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口述史》二:一一五师指引我的革命路

南方 发表于2017-05-24 20:53:51

一、红灯引路,八路军带来了光明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了。

在我们贾庄,早已有中国共产党组织了。村上有名的李举人孙子叫李伯瑾,在1938年7月1日任费县共产党县委书记。这年8月中共费县县委在一区成立抗日武装,李和轩任区队长。9月在费县四区(今平邑卞桥、费北县兴国庄一带)建立抗日训练班。李伯瑾,张若林等负责训练。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参加了抗日救国的各种活动。

1939年5月,八路军115师司令部进驻费北县马家峪、李家庄一带。115师政治部工作组来到我们村发动群众,宣传抗日。工作组的同志给我们讲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翻身作主人的道理,要打倒军阀、地主恶霸,也就是毛主席说的要推翻“三座大山”,老百姓才有活路。当前就是要团结一致打败日本侵略者,老百姓才能过上好日子。在工作组同志的启发下,我讲我家的苦难史,讲到乞讨受人歧视,讲到母亲病死他乡,讲到姐姐被迫做童养媳……。越讲越伤心,我失声痛哭,从此更坚定了我永远跟着共产党走革命之路的决心。

我们村也在中共费县县委领导下,成立了“青年抗日救国会”,我们王姓家族有我和叔兄王儒现、王儒刚和李伯瑾李氏家族的许多青年人,都参加了抗日救亡的宣传活动。我们带领一一五师政工组同志到私立学校宣传抗日,我还亲自与年纪大的壮丁去日本鬼子驻地侦察过敌情。

参加革命前,我在本乡算是有点名气的青年学生,说媒的也多,本村有一位知名人士李铭图看上了我,此时我正跟他读诗书,他准备把他的侄女许配给我,只要我愿意,便可成亲。他家的经济条件好,不愁吃、不愁穿。可是,我心中想的是参加革命队伍,想的是天下广大人民群众翻身求解放,我毅然拒绝了。我决心摆脱旧社会的苦难,不相亲不成家坚决到外闯一闯。

由于父亲清廉不爱财、不求富,也影响了我,使我也养成了不爱财不恋地的品性。也由于父亲是有精深学问的文人,充满书香门第的家庭,养成了我学习做人温良恭谦的秉性,以及终生好学上进的品德。

父亲去世后,我们家按照当地习俗分了家,我的名下也分得五亩土地,但我一心就想外出读书、干抗日救国的事业,不给自己留下私人财产,便把这些土地给了二哥家。我是一身轻松,没有任何牵挂,全身心的投入革命事业的。我不成家、不要家产,坚决干革命,此事在全县影响很大,起了很好的表率作用。

二、在一一五师军政干校学习

1939年6月,一一五师到费北县后在马家峪驻防,政治部在李家庄开办费北县乡政干部培训班,时间一个多月,在此学习期间,经崔狄介绍我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学习期间,训练班主任崔荻找我个别谈话后,他详细询问了我的家庭情况,我都一一如实告诉了他。同时,我也谈了我的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也讲了土匪抢劫、饥寒交迫,我四处流浪乞讨的悲惨日子,以及母亲病死他乡、姐姐被生活所迫当童养媳的情况。崔主任听了以后,告诉我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许多道理,我的思想觉悟有了很大提高,决心跟着共产党走,才能让老百姓过上好目子。崔主任进一步给我讲了党的许多知识,要永远跟党走,要经得起在严酷斗争中的考验,为了党,为了人民,要敢于贡献出自己的生命。同时,还强调了党的纪律,重要的是不背叛党,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当前就是要打败日本鬼子,救亡图存,反对妥协、投降、分裂。

训练班举行了一次入党宣誓大会,我是由崔荻主任介绍入党的,同时还有十多个青年人人党。我们在党旗下由崔主任带领我们宣读入党誓词。非常庄严,非常隆重。

我宣誓以后,感到我已变成了另一个人,不是过去讨口要饭的穷小子了,我的母亲虽已过世,但是,现在有了组织,党组织就是我的母亲。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眼睛也明亮了,有了奋斗和追求的方向了。从此走上革命道路。

