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子庠革命斗争事迹选

Admin 发表于2014-11-07 20:55:00
    梁子庠  (1919—1985)山东省东明县张寨乡六合村人。因为他做得一手好泥水活,人们都称呼“梁二瓦刀”。他出身贫苦,为人正直,性情刚烈,嫉恶如仇。1938年入党,历任东明县敌工部副部长社会部部长兼公安局局长、副县长、县长等职。1949年随军南下,转战云贵川赣。建国后,历任水电部第九工程局党委书记、贵州省建筑公司党委书记兼经理。1985年12月23日病逝。
    梁子庠是东明的一位带传奇性的人物。他的绰号无人不晓,他的事迹有口皆碑。
    人们都说梁二瓦刀多才多艺。他是一把好庄稼手,扬场放磙、摇楼撒种,样样拿得起、放得下;他能拉会唱,对地方戏堪称行家;他使枪弄棒,身手不凡,曾经涉足武林;他画庙画,扎纸灯,心灵手巧,被人称赞;至于木工、瓦工,更是他的拿手绝活。正因为他集多种技艺于一身,所以在革命活动中容易接近群众,深入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和群众形成血肉相连的关系。
    穷家出身的梁子庠,到18岁还没个正而八经的名子,人们还都是喊“二小”,直到19岁当了区委书记, 小学教师张殿荣才给他起了“梁子庠” 这个大号,并告诉他“庠”就是学校,劝他一定要好好学文化。从此,梁二小才算有了自己的名字。
    梁子庠从小认为自己命中注定该受穷,算命先生也说他“命苦似黄连,挣扎也枉然”。他认过这理儿,只是后来他表哥、共产党员李保仑,向他讲了阶级剥削、阶级压迫的道理,他才恍然悟出穷人变穷、富人变富是怎么回事,再也不相信命运,再也不相信算命先生胡诌八扯那一套了。由于阶级觉悟的提高,他迫不及待地要求入党,要求当八路,李保仑就当了他的入党介绍人。
    1940年6月, 梁子庠接受了组织交给的任务,隐蔽下来,坚持地下斗争,住在北东村大师兄梁玉山家里。一天,他正在大树下拉锯,有个地主凑过来,不怀好意地试探他,他故意把话题岔开。那地主继续纠缠,他正言厉色地说:“你说我是八路,拿出证据来!”那地主一看不对茬,气哼哼地走了。他不能再在北东村呆下去了,便到高堌村姐姐家里住,以卖煤油作掩护。一次外出执行任务,被敌人抓住押了好多天,由于在审讯时他夭口说自已只是个卖煤油的,敌人始终没发现什么破绽,才幸免于难。
    1941年春,伪保长董风芝把梁子庠传到保部,训斥道:“你要安份守已,当好老百姓,不得到处乱跑……”训罢,董的一双贼眼紧盯着梁,光想从梁的神态里看出点什么。梁子庠慢悠悠地答道:“你知道我是种地的,指望刨坷垃吃饭,从来不干别的。去年秋天,我在家里睡觉,半夜三更过八路,叫我送他们过河。我说我害怕,叫保长知道了可了不的。八路军有个人告诉我:叫我送的那人叫安法乾,是专员,如果出了事,不出三天安专员就会派人敲碎那个保长的脑袋……”董风芝听着听着,两眼发直,脑门冒出汗来,梁子庠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那姓安的还说,八路军从来说话算话,不放空炮。”董风芝连连摆手说:“算啦,算啦,你没有事,回去吧!”
    这一年灾荒严重,部队缺医少药。梁子庠通过伪县政府的司机刘三,搞到了一些药品。于是,他把药品装到小笆斗里,用手巾扎严,装作走亲戚的样子,一天一夜行走200里,将它送到了军分区。梁子痒回到家里,妻子正在用小棍给5岁的大女儿拨大便,泪水顺着妻子瘦削的面颊淌下来。他见此情景也忍不住心酸。自从当上八路,自已担风险不说,妻子儿女也跟着受苦。一家人衣不蔽体,食不饱肚,天天吃糠,大便干结,梁子庠身上的公款自已从不花费分文。他知道,这些钱是党的活动经费,比命根子还要贵重。
    梁子庠经常为党送情报。他有时装成卖菜的,将情报藏在菜捆里;有时把情报写在薄棉纸上,缝在衣服棉套里;有时把情报填在鞋帮里;有时把情报装在烟袋管里。他多次与敌人周旋,总是化险为夷,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梁子庠还经常神出鬼没、巧妙准确地打击敌人。一次,南霍寨的坏蛋任三,残忍地杀害了我方两名儿童。梁子庠孤身一人深入虎穴,从被窝里把任三抓获,枪毙在齐王集村外。再有一次,敌警察所长扬言要三天以内拿住梁子庠。没想到深更半夜,这个警察所长睡得正香,突然一只大手把他从被窝里抓了出来,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等他认清眼前这条汉子就是梁二瓦刀时,吓得磕头如捣蒜,连喊:“小人该死,八路爷爷饶命!”还有一次,一个敌军官给士兵训话时胡吹海嗙:“梁二瓦刀叫国军活捉了,三天以内将就地正法……”突然,“呯”地一声,那个敌军官的帽子不翼而飞,梁子庠出现在敌官兵面前,威严地说道:“我就是梁二瓦刀,瓦住谁的头就不轻!”吓得敌官兵个个目瞪口呆,等到那个敌军官狂叫“给我抓住他”时,梁子庠早已不知去向。后来,在敌军中流行着这样一个咒语:“谁要是坏良心,就叫他出门碰上梁二瓦刀!”
    1948年11月,梁子庠率领东明一万多名民工,冒风雪,踏泥泞,支援淮海前线。一个多月,东明共出动大小车6000辆,运小米45万公斤。梁子庠的爱人也日夜忙着做军鞋。夫妻俩一个心眼都扑在了淮海前线。
    1949年初,梁子庠和爱人响应党的号召,告别了东明的父老乡亲,踏上了南下的征途。
    梁子庠有一句口头禅:“我老梁自幼干革命,为了革命不要命!”这是他留给后人的豪言壮语,也是他一生历程的真实写照。

浏览:1635次

上一篇:梁子庠传略
评论回复
  • 梁少华

    2017-12-02 23:36:50 梁少华

    俺二爷,俺爷是老三,最近政府给俺二爷的墓碑整修呢!

  • 老家南赵楼

    2017-08-28 10:45:17 老家南赵楼

    小时候有一段时间与梁叔叔同住一个单元房里,他当时到省监委工作。组织安排住在贵阳南明北路八号大院(现在这里叫观水路)的四单元一楼。梁叔叔面相和蔼,说话风趣。他有个特点,晚上睡着后会大声唱戏,这我是亲自听见过。当时他家的孩子都在水电九局,有时候也到省委这边来玩,我和梁四玩伴。梁叔叔的名气确实很大,1976年我在北京上学时去拜访父亲在冀鲁豫时的战友,他们问起南下贵州战友的状况时都会问道“梁二瓦刀”现在咋样了,有人告诉我大名是梁子庠,那时我就知道梁二瓦刀厉害。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