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响鲁西南战役的头一炮(上篇)/王风芝

王风芝 发表于2023-03-02 22:24:14

         一、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何时渡过的黄河?

    《鲁西南战役》第254页,带领侦察分队的许景文写的《渡河侦察记》254页写:“杨昆参谋长召集司令部有关科长制定实施计划时说:‘现在侦察科长有病住院,这个任务只有叫许景文去执行。’当时我是作战训练科的副科长,由侦察科贺参谋协同带领侦察队。……这是1947年6月17日夜晚,我奉命率领1个侦察分队渡过黄河到南岸去执行重要的侦察任务。”第255页写:“旅部命令各团侦察排于6月16日赶到旅部驻地下闸报到,进行编队。第二天,6月17日的上午,马副旅长和杨参谋长作了动员。”第257页写:“我们把材料和据点敌人部署、地形、道路等情况,由贺参谋绘制成草图,于6月20日派排长刘清臣和夏班长的1个班,送回黄河北岸交给杨参谋长。”第258页写:“于6月21日凌晨到达小安山地区......正谈着,旅部送来命令:‘旅主力渡河,限你们务于21日黄昏前到旅渡河点,到后速向东平、平阴、鹅鸭厂方向派出警戒,并利用附近山包的有利地形构筑工事。如遇敌袭扰,坚守阵地,坚决抵抗,保证主力渡河。’我们于21日下午5时左右到达旅渡河点……冀鲁豫军区独立第一旅于6月22(21日)日夜10时开始渡河。杨参谋长为全旅渡河的总指挥,

    《鲁西南战役》236页,独一旅参谋长杨昆写的《渡河先遣队 阻击万福河》第236页写:“1947年6月21日入夜,......冀鲁豫军区独立一旅在战略反攻的大幕拉开之前,先于全军秘密渡河了。......全旅在侦察分队的有力接应下,于24时全部隐蔽地渡过了黄河,踏上了黄河南岸的土地。我们为胜利地完成了渡河任务而兴奋,人不停步,马不歇鞍,向我们的预定目标——鹅鸭厂奔去。”

    《鲁西南战役》178页,冀鲁豫军区司令员王秉章写的《全区军民齐动员 积极投入大反攻》第181页写:“遵照刘、邓首长命令,冀鲁豫军区独立一旅于6月21日夜,先于野战军主力秘密渡河,发起鹅鸭厂及黑南庄战斗。”

    《梁山文史资料》第六辑第5页,独一旅二团三营八连指导员王振尧写的《回忆鹅鸭厂战斗》第5页写:“遵照晋冀鲁豫军区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关于鲁西南战役的整套部署,为封锁包围郓城及割裂郓城以北之敌,一九四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凌晨),我独立旅奉命于敌四绥区和二十绥区防守的结合部隐蔽渡过黄河,按一、二团和旅直三团的顺序向南疾进。我那时是二团三营八连的指导员,随军一同南下。当部队急行军四、五小时后(大约凌晨四点左右),作为先头部队的一团二营突然在梁山北部的鹅鸭厂,发现了敌五十五师二十九旅派出的支援河防的一支游动部队。二营六连发现敌人后,即采用打遭遇战的办法向敌人发起了冲击,结果由于后续部队没有跟上,退路又被切断,冲进村的部队造成很大伤亡。”

    《听父亲讲故事》第153页,摘自《濮阳日报 龙乡晨刊》2007年6月28日一版《壮怀激烈忆“南下”》访刘邓大军南下战士、一等功臣周怀玉(周怀玉老人在打鹅鸭厂时是独一旅二团二营四连战士),第153页周怀玉回忆:农历5月初三(阳历6月21日)中午,部队突然让战士吃晚饭(正常每天两顿饭,晚饭在下午两点吃)战士们都很紧张,猜想肯定有重要行动。饭后就是连、营、团、全旅紧急集合,并逐级传达命令:‘为了歼灭和控制黄河南岸的敌人,保障野战军主力顺利过河,我们旅作为先行部队要率先过河!’傍晚时分,部队开赴黄河北岸的王营村。由于我们对敌情的侦察、地形的选择以及渡河器材的筹划等都作了细致的部署,并得知情报,那天晚上对岸的敌人没有防守。天黑以后,我们旅的4000多名战士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乘坐准备好的木船从山东省阳谷县陶城铺(隶属阳谷县阿城)开始过河。”第154页记者写:“周怀玉老人对过河后的经历记忆犹新。他说,为了争取时间,过河后他们跑步前进,22日凌晨到达梁山县小安镇的鹅鸭厂村附近,

    《鲁西南战役》第329页《鲁西南战役大事记》(1947年2月1日——8月7日)第331页写:“6月21(22)日凌晨,冀鲁豫军区独立一旅由阿城(阳谷县阿城下辖陶城铺)秘密南渡黄河,22日拂晓,在地方武装配合下,发起鹅鸭厂、黑南庄战斗,”

    由此证明了:独一旅的侦察队于1947年6月16日集合,6月17日夜渡河侦察,6月20日将侦察情况送回黄河北岸交给杨昆参谋长,6月21日凌晨侦察队接旅部命令,6月21日黄昏前到达旅渡河点,保证主力渡河。独一旅6月21日夜渡过黄河,过河后按一、二团和旅直三团的顺序向鹅鸭厂疾进。


              二、冀鲁豫军区独一旅攻打了几次鹅鸭厂?

