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豫东大战场/​中原野战军11纵队31旅93团机炮营营长王月瀛的女儿王风芝

王风芝 发表于2023-12-15 22:09:30

父亲回忆:1948年4月下旬至5月下旬,我中野十一纵队在豫东太康地区进行了以提高作战能力为主的整训,有效地提高了攻坚技术,为尔后参加大规模作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5月27日,休整已经过去了,三天的行军任务,方向是东北,准备执行战斗任务。当天夜里行军60里,5月28日进到亳州东北方向50多里之杨庄一带。28日夜一夜的行军,5月29日到达蒋家口北常庄一带。

1948年5月30日、31日,粟裕指挥黄河北岸的华野第一兵团一、四、六纵队等部乘机南渡黄河,并前出至菏泽、巨野之线,与我中野第十一纵会合,拉开了豫东战役(粟裕指挥的)的序幕。酝酿已久的夏季攻势,马上就要开始了。

夏季攻势开始的第一步,是首先斩断敌人的几条交通动脉——津浦、陇海、平汉三条主要铁路。使敌人运输不便,我们就可以歼灭大量敌人。1948年5月29日即开始执行第一步任务,破击陇海铁路。我中野十一纵担任徐州至砀山段,三、八纵队担任商丘至开封段。在作战任务上,我中野十一纵三十一旅负责打下黄口车站,三十二旅负责打下李庄车站。已经开了营以上干部会议,进行动员,下午出发。怪得很,已经成了规律,每逢打仗准下雨,5月30日一直下了一天,虽然不很大,但衣服全都淋湿了。不过下雨也阻止不了我们的战斗行动,天快黑的时候,依然冒雨前进,向着陇海路上的黄口车站。

在这次破击战中,我中原野战军第十一纵队三十一旅再次担负了攻克黄口车站的战斗任务。自1947年11月首次攻克黄口车站以来,虽然相距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但情况却与前次完全不同了。

这次,敌人的设防部署有了较大的变化。敌人接受了上次分兵设防被歼灭的教训,采取了集中兵力,重点防守的办法。敌六十五师的一个加强连驻守在黄口东南角铁路两侧新修的据点里,与铁路北侧老银行据点相呼应。新修的据点中间是一座三层炮楼,四周各有一个碉堡,碉堡和中心炮楼之间有覆盖的暗交通沟,可以互相联系和支援。四周围墙的外边是两米多深三米多宽的壕沟,壕底的四角有四个暗堡,可以用火力相互支援,这又叫子母堡,易守难攻。老银行据点由一个保安队驻守。铁路上有一列铁甲车来回游动巡视,同铁路两侧的据点互相呼应,彼此支援。铁甲车有敌人的一个加强排,车前头的炮塔装备着一门双管机关炮,车后头的炮塔是一门日式山炮,中间的车皮装有很厚的钢板,一般子弹打不透,车皮两侧留有射击孔。实际上,铁甲车就是一座活动的钢铁堡垒,它同铁路两侧的据点有时形成前三角,有时形成后三角,很难对付。

这次攻打黄口车站,担任主攻任务的仍是上次攻克黄口车站担任主攻任务的我三十一旅九十一团,旅所有炮兵提前一小时对准敌人的碉堡、据点及铁甲车进行猛烈地炮轰,九十一团突击队在我炮火的掩护下进行强攻。这次攻克黄口车站的战斗,不像上次那样进行了几个小时的巷战,街道上的敌人才被肃清。而这次在街道上却没有发生大的巷战,只是遇到了少数敌人的抵抗,很快就被我军消灭了,并控制了整个街道。就是在攻破敌人的三角防御时,遇到了很大困难,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特别是敌人的铁甲车,对我军的威胁很大,给我军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5月31日黎明前,三十一旅九十一团一营拿下老银行敌据点。二营炸断了铁甲车两头的铁路,把敌人的铁甲车限制在200米左右的一段铁路上,铁甲车停在新据点附近,不能再来回开动。

5月31日上午,由三十一旅九十一团二营、三营共同担负攻克敌人新据点的战斗任务。担任主攻的二营营长田天合、政治教导员洪勃两同志,带领连干部和突击排的排长在抵近勘察地形时,被敌人机关炮击中光荣牺牲,连干部也伤亡较大。因此,九十一团团长决定由三营主攻,二营攻占铁甲车,并从正北方向对敌实施炮击,一营从银行方向,从敌据点东北角进行佯攻,牵制敌人。

