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历风雨 怎么能见彩虹——谈我的成长经历和教育观/李小文

小文 发表于2021-04-22 14:37:28

前几天与朋友一起聊起来孩子教育的问题。有朋友说知识改变命运,有的说知识如今不能改变命运,连硕士甚至博士也很难找到工作了,我说知识是基础,加上智慧和能力定能改变命运!

我小时候,甚至我儿子小时候与现代大多数人走的路子略有不同。小时候我很调皮,打过所有能打的架,但也看过家里所有能看的书,五年级,四大名著都读过,《水浒传》更是看过四五遍。当时家里订着两份报纸:《参考消息》和《解放军报》,上午送来报纸,我中午放学后,总是一边看报边吃饭: 从小也养成了听新闻的习惯,早晨六点半就迫不及待地打开收音机,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与报纸摘要》节目,直到现在都要早晨和晚上各看新闻一个小时以上,否则茶饭不思。十二岁自己坐火车上西安,十三岁自己上北京,可谓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了。所以,1979年16岁半时轻松地考入昌潍师专,是当年山东省考上的1480名文科大学生之一, 是昌潍地区历史单科状元。但因严重偏科,数学和英语只考了十几分,而至今抱感。

我是1969年冬天上小学的,正赶上文革时期。毛主席说:“我们的教育方针是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个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所以我一上小学就开始捡麦穗了,及至初中更是夏收秋收必到农村去——割麦子、掰棒子、打场什么艰苦农活都干过。小学二年级写过一篇拾麦穗的记叙文,结尾是这样写的:“虽然我的脸晒黑了,但心却炼红了!”记得上初一时学校要求每名学生一星期给人民公社交一筐大粪,我这个潍坊市孩子就成了明星“马拉多纳”。大冬天,早晨五六点钟,天黑乎乎的,就跑到国防路(现健康街)沿路拾粪。当时路上没有汽车,拖拉机也很少,只有“马拉多纳”,也没有拾粪的经验,只是傻乎乎地跟着马车跑,自从老潍坊棉纺厂一路拾到汽车站,时刻准备着,只要马骡一翘尾巴,就马不停蹄地用小铲子撮起热气腾腾的马粪来……就这样,干了一个冬天。初二时学校开门办学,我到潍柴学工一个半月,既体会到工人阶级的力量,更感受实践出真知的伟大。我们中考的数学题目是自己做一个圆柱模型,因为课堂上学过,又在工厂实践过,自然考得优秀。当时每年都军训,拼刺打枪扔手榴弹,那才叫过瘾!初二时我已当上潍坊二中红卫兵委员会副主任,练就了组织能力、社交和演讲能力。上高中体育也很优秀,是二中摔跤冠军、举重冠军、百米冠军,人送绰号“老黑”,曾荣获国家级运动员称号……潍坊二中百年名校,英雄辈出,我正是这所学校教育和培养起来的。我这一辈子当不了什么名家,但我确实是个杂家。工作之余、闲暇无事时就写诗、画画、刻根雕、逛古玩市场,养花养鸟养鱼养狗……现在住的新房子是我设计的装修没花多少钱,古色古香、鸟语花香,就像一个博物馆,朋友同事看了都说好!

我真弄不明白现在教育孩子出了什么问题,也不知道有些家长在忙乎啥,社会、学校、家庭似乎更关注孩子的分数和名次,孩子连叠被、炒鸡蛋都不会,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了。我认为家长一定要让孩子读书见世面,还要具有一定的生存能力,然后就是子实践锻炼,我儿子上中学时我从来不向分数和名次。有很多人抱怨教育不公平,怎么北京上海的学生高考只需五百多分就可以上北大、清华了?但我认为要看到这些城市孩子的另一面,那就是视野开阔、见过世面,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现在国家正提倡创新创业,往往是这些孩子容易成功。当时,我家有很多亲戚在北京,高考前我去过五次故宫,那时只要家长给买了来回的火车票,兜里再装上十块钱,就可以在北京逛上半月。小时候潍坊最高建筑是三层楼(市里只有最高展览馆和地委大礼堂),到北京一看,北京饭店竟有二十几层。真是须仰视才见!当时潍坊几乎没有外国人,见了金发碧眼的老外,都跑过去围观。我亲眼所见,1984年潍坊第一届风筝会,潍坊人呼啦啦跟着老外要看老外究意长的什么样……

