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回忆(文/张玉祥)

四十八团九连 发表于2018-01-07 18:48:30

1947年,国民党被我军所迫,将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企图将战争引向解放区。因此党中央和毛主席决定:举行全国性的反攻,用三年左右的时间解放全中国,即以主力部队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在敌占区大量歼敌。遵照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大约在5月份,刘邓大军的一、二、三、六纵队共十余万兵力迅速南下,千里跃进大别山,一刀插到敌人的心脏。抢渡黄河

我当时在六纵队十六旅四十八团九连。刘邓首长指示:要迅速抢渡黄河。当时黄河南岸上有国民党的大量军队驻守,并修筑有工事。一天晚上,我军急行军100多里路,赶到黄河北岸,天还没有亮。我们的地方干部和地下工作人员分头出发,将所有的大小船只都集中起来,停泊在黄河北岸边。这天吃晚饭后,我们都准备好了,待令抢渡。我们出发到黄河边时,天黑得已是伸手不见五指,这时,抢渡黄河开始。当时我们九连只有两个排的兵力,大家分坐在3只小船里。河边上下几里路远的地方驻的部队都上了船。炮兵在河北岸上架起大炮掩护,重机枪连坐在大船上,在我们步兵船后面。当一切都准备好后,首长一声令下我们就开始抢渡。大约四五里路宽的河面上,那么多人,那么多船,竟没有一点声音,只听见划船的声音。我们步兵船快渡到离南岸大约有三四十米远时,被敌人的哨兵发觉了。敌人先开了枪,战斗打响了,我们在船上的机枪和步枪一齐开火,边打边叫船工开快点。船一到南岸,我们迅疾下船往上冲。大炮在北岸掩护,炮弹从空中飞向敌人的阵地。重机枪原来在船上打,下了船,人抬着掩护我们冲锋。冲到离敌人大约二三十米远时,就甩手榴弹,炸得满地是烟。我们边冲边打,边喊“缴枪不杀”。敌军见我军冲上来,大部分往后跑,少数人举手缴枪。我们只顾追赶打击大部分敌人,没有工夫收缴敌人的枪枝。被我们追打的敌人跑一段也回头向我们打一阵枪。到天亮,我们把敌人追赶到三四里路远了。这时,纵队首长命令:十六旅继续追打敌人,要把敌人赶远一点!旅首长说:要迅速追赶敌人,不能叫敌人休息,更不能叫敌人吃饭!我们十六旅又一上午把敌人追打了30多里远。敌人后退一阵,遇到好地形,就拼命地跟我们打一阵。到下午三点多时,敌人就跑远了。首长说: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往回走吧。当我们回到大部队驻地时,天快黑了,抢渡黄河的战斗胜利结束。

鲁西南战役

我军突破黄河天险后,第二个大战役拉开了帷幕,这就是鲁西南战役,具体就是以羊山集为主的战斗。过黄河后,我们部队从京广线西进开到河南东边和山东交界的地方,行军二天三夜,转了个大框框。第四天,二纵队把羊山集后面一个大山包围起来了,六纵队把定陶县包围起来了,还有一个纵队(记不清是哪个纵队)把曹县包围起来了。六纵队把定陶县包围起来,并打了一天。因为是平地,敌人在城墙上,炮弹和机枪子弹像下雨似地落在我们的阵地上。我军暂时无法进攻,天黑后就不打枪了,敌人的火力也减弱了,我们利用这个机会迅速发起进攻。城墙的外围大约三四百米远的地方有道土围子,我军冲到离土围子四五百米远的地方时,敌人发觉我们正在进攻,于是枪炮打得非常激烈。我军首长说,“不管敌人怎么打,给我往前冲!”号兵的军号一响,我军一齐往前冲打。当我军快冲到敌军的阵地时,敌人就往后跑了,这时我军的伤亡也不少。我们占领了土围子后,城里的敌人就在城墙上用大炮、轻重机枪、步枪一齐向我军开火,我军只有用轻机枪和步枪向城墙上的敌人还击。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重机枪连赶上来了,一阵猛攻后,敌人的火力才减轻了一点。我们在土围子上打了一天两夜,到第三天,敌人拼命地从城南冲打出来。当时我们九连只有两个排的兵力,压不住敌人的火力,战斗打到最激烈的时候,后边增援来了两个连,把敌人打回城里去了,还活捉了几十个敌人。第四天天黑后上级命令:今晚要进攻城里,把敌人消灭!攻城战斗开始,我军大炮把城墙打得到处都是口子,重机枪掩护着步兵冲锋。我们带着梯子,冲锋到城墙边就迅速搭梯从口子上攻入城墙内,边冲边打,边喊“缴枪不杀”,到天亮时把敌人全部消灭了。仅我们九连就活捉了50多个敌兵,缴获了几十条枪枝。