        1、1947年6月22日凌晨4时左右与敌打遭遇战

    《梁山党史资料》第五辑第105页,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二团三营八连指导员王振尧写的《独立旅首站鹅鸭厂》第107写:“遵照上级命令,独立旅选择在敌人防守薄弱的四绥区和二十绥区结合部——戴庙和银山之间渡河。地方政府为部队准备了船只。旅部侦察连提前渡河,夜十一点左右,即全部渡完。整队后按一、二团,旅直,三团的顺序向南疾进。进行了五个多小时,6月29日(22日)凌晨(4点左右),在梁山北的鹅鸭厂,先头部队一团二营与敌五十五师所属的两个营遭遇。我先头部队一个连发现敌情后,并未组织强有力的火力,而是采用打遭遇战的办法,向敌人冲击,结果,六连大部冲进村去,但突破口却被敌人封锁,形成了进退维谷的局面。

    由此证明:1947年6月22日凌晨4点左右,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一团二营与在鹅鸭厂防守的敌五十五师所属的两个营遭遇。采用打遭遇战的办法,向敌人冲击,结果,六连大部冲进村去,但突破口却被敌人封锁。独一旅一团,一战鹅鸭厂失败

        2、 1947年6月22日拂晓5时向敌发起进攻

    《梁山党史资料》第五辑第105页,独一旅二团三营八连指导员王振尧写的《独立旅首站鹅鸭厂》第107、108页写:“旅长汪家道和政委孙仁道根据敌人的火力判断,敌人可能不少于一个营,再加上敌五十五师善于防守的特点,为尽快结束战斗,决定令二团参战,组织全旅的炮火对敌进行袭击,一、二两团选择两个突破口向敌进攻,二团团长张新田同志将主攻任务交给三营,三营刘玉清营长令九连为突击连,八连为第二梯队,七连为预备队。并令九连和八连多准备手榴弹和炸药包,带上十字镐,以便进去后打通墙壁和敌人巷战。

    张心田带领我们以青纱帐为掩护,进到鹅鸭厂东南的一处院子里(即一团的指挥所),见到了一团团长苟先学同志,苟团长说:“我们不用二团参战,可以拿下鹅鸭厂。”正在这时,汪旅长和杨昆参谋长带领指挥所其他成员来到一团指挥所。苟团长首先向旅首长表示:‘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团定能够消灭这股敌人’。汪旅长沉思了一下说:‘我完全相信,但不要忘了,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封锁、分割和包围郓城内外的敌人,时间不能耽误在这里’。说完,回过头来问杨昆参谋长:‘二、三团的炮火和重机枪调上来没有?’杨答:‘都已调上来了。’汪旅长命令:‘立即布置,但炮弹不能落在咱们的六连阵地。’又派参谋告诉三团的岳团长和杨政委,打突围的部队布置的离村稍远点,以免打炮时误伤了自己人。

    旅首长决定:一团从东南角向里攻,二团在一团的左则从南向北,刘营长利用旅首长布置火力的时间,带领我们几个连干部,从坑边接近敌人,又熟悉了地形(当时我任八连指导员),决定八、九两连分两路同时冲锋。他说:‘动作一定要猛。炮击开始后你们就要进行接敌运动。炮击一停,你们就立即发起冲锋。我带七连,张团长带领二营接应你们。’”

    中共冀鲁豫边区党史云南联络组编写的《难忘的岁月》冀鲁豫党史资料选编之一第116页,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作战训练科科长(临时委任带领侦察队,过河后回作训科)许景文写的《渡河侦察记》第121页写:“围歼鹅鸭厂的战斗,先是由一团绕至村南和村西南,二团围向村西和村北,……三团……围向村东南。他们的任务:一是准备打援,二是准备截击可能突围逃跑的敌人,旅指挥所第一步设在村西北独立家屋内。”122页写:“围歼敌人的战斗部署就绪后,(6月22日)拂晓5时对敌发起攻击,先以旅的山炮连和各团的炮兵集中对敌前沿工事和围墙实施火力袭击半小时,接着工兵对敌前沿地堡实施爆破开辟通路,而后,步兵发起攻击。但是,由于炮兵协同出了问题,二团突击队遭自己炮火杀伤,突击未成功,一团突击队五连打进去,但二梯队未能及时跟进,遭敌炮火和两个连兵力反击,封锁了突破口,突进去的五连占领村内一所院子,坚守房屋,虽遭敌连续数次攻击,均被我五连打退,在敌人心脏内楔了一个钉子。旅首长随令我们作战科通知一、二两团的领导开会具体研究失利原因,”

