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田打游击的回忆(文/张玉祥)

四十八团九连 发表于2018-01-07 18:50:46

    南下时我在六纵队十六旅四十八团九连。一九四七年十月份左右,我连调到罗田县大队打游击。

    南下到上巴河驻军时,正式决定我连抽到罗田县大队打游击的。县组织大队部、军分区成立独立团、省军区成立独立旅。当时我连只有六个班、两个排的兵力,共有七十人左右。当时已有四、五两个班先抽到罗田去了,留下一、二、三、六四个班。当时高山铺战斗已打响了。到罗田来时,首要的任务就是先送省军区司令员王树声到高山铺领部队。因有敌人据军而不能从浠水走,我们行走的路线是从上巴河到黄冈贾庙、大崎平头岭、黄岗庙、蔡甸河、滕家堡、陈家畈、簰形地、鸡鸣尖、南宝山、汤河、步兵河、李半街、周家河、白莲河,最后来到高山铺。当时要能从浠水路过一天就可以到高山铺,结果边打边走,共走了五天五夜。路上碰上自卫队四次。每次碰上自卫队时,王树声司令员总是亲自指挥,在前面尖兵班和后面一个班不能动,指挥另外两个班去把敌人赶跑。王司令员非常关心我们生活。他司令部有四十多人,我们四个班加上连部也共有四十多人,每天晚上住下时,他总叫司令部的管理员去找老财、地主要个猪杀,然后把猪肉分给九连一边。当赶到高山铺时,战斗已经胜利结束。王树声司令员说:“你们九连的任务完成了,现在你们回罗田去吧!”

    我们从高山铺来到罗田李家楼走了两天,找到县政府的县大队。当时县大队已有三十多人的兵力,廖绍康带领的武装和我连合编为罗田县大队一连,我连原来的连长李道昌任连长、廖绍康任副连长,指导员是周贵云。当时县大队对外叫指挥部,郑铎当指挥长、傅甲三任政委、刘敏任副政委。

    我们在李家楼住了三天。主要学习讨论打游击的战略战术。首先学习毛主席指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二是讨论以少数兵力牵制敌人有生兵力,使我大部队能集中力量歼灭敌人;三是要认识到在打游击的战斗中,能保存自己的力量就是胜利。在学习讨论中郑指挥长说:“你们九连的同志由大部队转到地方打游击,是一个大的转变,在大部队说打就打,说走就走,打游击就不同了。”通过学习讨论在思想上要明确党中央指示精神:“千里跃进大别山,一刀插到敌人心脏里,建立根据地,为解放全国大军渡江搭跳板。”

    在李家楼住到第三天下午,国民党正规军从县城来一个团的兵力,加上自卫队人就更多了。我县大队一个连只有一百多人。游击战斗第一仗迎来了。下午两点左右敌人的机枪大炮步枪一齐向李家楼方向打来。敌人边打边冲上来。敌人以为我县大队没有多大力量对付他们。就边打边喊缴枪不杀。我一连听到敌人的枪声和喊声,就马上跑到李家楼西边山头上,准备给敌人回击,狠狠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我连有四挺机枪和一门小炮,步枪、手榴弹都准备好了,等敌人冲到离我山坡上四五十米远时,一齐打下去,打得敌人昏头转向地退到山下面去了。我连正准备往山下冲,给敌人一个更大的打击时,郑指挥长跑步赶来说:“敌人兵力超过我们十倍之多,不能往下冲,把敌人压下去了就不错,现在要边打边后撤。”一往后撤,敌人就又冲上来了。我们只好边打边上大山。敌人就一直追赶,我们边打边后退,天快黑时,我们已到方家冲王家塆,敌人才不敢追打了,也退回李家楼方向去了。