攻下定陶县城后的当天下午,上级命令我六纵队打敌人的增援部队。我们当天晚上急行军100多里,天亮后又继续行军50多里,到下午3点左右与敌人援兵三十六师接火。我们十六旅正面与敌人交战,十七、十八旅从左右两边对敌人一个师形成包围圈。战斗一直打了两天两夜,最后把敌人一个师全部消灭。六纵队首长说:今天休息。但到下午四点左右,纵队首长又说:“上级命令十六旅今晚出发,从现在开始,到明天天亮时,要赶到羊山参加战斗。”我们九连马上开了一个支委会,指导员说:“是二纵打羊山的,他们有个旅攻到山上时,又被敌军反压下来了,我们十六旅去接他们的阵地。到羊山有140里,今晚要赶到,路上行军要快,大家都准备好,马上就开始急行军。”下午五点左右我们就出发了,一晚上都是小跑式的行军。因为疲劳,在路上跑着跑着,有时一下子站着就睡着了,后面的同志上来一推,就又接着跑,但天亮时还没有赶到。当地是平原地带,羊山是平地上突起的一个山。我们都从战沟里往前冲,到羊山边时,己到八九点钟了。一到山边,我们就拼命地和敌人打,拼打一上午才攻下一个低山头。我们在这里一直打了三天三夜,才把敌人追赶到最高最后的一个大山头上。当时敌人伤亡了好多,我军也有很大的牺牲。敌人在大山头总想突围下来,又拼命和我们打,他们没有工夫修工事,就把死人抬到前面抵挡枪弹。战斗进行到最后一晚,敌人多次从山头往下冲压过来,都被我军的机枪和手榴弹打回去了。天快亮时,八连把我连换下来休息。我连下来,一吃过早饭,上级说:“敌人向南边退下山了,想跑掉,快出发到南边拦击敌人。”我连在山北边,要到山南边拦击敌人,大约十多里路。我们拼命跑步到山南边时,敌人已从大山上退了下来。当我们占领最高山头时,后面两个团也赶到了。我们拦住了敌人的去路,边打边喊“缴枪不杀”。敌人终于举手缴枪了,仅我们九连抓到的俘虏就有200多人,其中有3个团级以上的军官。我们营长说:“把这3个俘虏交给我们营部吧。”

整个鲁西南战役消灭敌人九个半旅,大约5万多人,俘敌七十师师长、副师长和五十五师师长。羊山战斗胜利结束后,我军召开了评功表模总结大会,会后又集训了半个月。正在这时,蒋介石以为我们要回黄河以北去,就调集20多万兵力,开到黄河南岸一带,想把我军消灭在黄河南边。可是我军集训后继续南下了。