    由此证明:在1947年6月22日凌晨4时左右,独一旅一团二营与敌打遭遇战失败,旅长汪家道和政委孙仁道得知这一情况后,决定组织全旅火力进行掩护,再让二团参战。一、二团选择两个突破口向敌攻击:由一团绕向村南和村西南,二团围向村西和村北。三团围向村东南,三团的任务:一是准备打援,二是准备截击可能突围逃跑的敌人。旅指挥所第一步设在村西北独立家屋内。围歼敌人的战斗部署就绪后,6月22日拂晓5时对敌发起攻击。我军由于炮兵协同出了问题,二团突击队遭自己炮火杀伤,突击未成功。一团突击队五连打进去,但二梯队未能及时跟进,遭敌炮火和两个连兵力反击,封锁了突破口,突进去的五连占领村内一所院子,坚守房屋,在敌人心脏内楔了一个钉子。为此,1947年6月22日拂晓5时,独一旅一、二两团,二战鹅鸭厂失败

       3、1947年6月22日下午2时再次对敌发起攻击

    中共冀鲁豫边区党史云南联络组编写的《难忘的岁月》冀鲁豫党史资料选编之一第116页,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作战训练科科长(临时委任带领侦察队,过河后回作训科)许景文写的《渡河侦察记》第122页写:“旅首长随令我们作战科通知一、二两团的领导开会具体研究失利原因,并进一步查看了地形,两个团重新调整兵力,加强了对炮兵的指挥,旅首长指定参谋长带董成长对二团具体组织帮助,特别是对旅的山炮连组织检查和对工兵连组织爆破指导,我随马副旅长到一团帮助组织战斗。当整个部署就绪后,于下午二时再次发起攻击。由于吸取了前一次的教训,第二次攻击战斗组织比较周密,发挥了炮兵和工兵连续爆破的威力。将敌人碉堡、地堡、工事全部摧毁,突击队一举突破敌人防线,后续部队一拥而进,经过巷战和院落的激烈战斗,不到三个小时,除少数敌人向东窜逃被我三团截击外,全歼了守敌。”

    《刘邓大军强渡黄河》第117页《配合大军渡河的鹅鸭厂战斗》(原载冀鲁豫军区《战列选编》)第118页写:“于二十二日晚八点完成包围该敌任务后,十一时向敌发起攻击。”

    由此证明:6月22日下午2时,独一旅一、二两团对敌再次发起的攻击,是没有取得胜利的。如果22日下午不到5时就全歼了守敌,22日晚就没有必要再次向敌发起攻击了。独一旅一、二两团,三战鹅鸭厂失败

        4、1947年6月22日晚8时再次对敌发起攻击

    《鲁西南战役》第236页,冀鲁豫军区独一旅参谋长杨昆写的《渡河先遣队 阻击万福河》238页写:“敌人兵力虽不很大,但集中在一个不大的村子里,兵力火力集中,便于指挥协调,各部之间也便于相互支援。我必须与敌逐院争夺,且不易分割守敌。我们准备集中一、二团的主力分别由西北(一团)、东南(二团)两个方向实施向心突击,消灭村东村西之敌,最后会攻敌团部所在的楼院。同时以部分兵力在其他方向助攻,牵制敌人火力兵力,配合主攻部队战斗。指挥所设在一团主攻方向上。三团负责监视位于鹅鸭厂西北肖皮口和黑南庄的敌人。我向旅长汪家道、政委孙仁道汇报了之后,决定入夜(22日夜)发起攻击。

    6月天(6月22日),黑夜来得很迟。9时许,随着旅指挥所的一声令下,我军大小口径火炮,突然齐声开火了,原来静谧的四周,突然笼罩在一片山崩般的巨响之中。片刻之间,敌人的工事,随后是整个村庄,全都罩在一片腾腾硝烟之中。这是部队接敌、发起冲击的大好时机,我一、二团突击队,两片坟地作掩护,迅速接近了村庄,在各种轻重火器的有力支援下,向村子发起了勇猛地冲击。敌人在最初突然而来的打击下很快地恢复过来,集中火力封锁住了村庄与围寨之间的开阔地。我一、二团迅速调整火力压制敌人,经过一番激战,一团突击队一营一连以勇猛的动作突破了村西北敌村沿防御,但在突破口内遭敌疯狂反扑,后续部队前进受阻。与此同时,二团突击队,二营六连从村东南角突破敌人防御,占领了敌村边工事。但是,由于部队未能趁势扩大突破口,突进去的部队虽然顽强战斗,打退敌人的数次反击,但终因势单力薄,被敌压回村外,刚撕开的口子又被堵上了。”第239页写:“23日10时左右,我已攻占了整个村西,”

