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父亲李伟将军:十一、延安炮兵学校挺进东北

霞晖夕抹 发表于2016-06-25 00:48:32
    随着抗日战争的胜利结束,中央军委下令进军东北,延安炮兵学校也遵令离开南泥湾迁往东北。炮校在代理校长朱瑞的带领下,先进入吉林省通化市,后又转移到牡丹江市。这时的炮校已改建为东北民主联军炮兵学校,建制除炮兵外还有工兵科、战车队,实际上已是一个混合的特种兵学校。炮校政治部成立了宣传科,父亲担任科长。适时东北局面比较复杂,各路人马、各派力量明争暗斗,社会治安十分混乱。炮校除教学外还要完成宣传和平暴的任务。当时最重要的宣传任务就是向东北人民宣传中国共产党反对内战、建设民主东北的政治主张。父亲奉命组建了炮校文工团,后来炮校移师牡丹江市,当地一批青年学生参加到炮校文工团,加之炮兵四团宣传队连人带乐器合并过来,炮校文工团发展到100多人,而且成立了我军的第一支管弦乐队。文工团经常在街头为群众演出,宣传我党的政治主张。炮校在进入东北之初就参加了通化和牡丹江两场平暴战斗。后随着东北战事的发展,父亲也随炮兵团参与了三下松花江战役、四保临江战役、四平战役。
    在这个时期,父亲创作了《坦克进行曲》,这还有个小故事。那是在解放靠山屯的战斗中,父亲接到命令要他到炮兵前线指挥所,当时炮兵部队缴获了3辆敌人的坦克车,正在开往前线。父亲跳上一辆坦克,伏在炮塔后面,双手紧紧地抱住炮塔。一路上坦克在旷野奔驰,上下颠簸,轰隆作响,经过一片开阔地时被敌人发现,不断用机枪扫射。奇怪的是子弹落在坦克前后,就是没有一颗击中坦克。坦克很快地冲过敌人的封锁区,来到了炮兵前线指挥所。正在指挥战斗的邱创成政委看到从坦克上跳下来的灰尘扑扑的父亲,大怒道:“李伟,你不要命了,谁让你爬在坦克上的?真是乱弹琴!今天先打仗,打完仗再跟你算帐!”不过正是因为这次在战场上搭乘坦克的亲身经历,让他在战斗后创作出了歌曲《坦克进行曲》,那铿锵有力、雄壮豪迈的旋律,跳跃、涌动的节奏,形象地表现出我军坦克部队勇往直前的气概。当父亲把这首曲子唱给邱创成政委听时,邱政委连连点头说:“像坦克在前进。”并想起当初说的“打完仗再算帐”的话,对父亲开玩笑说就用这首歌“将功补过”吧。这首《坦克进行曲》建国后被军乐团改编为军乐《战车进行曲》。父亲在1945年创作的歌曲《炮兵进行曲》和1951年创作的《炮兵之歌》也被合二为一改编为军乐《炮兵进行曲》。这两首曲子成为了军乐团的经典曲目,历次国庆天安门广场大阅兵直至建国60周年庆典阅兵时,炮兵方队和战车方队经过天安门演奏的都是这两首曲子。《坦克进行曲》当年的油印稿至今保存在坦克学院博物馆永久收藏和展览。
 父母在东北结婚后.jpg   1947年2月,我军在东北的冬季攻势开始,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为东北人民解放军,炮兵部队改称为东北野战军炮兵纵队,炮兵学校亦改名为东北军区炮兵学校,继续招收学员,加紧训练,陆续为部队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炮兵干部,炮兵部队也在战斗中逐渐壮大起来。父亲此时已被任命为炮兵政治部兼炮兵学校政治部宣传部长。1948年9月,辽沈战役打响,父亲跟随部队参加了辽沈战役全过程。此时东北野战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炮兵纵队改称四野特种兵,包括了炮兵、工兵、装甲兵,肖华任司令员,钟赤兵任政委,邱创成任副政委,匡裕民任副司令,父亲担任了特种兵政治部宣传部长。在东北的解放战争时期,我的母亲郑建新在炮兵文工团担任女兵队长,与父亲相恋并订了婚,但是两人约定全东北解放后才结婚。那时估计全东北解放怎么也得两三年,不想东北战局发展神速,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打击国民党军队,7个月东北全境解放,父母亲也就在沈阳“提前”结婚。随后,父亲随同四野特种兵参加了平津战役,后又南下到武汉,在四野特种兵创办的青年干部学校任教育长。(图为父母在东北结婚后)
(原题目:李慧政《从学生运动走向军戎生涯》,段落标题编者自拟)
谁在收藏
浏览:401次

评论回复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