抢渡汝河

鲁西南战役胜利结束,我军集训后,刘伯承司令员把我们六纵集合起来讲话。他说:“同志们!我们抢渡黄河后,又打了个大胜仗,今后还要打更多的胜仗,消灭更多的敌人。今天要出发了,我们的两条腿要和敌人的汽车赛跑。我们要继续打到敌占区,到国民党统治区,大量消灭敌人,直到把全国解放。”刘司令员讲话后,我军继续南下,快速行军20多天,到达汝河北岸一带。这时,蒋介石调20多万兵力,在我军后面追赶,又在汝河南岸一里路地带,调有大量兵力拦守,想把我军消灭在汝河一带。汝河水面不宽,只有几十米,但水很深,没有船也没有桥。我们四十八团边打后面追来的敌人,边抽一部分兵力借老百姓的门板和砍些树木架桥,用一天一夜的时间把桥架好了。我们四十八团是新成立的一个团,在敌人当中还不出名,但是刘伯承司令员这次是跟着我们四十八团的。刘伯承司令员说:“今天要和敌人拼命打,只有把敌人打退,才能顺利地抢渡汝河。能不能达到党中央和毛主席指示的目的,今天就看你四十八团了。”团部首长下命令说:“今天要抢渡汝河,渡河后只能向前冲,不能后退一步。”我们四十八团一、二营抢渡汝河后,和敌人拼打,抬着重机枪向敌人冲锋,轻机枪和步枪、手榴弹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三营在河北岸拦打后面追兵,还要用机枪和步枪打敌人的飞机。河南岸正面敌人的阵地在一个村的北边,离汝河只有一里路远。突击战在早上七点左右打响了,激烈的战斗大约打了两三个小时,一、二营就把敌人打退了。重机枪连长叫战士抬着重机枪,他亲自来打,但当他冲到敌人的阵地时牺牲了。一、二营继续向前追打敌人,野战军司令部机关就跟着过河。敌人的飞机多次向我们轰炸,我三营既要打后面的敌人,又要用机枪和步枪打敌人的飞机,使敌机不敢飞得太低。当时刘邓首长们过河时,是警卫连把首长们围着过河的。而司令部机关人员,大约从上午十二点左右开始过河,一直到下午两三点才过完。这时后面的敌人冲打上来多次,三营负责堵击敌人,战斗打得非常激烈。三营长说:“一定要把敌人打回去。”于是,我们一个连一齐向敌人发起冲锋。敌人见我军冲上来了,就往后退了。我们一直把敌人追赶到两三里路远,回头又打敌人的飞机,坚持到天快黑了,后面的敌人才没有打枪了。这时三营长说:“上级通知我们过河。”我们一过河后,就随着一、二营冲打出去的路往前冲。大约走了两三里路时,两边的敌人向我们开火,我们边打两侧的敌人,边急行军向前冲。就这样边走边打一整夜,到天刚亮时西边没有敌人了,东边的敌人又向我们冲打上来。三营长命令说:“你们九连拦打敌人进攻,把敌人压下去,掩护大家前进。”我们九连执行命令,把敌人打退了。这时,我们后撤10多米远,敌人看见我们后撤,就又冲上来,到离我们只有二三十米远时,我们扒在地上和敌人拼打,机枪和手榴弹一齐开火,又把敌人的进攻打退了。这时三营长又来说:“你们九连的一排继续向敌人打,再不能叫敌人冲上来了。大约坚持20分钟后撤出,我带二排到前面村东边,掩护一排撤退。”营长带二排到前面村东边向敌人打了一阵说:“撤!”二排长说:“营长,指导员带一排还没有撤回来。”营长一看手表说:“时间到了,不撤就要吃大亏的!”我们激烈战斗的地方是个大平地,我们一排不好撤下来。周指导员说:“二班长,先后退10米远,打掩护,我们撤。”结果二班长没有听清楚。我们又和敌人拼打一阵时,因为我跟指导员离得最近,就跟指导员说:“二班还没有走!”指导员叫我们一齐向敌人甩手榴弹。我们向敌人的阵地甩了几十个手榴弹,炸得满地都是烟,敌人不敢抬头了。当一排一起向后撤百米多远时,敌人才向我们冲打上来。指导员叫一班向敌人甩手榴弹,二、三班后撤百米多远,用轻机枪和步枪向敌人射击。就这样,我们一排边打边撤,等撤到前面村西边时,敌人已从村东头进村到村西边,又和我们碰上头。敌人问哪一部分的,我们排长说自己人,还未等排长的话说完,我们就向敌人甩了几个手榴弹,机枪步枪一齐开火。敌人伤亡一部分,大部分后退了。这样我排继续向南方撤走,撤走大约两百米远时,敌人又追打上来,我们就边打边后撤,一直打到下午两点左右,前面大部队已驻扎下来了,但听见后边有枪声响,四十八团团长说:“你们三营后面还有没有人?”营长说:“后边还有九连的一排没有撤下来。”团长说:“快派个连把一排接回。”营长说:“八连去!”于是八连跑步赶来了。他们看见我们一排和敌人打得激烈,八连长说:“你们后撤!”这样八连把敌人打退了,并追了几里路远才撤回。我们一排撤回到大部队驻地时,已是下午大约三点多了。在战斗中都不知饿,可是坐下来休息一会儿,都饥肠辘辘了,因为还是头一天早晨吃的饭,快两天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喝水。

突击抢渡汝河的战斗胜利结束,经过这次战斗,四十八团出了名。千里跃进大别山,我军以锐不可挡之势,粉碎了敌人的前堵后追,先后跨越了陇海路、沙河、涡河、淇河、汝河等重重障碍,经过20多天的艰苦跋涉和激烈战斗。在抢渡汝河后的当天晚上,我军渡过淮河,大约在8月底先后进入大别山区。

谁在收藏
浏览:3135次

评论回复
  • 驻足大别山

    2019-04-08 09:53:44 驻足大别山

    向四十八团九连致敬!我是张玉祥的儿子。

  • 王建新

    2018-06-07 15:57:07 王建新

    向前辈致敬!这段经历我父亲也有,我父亲是孟良崮战役俘管营,把连长级俘虏交给上一级后,就随部队北上南下又北上。。。。。但是,我没有追问属于什么编队。

  • 王建新

    2018-01-07 21:01:21 王建新

    向前辈张老致敬!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