    按独一旅参谋长杨昆写的:“23日(上午)10时左右我已攻占了村西,”证明了,6月22日晚独一旅一、二两团再次攻击鹅鸭厂是没取得胜利的。《梁山文史资料》第六辑第5页,独一旅二团三营八连指导员王振尧写的《回忆鹅鸭厂战斗》第6页写:“二十三日上午十时左右炮击开始。”也证明了这一点。

    《刘邓大军强渡黄河》资料选第117页《配合大军渡河的鹅鸭厂战斗》(原载冀鲁豫军区《战列选编》)第118页写:“于二十二日晚八点完成包围该敌任务后,十一时向敌发起攻击。经过一小时激战,我一团一营(二营)四连在炮火掩护下,在村西南角以迅速勇猛动作深入敌人鹿砦,占领第一道防线,为我主力部队打开一个突破口。但由于我后续部队未能及时跟进,被敌反击退回。同时,四连被俘去四十余人。在此情况下,我指挥部命令四连马上撤出,调整部署,准备再攻。”

    百度网《步兵营是如何作战的》写:“在通常情况下编制为每营下辖三个步兵连、一个火力连及营部。”那么,独一旅一团四连应该属于一团二营所辖。

    由此证明:1947年6月22日晚,独一旅一、二团再次对敌发起攻击。一团一营一连在突破口内遭敌疯狂反扑,后续部队前进受阻。一团二营四连为我军打开了一个突破口,但因我后续部队未能及时跟进被敌反击退回,一团二营四连被敌俘去40余人。二团二营六连,终因势单力薄被敌压回村外。因此,6月22日晚独一旅一、二两团,四战鹅鸭厂失败。

        5、1947年6月23日上午10时、下午4时两次对敌发起攻击

    《鲁西南战役》第236页,冀鲁豫军区独一旅参谋长杨昆写的《渡河先遣队 阻击万福河》第238页写:“6月天,黑夜来得很迟。9时许,随着指挥所的一声令下,我军大小口径火炮,突然齐声开火了,……我一、二团突击队,利用两片坟地作掩护,迅速接近了村庄。……一团突击队一营一连以勇猛的动作突破了村西北敌村沿防线,但在突破口内遭敌疯狂反扑,后续部队前进受阻。与此同时二团突击队,二营六连从村东南角突破敌人防御,占领了敌村边工事。但是,由于部队未能趁势扩大突破口,突进去的部队虽经顽强战斗,打退敌人的数次反冲击,但终因势单力薄,被敌压回村外,刚撕开的口子又被堵上了。此时此刻,决不能让敌人从容调整部署。我们经过短暂的准备,部队又向敌人发起了攻击。第239页写:“23日(下边已给出“午后”、“4点钟前后”的条件,故应是上午)10时左右,我已攻占了整个村西,歼敌一个营的大部,村东也拿下了多半个,只剩下了敌团部据守的楼院及周围几个院子。……午后我们对整个准备工作做了详细检查之后,攻击重新发起。一团的几十挺轻重机枪象几十条火龙喷向敌人。……(下午)4点钟前后,除敌人团部固守的楼院外,全村已被我攻占。(下午)5时许向敌人发起最后的攻击,”240页写:“夜色中,喊杀声、枪声、敌人的嚎叫声响成一片。……至此,鹅鸭厂战斗才胜利结束。”也就是说,独一旅一、二两团自6月22日晚9时激战至6月23日下午5时许向敌发起最后攻击时,已经连续激战了21个小时,之后又激战了一阵子,最低也得连续激战了22个多小时,鹅鸭厂战斗才胜利结束。真的是这样吗?

    《刘邓大军强渡黄河》第117页《配合大军渡河的鹅鸭厂战斗》(原载冀鲁豫军区《战例选编》)第118页写:“于二十二日晚八点完成包围该敌任务,十一时向敌发起攻击。经过一小时激战,我一团一营四连(应二营四连)在炮火掩护下,在村西南角以迅速勇猛动作深入敌人鹿寨,占领第一道防线,为我军主力部队打开了一个突破口,但由于我后续部队未能及时跟进,被敌反击退回。同时,四连被敌俘去四十余人。在此情况下,我指挥部命令四连马上撤出,调整部署,准备再攻。二十三日下午四时向敌发起第二次攻击,”由此证明:1947年6月22日晚,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一、二两团攻击鹅鸭厂攻不进去,一团二营四连还被敌俘去四十余人。6月22日凌晨4时左右与22日5时一团二营五、六两个连已分别被敌包围在鹅鸭厂村内,6月22日晚一团二营四连又被敌俘去40余人,这时的一团二营已没有战斗力了。故,《刘邓大军强渡黄河》第117页《配合大军渡河的鹅鸭厂战斗》(原载冀鲁豫军区《战例选编》)写:“我指挥部命令四连马上撤出,调整部署,准备再攻。