下午3时左右,在我强大炮火的掩护下,三十一旅九十一团三营七连从西北角,八连从西南角两个方向,同时对敌人的新据点发起进攻。因为白天进攻,便于观察,我们的炮火压制着敌人地面上的火力,使敌人的火力难以发挥。但七连突击排在进入到敌据点外壕时,遭到了敌人两边暗堡的火力封锁,伤亡很大。七连连长看到情况不好,便机智地带领二梯队,直扑敌人碉堡,不在壕里停留,以减少遭受敌人暗堡火力杀伤的机会,并迅速地夺下了敌人的一个碉堡,沿着交通沟向敌中心炮楼进攻,在进攻中,七连连长光荣牺牲。敌前沿阵地已被突破,战至6月1日清晨,敌人在我军三面夹击和政治攻势下,感到无力抵抗,便缴械投降。

此战,共歼敌300余人,缴获山炮1门,双管机关炮1门,轻机枪10余挺,长、短枪200余支。胜利地完成了上级交给我们的战斗任务。

1948年6月1日黄昏时三十二旅攻克李庄车站。至此,东从徐州附近,西到砀山铁路已完全破坏。我中野十一纵已完成了这个第一步任务。6月2日下午,出发向西北方向。

1948年6月8日部队驻双庙集之陈庄一带,上午营以上干部会议,首长作了战斗动员。6月11日下午,部队从陈庄一带向西南移动,到章缝集一带接一纵的阵地。刚到那里,又变了,仍回原地(陈庄一带),到达陈庄一带刚休息了两个小时,拂晓又要向西南,进到大义集以西构筑阵地,与在大义集以东设防的两广纵队相配合,构成了一道阻击敌五军的防线。

1948年6月12日,我军驻大义集附近吴楼一带。大鱼——敌五军已经上钩了,想跑也跑不掉了。五军的九十六旅、四十五旅、二百旅都在成武东北营里集、谢集一线与我对峙。七十五师在定陶及定陶以北之游集、陈集地区。另外还有二十一旅、骑一旅在汶上集以东地区,现在准备消灭七十五师,用“剥皮”的办法,最后吃掉大鱼。

1948年6月14日,我军驻大义集西北段店一带。这几天,敌人的飞机看见我们了,天天来扫射轰炸,一天到晚不断,但也不能挽救五军覆灭的命运。为了使每个同志都了解这次歼灭五军的伟大意义,6月15日旅直接召开排以上干部会议,再动员。讲了几个问题:一、为什么要打五军,二、胜利条件,三、怎样打,四、政治工作怎样动员,五、坚决完成任务。

开封战役是豫东战役的第一阶段。1948年6月16日,粟裕给各纵队下达了攻打开封的作战命令。

这天,我中野十一纵驻刘官屯西之张庄一带。我们做好工事等着敌人,敌人也在一面做纵深工事,一面用小部队向我袭扰。其次是敌人援兵来了一部分,我们的援兵三、八纵队也来了。敌人和我们都堆在这个小地区转不开圈子。因此,我们打五军的方法变了,把他拉散。6月16日晚,我们主力部队向考城出击;华野三、八纵队袭击开封;华野四、六纵队打曹县;独立三旅打东明;许、谭主力打兖州;我中野十一纵队往东北,拉住敌人一个旅。打的方法变了,但歼灭五军的目的没变。

1948年6月16日晚我军出奇制胜,三、八纵队突然包围河南首府开封。6月18日,我中野十一纵队驻拳铺一带,担任吸引敌人的任务。6月19日来电悉,我三、八纵队已攻入开封城,正进行巷战。敌五军准备增援开封,现已向西南调头,我们马上要追击。在津浦线上,我军正围攻兖州。

仓促得很,6月20日上午,急急忙忙把新兵补充下去,下午就从拳铺一带出发南下了。

1948年6月22日晨,我三、八纵队经过顽强攻击,攻克开封,5天时间全歼守敌34000余人。我军攻克开封后,蒋介石为稳定人心,严令:以整编第五军(整编第五师、整编第七十师)和整编第八十三师组成的邱清泉兵团等部,加速向开封进攻;以整编第七十二师、第七十五师及新编第二十一旅组成的由第六绥靖区副司令区寿年指挥的第七兵团,由民权地区经睢县、杞县迂回开封,寻机与我军作战。我军攻打开封的目的:一是为了攻歼守敌,解放开封;二是攻其必救,诱敌来援,各个歼敌于运动中。攻打开封的目的达到以后,我军判断敌人必然拼死夺回,遂秘密撤出,向东南挺进,对徘徊来援的区寿年兵团进行包抄。

