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明回忆战火中的华东军大:(上)

东岳军苑 发表于2016-07-15 23:12:09
1948年7月,我调任华东军大第二副校长,直至1949年新的华东军政大学成立。下面是我在此期间工作的片断回忆。
(一)调 军 大 工 作
1948年5月的一天,张云逸副司令员到招待所看我,亲切地询问我的工作经历、身体情况和今后工作有什么考虑。我向张副司令员提出了去野战部队工作的想法。
7月底的一天下午,张副司令员又来到招待所,对我说:“关于你的工作问题,经我们研究,认为你长期在学校工作,对教学工作有一定的经验。经报中央军委决定,要你到学校工作。”接着,他简要地将学校领导层中的一些情况,给我作了介绍,并要我注意搞好团结,共同努力,做好工作。首长的关怀和循循善诱的工作方法,使我很受教育。我觉得这是组织上对我的充分信任,自己应该放弃到部队去工作的愿望,坚决服从组织的决定。
谈完话后,我就去学校报了到。首先与我见面的是余立金同志。他是第一副校长,负责主持全面工作。他谈到,华中党校解散后,他就调到淮南军区政治部工作,不久,华东军政大学成立,又调到学校。他说,华东军政大学与华中党校不同,它是在战争环境中组建起来的。在紧张的流动环境中,一面作战,一面教学。所以,工作是紧张的,生活也是很艰苦的。两年来,从胶东到渤海,经过不少艰险。进驻坊子后,稍微稳定一些,但由于教学任务繁重,实际工作中还存在着不少问题,所以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解决。听了他的热情而亲切的谈话,我很受感动,心情也非常舒畅。在长期的相处中,我对余立金同志的印象是很好的。他对党忠诚,工作认真负责,组织纪律性强,对同志体贴关怀,对干部信任,大胆放手,有密切联系群众的好作风。
(二) 进 驻 坊 子
1948年4月,潍县坊子被我山东兵团解放。5月19日,学校进驻坊子及其附近农村。坊子,在潍县以西约40华里处,位于胶莱平原中部,胶济铁路线上,是山东省东部交通咽喉。
我山东兵团在攻克潍县后,连续向西作战,矛头直指济南。我军原来采取的以运动战为主的作战方针,也开始转入以进 攻城市为主的攻坚战。这是摆在我军面前的新课题。为了适 应新的作战形式,学校的军事教育应有一个新的调整,干部和教员应该学习充实阵地战,特别是城市攻坚战术的知识,以满足教学的需要。
张云逸兼校长高瞻远瞩,首先认识到这一问题。他指示我们:派出干部教员到部队去学习攻坚战术的实践经验。为此,学校决定:由陈铁君同志率领先遣人员和文工团,于1948年4月20日先行到达坊子,一是设营,一是向攻克潍县的部队学习攻坚作战经验。6月下旬,又组织了学习参观团,到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并请该纵队司令员聂凤智同志作了关于攻克潍县攻坚作战经验的报告。
学校在坊子时,除经常性的教学工作外,还要积极做好到大城市后的各项准备工作。我到校不久,参加了校党委扩大会议。这次会议,主要是讨论和研究“关于加强纪律和严格管理间题。会后,分工我负责学校的军事教育和行政管理工作。
为了加强正规化建设,进行政策纪律教育,纠正学校中存在的违犯组织纪律等不良现象,于1948年8月在《军大导报》上发布了校长张云逸、副校长余立金和我签署的《训令》。其中指出:极端恶劣的倾向有,高研班支部管理排长蒋xx贪污公款10万余元;家属队炊事员郑xx由校部返回途中,强奸民女;三大队队学员李xx在集镇的小摊上以购物为名偷窃破表一只;部分同志常在铁道两侧散步,乱爬车厢、车头,影响铁路交通;个别的乱推压道车,以致误伤小孩;有 的坐在马路两旁,打赤膊、嘻笑损坏军容。《训令》中强调,要对上述不良现象进行严肃的批评和执行纪律。要求各级领导和所属人员,认真学习党中央和毛主席有关政策和纪律的 教导,并经常进行检查,以达到执行政策、严肃纪律的目的。 
8月15、16两日,再次召开校党委扩大会义,重点研究了正规化作风建设。同时,还讨论研究了开展教学民主,加强干部工作,把学校机构改为三部制(训练部、政治部、校务部),以及保证教育方针的贯彻执行等问题。我在会上讲了 关于正规化建设问题,指出:由于我军长期处于流动和分散 的战争环境,加之部队中增加了大量的起义和解放军官,他们的一些旧习惯和旧传统,可能带到我军中来。现在全国胜利在望,我军即将进入大中城市进行接管,必须加强组织性和纪律性的教育。我们学校是军事性质的学校,它担负着为华东军区和野战军培养军政干部的重要任务。当全军各部队都在进行正规化建设的时候,我们不仅不能落后,而应做得更好。为此,应组织全体教职学员认真学习和坚决执行《纪 律条令》、《内务条令》,正确地执行奖评制度。同时要求各大队根据这次会议精神,提出执行办法。
为了进步加强学校正规化建设,9月1日《军大导报》百期纪念时,我曾题词:“通过报纸,来统一意志,统一行动,统一纪律,完成建设正规化学校的任务!"
由于领导的重视,教育及时,措施得力,学校正规化建设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和提高。从而,为学校进入济南,打下了良好基础。