     《梁山文史资料》第六辑第5页,王振尧写的《回忆鹅鸭厂战斗》第5页写:“我那时是二团三营八连指导员,”第6页写:“二十三日上午十时左右炮击开始。全旅十多门迫击炮和九二式步兵炮、二十多挺重机枪,象刮风一样向敌人一起开火,敌占村立即浓烟四起,墙倒屋塌。敌人被打得鬼哭狼嚎,尸横遍地,还没等到炮击终止,就向西北方向突围逃窜。面对这种态势,一团的一、二营和我们团的二、三营便火速从东北角、东面和南面向敌人发起了多路冲锋。东南角两个连的守敌还没来得及突围,就全部作了我们的俘虏。突围出去的敌人,也大部被我三团俘获。”第7页写:“激战一个多小时后胜利结束战斗,”由此证明:6月22日夜对敌攻击失利后,23日上午十时,又开始对敌攻击。但没取得胜利。

    如果6月22日晚9时,独一旅一、二两团对鹅鸭厂攻击失败后没退出战斗接着攻。那么,6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就不用炮击开始,独一旅一、二两团向敌发起攻击啦;如果,23日(上午)10时左右,我已攻占了整个村西,歼敌一个营的大部,村东也拿下了多半个,只剩下了敌团部据守的楼院及周围几个院子。午后我们对整个准备工作做了详细检查之后,攻击重新发起。一团的几十挺轻重机枪象几十条火龙喷向敌人。……(下午)4点钟前后除敌人团部固守的楼院外,全村已被我攻占。(下午)5时许向敌人发起最后的攻击,经过一场拼杀,一、二两团打开了鹅鸭厂村,鹅鸭厂战斗胜利结束。那么,《梁山文史资料》第六辑第5页独一旅二团三营八连指导员王振尧写的《回忆鹅鸭厂战斗》第6页、第7页写的:“二十三日上午十时左右炮击开始。……一团的一、二营和我们团的二、三营便火速从东北角、东面和南面向敌人发起了多路冲锋。……战斗仅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就胜利结束。”怎么解释?《刘邓大军强渡黄河》第117页《配合大军渡河的鹅鸭厂战斗》(原载冀鲁豫军区《战例选编》)第118页写:“二十三日下午四时向敌发起第二次攻击,八时攻入敌第一道防线并迅速向纵深发展,与敌进行巷战。”怎么解释?《梁山党史资料》第三辑第133页,张洪福写的《战争年代我的一段经历》第138页写:“同年六月,国民党五十五师二十九旅八十七团进驻鹅鸭厂。……二十三日晚,我冀鲁豫军区独立旅将鹅鸭厂之敌包围。”这又怎么解释?

    这都证明了:6月22日晚对敌攻击失败后,撤出战斗。6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炮击开始,独一旅一、二两团再次发起对敌攻击,这即是6月23日白天以来的第一次对敌攻击,攻击失败撤出战斗;6月23日下午4时,一、二两团向敌发起6月23日白天以来的第二次对敌攻击,攻击失败撤出战斗。那么,独一旅一、二两团啥时候撤出的战斗呢?6月23日晚8时旅命令三团三营对鹅鸭厂发起攻击,提前一小时进行炮火打击。一团要在6月23日下午7点前,到达鹅鸭厂村西南30多华里的独山村以南一里路的地方打阻击。因下雨道路泥泞,急行军也要1个半小时甚至于2个小时,到后还要做防御工事。独一旅一、二两团6月23日下午从鹅鸭厂撤出战斗的时间,应该是在6月23日下午5时左右。

     《梁山党史资料》第五辑第83页,魏培海写的《解放战争时期昆山县五区对敌斗争片断》第85、86页写:“1947年6月23日,解放鹅鸭厂的战斗打响了,为配合战斗,我们立即一方面派张延涛同志组织百余付担架,五千斤面粉,冒着枪林弹雨火速送往前线,做好支前工作。另一方面区武工队迅速组织精干队员配合我冀鲁豫军区独立旅一团打阻击战。”

    《梁山党史资料》第三辑第105页,董杰轩写的《从抗战开始到解放战争胜利》第110、111页写:“一九四六年冬……昆山县委书记杨岗叫我兼搞情报站,兼任站长。”第112页写:“到一九四七年解放战争转入战略进攻,我刘邓大军一举歼灭蒋匪军九个半旅。在昆、张两县境内黑虎庙、鹅鸭厂战斗中取得很大胜利。一九四七年冬昆山县委在二区张博士集召开庆功大会,我们情报站的同志受到县委的表扬和物资奖励。”