    到十月底的时候,我们住在簰形地(当时大部队在簰形地办了一个兵工厂),郑指挥长说:“连里派两个班到九资河配合地方干部开展工作。”连部就派我一排的一、三两个班和九资河区长刘景禄、副区长陈汝云一路到九资河。到九资河当天上午,刘、陈二区长就召开伪保甲人员会。下午回簰形地时,走到王家畈河边一带与金寨县黄英的老八团碰头了。敌人见我们人员不多就又是打枪又是喊叫地冲上来了。我们两个班一见敌人来势凶凶,就直冲向敌人对面,步枪、机枪一齐打,打死打伤几个敌人。敌人象疯狗似地夹着尾巴往后山上跑了。我们一直把敌人追到大山上,才下山往回走。敌人见我们顺河往西走了,以为我们是不敢打而撤退了,就又追赶到河边高山上,把我们拦住打。我们看敌人又拦住我们去向,就直冲上山和敌人拼打了一会儿。敌人就往后跑了。我们就狠狠追赶敌人四、五里路远。追赶过五个山头后,才下山来上路了。当我们回到大地坳时,这股敌人又冲下山来缠住我们。我们两个班又回头和他们打,一直把敌人追赶到五条路上面,天已快黑了。我们才下山往回走。顺路走到余家坳又碰上周维乔的自卫队,只有几十个人样子,一打,敌人就跑到大山上去了。我们回到簰形地时已是晚上十点钟左右。

    十一月初的一天晚上,我们从簰形地出发到板桥一带转了一夜,天快亮时,在陈家畈东面一个大塆里碰上自卫队的一个中队,敌人有七八十人的样子。敌人先打枪的,我们一听枪响就快速把敌人包围了,但没有包围好,敌人跑出塆了。打死打伤几个敌人,抓住6个人,缴了十几条枪。

    十一月中旬一天的晚上,我们从滕家堡洛家畈出发到河铺一带,路过槐树店到八迪河,鸡叫时碰上自卫队,有六七十人。敌人哨兵先打响了。我们就直冲到塆子里。敌人都跑到山上去了。我们就追赶到严家畈,最后把敌人赶到鸡鸣尖大山上去了。活捉了两个敌人,打伤三人,缴获五条枪。当天我们住在轻重嘴塆。

    十一月中旬末一天的晚上,我们从轻重嘴出发到李家楼住下。第二天夜晚国民党正规军从县城出来,在长塘坳和我运动哨兵班走碰头了。敌人尖兵班问:“你们干什么的?”我们说:“自己人。”我们班先开枪,机枪步枪一齐打,还甩两个手榴弹。把敌人哨兵班有的打死了,有的打伤了,有的往后跑了。敌人大部队在后面也打响了,机枪和步枪向我们打来。因我一个班人少,趁敌人大部队还没有赶到跟前,就立即退下火线,向长塘坳西南边山上撤,边退边打。这时天快亮了,敌人见我们人不多就没有追打了。当时县政府和指挥部听到枪响后都上李家楼西山上去了。我们连长李道昌为了把敌人引到李家楼方向来,就带一个排的兵力到长塘坳西北山上打响。使我运动班好甩掉敌人的追击。

    十一月下旬一天,我们从方家冲出发到平湖街上,又从平湖过河到河西丁家套转了半夜,后又过河到河东边高山一带,碰上敌哨兵两人,活捉一人,跑了一人。枪一打响,敌人的主力从塆子里跑出来了。敌人跑得昏头昏脑的。我们把敌人一直追赶到雷家大垴山上,天也亮了。这次活捉敌人五人,打伤几个人,缴获五条枪。我们当天就住在平湖。郑指挥长说:“同志们,这段时间都辛苦了,休息一下吧。”

    十一月下旬末一天晚上,我们从平湖出发到曹家坳、唐家山、溜子山塆子里,把自卫队周维乔带的几十人包围了。活捉七人,缴获机枪一挺和几条步枪。从溜子山一直把敌人追到八迪河方向,敌人跑到大山上去了。我们就住在八迪河周家大塆里。在这里住几天,傅政委、郑指挥长都说:“把前段打游击的情况总结一下。再准备下段争取更大的胜利。”

    十二月初的一天晚上,我们从周家大塆出发到大地坳、九资河一带。四天打陈新民三次。在出发前郑指挥长说:“ 这次到天堂找陈新民土匪头子算帐。”我们全连到九资河西边王家畈碰上陈新民自卫队,敌人哨兵先开了枪。我们就直追到塆子里,要包围敌人,没有包围好。敌人一听枪声响就跑上了山。我们追打敌人到天亮时,敌人上大山去了,只抓住两个敌人。我们下山来就住在僧塔寺庙上。