1948年6月23日,我中野十一纵驻定陶城外刘庄一带。连续三天行军,第一天从拳铺到郓城以南王老虎一带,第二天到定陶东北孟垓、马楼一带,第三天到定陶城附近。还在继续向西南走,一夜行军80里,24日由定陶东北进到魏湾以西孙湾一带。邱清泉兵团的五军已到民权一带了。上午得到情况,敌五军命令驻菏泽的六十八师刘如珍部急速南下,与五军汇合,已进到桃园集以北地区。粟裕副司令员命令:以我中野十一纵为主,并配合两个独立旅歼灭这股敌人。中午部队立即出发,向北追击。但我部队到达,敌人已经向西南(考城)方向逃窜了,只我中野十一纵三十二旅九十四团截住了两辆汽车,这回扑空了。

1948年6月25日,我军在桃园集停止一天。五军已到兰封。

1948年6月26日晨,我华野第三、第八纵队撤出开封,向通许县方向转移。敌邱清泉兵团以一个旅配合刘汝明部重占开封,以主力尾击我华野第三、第八纵队向通许方向开进。而区寿年兵团6月26日进抵睢县西北铁佛寺、龙王店、榆厢铺地区后,却踌躇不前。这样,就与前来援助的邱兵团形成80里地的间隙。

粟裕副司令员抓住这一战机,利用敌人之间这80里地的间隙,互相之间不能相互支援的缺陷,便投入了豫东战役第二阶段——睢杞战役。以睢县、杞县一带的区寿年兵团为战役第二阶段的歼击目标。

睢杞战役是豫东战役的第二阶段。1948年6月26日,邱清泉兵团之五军正由兰封西进。区寿年兵团之七十五师及七十二师正向睢县、杞县地区进军。我中野十一纵于6月26日中午出发南下,参加路南地区作战。一晚行军50多里,27日到达考城张君墓以西王大瓢一带。区寿年兵团之七十五师与七十二师进到睢县以西涡河北岸地区。

1948年6月27日,一天行军80里,傍晚进到浑子集以南地区。我前哨部队已与敌七十五师接触。向开封迂回进攻的区寿年兵团(含整编七十五师沈澄年部、整编七十二师杨文泉部、新编二十一旅李文密部)早在26日已进到睢县以西涡河北岸的榆厢铺、龙王店、涧岗集、陈小楼、铁佛寺等地区。此时,我军已将该敌形成包围圈,准备将这股蒋匪军(共五个旅)消灭在这里。从此,拉开了睢杞战役的序幕。

区寿年兵团之新编二十一旅,由李文密旅长率领该部十八、十九、二十团、旅山炮营、工兵营,进驻睢县西北以陈小楼为中心的周围地区,发现被我军包围后,便将兵力收缩在陈小楼地区转入防御,日夜抢修工事,企图固守待援。这部分敌人善于防御,构筑工事快,长于实施反攻击,具有较强的战斗力。该敌利用寨墙、屋顶、胡同口构筑了两道防线,寨外村内大小地堡与交通沟纵横相接,形成了坚固的防御体系。但由于陈小楼与涧岗集之间交通沟尚未修成,联系支援不便,易于分割包围,各个歼灭。

根据上述情况,华野首长命我中野十一纵队和华野临时配属的第六纵队之十八师乘敌立足未稳,迅速将陈小楼守敌——新二十一旅歼灭。纵队决定迅速发起战斗,采取多路穿插分割战术,先将陈小楼外围据点拔掉,切断其联系,进而包围敌核心阵地陈小楼。以求全面歼灭该敌。我们在纵队司令员王秉章、政委张霖之的亲自指挥下,于6月27日晚9点,向敌新编二十一旅展开强攻。

