抗美援朝之前,炮1师炮26团(原炮1师炮2团)进行了战前动员,李元善此时是团政治处主任。

指导员麻扶摇为战士的这种博大胸怀和昂扬斗志所震撼,他连夜趴在被窝里赶写了这样一首诗: “雄赳赳,气昂昂,横渡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华的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以抒发内心激情,并在誓师大会上宣读出,李元善觉得挺好,稍事修改,在团政治处主办的《群力报》上刊登,炮1师政治部主办的《骨干报》也予以发表。此诗便不胫而走,在志愿军中流传开来。李元善又指定团政治处的一位文化教员为它谱上了曲,开始在全团教唱,取名为《抗美援朝歌》。李元善所在炮26团正是高唱这首战歌,跨过鸭绿江走上朝鲜战场的。

image006.jpg

▲李元善在抗美援朝中使用的军用缸子

李元善自述: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时,我所在的部队遭遇美军机投掷的凝固汽油弹(火烧东京及毛岸英牺牲皆于此)。我随身携带的物品都被烧光了,部队发给我这条缴获的美军鸭绒睡袋。该睡袋为美国洛杉矶军工厂1944年出品,为美军二战老兵拥有,能抗野外零下三、四十度低温。武装到牙齿装备精良的美军,还是成为了一把雪一把炒面、小米加步枪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手下败将!

抗美援朝缴获的美军睡袋现仅存有四条:一条在抗美援朝纪念馆;一条在西安城墙博物馆;两条为个人珍藏,而且都不完整,仅存睡袋本身。我的这个美军鸭绒睡袋,包括美军单肩背包,睡袋外套和睡袋都印着U.S,拉链为美国TAL0N(泰龙)顶级品牌。

image008.jpg

image012.jpg

image014.jpg

image016.jpg

▲李元善抗美援朝缴获的美军鸭绒睡袋和美军马褡子拉链均为泰龙

TALON(泰龙)——全球历史最悠久的美国顶级拉链品牌,二战期间,TALON公司成为最大的军方订单拉链生产商之一,所以在军服领域,TALON是一个标杆。

image018.jpg

 ▲作者将抗美援朝李元善缴获的美军鸭绒睡袋发到网络平台,23.7万浏览量

第一次战役是遭遇战。南朝鲜李承晚伪军已打到鸭绿边江,不断的向我国境内发炮,被四十军击退。三十九军在云山歼灭敌人两千余,大部分是美国兵部队。美军骑1师是160多年前(按当时时间计)华盛顿领导独立战争是成立的部队,是美国的开国元勋军,虽然已经机械化了,再也不骑马了,但每人胸前都挂着马头的标志,此役,缴获飞机四架,其中还有一架是帆布的,据说是通信机;击毁坦克二十八辆; 缴获汽车一百二十六辆;火炮一百一十九门。随后敌人退至清门与德川地区集结。

 第二次战役,我军于北阵地区,占据有利地形构筑阵地,并派小部队与敌接触,边打边退,诱敌进入到我事先准备的阵地。敌人认为只有三千、五千的志愿军,没有什么了不起。麦克阿瑟(一九五零年六月任“联合国军总司令”指挥侵朝战争)号召加紧准备,打到鸭绿江,回去过圣诞节。十一月二十日前后敌人开始进攻。我军派部队一夜走了一百四十五里,截断了敌人后路。我们准备好了,就等敌人来,时机到了,一声令下信号弹升空,万炮齐鸣(主要是迫击炮)打的敌汽车横七竖八,乱成一团。第二组信号弹升起,冲锋号漫山遍野,我们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入敌阵,以手榴弹和刺刀与敌混战,使敌人优势火力和武器不能发挥。许多美国兵悲鸣到:“上帝呀!这哪里是回家过圣诞节,这是来接受中国葬礼的呀!”扔下所有装备逃跑了。