    第二天晚上,从僧塔寺出发前,郑指挥长说:“今晚还是找陈新民匪徒,非要给个狠气不可。”从僧塔寺出发,七转八转到花儿畈又找到陈匪。由于花儿畈塆分散没有包围好,只抓住几个敌兵,缴获五条步枪,打死敌人一个。天快亮了,直追赶到滥泥畈东边大山上。敌人跑远了,我们就住在滥泥畈芦家坳塆子里。

    第三天晚上,从芦家坳塆子里出发前我们连长李道昌说:“今天夜里还是找陈新民自卫队,非把陈匪消灭不可。”我们从芦家坳出发到九资河、张家嘴转一夜又到河西畈东边夏家塆,又找到陈匪,天快亮了,敌哨兵先开枪的,敌人正在塆前面的稻场上准备集合,敌人一听枪响就向东边山上跑。我们就追打敌人,一直把敌人追到天堂寨大山上。天已到八九点钟了,我们县大队回到九资河住下来了。

    十二月上旬一天晚上从九资河出发到马岔河过东安河、南宝山找自卫队。找到敌人后,敌哨兵先开枪的,枪一响敌人都跑到塆子外面去了。我连就把敌人追赶到荣华寨山上去了。天已到上午九点钟了,我们就下山来,住在肖家坳。

    十二月上旬末的一天从肖家坳出发到鸡鸣眠牛地,找到自卫队,枪一打响敌人就向鸡鸣大山跑去了。活捉三个敌人,缴获三条步枪。当天我们就住在眠牛地一个塆子里,十二月中旬一天晚上从眠牛地出发到大河岸一带。转到大河岸东南边一个塆子里(离大河岸五里左右)碰上自卫队,敌人有七八十人。天已大亮了,敌人在塆后山上,先向我连射击。我副连长廖绍康说:“往山上冲呀,抓活的。”敌人见我们冲上山时,就象狗子似地往后跑了。我县大队一直追赶到汤河一带。当天我们又回到李家楼东边山上一个塆子里住下。

    十二月中旬一天从此地出发,路过二郎庙,又到黄土坳、过大雾山、青草湖、到方家冲住一天。第二天又从方家冲西下山到余家塆住一天。第三天晚上又出发,从平湖南边雷家大垴,又转到上石源河一个祠堂里找到王治安带领的三十多人自卫队,正是夜晚,活捉了敌人哨兵,把敌人包围在祠堂里。因天黑看不见人的模样,就把祠堂外面树上的柴点着照明。打死敌人一个,活捉二十多人,缴获二十多条步枪。就是王治安一人从天井里跑了。这天回到平湖吃饭后又回到河铺住两天。

    十二月中旬末一天晚上从河铺出发到滕家堡在翁家塆一小塆子里碰上自卫队。敌人哨兵先开枪的,我县大队郑指挥长说:“快冲上塆子包围敌人。”当我们冲到塆子里,有的敌人跑出来了,有的抱着衣服跑出来了,也有的正在穿衣服的,当即活捉住二十多个敌人,缴获二十多条枪,其他敌人跑到山上去了。我们直追到西面大山上去,见敌人跑远了,就再没有追赶了。当天我们就住在翁家塆。

    十二月下旬一天晚上从翁家塆出发到黄冈贾庙领棉布和棉花,有二十多挑子,来回五、六天。回来到麻东蔡家河时,伪自卫队在小山头上把我们拦住打枪。郑指挥长说:“连长派一个排把敌人赶跑。”副连长廖绍康就派我一排,一排一直把敌人追到大山上,才回来赶上部队。天黑了住在滕家堡附近一个塆子里。碰上大部队六纵队路过也住滕家堡。大部队住两天走了。我们在那里住了五天的样子,进行休整。

    十二月底一天从滕家堡出发路过板桥到九资河一带,转到张家嘴碰上陈新民土匪,敌人有三百多人样子。枪一打响敌人就跑到山上去了。我们一直追打,最后把敌人赶到天堂寨大山上去了。我们回来住在九资河。这次打死打伤几个敌人。我们也有一人负伤,缴获了五条步枪。