1948年6月27日晚9点,我方的炮火开始轰了,密集的弹道划破夜幕,大地在剧烈颤抖,敌阵地上顿时火光冲天、硝烟弥漫。开战不过几小时,敌军防线就被我军多出攻破,我军开始向里压缩,紧缩包围圈,逐村争夺。炮火打了整整一夜。我中野十一纵之三十一旅在歼灭陈小楼东北的涧岗守敌六十三团之后,很快进入陈小楼东北面黄庄待命,和华野六纵之十八师担负从陈小楼西北、北面、东北面向陈小楼之敌发起强攻。陈小楼与黄庄之间有一条东西大沟,大沟距陈小楼近,距黄庄远,正是进攻陈小楼的冲锋出发地,但也是敌人封锁和炮击的重点地带。我中野十一纵之三十二旅在肃清张大庄、赵庄、黄庄敌人之后,进到距陈小楼只3里地的王庄,担负从陈小楼南面、东南、西南向敌人进行强攻;三十三旅为纵队预备队,在肃清刘庄之敌后,集结在陈漫芦地区待令。此时,陈小楼外围敌人都龟缩在陈小楼,陈小楼兵力增强,并进行了重新调整和部署,机动力增强。1948年6月28日,负责攻打陈小楼的各部队完成了割裂与压缩敌人的战斗任务,将部队布置在陈小楼寨外强攻出发地。

此时,我军已将区寿年兵团的兵团部及整编第七十五师分割包围于龙王店、新编第二十一旅分割包围于陈小楼、整编第七十二师分割包围于铁佛寺地区。只待6月29日晚同时发起强攻,打一场歼灭战。

1948年6月29日傍晚,我在陈小楼东北方向的指挥所里,举着望远镜仔细地观察陈小楼碉堡、工事的动静,不断地让身边的参谋在地图上标划着,各炮位的炮手们也都在紧张地工作着,有的在测量着方位计算诸元,有的在擦拭着炮弹。一列列大炮在青纱帐里昂着头,幽幽的炮口指向陈小楼。6月29日20时,所有大炮一齐轰击,整整打了1个小时,敌人阵地上一片火海。21时,各攻击部队在我猛烈炮火的掩护下,从陈小楼的四周同时强攻,勇士们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前边的倒下了,后边的冲上来。我十一纵队三十二旅九十四团一营在陈小楼的东南面首先突破敌前沿阵地,该团二营继续向纵深发展。三十二旅九十五团一、二营在从陈小楼的南面、东南面同时突入陈小楼寨墙内,东北角上的我三十一旅九十二团由陈小楼东北方向的东西大沟向右移300米突破(敌人的火力封锁了东西大沟)向西发展,西北角上的华野六纵也相继突入寨内。突入寨内的我军立刻同敌人展开了巷战,猛打猛冲向纵深发展,包围了敌人旅部,遭到敌人集群式连续反击,与敌人展开白刃搏斗,打退了敌人几十次反扑,继续向纵深发展。由于部队打进突破口后,猛打猛冲,快速向纵深发展,少数残留在寨墙内暗堡里的敌人未彻底肃清,致使三十二旅参谋长戴元仁、三十二旅九十五团副团长彭海清,带领后续部队翻越寨墙入寨时,相继被残敌射中胸腹部,因内出血过多牺牲。各部队协同作战,大胆穿插,奋勇杀敌,守敌阵容崩溃,到处是枪声和“缴枪不杀”的喊声,大批敌人放下武器投降。战至6月30日上午11时,敌新编二十一旅全部被歼灭。此战,毙俘敌少将旅长李文密以下官兵4300余人。山炮、汽车、轻重武器都做了我们纪念我党二十七周年送给毛主席的礼物。我们攻克陈小楼后,部队迅速撤出陈小楼,集结在赵庄、闫庄等地待令。

 被困在睢县包围圈里的区寿年兵团,本来是个只有两个整编师和一个新编旅(整七十五师、整七十二师、新编二十一旅)的小兵团,不禁打。但是,区寿年兵团被围后,蒋介石严令邱清泉兵团(整编第五师、整编第七十师、整编第八十三师)及胡琏兵团(整编第十一师、整编第三师)赶来救援。邱清泉兵团连忙从北边赶来救援,胡琏兵团赶紧从南边跑来解围。我华野西线兵团阻援部队在杞县挡住了邱清泉,7月1日,邱清泉兵团进至距区寿年兵团约20里地的过庄、官庄、屈寨、张阁一线不得前进。而胡链兵团也被我中野部队阻于上蔡以北地区。敌两路援兵连攻数日毫无进展。

