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高进忠的从军经历(三):山东一师挺进东北

雪野 发表于2016-06-18 15:51:23

1945年8月,山东军区将滨海一分区机关和滨海6团、滨海13团及独立3团合编为山东军区第一师,师长梁兴初,政委梁必业,副师长兼参谋长李梓斌,下辖一团(团长曹灿章、政委唐青山),二团(团长江拥辉、政委高先贵),三团(团长刘善福、政委鈡生栋)。

一师于8月20日攻克胶县,9月6日解放诸城,9月25日包围了青岛外围据点伯儿镇,正在准备进攻的时候,26日下午1点接到山东军区特急电令;“军委决定你师停止向伯儿镇守敌总攻,部队立即进到诸城东北之铺上地区集结,准备挺进东北。”下午4点师部召集各团首长开会,决定晚8时秘密撤出阵地,9时撤退完毕。

为保证部队能顺利完成进军东北的重大任务,师党委采取了分级动员的方法,首先召集营以上干部会,由师长、政委亲自动员,统一了认识。接着各团、营、连分别召开干部会,进行动员,然后才将中央命令传达到全师。

(时任3团4连指导员的苏章回忆录中说:当时没有向连队传达进军东北,只是说进到平津附近执行重要任务,到了渤海区南皮县时才向连以上干部交了北上行军的底数,所以后来干部、战士说是被上级骗到东北的。为此1947年初,师首长在阿城中学召开的群英会上还进行了解释:当时没向下传达是为了保密,是为了部队行动安全的需要,是为了完成向东北进军的战略任务,不存在欺骗的事情。)

10月5日早5点一师离开铺上地区,向黄县龙口方向前进,日行70里。部队按军区规定:每人只带一支枪,每连只带2挺机枪,每营只带2挺重机枪,团带4门迫击炮,多余武器完好无损的移交滨海军区。

7日到达宿营地,刚架好电台,就接到军区转来的总部特急电报,大意是:国民党3个军向邯郸进攻,决定你师明日起改向邯郸方向,加速前进,准备参加邯郸战役。

师首长看完电报经研究后,做出四条决定:

一是部队从8日起向邯郸方向前进,日行80至90华里;

二是听从党中央毛主席的指挥,要我们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

三是部队动员分两步进行,第一步提出向津浦铁路前进,然后再提出向邯郸方向前进;

四是采取一边走一边动员的方法。

8日开始向邯郸方向前进。

10日晚到达商河地区又接上级特急电报,大意是:平汉路及太行上党地区作战即将展开,你师就地待命并迅速领发棉衣,而后行动另定。师长当即决定以天齐庙为中心调整部署,并于11日召开团长、政委会议。会上,除了对前段行军作了总结外,主要是研究了棉衣问题。

为保证我师需要,山东军区紧急电令渤海军区采取特别措施,把准备发给二线兵团的棉衣拨给我们师。渤海军区的被服厂离这里很远,而且棉衣还没有做齐,渤海军区便连夜组织大车将半成品及布匹、棉花等送到一师驻地,动员所有能做针线活的妇女连夜突击,要求一周内做好交给部队。

到天齐庙的第6天棉衣就做齐了,每人的被子里又给絮上了两斤棉花。

19日上级电报来了:上党战役胜利结束,毙、伤敌4000余,俘31000余人,太行我军攻克平汉线上沙河与邯郸之间的洛关,全歼5000余人。要一师向南皮、香河、玉田、迁安方向前进,由冷口出关,每日行程60至70华里。

(苏章回忆录中说:部队进到南皮县休息了两天,在这里给每人发了一套土黄色棉军服、一顶棉帽子、一双单鞋。部队进到丰润时听群众说八路军在山海关和中央军打起来了,第二天出发的路上,上级命令:部队经迁安、建昌营从冷口出关进入东北。)

20日部队由天齐庙出发北上,进入渤海区一分区南皮县境内,部队在此休息了2天,父亲所属的渤海一分区宣传队被编入一师(女同志未要),一师留下了5挺机枪。第2天连以上干部到师部驻地听取了渤海军区党委书记景晓村的形势报告和师首长的讲话:

主要讲了我军先机进入东北,对推动全国解放的重大关系及深远意义;

讲了党中央进军东北的决心,派20多中央委员和10万部队、2万干部;还讲了东北物产丰富、交通发达,苏联出兵缴获了大批日军装备等我们去换装;针对部队山东籍干部多的特点,专门讲了东北是山东人的第二故乡;还说了山东7师于10天前进到山海关和兄弟部队已经会师,准备抗击蒋军的进攻;还说这次各解放区进军东北的部队,大都是有红军时期的老底子,经过抗战发起来的主力部队;要求大家坚决执行党中央的决定、军委的命令,在限定的时间内将部队带到东北。

通过这次会议干部们的心里亮堂多了,经过先党内后党外的向下传达后,干部战士的行军和准备打仗的情绪更高、更稳定了。

部队从南皮出发跨国津浦铁路进入晋察冀。走到文安、霸县地面时,美国飞机时而高空飞行,时而低空盘旋,越靠近平津时,美军飞机临空次数越来越多,为防意外上级通知改为夜间行军。

当部队夜里行军到永清东北时,一片通明的北平城万家灯火引人入胜,东南方向的一片闪闪发亮的天津夜景也尽收眼底。好奇的干部、战士边走边议论开了,有的说:咱们若能进北平城逛逛、再洗个澡那该多好;有的说别急,到关外改装后保证先拿下北平城、天津城。

在廊坊以东的东马圈和豆张庄之间,部队夜间通过了平津公路,途经香河于20月28日进入玉田县。在这里遇上了由延安去东北的李富春等中央领导同志。师首长被召去汇报部队情况时,邀请这些领导同志给部队干部讲讲话,他们欣然答应了。他们的讲话对部队挺进东北是很大的鼓舞,大家认识更明确了,信心更足了。一师后面跟进的是黄克诚的新四军3师部队。

父亲生前说过:黄克诚的新四军3师穿的是灰色衣服,咱们1师是黄色的,1师有7000多人,新四军3师下面有几个旅,有3万多人,实际上相当于一个军。

部队在玉田休息2天后继续出发,改为白天行军,加快了速度,日行80里,连与连距离拉大,注意防空。部队途经丰润时,白天短多了,早晨出发天还很黑,到宿营地时早已是伸手不见五指了,天气也越来越冷,迁安附近村庄稀少,加大了住宿密度,很多同志睡到地上,有的住在牛棚或苞米楼里。大家走了一天路很累,可一想到离东北越来越近了,浑身都是劲。

11月4日部队从冷口出关跨过长城进入热河境内,沿青龙、建昌县一带人烟稀少的山区行进。

11月22日一师由西向东行军,二团于兴城以北的旧门附近与国民党52军遭遇,激战3小时,毙伤200名,俘敌少尉副官等41人,敌退守兴城,李介祥老人说我方负轻伤的有多少不知道,但重伤不能走的有100多人,他当时任护理排长和一师宣传队一起护送重伤员到朝阳后方医院。

山东一师10月5日从山东诸城之铺上地区出发,途经高密、昌邑、寿光、商河、宁津、南皮、文安、霸县、廊坊、香河、玉田、丰润、迁安、青龙、建昌,跨胶济、越津浦、过平津,历经48天,行程2500余里,胜利完成了从山东到东北的战略跃进。

(本文主要根据凌少农回忆文章“从山东到东北”和苏章回忆录“烽火岁月”整理而成)

谁在收藏
浏览:331次

评论回复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