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耀南传略(文/樊语乡)

北旺马门 发表于2017-10-12 19:33:47

马耀南同志生于1902年,壮烈牺牲于1939年。他的37年的生活史,是一幅非常生动、顽强、庄严而令人崇敬的写照。“宇宙一战场,人生一恶斗耳,一息尚存,绝无逃遁苟安之余地,一生要做硬汉,绝不发一无聊呻吟语,咬紧牙关与困难作殊死战,一直向前迈进,便是轰轰烈烈的人生。”这是马耀南同志日记中的自本志。(注。1937年日记)我们证睹他的生平事迹,更觉其言之不虚及其人格伟大的所在。

他是清河区长山县人,其幼年时代,家庭操农业及小手工业(机房,织周村绸子)。他七岁读书,从乃父哙“子日”,13岁转入新式学堂,从而高小、初中,高中,直至大学毕业,为天津北洋大学优等生,专攻机械工程,颇有心得,得学士位。他在求学过程中,经受很多波折。乃弟晓云同志曾有如下记述:“在这段家庭经济困难,伯父不愿他入学堂,幸祖父一力主张,父亲从中接济,然非其本人决心,很难实现。”因此我们忆起,历史上不知多少有为青年,同样受家庭阻止或经济条件束缚,有志难展,不得深造。然而耀南同志终从这个环境中斗争出来,奋力向前i完成他的学业。这种克服困难,不屈不挠的精神,实在说来,真是贯注在他的全部生命当中。

他将毕业于北洋大学的时候,正是大革命的前夕,他当时参加了国民党,作秘密活动,成为天津市党部的主要分子,组织反日会,创办“五三”工厂,启发抗日思想,组织工人群众,为国为民,赤心耿耿。后因对“清共”不满,被开除国民党党籍并遭通缉,从此耀南同志转入教育界,决心从教育界造就革命人才,以待时机,历任河北永清中学教员,南通大学教授,又于1933年被长山士绅邀请,回县任中学校长,直至县城沦陷止。他任长中校长五年,成为长山县教育空前发展的时代,也可说自耀南同志回县始,长山始得有真正教育。因为当时是全中国最黑暗的时代,长山也不例外,教育“死化”,只准青年读死书,政治黑暗,民族危机,人民生活苦不堪言,因循苟且,投机取巧,明哲保身,八面玲珑,成为一时之风气,此即“荒淫无耻”之结果也。耀南同志回县,全县起死回生,他大力倡导舍己救人,为人群谋福利,鞠躬尽瘁,创造有意义的人生。他首先以身作财,从学校做起,主张自由研究,学校不脱离群众,去掉“闲人免进”换上“欢迎参观”,扩大学校图书馆,允许群众入览,并亲率学生打扫公共卫生,修理街道,且对全县民财建教各方面建设,无不仗义执言,积极推动。又利用各种集会宣传互助合作,团结救国,一时全县风气转变,而耀南同志也就成了全县的知名人士,受到群众的敬仰。卢沟桥事变爆发后,耀南同志更加振作了,他抱定必死决心捐躯报国,下面两段日记是他当时写的。“…上海炮火异常凶猛,全国已入血战状态;自顾在此安逸消闲,能不愧死!…自即日起应特别振奋,求有所报命国家,获取较大代价之牺牲,方不愧生此世间,….”(1937年8月15日)。

“个人态度,此时不便只身避难,只好不顾一切进行民众武力之促成,任何困难,准备忍耐下去”(同年8月28日)。

他的决心定下了,但当时知识分子多纷纷避难,同情者不多,而且自己缺乏军事经验,实感“报国有心,救国乏术”之苦。但救星来了!—-一这里应该说,来的不但是耀南同志个人的救星,而更是全中华民族岁的救星—一他得到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他接受了共产党的正确路线,在共产党同志的帮助之下大踏涉地开始了抗战准备工作。记得最重要的,一个是组织全县抗敌后援会,进行募款劳军,以区为单位,派学生下乡宣传,出演抗战话剧,鼓动抗日情绪。二是办理全县乡村小学教师训练班,指给了全县乡村教师以明确的抗日前途,安定了人心,并藉以组织各村情报网。三是加强了全县民团(夏防大队、常备队、各区中队)的政治教育,去掉旧课程,安排上新内窖(计有中日问题、国际形势、游击战术,农民问题),培养了一批青年知识份子。以上这些工作是后来发动部队的基础,有这个基础的建立,在当时真是谈何容易!确实费了笔难尽述的挣扎,当时某些分子出面阻挠,称长中为“赤区”,停支经费,造谣攻击,然而真理永存,这些阴谋终被耀南同志粉碎了。

韩复榘不战而退,邹、长沦陷了(12月24t日)社会秩序紊乱。县长逃跑,耀南同志在共产党同志的鼓动与帮助下,举起抗日旗帜,振臂一呼,全境响应,遂聚众黑铁山起义,建立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冰天雪地,煎饼米饭都吃不饱,他与同志共甘苦,以个人模范行动影响全体,寝食不安,倍受艰险,然而耀南同志顽强奋斗,毫不畏缩。他以校长资格向民众借给养、借枪,号召大家抗日。不数月来归者数千,连克长山、邹平城,屡攻周村,使敌寇闻名丧胆,人心得以安定。于是从敌人手中夺回锦绣河山,建立了邹长抗日根据地,从而文质彬彬的马校长,一变而为英姿焕发的抗日战士。老少妇孺都说他是邹长人民的救星。

部队坚强壮大了,为使这支人民子弟武装能够继续巩固与发展,1938年乃改编为八路军,在这个工作上,耀南同志更表示了他的眼光远大,忠于革命事业,他苦口婆心地说服了部队上下,又坚决驳斥了阴谋破坏者的挑拨。记得他曾非常中肯地说:“军队组织起来是抗日的,不是咱们的私产,我们自己不成,但我们要把人枪交给真正为民众解放的人,我决心永远跟着共产党走,这是万分正确的,现在不明白,将来你们定会看清的。”今日回忆此言,更觉其宝贵,因而更看出耀南同志实践的伟大卓绝。耀南同志是个学者,对于武装斗争的知识和经验对初感不足,但他能吃苦,不怕死,虚心学习,结果他在实际锻炼中和共产党的培养下,军政同时飞进,也变成了一个模范的共产党员和指挥战斗的能手了。1939年春,日寇扫荡敌后方,当时清河区其他游击队都插抢避难,而耀南同志亲率一团兵力转战邹、长、齐、桓各县,与敌周旋,亲自指挥司家庄、爱贤村两次战斗,以少胜多、指挥如意,是耀南同志非常得意的杰作,今日与邹长人民谈及此战,无不眉飞色舞、津津有味。然,敌人遭我打击,力图报复。七月间,桓台大牛庄一战,耀南同志生身先杀敌,光荣殉国后,清河区的八路军继承其遗志,在共产党和上级军事机关正确领导下,为清河人民利益、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与敌血战五年,奠定了不可动摇的胜利基石。故耀南同志虽死而有余荣矣!

1943年2月

浏览:1095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南之木
    南之木
  • 南院堂主
    南院堂主
  • 林平
    林平
  • 思目
    思目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