与此同时,蒋介石还把由徐州北援兖州已进至滕县的整编第二十五师调回商丘,与以伞兵总队改编组成的第三快速纵队和交警第二总队组成西援兵团,以整编第二十五师师长黄伯韬为司令,急速西援睢县救援被围的区寿年兵团。

这样,除中野主力在平汉路方向阻援,和华野山东、苏北两兵团实行战略支援配合外,直接参加豫东战役的我军计有华野八个纵队,我中野2个纵队,和豫皖苏、冀鲁豫军区部队各一部,共达20万人,与国民党军先后有12个整编师、3个快速纵队及其他特种兵部队、保安部队等共25万余人,进行了艰苦激烈的较量和厮杀。

1948年7月1日,前来增援区寿年兵团的黄伯韬兵团,抵达睢县东北方向帝丘店附近。这里距区寿年兵团的整编第七十二师驻地铁佛寺只有20里地。7月1日下午,部队刚吃过午饭,新补入的刚解放的战士接受完毕,粟裕副司令员向我突击集团(华野第一、四、六纵队和我中野十一纵队组成的突击集团)发出了总攻龙王店的命令。敌区寿年兵团部及七十五师师部和十六旅之四十六团,都猥集在龙王店。

我中野十一纵担任阻击黄伯韬兵团之二十五师及第三快速纵队和交警第二总队三个旅的任务,以保证龙王店战斗的胜利。我们接到命令便迅速赶往帝丘店一线,时间紧迫,给新补入的解放战士进行入伍动员后,让他们撕掉帽徽、肩章,穿着国民党的军服,就补入了各连队。部队在急行军途中,敌机不断对我军扫射轰炸,遍地青纱帐掩护了我军,敌机盲目扫射投弹使有的战士在行军途中负伤。途中即与敌援军打上了遭遇战,我军以各种火器向敌射击,组织冲锋枪、手榴弹向敌群袭击,战斗很是激烈,打退了敌人几次攻击 。

    1948年7月1日晚,我中野十一纵进到睢县城东北帝丘店一带,阻击敌黄伯韬兵团。我们的任务是有攻有守,但主要任务是阻击。三十二旅九十五团一营进入帝丘店寨内,即与敌人援军打响,在村中立即展开激烈地巷战。我军的意图是,乘敌立足未稳,情况不明之际,组织多路突击队,同时向敌人进击,将敌人逐出寨外,但敌人后续部队也迅速增加,集群式向前推进,双方在村内巷战中形成了拉锯战,我军以各种火器向敌人射击,组织冲锋枪手、手榴弹投扔手向敌群轰击,打退了敌人几次攻击,村中巷战暂时僵持。后我军组织部队向敌侧翼进击,战斗也很激烈。敌人炮火开始向我占领部分村落轰击,我军伤亡增加,战至晚11时,根据纵队统一部署,九十五团撤出帝丘店,到杨桥构筑工事。我们在雷屯、刘楼、杨桥、楚楼、董店、王老集、罗楼一带的几个村子构筑了阵地。这几个村庄地形非常不利,村子大而散,没有围寨,便于进攻,不便于防守。只两三个钟头,我防御工事尚未做好,敌人于7月2日拂晓4时,在飞机、重炮轰击掩护下向我防御阵地展开了连续集群式的冲击。我们在防御工事没有做好的情况下,在敌人猛烈炮火下,坚守阵地,集中各种火器打近战。待敌步兵冲至100米、60米时,各种火器齐射,突然打击敌群,并配合以短促出击,敌人冲上来,我们打回去,再冲上来,再打回去,并组织多路突击队,同时向敌人进击,将敌人逐出村外。但敌人后续部队迅速增加,向我防御阵地展开更加猛烈地冲击,我军拼死坚守阵地,打退了敌人七、八次的集群冲锋,消灭数百敌人。战至7月2日13时,敌人突破了三十二旅九十五团杨桥村防线,敌我双方立即展开了激烈地巷战、近战、白刃战,九十五团迫击炮阵地被敌人攻占,炮手们拿起烈士们的枪,与敌人在村中巷战,村中房上房下乃至房内,处处都在拼刺刀。村中敌我双方犬牙交错,逐房争夺,仗打得很艰苦,敌人被打得尸横遍野。由于敌众我寡,我军伤亡也很大,尤其是干部伤亡多,九十五团团长齐刚身负重伤,团政委郑振东和团政治处主任杨汝牺牲,九十五团二营五连一个排全部牺牲。三十二旅九十四团雷屯防线,团政委张一枫牺牲,九十四团一营到第三次反冲锋时,只有6支步枪,敌人乘机包围上来,与敌白刃格斗。我三十一旅九十三团干部战士在与敌人白刃格斗中伤亡也很大,战斗极为激烈,最后我军战到炮弹、子弹打完,与敌白刃格斗。7月2日下午,在我军最严重关头,华野一、四纵队从正面及两侧大规模地向敌反击,迅速将敌人前沿的三个团歼灭,我军才转防御为进攻,打退了敌人援军。随后我中野十一纵队便奉命撤出阵地。据悉黄伯韬兵团之伞兵总队于当夜被歼灭。7月4日,敌二十五师已被歼灭大半,只剩帝丘店、杨桥两个村的敌人。7月6日敌二十五师已全部被歼灭。