    1948年元月初的一天晚上从九资河出发路过马岔河到东安河、汤河,又碰上自卫队,敌人有六七十人,敌哨兵先开枪。我县大队就一直冲到塆子里,敌人都跑上山去了。我们冲到山上,打死打伤几个敌人,缴获几条步枪和一挺机枪。我们也有两个同志负伤了。当天回到肖家坳住下。

    元月上旬一天晚上从肖家坳出发到李家楼住下。当天上午十二点钟左右时。国民党正规军从县城来了一个团的兵力。郑指挥长说:“廖连长带一个排打击敌人,只要能把敌人压下去就后撤到西面山上。”廖副连长带我一排从李家楼西边小山冲下去,敌人见我们冲下去了,就后退了。我们就一直冲到河边去了,也打死打伤几个敌兵。郑指挥长下命令:“叫我二排掩护廖连长撤回来。”因敌人力量大大超过我游击队,再加上我们子弹也不多,我们撤回来后,已经吃了大亏,有三个同志负伤。我们就边打边撤来到方家冲大山上,天快黑了,敌人也不敢追打了。当天晚上就住在曹家坳附近一个小塆子里。

    元月上旬末一天晚上从曹家坳出发到平湖、东冲畈,过雷家大垴又到中石源河花石桥塆子里想抓一个大保长,但没抓住,只抓一个普通保长。当时抓伪保长主要叫他们交钱。中石源河离县城关有五六里路。到八九点钟样子。当时群众搞不清是谁来抓保长,塆子里出来二十多人,抱住我们的腿,不叫我们走。李连长说:“朝天空打枪。”我们向天上一打枪,老百姓才放开手。我们才带着保长走了。

    回到平湖街上,我们地方干部有的在路边收税,有的在附近塆子里和街上宣传我们的政策,有的找伪保甲人员开会。

    1948年元月中旬,刘邓大军为了更好歼灭敌人,就要准备调出大别山。游击战争转为更困难时期,当时上级指示:各县的游击队要坚持在各县打游击。当时国民党正规军,就乘我大军调出大别山区的机会,集中优势兵力来大别山区想消灭我游击队,仅罗田这个小小的县内,敌正规军增加到三个团。敌人在老历年前来罗田转了一个圈。年外敌人长驻滕家堡一个团,僧塔寺一带住一个团,县城住一个团。这样我县大队开展游击战争就非常困难了。

    1948年2月,正是农历12月30日晚上,郑指挥长说:“今天晚上出去是为了办年货,明天就要过年呀 !敌人给我们准备的过年物资,叫我们去挑过来,把物资领回来过个好年。”当天晚上从方家冲出发到长塘坳河边往县方向走,找一个老百姓带路找自卫队。他带着我们走到李家嘴上面(他知道自卫队在李家嘴)转到西边山上到李家嘴下面又转到河边上走。顺河边往县城方向走,一直走到现在机械厂附近一个山边时,望到县城敌人的哨兵打电筒的亮光(敌人哨兵就是在现在的卫生院后面岗上)。郑指挥长说:“再不能往前走了,回头走吧,派一个班到山头上向县城围墙用机枪打一梭子弹,就回头赶部队。”我就带二班到山上用机枪向县城围墙打一梭子弹就回头顺河赶部队。敌人也没有打枪。我县大队回头顺河边上走到李家楼时,天快亮了,发现敌人哨兵,敌人哨兵问:“干什么的?”我连副连长廖绍康回答说:“我们是国军到李家楼剿匪的。”说着就走到自卫队哨兵身边了。敌哨兵看着不对头就要开枪又想跑时,我们前面的人就快速把敌哨兵抓住说:“不准做声。”我们全体队员跑步,把李家嘴包围了,活捉三四十人样子,都是穿长袍子,分不清哪是自卫队,哪是老百姓。只缴获二十多条枪,有一挑子肉,一挑子糍粑,还有几只杀死的鸡和一些豆腐等过年物资。我们把人带到李家楼东北罗家嘴住下吃早饭。晚上转到二郎庙过年。大年初二把捉的三四十人,经过审查全部放走了。