    《梁山党史资料》第三辑第196页,《南京梅园新村座谈会》第198页写:“一九四七年春,是七区斗争最艰苦的时候我和另外一个同志被派往那里工作。……我们有一挺机枪,还是打鹅鸭厂(今梁山县小安山乡)时缴获的。当时还乡团确实很凶,我们想打开局面很困难。”

    《梁山党史资料》第三辑第133页,张洪福写的《战争年代我的一段经历》第138页写:“同年六月,国民党五十五师二十九旅八十七团进驻鹅鸭厂。为迎接刘邓大军过黄河,扫清黄河南岸之敌,二十三日晚,我冀鲁豫军区独立旅将鹅鸭厂之敌包围。为配合我军作战,我组织四区民工二百余人,出担架五十对。战斗结束,我把俘虏的还乡团十余人(家在四区的)押回大路口枪毙了。”

    由此,不但证明了:1947年6月23日晚再战鹅鸭厂。也证明了:在冀鲁豫军区独一旅渡黄河前后,昆山县的情报站作了大量的情报工作。还证明了:1947年6月23日晚,昆山县五区派张延涛同志组织百余付担架,五千斤面粉,冒着枪林弹雨火速送往前线,及组织精干武工队员配合独一旅一团打阻击;昆山县四区去了民工200余人,出担架50对;昆山县七区在鹅鸭厂战斗中缴获机枪一挺。

    如果1947年6月23日上午11时,独一旅一、二团已经拿下鹅鸭厂了;如果23日午后4点钟前后,除敌人团部固守的楼院外,全村已被我攻占;如果23日下午5时许,一、二两团向敌人发起最后的攻击经过一番激战取得胜利了,那么23日晚就不用打了。为什么冀鲁豫军区《战例选编》登载的《配合大军渡河的鹅鸭厂战斗》写:“二十三日(晚)……,八时攻入敌第一道防线并迅速向纵深发展”呢?为什么昆山的几个区又在6月23日晚去了支援打仗的民工、武工队、担架和送去面粉呢?只能说:6月23日白天,独一旅一、二两团上午10时、下午4时两次对鹅鸭厂村的攻击,是没有取得胜利的。6月23日独一旅一、二两团上午10时五战鹅鸭厂、下午4时六战鹅鸭厂都是失败的。

    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一、二两团,1947年6月21夜(从天黑到天明是一夜),6月22日白天,6月22日夜,6月23日白天,在这两天两夜的时间里,攻击鹅鸭厂的战斗连续不断,接连打了六仗,均以失败告终。这时,全旅上下急切获胜的心情不言而喻,旅首长更是焦急万分。为此,旅首长从地方调来了民工、地方武工队及面粉、担架等,并且直接命令由三团三营攻打,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下定决心,6月23日晚要打一场人民群众参与的战斗,要和鹅鸭厂的敌人决一死战,坚决要拿下鹅鸭厂!

    百度网:《步兵营是如何作战的》写:“步兵营是步兵的高级战术分队,也是师的基本战术单位。因此在军一级的态势图上,通常只标注营的地带。在大规模战斗中,步兵营通常在旅属编成内遂行战斗任务,也可以独立遂行战斗任务,接收更高指挥所的指挥。”

        6、1947年6月23日晚8时再次攻击鹅鸭厂

    《刘邓大军强渡黄河》第117页《配合大军渡河的鹅鸭厂战斗》(原载冀鲁予军区《战例选编》)第118页写:八时攻入敌第一道防线并迅速向纵深发展,与敌进行巷战。至十二时,将敌全部压缩在团部院内,我向敌开展政治攻势,但敌仍顽抗不降,我当即实行爆破,将敌楼房炸塌,部队随而攻入院内。除敌副团长带二百余人逃窜外,其余全部被歼。战斗至拂晓结束。”

      独一旅三团三营营长王月瀛回忆:“过黄河后首先打的鹅鸭厂,两团打了两天两夜未拿下,旅命我三团三营打,总计打了5个小时(8时至12时,5个小时),攻下鹅鸭厂,俘敌300余名。我营牺牲38名,内有连长一名、排长3名。”

     由此证明:1947年6月23日,旅直接命令三团三营打,晚8时,三团三营在炮火掩护下发起冲击,激战至夜12时,将敌全部压缩在团部院内,很快就把鹅鸭厂打开了。至此,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三团三营,激战5个小时攻下鹅鸭厂。残敌一部向村南逃跑,捕歼逃跑之敌的战斗至拂晓结束。