我们这次阻击任务的完成,保证了主力安全顺利的歼灭区寿年兵团之七十五师,活捉了敌兵团司令区寿年。同时,也保证了黄伯韬兵团之二十五师不能与区寿年兵团之七十二师会合,使主力迅速东移,造成了歼灭敌七十五师的有利时机。我们的阻击对这次战役胜利,起了很大作用。

我们完成了艰巨的阻击任务,但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三十三旅九十七团500多人的一营,只剩下不到200人,三十二旅九十五团一个团只剩下360余人,伤亡很大。牺牲了这么多优秀干部、战士。这些同志在战斗中,都表现了勇敢顽强,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不顾一切的牺牲精神。他们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完成了为人民而生,为人民而死的光荣任务,他们的精神是高尚的。

1948年7月2日下午,我们往下撤的时候,部队已经混乱了,跑散了很多。7月3日我们从龙塘岗西之高李坊一带回去收容散兵。部队这一来,是暂时不能打仗了,往后转移一下,休整。

这次睢杞战役中,我旅连续打了几次仗,完成了阻击、压缩、割裂、攻坚等任务。纵队首长屡次表扬我们,并答应很快给我们补充。为了使我们安全的休整补充,总指要我们到铁路北来。7月5日夜一夜行军,6日到达褚庙店东北地区。6日夜一夜的行军,7日到达曹县一带。由于这次战斗伤亡大,剩下的人很少,干部战士思想弯子没转过来,情绪不高,以至影响逃亡,这是目前最大的危机。为了转变这种情绪,我营召开了连级以上干部会议,打通思想,然后再积极给班排干部解释,深入到战士中去做工作。为了把残缺不齐的部队补充起来,首先把我们在陈小楼战斗中的俘虏补充进去。于是8日上午又动员迎新工作。一说要补兵,战士干部都高兴,连队情绪马上就大转变,和前两天不同,大家都热烈地讨论如何做巩固解放战士的工作了。

据悉,由于敌人继续增援,以及我们缴获的大批武器物资搬运不及,因此剩下的敌七十二师(铁佛寺)先让他们多活几天。睢杞战役暂告一段落,集中力量搬运物资。

原计划救援兖州的黄百韬兵团,改援豫东,使蒋介石在山东战场付出了沉重代价。在救援不至的情形下,华野山东兵团于7月12日攻破兖州,俘虏2.4万人,驻守济南的王耀武第二绥靖区被完全孤立,两个月后的济南战役中被华野及我中野十一纵等部队全歼。

睢杞战役,炮火猛烈空前,我炮兵起到极大作用。睢杞战役,从1948年6月27日起到1948年7月7日结束。中野九纵、十一纵以及华野一、四、六纵,三、八、十纵;两广纵队和特纵一部共九个纵队在粟裕副司令员指挥下,于睢县、杞县一带同国民党邱清泉、区寿年、黄伯韬三个兵团进行了殊死搏斗,在这极度紧张激烈的10天交战中,共歼灭敌区寿年部及其七十五师和黄伯韬快速纵队3个团,计54290人。其中,俘虏敌第七兵团司令区寿年,整编七十五师师长沈澄年,新编二十一旅旅长李文密以下官兵30050人,毙伤24240人,大量地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

