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炳云回忆八路军与新四军会师经过

Admin 发表于2015-04-10 23:57:03
    抗日战争前期,我在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五团工作。遵照党中央、毛主席关于“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战略决策,六八五团奉一—五师命令于1938年12月到达苏台豫边区(丰、沛、肖、砀),不久,被改编为苏鲁豫支队1940年5月,苏鲁豫支队又改编为教导一旅。
    后来,黄克诚率八路军四纵队一部东进,与教导—旅合编建立八路军第五纵队,黄克诚任第五纵队司令员兼政委,教导—旅被编为五纵队—支队,由彭明治任司令员,朱涤新任政委,我任一团团长,田维扬任政委。我们团下辖四个营,一营营长刘治国,教导员宋维栻,二营营长周良贵,教导员许风;三营营长张万春,教导员石瑛;独立营营长王耀奎,教导员丁光辉。全团3000多人。
    为支援新四军黄桥决队,我们团于1940年10月4日从顺河集、大兴集出发,开始向盐阜区挺进。当时我是跟一营走的,政委田维扬,政治处主任王东保,参谋长顔理英以及团机关是跟二营走的。5日晚,汉盐河,起初船渡,后搭浮桥,盐河东岸是韩德勤部下吴独膀子的第一常备旅,在我猛烈炮火攻击下,拂晓时分,顽军退到洲门。我们过了盐河,分兵两路一营攻洲门,二营攻东沟,三营直插益林。洲门打得比较激烈,经过几个小时的战斗,才把龟缩在据点里负隅顽抗的300多个顽军歼灭。
    这时,我又从一营赶到三营,到了益林以后,发现东沟是一个很重要的位置,立即派三营插入东沟。益林、东沟顽军,是韩德勤的第十常备旅和王光夏的部队,没有战斗力,见我们来,慌忙向建阳方向撤退了。我们从益林、东沟追到湖垛,又向盐城西边的龙冈进军。当时,我们团有两部电台,一部留在团部,另一部随三营前进,因为他们是团的前卫部队,可以通过电台随时跟团部取得联系。三营到龙冈后,我通过电台命令他们向刘庄插去,团部和一、二营,独立营向大冈、安丰、大邹庄方向前进。
    10月10日,我团三营与北上新四军先头部队首先在白驹、刘庄间的狮子口会师,三营营长张华山(张万春)向我作了报告。为什么叫张华山呢?因为在徐州丰县时,我们大队在一次行军途中与日军遭遇,为掩护大队部和部队转移,三营在华山阻击敌人,激烈的战斗进行了一天,双方都有不小伤亡。为了纪念这次战斗中死亡战友,他把名字改为张华山,但末得到组织同意,实际名字仍叫张万春。   
    我没有直接参加白驹会师,年代较远,白驹新四军先头部队到底是哪一部分已记不清了,你们可去问原三营救导员,现沈阳军区后勤部副部长石瑛。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刘庄、白驹会师是最早的,八路军方面肯定是我们团三营。
三营在白驹会师后,二营也在大冈以南曹家庙与新四军二纵队二团参谋长张强生带的一个营会了师。当时我住在大冈,得到消息后,—面把情况及时报告给支队部,一面对部队作了指示,我们是跟着中央的老部队,不要摆老资格,要注意互相尊重,互相团结,要注意军民关系。在接到二营报告的当天,我就乘汽艇前往曹家庙,会见了张强生同志,并办了几桌饭。共庆两军会师。参加的是营以上干部,大家互相祝酒,说了不少安慰和鼓励的话。我们赞扬新四军黄桥战役打得好,庆祝他们取得的重大胜利。他们则谦虚地称我们是八路军老大哥,是能打善战的部队。大家边谈边饮,亲如兄弟,我在曹家庙住了一个晚上,又回到了大冈。  
    10月中、下旬,陈毅同志带着警卫队和两个参谋来到支队机关龙冈。陈毅同志一到,支队部就通知我们去开会。我们几个团长、政委都来了,支队部为陈毅同志开了欢迎会。
陈毅同志在会上作了报告,讲了国内外和华中形势以及其他问题。陈毅同志身材魁梧,他那潇洒自如的风度和对问题的精辟分析,博得了大家的热烈掌声。陈毅回归途中,还在我
们团部所在地大冈过了一宿,并给我们讲了话,这次着重讲了黄桥决战的经过。
1940年11月,胡服(刘少奇)率“乌江大队”从半塔集出发,经过长途跋涉,来到盐阜区,他首先在阜宁与黄克城会晤。不久,胡服、黄克诚同志从阜宁出发经盐城、东台,到海安与陈毅、栗裕同志会晤,共商如何巩固和发展华中抗日根据地的重大问题,并成立了华中新四军与八路军总指挥部,我参加了会议。从此,两支队伍溶为一体,驰骋在华中的抗日战场上。(韩建勋  陈海云整理)
浏览:3713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牛作宇
    牛作宇
  • 漂流者
    漂流者
  • 勿忘先辈
    勿忘先辈
  • 曹州松子
    曹州松子
  • 美丽音符
    美丽音符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