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与回忆山东抗日军政干校(文/花如景)

12660 发表于2018-05-06 19:46:29

1938年9月,我们邳县抗日青年救国团义勇队正驻铁佛寺。一天晚上,队长孙朝旭开会回来告诉我:要调入到山东抗日军政干校去学习。听了这个消息,我的心就不平静起来。我因家贫,从小只断断续续地读了两年书,参加八路军后,非常羡慕一些老同志有文化,懂得那么多道理,一听有这么个好机会,当即向孙队长提出要求。开始他不同意,后来被我死盯活缠的,终于答应下来,经指挥部批准,我的愿望实现了,我高兴得几乎跳起来,当天夜里准备行装,第二天早饭后就出发了。

这次到干校学习的共18人,由张明武带队,傅伯达领路,从铁佛寺出发,路经层山、青驼寺、黄土坡、垛庄等地,翻过孟良崮,淌过汶河,就来到了岸堤。当我们进了南门,就看到一座大门旁边挂着“山 东抗日军政干部学校”木牌,心里无比激动,四、五 天来长途跋涉的疲劳,顿时一扫而光。

参加军事队

干校第二期是“九•一八”那天开学的,由于我 们接通知晚,20号才到校,所以成了插班生。这期分 政治、民运、妇女、青年、军事五个队,由学员自愿 报名,经考试合格方能入队。我一心想到政治队学 习,就怕考不合格。但还是硬着头皮参加了测试,结 果“名落孙山”。张学圣听说后,就劝我到民运队 去,学习做民运工作,当时,我还是个孩子,自然不 愿去。这时,报名到军事队的4名同志劝我到他们那 里去,我觉得不错,就满口答应下来。就这样,我成 了干校军事队的一名成员。

我们军事队共有100多人,由于我年龄最小,个头最矮,站队总是排尾。调皮的同学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小尾巴”。我们军事队的学习内容自然以军训为主,除进行正规操练、实地演习外,还经常上大课, 即政治常识、军事战略战术等。每天晚上,还要开班 务会,讨论学习的心得体会,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 开始我很害怕在班务会上发言,总拖到最后讲,几乎全是重复别人讲过的内容。后来我发现了一个诀窍,既然大家的发言大同小异,还是主动先讲为好。从此,每逢开班务会,我就争着先发言,这不仅受到了班长的表扬,重要的是对学习内容有了进一步理解。

军事队的3个月学习,是我参加革命后的第一次正规训练,这对我此后长达16年的军旅生涯和半个世纪 来的革命历程,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爬山比赛

我入校不久的一天,校长孙陶林集合全校师生列队,他站在队前大声地说:“今天的课目是比赛爬山… …。”在校长的带领下,全校师生出了岸堤南门,淌过汶河,来到艾山脚下,待大家穿好鞋袜之后,只听一声 哨令,孙陶林校长宣布:“比赛开始”。于是,老师、学生,男的、女的,都争先恐后地向山顶爬去。特别是青年队和妇女队的同学,奋力前进,遥遥领先,还有些裹着小脚的女同志也不甘落后。不一会,全体师生都爬到了山顶,虽然累得气喘吁吁,但却非常高兴。孙陶林同志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大声地说:“这就是实战演习,将来打起仗来,爬山的时候多着呢, 做为一个八路军战士,必须学会爬山,才能适应游击战争的需要。”

两次大会

我们进干校学习之际,正是日军向武汉进攻之 时。为支持抗日的正面战场,我党积极领导广泛动员 全国人民为保卫武汉而战。当时干校学员也和岸堤周 围村庄的群众一起,在汶河之滨的树林里召开了“保 卫武汉”动员大会,会上唱起了保卫武汉的战歌:“大家起来,保卫武汉。武汉是我们的心房,我们要 拿起枪杆走向战场,和东洋兵拼个你死我亡。”

大会开得十分热烈。这次大会,不仅使我进一步 提高了民族觉悟,同时也看到了我党宣传、组织群众 的巨大力量。

不久,我在这个树林里又参加了一次大会。这次 大会场面更大,人数更多。数以万计的群众手拿标 语,扛着红旗,从十里路外赶来,整个树林人山人 海,会场中心搭了个主席台,会议内容是“拥蒋反 汪”。会上,省委书记郭洪涛做了重要讲话,他愤怒 地声讨了国民党副委员长汪精卫投日充当汉奸卖国贼 的罪行,号召全党全军紧密团结起来,彻底揭露汪精 卫投敌叛国行径,拥护蒋委员长抗战到底。

在这次会上,我第一次尽自己的所能,在本子上 作了些记录。散会后,张学圣要看我的笔记,我知道 记得不象样,但又不好拒绝,就从口袋里掏出来递给他,他翻了几页,轻声地说:“哎呀!你记了些什么 呀?乱七八糟的。”我一听这话,羞得满脸通红,同 时也促使我进一步下定了努力学习的决心^

两次过节

1938年11月7日,是苏联十月革命胜利二十一周 年纪念日。干校召开了庆祝大会,孙陶林校长在会上 作了报告,我们学唱了一首纪念十月革命的歌曲,歌 词是:十月革命,伟大的胜利,无产阶级祖国建立 了。纪念十月革命,拥护苏联,纪念十月革命,争取 我独立,我们要建立民主共和国,为自由解放而“斗争! ”这次会议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这是我有生以 来第一次庆祝革命节日,也是我第一次受到这样生动 而深刻的共产主义教育。作为革命队伍中的一员,我感到非常激动和自豪。

我在干校过的第二个节日是中秋节。按中国的习 俗,中秋节要改善生活,干校也不例外。平时,我们 生活非常检朴,军事队活动量大,体力消耗也大,学 校除按定量供给饭菜外,每人每天照顾二两小米做稀 饭喝,但仍然吃不饱。中秋节这天下午,司务长通知 饭不限量,菜也多,还有萝卜、白菜熬猪肉。大家敞 开肚皮饱餐一顿。俺班有位叫庄武的同学,这顿饭竟 吃了 12个大馒头,还拍着肚皮说:“刚刚吃饱。”

投身党的怀抱

在干校里,党组织时刻关心青年的成长。我到军 事队刚满两个月,班长赵子平和一位姓王的同学就介 绍我参加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不久,又介绍我加入了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入党志愿书是老王帮我填写 的,记得有这样一个栏目:“为什么参加共产党?” 我说,共产党领导人民抗日,是为了穷人打天下的, 是日本鬼子的死对头,是庄稼人的救命恩人等等。老 王笑了笑说:“你讲了这一大篇,虽不错,但没讲到 点子上。我看就写上信仰共产主义,为共产主义奋斗 终生吧。”我一听这话,觉得抓住了核心,就连声说: 好!好!就这样写。”不久,我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共 产党,高兴得见人就想笑,一连两夜没睡好觉。

我从岸堤干校毕业到现在已经半个世纪了。50多 年来,我经常怀念在干校的日日夜夜,怀念教育帮助 我们成长的校长和老师,怀念那些曾经朝夕相处的同 学和兄长。

谁在收藏
浏览:190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