包括开封战役、睢杞战役两个阶段的豫东战役胜利结束。我军经历的20个昼夜的激烈战斗,攻克开封,歼灭区寿年兵团,打击了黄伯韬兵团,削弱了邱清泉兵团。以伤亡3.3万人的代价,歼敌一个兵团部、两个整编师部、四个正规旅、两个保安旅,连同阻援作战在内,共歼敌9.4万人。这一场紧张激烈的“中原会战”,使蒋介石完全失去了在中原战场对解放军发起战役性进攻的能力,更加动摇了蒋军据守战略要点的信心。打响了我中原人民解放军对蒋军展开震惊中外淮海大战的前奏。

因我的身体在鲁西南战役的万福河阻击战中负伤过重,内脏受重伤未恢复好,加之连续行军打仗,战斗激烈频繁。后来这40余天,因身体极度虚弱,一激烈活动就呼吸困难,咳嗽吐血,同志们就用担架抬着我。于是我就在担架上指挥中野十一纵队三十一旅九十三团机炮营全体官兵与敌进行激烈、殊死拼搏,直到睢杞战役结束。

睢杞战役结束之后部队进入休整阶段。至此,我在担架上指挥九十三团机炮营行军、打仗40余天,部队首长见我重病实在不能支撑,纵队政委张霖之首长亲自动员我回后方养病。1948年7月间,部队把我用担架送到冀鲁豫军区卫生部。

1948年8月26日,在冀鲁豫军区政治部,由军区政治部主任郭影秋给我谈的,叫我到聊阳县任兵役局局长。我提出要求,像我这样的病人,四个已经死去两个了,我身上枪伤、炮伤、弹皮子伤共有70多处,被子弹穿透两叶肺后落下的肺病一直不好,有时还吐血,一块弹片至今还在腿里没取出来,我病得不能活了,叫我死在家里去吧。第二天郭影秋主任过来谈,批准短期退休,回家养伤。

由军区派人,牵着我那匹与我有着生死之交的小枣红马,我趴在马背上,一路风尘,把我送回家。当我们走到后梨园村西头,得知我村乡亲和孩子们都在我村村西头的聊阳公路路西家庙前说话时,我从马背上下来和乡亲们打招呼,我8岁的女儿也在那里和小孩玩,她看到我,就好像看到陌生人一样,我说:“那不是小凤语吗?过来叫爸爸看看。”她跑到我跟前,抓着我的手,昂着头对我说:“爸爸,您痩得皮包骨头,我都不敢认您了。” 

比我大10岁的姐姐对我说:“咱爸爸到了咱村西头,由送他的人把他从马背上扶下来。当时在村西头有拉着地排车在那里卖西瓜哩,咱村上的大人小孩在那里玩的人挺多,大人看到咱爸爸都往前挤着说话,小孩也往前挤着凑热闹,我挤不进去,也不认识他,就被挤了后边去了,咱爸爸一喊我,听音才知道是爸爸,咱爸爸瘦的,我真不敢认他了。咱爸爸到家后,上级给了咱家两布袋小米,咱娘就熬小米汤给咱爸爸喝,那时咱爸爸病得不能喝小米,喝小米拉小米,只能喝点米汤。”

我要去看看父亲在担架上指挥中原野战军十一纵队三十一旅九十三团机炮营,在豫东战役中和敌人厮杀的大战场。2019年10月17日上午8点我和老伴乘上聊城至民权的火车,11.36分到达民权火车站,13点在民权汽车站乘过路车去睢县,民权至睢县的公路是双向两车道的沥青路,虽是沥青路但汽车还是卷起了黄土,隔窗望去,除村庄外就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当年我的父亲和他的战友20万将士就是在这大平原上一路硝烟、一路烈火、一路鲜血、一路牺牲地和25万敌人厮杀,那是多么血腥的场面呀!我的心揪起来了,看着这广阔无垠的土地,心想:这里,就是这里,到处都洒着将士们的鲜血,埋着烈士们的忠骨! 