当然,我入党以后,在敌我斗争非常残酷涉及生与死的时候,也有人劝我投降敌伪,或者干脆回家。我都一一严正驳斥。1942年日寇大扫荡,许多人动摇逃跑,我始终坚定不移的跟党走。即使是“十年动乱”期间,被批斗、被夺权,以及改革开放后的社会变革,对共产主义我从来没有动摇过。

由于穷苦坚定了我的阶级觉悟,坚定了我的革命信念和追求革命成功的信心,时时以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精神鞭策自己。

我毕业后即脱产正式参加革命工作(工龄从此算起),分配在费北县二区,任民运干事。    

1939年10月,为进一步培养提高,县委将保送一批知识分子到一一五师二梯队学习,二梯队实为军政干校,重点培养连排干部。

经一一五师二梯队工作组引荐,二梯队政委刘兴元接见了我们,他给我们谈话,了解我们的情况后,动员我们去一一五师军政干校青训班学习。经一一五师政治部工作组介绍、中共费北县委同意,我和王儒现、王儒刚、唐毅、咸栋等二十多个青年人在军政干校学习了三个月,学习的主要内容是:抗战理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毛主席的《论持久战》等,还有军事训练科目,教唱抗战歌曲。我读私塾,上小学因声带不好,唱歌一直是我的弱项,很是遗憾。

二梯队司令部驻在代鲁,一天鬼子扫荡,中午来围攻,干校分路突围,最危险的时候我们离鬼子只有半华里,真是险象环生。我于12月底毕业。随后被分配在费北县政府办公室文书股任秘书,又被任命为县青联常委。我的具体任务是:写布告、刻腊版、油印等方面的文书工作。

三、抗日根据地革命政权中的税务所长

1940年4月,我跟随县长陈柯下乡检查工作,当我们到费县西北大仲村检查税务工作时,发现这个税务所账目不清,还有贪污问题。当时,全县有五、六个比较大的集镇,商业经济比较发达,税收是当地抗战政府的主要经济来源。而大仲村有山东省第二个济南的说法。征收的商业税中,比如卖一捆大洋布,要征税一块钱。每年征税就有好几万元的收入。

    县长把原来的税务所长撤了职,临时叫我留下来管这个税务所,任大仲村税务所长。这个税务所加上我一共有七个人,其中有刘次恭(县委书记父亲)、赵省三(青团委书记的父亲)等几位老人,只有我是最年轻的,其他都是40岁以上的中年人,可谓以青带中,中青年结合。我要求他们帐目清楚,不得公饱私囊。并宣传团结抗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政策,深受器重,团结一致。我们是白天收税,晚上转移,以防敌伪袭击。结果税收任务完成得很好,我从四月工作到十月,调离工作时,县税务局长来检查工作,充分肯定了我的工作成绩,还给了我物质奖励,一套新的大成蓝布布衣,一床棉被子。

在大仲村税务所工作结束后,1940年10月我又一次受到提拔重用,调中共费北县委组织部工作。组织部共五人,部长是崔晓东,一位科长、三个干事,我是守家的干事。崔部长比较看重我,他知道我的姓名叫王儒翰,认为这个名字有封建色彩,既然参加到革命队伍里来,还是另改一个名字的好。我们商量来商量去,由他给我取了一个单名:云。他说“云承万里,天上的云是水气,齐鲁大地这些年闹旱灾,你是天上的云,可以给老百姓送来雨露。我们革命党人,就是要给大地带来雨水,风调雨顺,老百姓的日子就好过了”。从此以后,我就正式改名为王云。更为重要的是,我要坚定不移的为老百姓送去雨露,要一辈子为老百姓办事,我已经不是从前的王儒翰了,是新人王云,是为老百姓带来雨露的共产党员王云了。