(三)西 进 济 南
济南战役发起前,学校遵照华东局和华东军区的指示,对全体人员进行了城市政策和纪律教育,为进入济南进行接管,做了必要的准备。
1948年9月上旬末,济南战役即将开始,学校全体同志斗志昂扬,以战斗姿态,离开了坊子,向济南进军。每天行军五六十华 里,一面行军,一面进行各种课目的演习。到章丘后,又经千佛山和马鞍山以南向济南西郊迁回行进,目的在于防止残敌向南逃窜,于24日下午赶到城区西郊。
24日晚,学校随野战军进驻济南市,校部和机关大部驻飞机场及其附近。进城时,由于部队多,房子少,为了维护城市纪律,不给群众添麻烦,有一个大队当晚露宿在黑虎泉附 近的沿街道旁,给济南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进入济南以后,为加强城市警备工作,余立金同志兼警备区副政委,我兼济南防空司令,杜新民兼防空副司令。这样,全校同志除继续进行紧张的教学外,还要兼顾警备济南市 的任务,维护城市纪律,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当时,我们对城市防空没有经验,又缺少防空武器。为了市区人民和机关部队的安全,防止敌机的狂轰滥炸,我们做了大量工作。如:在市区要点上装设警报器;在千佛山、雀山、老城区的城墙上、西郊机场等处配备对空火器;向广大群众介绍防空常识,并具体划分了防空疏散地区等,在敌机轰炸中减少了人员的伤亡和财产的损失。
1949年1月14日下午,一架敌机飞临机场上空不停地盘旋,不久获悉是一架起义的飞机。在我们的接应下,飞机徐徐降落在机场,从机舱内走出一位国民党少尉军官,受到我校人员的热烈欢迎。他很高兴地说:“我终于回到了老家,这次能安全飞行到达,真是不容易呀!”他接着说,“这是一架战斗机。我带着它来参加人民解放军,要为人民立功!" 
第二天,学校为这位起义的少尉军官,举行了欢迎晚会。华东军区首长对他的正义行动表示赞赏与嘉奖。
以后,又有一架运输机和两架教练机相继在济南机场降落起义。
济南解放之后,敌机常来袭扰、扫射和轰炸。由于我轻重机枪猛烈射击,迫使敌机不敢轻易低飞,多在高空投弹,命中率大大下降了。
记得12月底的一天上午,飞机空袭警报后,敌机迅速飞临机场上空扫射和轰炸。在校办公楼及学员食堂附近均投 了炸弹。由于全体人员闻警后迅速到达指定地点分散隐蔽,故未伤人。但校办公楼东侧角被炸塌。办公楼及食堂的门窗、玻璃、热水瓶均被震碎。这天,张云逸校长正在校办公楼参加一个会议。他和与会人员同到防空洞隐蔽。警报解除后,他看了办公楼东侧被炸现场,说:“看来,你们要继续加强防空的准备工作,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损失,特别是人员方面。”事后,我们除对防空情况进行一次检查外,还研究了具体防范措施。对于济南市的防空工作,也作了具体安排。
在济南期间,学校教学安排是极紧张的。在政治课程方面, 除学习《社会发展史》和《中国革命基本问题》外,还要进行“忆苦对比”、“控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在军事方面,除进行正常的课程教学外,还派干部、教员到部队参观学习和请部队首长或战斗英雄来作报告,以部队攻坚战经验来充实和丰富教学内容。在济南战役中,第九纵队英勇顽强、灵 活、机动,歼灭了坚守屋墙和地堡群的敌人,活捉了王耀武。我专程前往第九纵队聂凤智司令员驻地,请他再次来校作报告这一次报告,聂司令员做了充分准备,他拿出敌我作战经过要图,一面讲解,一面在地图上说明。特别是讲到部队在围城攻坚中表现出英勇顽强,不怕苦、不怕牺牲的精神时, 不断得到大家的热烈鼓掌。他的报告对于学校的军事、政治教育、作风培养以及组织纪律性的加强,都产生了很大影响。
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以后,校党委根据《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决议》精神,根据毛主席关于“把军队变成工作队”的指示,和野战军政治部“向江南大进军的政治工作指示”,深入进 行了形势任务教育,认真学习《约法三章》、《入城守则》,增强了革命必胜的信心和政策纪律观念。
为进一步搞好作风和纪律教育,1949年1月29日,学校发出了第四期行政工作指示,要求增强战争观念,树立高度统一性纪律性和切实、顽强、刻苦的优良作风,反对分散、松懈、拖拉的不良作风。为此,提出五条要求,切实建立各种规章制度,执行工作计划与决定要做到迅速准确,每个干部必须严格遵守自已的职责,切实遵守时间,养成刻苦耐劳 的习惯,保持艰苦、勤俭的风尚。
2月2日,召开了校党委扩大会议,认真学习讨论了中央《关于加强纪律性、克服无政府状态》的决议精神,进行了对照检查,并通过了校党委的决议。在此基础上,各团大队 也都相应地制订了具体执行办法,以保证校党委决议的贯彻 落实。这次会议,为南下作好了思想和组织准备。

浏览:1507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qiheL
    qiheL
  • 漂流者
    漂流者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