    1948年2月中旬,我大部队已走了。上级指示:游击队的全体指战员要准备吃大苦,各县大队坚持下来就是胜利。我县大队为了便于打游击将一个连分为两个连。一连长李道昌、指导员魏田恩,还有一个副连长;二连的连长廖绍康,指导员周贵云。二月中旬一天晚上从二郎庙出发过鸡鸣尖、太保殿、付家河、大地坳、僧塔寺、瓮门关到立煌县前后畈住下。第二天晚上从前后畈出发过吴家店到松子关住下。第二天我们出发向南走时,国民党正规军从滕家堡到黄泥畈和我们游击队走碰了头。一打起来,我们边打边撤到杨家畈一带。当天就住在陈家山一个塆子里。

    二月下旬一天晚上,从陈家山出发过木子店转到张家畈,过廖家坳到河铺一带住下。第二天从河铺出发过唐家山下平湖一带。刘敏副政委带领二连一个排一进平湖街上与敌人正规军走碰了头。刚打起来时,我一连在平湖东边山头上,就掩护二连退回到东边山上来。敌人追上山来时,我一连就把手榴弹准备好了,等敌人冲到山坡上离我一连三四十米远时,我们手榴弹、机枪、步枪一齐打下去,炸死、打伤敌人十多人。敌人就后退下去了。我们把敌人压下去就走,我们边打边退,一直退到曹家坳时天快黑了,敌人也不再追,回平湖方向去了。当天晚上路过青草湖、大雾山、黄土坳到二郎庙住下。这一天都没有吃中饭。

    三月上旬大约是农历二月间一天的晚上,我们从二郎庙出发过鸡鸣尖、太保殿、傅家河、石柱山到东安河住下。休息一天一晚。第二天晚上从东安河出发到东山上,又过到英山金家铺下面,大河东边红花尖山脚下一个塆子里住三天三夜。老百姓只准进不准出。郑指挥长说:“同志们,现在是困难时期,要轻装,把棉衣、棉被都打成草鞋。”到第四天上午吃早饭时,郑指挥长说:“今天要打回罗田,白天行军,充当正规军,走路时要拉开距离,五步远一人,吹哨换肩,不管碰到什么情况,也要打回罗田去。”当时地方干部、区干队都在一起,共有200多人。一出发走出塆子就过大河西边。等我们游击队和地方干部过河后,没有走多远,英山金铺国民党正规军就来一个团的兵力追打我们。敌人都穿白衬衣、跑步来了。我们游击队就集中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打出去。敌人见我们火力也不小,就没有紧追。等一会儿,我们又继续上大山。走时,敌人就又追打上来了。我们就边打边撤。一直到天快黑时,下起小雨了,敌人也不敢追打了。我们来到东安河东面山顶上的一个塆子,在一个大庙里住下,做饭吃。当晚下山回罗田,在东安河,天下雨、天又黑,走路时不准说话,不准有响动。一下山就是东安河下面(就是现在水库正中心),正在下大山时,有一个地方干部(北方人)倒在几丈深的山脚下,天黑的看不见人,可能牺牲了。过东安河时,怕有响声,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河后就到面铺北上过马岔河,到黄石河、滥泥畈过九资河到西边上王家畈。我县大队部和地方干部都住在王家畈。我一连的连长李道昌带四个班到王家畈西边大山上放哨(就是中塆东南大山上)。二连指导员周贵云和夏奎带一个排出发到大地坳走到五条路和敌人碰上了。战斗打响后周指导员和夏奎都被俘了。当天到十点左右,大队部通讯员来通知我一连下山。我连一下山就走进敌人的包围圈了,敌人的正规军把我一连四个班包围了,四面八方的敌人向我一连开枪了。李道昌连长在前头带着走时,他一见敌人拦着我们打,他就说:“回头向后转。”副连长在后面跟敌人也打起来了。副连长说:“还是往前边冲边打,不能往回打。”我们四个班的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打向前面敌人,特别把手榴弹向四面一甩,几十个手榴弹,炸的满天都是烟,对面看不见人了。这样,终于冲出敌人的包围圈了。这次突围吃了大亏,四个同志牺牲,五个同志负伤,还有两个同志没有冲出来。冲出敌包围后就往北面方向边打边退。敌人一直追打我们到三省垴一带。到下午四五点钟时,敌人才没追打了。我们离敌人远了,在树林里休息。我们四个班正在休息时,听树林有响声。李连长说:“准备好有敌情。”我们都爬在地下准备好了,听命令打击敌人。等一会看人时,仔细一看是我四班同志回来了。原来我连四班在指挥部放哨,周围都打起来,他一个班冲跑出来了,他们也不知指挥部往哪里走了。他们听敌人枪声往北打的多,他们就从树林里往北跑,这样我们就会合了。现在,我们共五个班、四挺机枪。可是当晚就跟指挥部失掉联系。我们只好往北下山去,一下山就碰上立煌县大队的副大队长带着三个班(没有机枪),当天晚上跟他们住在一起。我们连长和战士们都要求,还是打回罗田找指挥部。但立煌县大队副大队长说:“不能回罗田,情况非常紧张,你们到我这里就要听我指挥,跟我一路活动。”后来我们就跟立煌县大队副大队长一路,跟他一路转几天后,还是北上了。跟他们一路也天天打自卫队。走到斑竹园找到省军区,分区首长都在那里开会。