image002.jpg

                                                                                     民权火车站

image004.jpg

民权汽车站

到睢县后就顾了辆小电动车,把我们直接拉到了睢杞战役烈士陵园。睢杞战役烈士陵园位于睢县城北两公里外,坐东朝西,占地约百亩,南临城湖,北靠护城堤,西临民权至太康的公路,睢杞战役烈士陵园中轴线甬道两旁植苍松翠柏,从西向东依次为纪念碑、中心花园、烈士公墓,北侧有纪念馆。睢杞战役烈士纪念碑由碑基、碑身、碑顶构成,碑面所嵌“睢杞战役英灵永垂不朽”,我和老伴怀着悲痛、崇敬的心情瞻仰了粟裕大将的大理石塑像。就眼含泪水在两块烈士墓地,一块墓碑一块墓碑的瞻仰。后来发现:一块烈士墓地是葬在睢杞战役中牺牲的烈士;另一块烈士墓地是葬睢县的在历次战斗中牺牲的烈士。两块墓地的墓碑都看完了,但心里总觉着少点什么,我突然灵感发现:没有中原野战军第十一纵队烈士的墓碑,哪怕是一块也没有,怎么可能呢?中原十一纵队在华野粟裕付司令的指挥下,打完睢杞战役后,十一纵三个旅只剩下两个旅的人了,整整打没了一个旅,一个旅的人都打没了,怎么可能没有一个十一纵的烈士墓碑呢?我茫然了,我一下子蹲在地上好久没有起来,泪刷刷的往下淌,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倒不为十一纵的烈士在乎一块墓碑,烈士牺牲的时候也没有在乎过牺牲后有没有墓碑,他们为的是共产主义的信仰、为的是革命事业,为的是解放全中国!我想的是:既然建了睢杞战役烈士陵园了,为什么不为他们立上一块墓碑呢?!

 一块是在睢杞战役中牺牲的烈士墓地,另一块是睢县历年来牺牲的烈士墓地,面积差不多大,两块都分别用绿植圈起来,内栽柏树。

在睢杞战役烈士陵园内,离烈士墓地较近的地方还有一块墓地,这块墓地有几组大墓碑,所谓“组”是:即有大墓碑,墓碑后面还有大墓。心想这些墓是谁的?就到近前看,原来是睢县自然死亡人的墓。

我想看看睢杞战役陈列馆,但陈列馆的门锁着,在烈士陵园内没找着一个陵园内的管理人员,哪怕是看门的也没找到,在那里晒暖的人说:“这地方平时没管理人员,有特殊人来时,人家才开馆。”于是,我们就离开了睢杞战役烈士陵园,住进了附近的皇都假日酒店。第二天一早就要乘汽车回民权了,但我没进陈列馆看看,心中总感到不甘,来一趟不容易,难道没看陈列馆就回去了?于是我向旅馆前台打听了睢县民政部门的电话,经过一番周折,烈士陵园管理方答应打开陈列馆的门叫我参观。

我们在一段段历史文字、一张张珍贵历史图片、一件件革命文物前驻足观看,追忆了豫东大地上辉煌的革命历史,深切感受到革命先辈不怕牺牲、顽强拼搏的英雄气概。心想: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是用革命先辈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一定要珍惜!要继承和发扬革命先辈的优良传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繁荣富强!

我们从睢杞战役陈列馆出来,深情地注视着 睢杞战役烈士公墓 心想:我那些中原十一纵在睢杞战役中牺牲的叔叔大爷们和在睢杞战役中牺牲没有墓碑的叔叔、大爷们都在这里安息啦!在睢杞战役中牺牲的叔叔大爷们和为革命牺牲的烈士们,您永远是全国人民心中的丰碑!

                                                                                              2020年10月18日写

image006.jpg

image008.jpg

image010.jpg

image012.jpg

image016.jpg

image018.jpg

image020.jpg

image022.jpg

image024.jpg

image026.jpg

image028.jpg

image030.jpg

image032.jpg

image034.jpg

image036.jpg

image038.jpg

image040.jpg

image042.jpg

image044.jpg

image046.jpg

image048.jpg

image050.jpg


浏览:1051次

评论回复
  • 王风芝

    2023-12-18 王风芝

    谢谢!

  • 通途

    2023-12-16 通途

    这么详尽的资料整理是很劳神费力的 没有红色大情怀真的写不下来 向作者致敬

最新来访
  • 通途
    通途
  • 王风芝
    王风芝
  • liuhuizjs
    liuhuizjs
  • 陈静
    陈静
  • 西土耳
    西土耳
  • Admin
    Admin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