四、深入敌后、处决敌特

1941年1O月后,日本占领军发动了大扫荡,费县县委已在敌占区建立了抗日地下组织。敌人把根据地完全占领以后,农村伪化,我们改变工作方式深人敌区作隐蔽斗争,建立秘密据点,如在东固建立的政权就是两面的,白天是敌人的天下,夜晚是我们的世界。县委在敌占区有专人分工负责,有武工队、公安队等。记得正是秋粮成熟的时候,为了解决老百姓到手的粮食不被敌伪抢走,县委派我在敌占区作组织抢救粮食等项工作。

费县东固是个大村子,党组织健全,地下武装也有一定的实力,是一个抗战堡垒。日伪军队也不敢轻易入村,汉奸也只敢白天进村来要粮要钱,怕晚上被地方武装把他干掉。但是,西固村就不一样了,为了帮助西固村老百姓抢收粮食,我利用晚上时间进村,与当地党员、干部开会,商量发动群众抢收粮食的事。

有一次,我与一位县委代理书记李鲁生在东固地下组织杨忠朴家,发现一个日本鬼子的情报员。他供给我们的情报是假情报,反而把我们的情况提供给日本鬼子。一天,我们又来到东固村杨忠朴家,想方设法把他找来,在杨忠朴家吃饭、喝酒。他发现我们的真实身份后,想在饭后喝茶时逃跑。

当这个家伙翻墙要逃跑时,我奋不顾身抱住他的双腿,他的力气大,把我蹲倒在地,越过了墙头。杨忠朴迅速从小门跑出去,这时,那个汉奸已跑到了小巷子,杨一个扫堂腿把他放翻在地,我随后跟上,我二人将他捆起来,关在一个小房间。 审问时,他死不承认,好在我们已掌握了充分证据,晚上,县委书记李鲁生通知县公安局的特务队,来了四个队员,核实了这个汉奸的所作所为后,把他押到一个大芦苇荡枪毙了。

这次为抗日为百姓除了一害,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他们都说“他这人不是中国人,帮着日本鬼子打中国人,这就是他的下场”。

1941年10月,我在县委组织部工作期间,日本鬼子大扫荡,八路军转移敌后,县委办公机关也搬迁在敌占区工作,党政机关转人敌占区活动,分配我与各村联络,负责传达上级指示,护送干部安全通过封锁线。同时把敌人动向、敌伪的活动情报及时传报上级。由于我在本地联系群众有较好的工作基础,这些任务都能顺利完成。

谁在收藏
浏览:3446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17-05-25 21:03:21 王建興

    抢收粮食...和县书记。嗯嗯,这全部是我父亲口里说的八路军。鼓掌!

  • 王建興

    2017-05-25 21:01:19 王建興

    王大爷是115师的兵么?

  • 王建興

    2017-05-25 21:00:36 王建興

    父亲给我讲过两个姓崔的,一个崔晓东,一个崔友义,我问兄弟俩么?呵呵。崔友义大爷的13岁的女儿,在返乡团大返乡扫荡共产党时被糟蹋尸首无踪影,我父亲说的哭

  • 王建興

    2017-05-25 20:52:36 王建興

    1939年春夏,罗荣桓驻扎在咱庄前面古城里,秋天和王洪九干仗,罗部转移到河南岸建根据地,再后来就和王洪久拉锯战上了。(我的留言均是我父亲口述或我的调查而已)

  • 王建興

    2017-05-25 20:41:28 王建興

    李伯瑾前辈,是当年费县人的抗日英雄!我父亲也提起过。

最新来访
  • 孙公全
    孙公全
  • wzhihi88
    wzhihi88
  • 南方
    南方
  • 遇见
    遇见
  • 王文静
    王文静
  • ymsr
    ymsr
  • 关山万里
    关山万里
  • 山东陈家人
    山东陈家人
  • 赵玉后人
    赵玉后人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李鲁生,崔晓东,赵省三,刘次恭,陈柯,咸栋,唐毅,崔荻,王儒刚,王儒现,李和轩,李伯瑾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