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临沂三进博山的经过(文/崔介)

崔民海 发表于2018-03-08 14:42:10

1937年10月至1938年2月,为了发动抗日武装,我曾从临沂三次进博山。

第一次是1937年10月,是在兰陵武装搞起来之后,由李程九(阳谷人,徐化鲁同乡)提供的情况,说曾在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任过营长的徐化鲁,在博山联庄会训练处担任大队长。此外博山的道会门首领翟汝鉴、吴鼎章也有武装抗日的要求,也同韩复榘的第三区专员张里元联系。张里元便派第三民众教育辅导区主任苏叶之和我,以第三区保安司令部少校参谋的名义,由李程九陪同,到博山活动。我们一行三人住在苏叶之单县同乡开设的煤矿华东公司。由程九介绍同徐化鲁会见后,在博山最好的一家饭庄设宴招待了徐和他的同僚魏拓夫,与徐某互相了解了意图和情况。苏希望时机到来能跟张里元一起干。在个别交谈中,他们知道我在冯玉祥部西北军教导师(军校改编)任过职,我也了解到魏拓夫是保定师范学生。在此基础上,我向他们明确表示:(l)从来统治阶级在民族斗争中是不彻底的,不能依靠统治者解决抗战大计,要抗战必须走共产党指引的道路,依靠人民群众取得胜利。时机一到就要干起来,到时派人来协助(以后曾派汪洋前去,时问是在博山失守前)。(2)保定师范出了不少共产党人,同山东曲阜师范一样,是进步力量主办的学校。河北高阳、蠡县农民暴动,与保定师范培养的人才有关。(3)冯玉祥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发扬了西北军时代国共合作的传统,西北军有不少共产党员,要发扬吉鸿昌等共产党人坚决抗战的精神。魏是知识分子,越谈越投机。徐化鲁随后提出了博山有党的组织,就是找不上。我说不能强找,免生误会。有了进步行动,当地党自会找你。化鲁同志不轻言笑,冷静沉着。但明辨是非,一诺千金。这一次博山之行,打下了以后如何行动的基础。至于翟汝鉴、吴鼎章,我未参加同他们的联系,就托词有事去济南,去找省委了。路过淄川,还到大潢地了解了煤矿情况,矿井被炸毁,煤矿停产,矿工失业。在小饭铺遇到张天民同志,他既是知识分子,又是煤矿工人,知道他是党的秘密工作者,这里有党的工作,也就不再作什么打算了。

在大潢地还遇到三专署的视导员王葆先(字念初,泰安人,曾留学日本,任过山东工业职业学校校长,是机械工程师).他拿着皮尺,正在量矿上的大小钢材。他的任务是收集器材,准备为张里元建立兵工厂。

第二次是1938年1月,兰陵十字路两支武装被张里元整编为独立营之后,问题更加复杂,如何解决才好,急于向省委请示。我穿上棉袍,骑着自行车,带上一床被子和几本书。经蒙阴坡、鲁村、下庄,到沙井找到徐化鲁同志,这时他已经在党的领导下组成了部队,是人民抗日军某部的一支武装,他任大队长,谭克平任政治部主任,张敬焘任副主任,郑兴任参谋长。郑兴曾在东北干过义勇军,他身着西装,绅士派头,谈吐带江湖味道(后来离队),其余同志自然都是一见如故,只是魏拓夫不见了,化鲁说他同保定了。这次见面,化鲁同志在党领导下有所成就了。这次还同他一起到博山东南八陡附近的一个村庄,看望了一下住在群众家里的夫人和儿女。可见他的群众关系是很广泛的,部队的发展寄予很大的期望。

找省委必须去莱芜。到了响水湾,在王庆堂处见到博山县委的乔某(麻子),说省委已分南北两路向新泰、淄川行动,秦启荣的势力正在向四支队逼近,一时弄不清楚,只好先回临沂,免得家里出问题。

这次博山之行,认识了一些地方同志。

第三次到博山,回到临沂后,张岗同志也从诸城到了临沂。不久,诸城敌情吃紧。三军团庞炳勋命令张部开赴汤头、河阳一线。张有依靠这个营向北发展的意图,并让我去新泰联系梁竹航,委他为新泰县长(时蒙阴、新泰两县已被敌占),这正是我为部队北上与省会合作准备的大好时机,便同张岗一起去博山,查明了省委已到淄川的马棚,争取时间先后在淄井、口头等处考察了李兴唐、吴鼎章等部,认为这两部难以改造,例如我们会吴鼎章后,当晚他的一个连长在屋内试枪,很不在乎地朝屋顶放了一枪。吴若无其事。李兴唐既是土匪出身,参谋长赵锡钧又是“兰衣社”分子。我们以前派去的党员徐方辰、徐茂福同志及进步分子带去的某同志,都受李的监视。都无改造的可能。即决定在李部的迅速相机撤出,我们即回到鲁村,与北上的独立营会合。这时已到二月下旬。会合后的当晚,即召开了党组织及骨干力量的会议,决定了次日宿营下庄时驱逐营长代星三的行动,驱代后部队在西石马稍事整顿,便继续北上,到淄川的马棚与省委会合,编为四支队第三团。不久,四支队南北两梯队在莱芜城会师,这时徐化鲁同志率领的那支武装,便成为八路军山东游击队第四支队教导大队了。

此后,我在战争期间再没有去博山,以抗日饭店著称的两位热心抗战人士,博莱边响水湾的王庆堂先生,下庄客店主人任锡三先生,那种热情待人的面容,至今还留在我的脑海里。

《博山抗日烽火》黄河出版社二O—O年八月出版的,中共博山区委党史办公室编著

谁在收藏
浏览:400次

评论回复
  • 卧游斋主

    2019-12-30 13:49:17 卧游斋主

    “1938年1月,兰陵十字路两支武装被张里元整编为独立营之后,问题更加复杂,如何解决才好,急于向省委请示。我穿上棉袍,骑着自行车,带上一床被子和几本书。经蒙阴坡、鲁村、下庄,到沙井找到徐化鲁同志,这时他已经在党的领导下组成了部队,是人民抗日军某部的一支武装,他任大队长,谭克平任政治部主任,张敬焘任副主任,郑兴任参谋长。郑兴曾在东北干过义勇军,他身着西装,绅士派头,谈吐带江湖味道(后来离队),其余同志自然都是一见如故,只是魏拓夫不见了,化鲁说他同保定了。这次见面,化鲁同志在党领导下有所成就了。”——文中提到我的老家原博山县四区(下庄区)南沙井村。早在抗战初期,这里已经是我当我军活动的重要基地。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