我给学生上了六、七届就业指导,第一节课必给学生讲见识、智慧和能力,山东牧院的毕业生也正是动手能力强而广受社会的青睐。我外公是陕西的著名画家,百度有外公蒋雄影先生事迹可追溯1928年。因为遗传的关系,我让儿子从小学画画。当时儿子已经赢在起跑线上。记得原教育部长周济说过这样几句话,令人深思:“我国教育的一个致命缺点,就是学生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不足。造成这种结果的根源在哪里?是教师和家长忽视了对孩了创造思维的培养。国内外的教育专家一致指出: 美术教育对培养人的个性化、创造力和丰富的想象力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在少儿时期进行美术教育这一作用显得尤为突出。"在我的坚持下,儿子幼儿园上潍柴幼儿园,小学上潍坊市实验小学。牧校当时在潍坊东郊,离市里十几里路,儿子一年级就六点半准时坐牧校大客棚(送高中大孩子上一中、二中的)。车上就他一个小孩子,一坐就是六年。初中时画画已很好了。曾考过中国美院附中(全国只招百人,儿子专业过了,文化课没过)。儿子上高中逆反得要命,谁都不服气,成天与人打架,上网吧玩游戏,我给他转了好几所高中也不气馁,愈挫愈坚。有人劝我,让孩子当兵去吧,要不找陶洪开或上保定步行学校(当时都曾因戒网瘾而全国闻名),更有很多人笑话我惯坏了孩子!但我懂得一个道理,不上学没出路,只能前功尽弃,以后也就是于简单体力活。我那时从没听过儿子唱歌但他唱竟闯进青年歌手大奖赛潍坊赛区半决赛,跳舞进了潍坊街舞前三名,玩游戏(魔兽世界)玩进全国前一百名,我才知道儿子确实有点小聪明,艺术也有相通之处,我培养孩子的信念更坚定了。学艺术自然要花费很多,当时我就勒紧裤腰带,连车都没学过。儿子两年高考因文化课设过而名落孙山,但我咬定青山不放松认准了“一招鲜吃遍天下”的道理,连续三年送儿子到北京学画画、见世面,用艺术启迪智慧,学画画培养了创造力、想象力,观察力、记忆力和耐力,儿子在此期间也懂得了很多道理,长了许多社会经验。当时就有很多女孩追他,即使跳舞椎间盘突出在人民医院动手术,也有女同学去看望……路遥知马力,儿子上大学学平面设计,大一时一月就能挣两千多,大二时获得全国大学生平面设计大赛优秀奖,大三参与设计嘉庚美术馆、海峡两岸文化论坛,伦敦奥运会前主创的《联想伦敦行》被中国联通采用。毕业实习自己就能在厦门找到满意工作,工资比我这个当了十几年副教授的还要多。如今自己创业开广告设计公司,挖到了第一桶金——安踏、鸿星尔克等国内著名运动品牌的海外广告是儿子设计的,他现在也在厦门广告设计界也算小有名气了!

1938年,抗日的烽火燃遍全国,我父亲当时在莱芜南学堂上中专,他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八路军,1940年从山东远赴革命圣地延安学习,后转战南北:母亲1948年在北京上初中把旗袍一撕就参军南下了,家里半年后广找到她——我从小就是听着这些革命故事长大的。与朋友聊起来总感觉现在教育孩子有问题存偏颇。我要把我人生经历和教育观告诉朋友们,哪怕是茶后饭余的笑料也罢。我的体验是:死读书读死书,抱缺守残只会害掉自己和孩子。记得小时候听过则笑话,说是家长有急事出几天,临行前给儿子脖子上挂上了一圈大饼,并嘱咐孩子记着吃饼,结果儿子只吃了嘴巴下的饼,也不知把饼转一下,结果饿死了……

不经历风面,怎能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浏览:1365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王建興
    王建興
  • 万古长青
    万古长青
  • 宋秀兰
    宋秀兰
  • aduker
    aduker
  • 奉节中队
    奉节中队
  • 闫振东
    闫振东
  • 王寨辛庄
    王寨辛庄
  • YMXM
    YMXM
  • 方方
    方方
同乡随笔
同城随笔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