    为什么独一旅首长直接命令三团三营打呢?因为三团三营是出了名的打硬仗的一个营。三团三营营长王月瀛,1907年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1926年阴历11月14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腊月22日参加坡里暴动,坡里暴动失败后,反动当局到处抓、杀参加坡里暴动的共产党人,1928年8月王月瀛根据党的指示离家出逃东北,后在中东铁路当路警,偶遇坡里暴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出逃东北后在中东铁路邮局工作的共产党员杨耕心,之后王月瀛就在杨耕心的领导下作党的工作。1932年冬,杨耕心回到山东省阳谷县九都杨村老家。王月瀛又与东北抗日联军联系上,由于王月瀛给东北抗日联军的情报及时准确,1937年12月抗日联军杀死41个日本鬼子,2个高丽翻译,一只日本狗。1938年5月又杀死4个日本鬼子。后抗日联军处境非常困难,王月瀛联系不到抗日联军,身份也几乎暴露,便想尽一切办法离开,经过一番周折,于1938年10月20号左右,回到山东省阳谷县后梨园村老家。1938年11月5日同共产党员李贯一在自己家中拉起阳谷县抗日第三区队。由于去东北失掉党的关系,1939年3月5日第二次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历任阳谷县抗日第三区区队副,阳谷县三、六、八区总区队副,阳谷县二区区队副,阳谷县四、六、九、十总区队副,聊、阳、阿三县情报支站站长,阳谷县一、九区总区队长。1945年7月23日,区队升级到冀鲁豫军区一军分区六团,团长岳舜卿,王月瀛任六团二营营长。1945年8月17日,王月瀛调任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六团三营任营长。之后,部队无论怎样换编号,王月瀛总是在岳舜卿团的三营任营长,直到升编为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三团,岳舜卿任三团团长,王月瀛任三团三营营长。王月瀛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有多年的打仗经验,不仅枪打得很准,而且意志坚定、打起仗来不要命,逢打必胜!王月瀛带领的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三团三营打出了名气、打出了威望!

    1947年6月23日夜,昆山县五区武工队配合独一旅一团打阻击

        (1949年8月25日宣布改建昆山县为梁山县)

   《梁山党史资料》第五辑第83页,魏培海写的《解放战争时期昆山县五区对敌斗争片断》第85、86页写:“到1947年5月底,梁山一带拉锯形势更加恶化。由于国民党军疯狂进攻,还乡团的气焰更加嚣张,到处杀人放火。……1947年6月23日,解放鹅鸭厂的战斗打响了,为配合战斗,我们立即一方面派张延涛同志组织百余付担架,五千斤面粉,冒着枪林弹雨火速送往前线,做好支前工作。另一方面区武工队迅速组织精干队员配合我冀鲁豫独立旅一团打阻击战。当晚我们奉命来到独山村南约一里路的地方。晚10点左右,我们与前来增援的驻孔坊钉子(据点)的敌人展开了激烈地战斗,打退了敌人的多次反扑,切断了敌人的增援路线,为鹅鸭厂战斗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由此证明:1947年6月23日夜,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三团三营强攻鹅鸭厂村时,昆山五区的武工队在独山村南约一里路的地方配合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一团打阻击。也旁证了:独一旅一团二营五、六两个连在攻击鹅鸭厂的战斗中,已先后被敌包围在鹅鸭厂村内,一团二营四连也被敌俘去40余人,在一团二营已失去战斗力的情况下,由昆山县五区的武工队配合独一旅一团打阻击。并不是一团二营失去战斗力,马上又补上新战士,再战。再说了,一团连续打了六次鹅鸭厂,都没取得胜利,第七次旅首长还敢叫一团打吗?因此,6月23日晚独一旅三团三营在强攻鹅鸭厂村时,独一旅一团在昆山县五区武工队的配合下,在独山村南约一里路的地方打阻击。

    《鲁西南战役资料选》第186页《羊山集战役介绍》(一九四七年七月十四日至二十八日)(载中国人民解放军《战例汇编》)第188页写:二纵队作战经过 第189页写:“十六日晚,……第四旅因伤亡过重,换下休整,由第六旅接替。”由此证明了;在作战过程中,部队伤亡过重,不是马上补充新兵再战,而是换下休整。

    《刘邓大军强渡黄河》资料选第117页《配合大军渡河的鹅鸭厂战斗》(原载冀鲁豫军区《战例选编》)第118页写:“此次战斗,共俘敌一百二十人,俘还乡团八十余人,缴轻机枪二挺,步枪四百余支,及其他军用品一部。我伤亡九十人。”;《鲁西南战役》第236页,独一旅参谋长杨昆写的《渡河先遣队 阻击万福河》第240页写:“歼灭守敌八十七团参谋长以下1200余人。缴获武器弹药甚多。”;《梁山党史资料》第五辑第105页,独一旅二团三营八连指导员王振尧写的《独立旅首战鹅鸭厂》第108页写:“此次战斗,共毙、伤敌200余人,俘敌400余人,有400余敌人逃跑;缴获迫击炮3门,轻重机枪20余挺,步枪300余支,电台一部,我伤亡30多人(主要是一团二营六连和五连的战士)。”;独一旅三团三营营长王月瀛回忆:“过黄河后首先打的鹅鸭厂,两团打了两天两夜未拿下,旅命我三团三营打,总计打了5个小时,攻下鹅鸭厂,俘敌300余名。我营牺牲38名,内有连长一名、排长3名。”