  

image026.jpg

image028.jpg

▲李元善抗美援朝时缴获的美军弹药盒

image030.jpg

 ▲作者将抗美援朝李元善缴获的美军弹药盒发到网络平台,24.6万浏览量

image032.jpg

image034.jpg

▲李元善抗美援朝时缴获的美军气炉子

image036.jpg

▲李元善抗美援朝时缴获的美军英纳格手表

image038.jpg

▲李元善抗美援朝时缴获的美军皮毛手套

image040.jpg

image042.jpg

▲李元善抗美援朝时缴获的美军毛毯

第二次战役胜利很大。敌人扔下重装备,还有吃穿用的东西。我们即乘顺利追击,十二月三十一日即进行第三次战役。突破三八线,夺取汉城,过汉江,收复仁川港。将敌人追至三七线(水源一带)。炮兵只过了汉江,(又回到了汉城附近)。敌人总结了失败的教训,他们把我们的攻势叫“礼拜攻势”因志愿军只能背七天的弹药和粮食(粮食是炒面,冬天吃饭时一把炒面一把雪)。所以敌人对我进行“磁性战术”,敌每夜只退三十公里,正好是我军一夜的行程。在退路上,白天选好炮兵和坦克阵地,测好距离,用炮兵侦察机(红头的)校正好射击点,并且在标志的目标上空,不断的扔照明弹,部队还离敌十几里,敌人就用炮火拦击,看不到敌人的影子,就有成千的伤亡。经过五六天后,敌人知道我军粮弹已用完,便开始反攻。


李元善自述:

从国内通往前线的道路上,黄昏时,敌人开始撒三角钉,三角钉总有个尖朝上,中间是空的,扎到车带上就放气了。有时,敌人在重要的铁路、公路、桥梁、实行地毯式轰炸,百分之七十的车辆坏在路上,运到前线的粮弹和其他军用物资很少。

在第三、四战役时,金日成和苏联在朝鲜的军事顾问主张我们打到南朝鲜最南部去,因此争论很大。打到南部去,运输线会更长,敌人在南部已构筑了坚固阵地,必要时,它可在侧面登陆,朝鲜整个地形东西窄,南北长,实际上就是一条长蛇阵。朝鲜人民军被打跨,战争中最怕的就是摆长蛇阵,拦腰一截,首尾不能接应,非被打跨不行。他们说,一定要追击,争取全胜。我们说,没有粮弹,怎么追击?如果你们认为可以取胜,现在打下来的地方,我们坚守着,朝鲜人民军去追击,他们又不去,说是没有这个力量。他们到处散布:志愿军不是来抗美援朝的,是来保卫家园的。为了搞好两国关系,我国组织了一个慰问团,首先对他们进行了慰问,然后才慰问志愿军。

第五次战役规模很大,双方兵力都过百万,四次战役敌人打到三八线,五次战役把敌人打回去,但敌人不放弃汉城了。我十九兵团摆出进攻汉城的样子,朝鲜人民军也佯装渡汉江的样子,“声东击西”,秘密集中兵力到中线,去打南朝鲜军,这被称为五次战役第二阶段。我们炮兵团的任务,是摧毁敌“朝阳江”(北汉江的支流)南岸工事,步兵打入敌阵地后,我们团即回国改换装备。到中线这条路很不好走,又下了一夜小雨,特别快到阵地时,羊肠小道,上下起伏,怪石嶙峋。步兵为了能按时突破敌阵地,在我们到来之前,垫了一层很厚的土,一夜都成了泥巴了,有的还漫到炮轴,前拉后推浪费了很大得劲,总算把炮推到了阵地。

当我们推到小后方时,雨下的特别大。那时我在团政治处当主任,已配了警卫员,他砍了一层很厚的树枝,水就从树枝往下流,上面拉起雨布,树枝上铺上马褡子,让我休息,我把它让给了病号。我和大家一样,把自己栓在树干上了,睡着了不至于倒在地上被雨水淹死。