    当时我县大队郑指挥长、傅甲三政委带着二连和我一连六班跟立煌县大队的正大队长合并了。他们合并后,成立临时党委。他们自我介绍参加革命的资格,傅甲三资格最老,就选他为指挥部的政委,郑指挥长资格为第二,就选他为指挥长。立煌县大队正队长为副指挥长。郑铎、傅甲三两同志要坚决打回罗田、立煌县大队长说:“要坚决北上,北上要好些。”最后傅甲三政委表态打回罗田。结果在前后畈连续四天三次打回罗田,都被敌人拦住了。一连打三天三次仗都没打到罗田,也吃了些亏,付了代价。后来无办法还是北上到斑竹园。这时我们县大队才会合了。

    这前后一个多月时间,我县大队总算又团圆了。当时大别山因敌人兵力大大超过我游击队,所以各县大队都到了斑竹园。也是一个大会师。

    在斑竹园住一段时期,进行休整,洗个澡,洗衣服,理发。每个人发了壹块银元和一管牙膏、一双球鞋。开会总结前段经验教训。从领导到每个战士都认为前段太分散了,特别各县各区的区干队垮的快。

    滕家堡战斗及三打自卫队后至全县解放这段时间的情况。

    一天晚上从滕家堡出发,转到李家楼住两天。从李家楼出发过大雾山、六子山、唐家山到平湖住一天。又从平湖出发到麻东蔡家河、张家畈、木子店等地住几天。大约是8月份下旬,又来到滕家堡住几天。一天晚上到天堂过白庙河、大地坳、簰形地转一个大圈子。在八迪河住几天。又一天晚上出发到麻东转个大圈子回到滕家堡住几天。大约在9月份,罗麻地方形势大大好转了,敌人一般不敢来找我们打了,都是我们找敌人打的。这个时候十团分开了。麻东三个连回麻东。我们罗田两个连在滕家堡住几天后,一天出发到黄冈贾庙领棉花和布匹。往返走六七天,从黄冈回来时,路过平湖、河铺天快黑了,当天就住在河铺一带。第二天从河铺出发到滕家堡住一段,大约是十月下旬左右。每个战士都在做过冬的衣服了。

    从这以后又有两大任务,一是打仗消灭敌人;二是开展地方工作。一天晚上从滕家堡出发到罗田北方各个地方都转个大圈子。每到一个地方首先一个任务就是掩护地方干部召开伪乡保甲人员开会,宣传政策,叫他们要立功赎罪。叫他们交税款,叫土豪劣绅、地主老财交款子。除此以外还有掩护地方干部在路上收税等任务。