    冀鲁豫军区独一旅在对鹅鸭厂作战中伤亡90人,一般是伤多亡少,为什么独一旅三团三营在攻打鹅鸭厂战斗中牺牲了38人呢(三团三营伤的人数王月瀛没写)?1947年6月23日晚10时左右,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三团三营攻占了鹅鸭厂整个村西,歼敌一个营的大部,只剩下村东敌团部据守的楼院及周围几个院子,敌人凭借房屋坚固,居高临下,以猛烈的火力,封锁住了与村东之间的开阔地。这50余米宽的南、北走向的开阔地,无沟无坎,这时却成了我军前进的障碍,进行了几次突击都没奏效。三团三营又重新调整了部署,在村西临开阔地的院落墙上挖了立、跪、卧射击孔,在屋顶上修工事,命令营重机枪排把重机枪架在房顶上,调整轻重机枪火力,明确了各自的压制和攻击目标。

    部署就绪,又发起攻击,几十挺轻重机枪,向几十条火龙喷向敌人,敌人的火力开始还响了几下,几分钟后便哑口无声了。三团三营突击连迅速出击,刚冲到敌人据守的院子近前,敌人的机枪、冲锋枪突然开火,冲在前面的突击队顿时倒下一片,后面的迅速卧倒在地。原来,敌人在院内的墙根下挖了塹壕,在墙下部挖了抢眼,待我攻击部队靠近后,他们就以机枪、冲锋枪突然扫射。

    三团三营察明了敌人火力的位置后,就以炸药包、集束手榴弹对付敌人,在机枪掩护下,利用敌人的射击死角接近院落,在楼房墙下实施爆破,敌人一座楼房的西墙倒塌,仅这一堆就砸死27个敌人。我军翻墙而入,冲进院内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就这样,我军与敌人逐院争夺,又有几个院子被我军拿下。我军很快将敌人全部压缩在敌团部院内,并向敌发起了最后攻击,部队从各个方向逼近敌人, 爆破手实施爆破,手榴弹成串地飞向院内。顽敌突然打开院子大门,像狼炸了窝似的冲了出来。我军密集的手榴弹投向敌群,我军冲上去和敌人展开了白刃血战,攻下了鹅鸭厂。

    1947年6月22日凌晨4点左右、拂晓5点、下午2点、晚8点,23日上午10点、下午4点、晚8点,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七战鹅鸭厂,每次战斗都打得非常激烈、残酷。一个鹅鸭厂村为什么这么难拿下?当时在鹅鸭厂防守的是蒋军五十五师八十一团,该团建制不全,辖一个营(四个步兵连),一个炮兵连,一个便衣队和还乡团一个中队,总计不满千人,但他们善于防守,还乡团因作恶多端,他们知道被我军抓住就被杀掉,故都死扛到底。

    《梁山党史资料》第三辑第196页,《南京梅园新村座谈会》第197、198页写:“还有一个大事情,就是我们武装镇压还乡团。即一九四七年‘拉锯’的时候,国民党新五军疯狂进攻解放区,土改逃亡的地主当了还乡团,配合国民党进攻,回来进行反攻倒算。在一区他们一次就活埋了我十六人。当时七区的形势最为严重,各村的积极分子和干部家属、军属大部被他们杀害了。他们抓住我们的人,装在麻袋里,扔到运河里活活淹死。……面对这种特殊形势,我们决定对还乡团进行严厉镇压,政策叫‘九杀一表扬’(资敌者杀,通敌者杀……表现好的给予表扬),那时,我们抓住还乡团,区长一点头就杀了,各区都枪毙了很多还乡团。”

    拿下鹅鸭厂,冀鲁豫军区独一旅打响了鲁西南战役头一炮!《鲁西南战役资料选》第136页《打开胜利的道路》(载一九四七年七月二十八日晋冀鲁豫《人民日报》)第137页写:“旅首长向大家讲:‘打响头一炮,打开胜利的道路,迎接我们的主力部队渡河!’”

浏览:2417次

评论回复
  • 王风芝

    2023-05-30 王风芝

    谢谢!

  • 孟新生

    2023-03-12 孟新生

    传承红色精神,保护红色财富! 致敬作者!

  • 王风芝

    2023-03-05 王风芝

    谢谢!

  • 通途

    2023-03-04 通途

    把这些详实的革命资料整理摘录,是需要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的。如果没有红色情怀,是很难坚持下来的。致敬作者。

最新来访
  • 曲阜市歇马亭村
    曲阜市歇马亭村
  • 西土耳
    西土耳
  • 王风芝
    王风芝
  • 中华腾飞
    中华腾飞
  • 岩竹
    岩竹
  • 江城子
    江城子
  • 阿康
    阿康
  • 漂流者
    漂流者
  • 孟新生
    孟新生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