回国途中,发生了一次较大的事故——二营部由管理员和指导员带七十余人夜行军。本来在铁路附近有个人行桥,为走近路走了铁路桥。据说在山洞那边火车鸣笛了,没听见,火车离山洞不远就是铁路桥。看到火车来了,机警的人向旁边跨一步,两手吊在枕木上,火车过去后,又爬上来了;勇敢的人就往河里跳(实际上是个大山沟);稍犹豫一点就被火车轧死了。因为事先毫无准备,绝大部分是轧死了!被火车带出二十多里地。事故报到团里时,天已经亮了,政委叫我去处理,北朝鲜那么一块小地方,敌人有一千七百多架飞机在活动。特别是公路附近,飞机密度更大。我坐吉普车去。在路上,去时遇着一次飞机,我看到飞机后,车就钻了山沟,回来遇到三次,也因为钻山洞早,敌机没发现。到达桥头后,他们已挖了一个大坑,我谈了三点意见:

(一)尸体全部找到已不可能,附近找到的多少,埋多少;

(二)这些战士都是好兵,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时,都出了很大的力,回国后,造个花名册,分别通知家人和政府,应按烈士看待,至于所谓的被火车轧死,那是带队人的错误;

(三)白天敌机很多,要组织专人轮流嘹望,飞机来了赶快藏起,不能再受损失了。

抗美援朝战争五次战役(1951年4月至6月)后,我所在的炮1师26团才回国换苏联装备。上甘岭战役所使用的喀秋莎火箭弹,我看过记载每枚六两黄金,共发射2600多枚,就是此时换的苏联装备…我1961年调任炮8师48团当政委,炮8师46团装备的就是苏械喀秋莎。这些武器装备大多是苏联在二战时使用过的,新中国靠给苏联贷款买来的。有一段笑话,说是三年困难时期,中苏关系恶化,苏联逼着中国还贷款。周总理还给苏联一火车猪尾巴,意思是中国有的是猪,不困难…现在想想,实为无可奈何之举!

改组装备期间,通知组织志愿军归国代表团,炮兵也要出一个,由于志愿军战歌出自炮26团,我在下大雨时把好地方让给病号,把自己捆在到树上睡觉;随即处理了火车轧死人的事故,在群众影响较好,所以叫我参加了,我负责辽宁省,有两个组:一个是志愿军代表组;一个是朝鲜人民军代表组。一方面是报告抗美援朝情况,朝鲜组也讲了他们打仗的情况。

  

image046.jpg

image048.jpg

▲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国代表团。(标注的人物是李元善)

image050.jpg

▲李元善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国代表团,站在缴获的美军吉普车上发表演讲,左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秘书长林伯渠。

image052.jpg

▲百度热议抗美援朝纪念章,李元善的事迹在首页置顶

image054.jpg

▲李元善的志愿军归国代表团的演讲稿。作者李小文已捐献给山东省档案馆,共35页

志愿军归国代表团深入山村与厂矿,让志愿军的事迹深入人心,百姓都称志愿军是新中国最可爱的人……志愿军首批入朝部队三个炮兵师〈炮1师、炮2师、炮8师)都是缴获日军的骡马炮,适应朝鲜山区的地型和机动。而四野在辽阳战役缴获的美械装备的炮3师没有入朝。李元善曾给作者说,炮3师是花拳绣腿,摆样子,象和平解放北平,首批入城的部队就是炮3师。我母亲蒋英也是看到炮3师威武雄壮们入城式而被解放军倾倒,当兵参加了炮3师……

image056.jpg

image058.jpg

image060.jpg

image062.jpg

▲抗美援朝中,中国方面没有发勋章,发了两枚纪念章。据说上图中带毛主席头像的抗美援朝纪念章(当年还没有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代行职权),弄到美国去能卖三千美元!美国人有逆反心理,也崇拜毛主席,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美军……和平鸽是毕加索画的,被炒成天价!

image064.jpg

▲李元善抗美援朝中荣获的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三级国旗勋章和二级战士勋章

image066.jpg

image068.jpg

▲李元善参加志愿军归国代表团发了个皮箱,和《亮剑》李云龙提的皮箱是同款

浏览:650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段文余
    段文余
  • Volunteer
    Volunteer
  • 小文
    小文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