    过了一段时间大约在11月底时,一天晚上从肖家坳出发到大河岸一带找到自卫队,天已经亮了,敌人都跑到山上去了,我们追打一段也抓住两个敌人,缴了两条枪。当天住在汤河附近一个塆子里。晚上又从汤河出发,在叶家河、步兵河南面十里远一个山边塆子里碰上段国宏的自卫队。一打响,自卫队都跑到山上去了,抓住几个敌人,缴了几条枪。当天住在里半街,晚上出发到覆钟地,在古河周家大塆抓住一个保长和一个大地主。给他约法三章,限三天交一千元大洋,并把大地主带走了,要那个保长送钱来,再放人回去。那个保长说:“我把钱送到哪里呢?”我们有一个地方干部说:“你问一问,我们部队开到哪里就送到哪里。”当天晚上我们就上观音山、大龙寨,一直走到汤河住一天。第二天出发到南宝山住下(就是傅家庙东边山上)。当天上午我带一个班和地方干部王玉轩到傅家庙路边收税。那里只有几家茅草棚子和几间瓦屋。当天中午王玉轩同志说;“今天中午改善生活吧。”他说:“你们会不会做饭?”我说:“当兵的都会做饭。”王玉轩同志就买三斤面,一斤肉。当时在南宝山住四五天,到第三天上午古河那个保长送钱来了,交了钱就把大地主放回去了。又一天晚上出发过肖家坳、黄金山到李家楼住几天。后来一天晚上从李家楼出发到八迪河找到自卫队周维樵带的几十个人,敌人哨兵在八迪河后山上先开枪。一打响敌人就往大山上跑。我们两个连就追击敌人,打死敌人两人,缴了两条步枪。后来我就在周家大塆里住了一段时间。白天跟地方干部出去找伪保甲长和地主老财开会。也找老百姓开会说明我们是穷人的部队,是为了解放全中国的人民并让他们起来当家作主的。

    大约到1949年元月底的样子,一天晚上从周家大塆出发到滕家堡、平湖、河铺转两天回到八迪河严家畈轻重嘴塆子里过年。过老历年的几天,每天不分昼夜都放流动哨到黄土坳,三个人一组,晚上一个班到黄土坳放哨,发现敌人必须打响。过年后初几的出发到罗田各地方转了一个大圈圈后,又回到八迪河周家大塆子里住下过十五。十五后又出发到滕家堡住了几天。大约是二月份样子,上级命令,要准备迎接大军南下,大军准备过江解放全中国,要积极开展地方工作,动员伪乡保甲人员出工,要把滕家堡到罗田县城的公路修通。每到一个地方就有地方干部召开伪乡保甲长会议,有时也找地主老财人员来开会。叫各乡保各家修各家所在的公路段。这样修公路搞一段时间。大约在三月份我大军南下来了,打县城那一天,也就是最后解放罗田县城的这一天。我县大队赵大队长说:“今天晚上准备解放县城了,我县大队分两路进攻。”赵大队长带二连从西门方向打罗田县城,我一连由刘敏政委带着从黄柏山东门来打县城。我一连的任务主要是防止敌人往山里跑。大部队从公路进攻县城。我大部队还没进攻时,敌人听到李家垴方向枪声响(当时部队碰上自卫队时打的枪),国民党正规军就出南门跑了,所以我军进罗田县城时没有打几枪,罗田就解放了。我县大队进城后,县大队部就住在县政府前古楼里。我一连就住在白龙井西边私人的房子里,负责东门和现在广播局山顶上的放哨;二连住在现在的文化馆里边,负责南门放哨。

    进城第三天大军路过罗田到英山,这天大军正走到三里桥往英山去的路上,国民党的飞机来轰炸,甩下几个炸弹,当场炸死大部队的四个人,还有几个负伤的同志,大部队把伤员抬走了。大军过完后天快黑了。晚上我一连叫副连长和我带一个班和地方几个干部到三里桥大畈中间,找老百姓把牺牲了的同志抬去埋起来。我们找几个塆子都没有找到男人,后又跑到塔山脚下(后来的九小队)找到几个人,又到六十担找的棺材,把牺牲的四个同志都埋在三里桥大畈里边的一个地方。

浏览:2000次

评论回复
  • 卫子夫

    2018-06-27 02:44:30 卫子夫

    作者是否能与我联系,爷爷五师的。

  • 王建新

    2018-01-07 21:09:41 王建新

    文章中的地名,现在都是旅游胜地。我再去罗田,一定再去他们的博物馆看看。先看到的全部是写五师的。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