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日照抗日斗争的回忆(文/马达卫)

寨里水北 发表于2018-12-24 18:56:12

1940年初,中共山东一区党委机关和军区一团来到莒县、日照地区。  当时,我任军区一团政治处副主任。2月下旬的一天,我同团长武中奇带一连到日照南部开辟抗日地区。早上从薄家日行军,当晚宿营崖头。同我们一起行动的还有二团一部,驻崖头东面马庄。拂晓前,设在村北头的岗哨同由、就向南而来的国民党顽十六团尖兵排遭遇,当尖兵排长问我岗哨是哪一部分时,我岗哨机动灵活地仿用东北口音回答:  “‘百十一师,的(属国民党五十七军)。”并反问:  “你是哪部分的? ,,“十六团!"岗哨讲。  “你们在此等侯,我去报告一下再让你们通过。”岗哨跑到我住的房子里报告情况,我即令通讯员火速告诉一连连长立即带队投入战斗,令1个排速到村北头找我,并快速将情况报告团长。我即随岗哨来到村北头,向十六团尖兵排长讲:“我是百十一师团的参谋,团长问你们有多少人经过这里,你过来回答。”尖兵排长过来了,后面紧跟两人。我与哨兵当即下了3人的枪。此时只我与哨兵两人每人看住一人,后面的一人乘机逃跑了。这时一排来到,我即令一排迅速抢占村北岭头,腰击敌人行军纵队。战斗打响后,武团长来到村头。天明时,刘涌团长也来了。在他俩指挥下,组织部队冲击。我同一连冲到村北沟下,同敌人混战在一起,用手榴弹拼杀。一连个个勇敢作战,敌人溃退。一连并二团一部追击敌人,俘十六团二营营长以下20余人,打死打伤30余人,缴获部分枪支,迫敌狼狈窜往日(照)莒(县)公路以北。战斗中,一连牺牲了3个同志。据俘虏供称:此次是顽十六团听说甲子山前来了八路军,全团由北山区出发,准备开往李衍修(顽十六团团长)老家李家大村一带打八路军的。

    1940年4月13日,山东军政委员会决定,将原一区党委划分为鲁中区党委和鲁南区党委。鲁东南地区党的领导机关仍称五地委,归山东分局直接领导。原大鲁南军区机关关改编为山纵九支队机关,我们团改番号为九支队一团。

    1940年9月,原在滨海区的一支队二团、九支队与二支队等合编为山东纵队二旅。合编时我被分配到二旅五团三营任教导员。到职后,五团接受开辟临沂五区的任务,令我们营担任阻击与围困大店据点敌伪南援。我们五天打了两仗,毙伤敌伪20余人,追敌不敢出城,胜利完成任务。接着参加开辟江苏赣榆地区的任务。当成立滨海独立团时,我调任该团任一营教导员,配合教二旅主力破袭青口镇。此后,我经常带一个连活动在沙河以北辉敦埠和沙河以东墩尚一带,打击小股敌伪及顽县长董毓佩(后被击毙)等残余势力,保卫赣榆县抗日政权的建设。1941年夏初,独立团北移赣榆、日照边缘区,保卫柘汪、海头、岚山头沿海海防。是年5月7日,百十一师孙焕彩顽部袭击我住西辛兴二旅六团时,一营迅速驰援,由北泉子头北岭直插到绣针河东北的突出部,测击偷袭西辛兴的顽军,给敌以大量杀伤。战斗中,我一连时立敬排长(神枪手)率排冲击时,不幸中弹牺牲。直到下午4时配合六团将敌击退。以后,一营分散游击在南至赣榆墩尚一带,北至日照磴山地区。随着日照形势的严峻,我数次带一个连配合县大队坚持在磴山、幽儿崮地区。

    1941年,日照处于日伪、顽,我极其尖锐的三角斗争形势中。日照城、涛雒、沈疃有鬼子据点;东面沿海有特务伪军头子陈成功占据栈子、东南营并向南“蚕食”,北有顽军十六团盘踞石嘴子、辛留一带,经常向柳古庄、卜落子侵犯;西北粮山口、黄墩镇为叛匪朱信斋占据;西面址坊、朱芦是百十一师孙焕彩顽部,不断向辛兴、坪上伸展。日照大部沦陷为敌伪顽占区,仅剩碑廓、安岚两个区较完整的抗日根据地。沦陷区我党的工作不得不转入艰苦的地下活动。在这般形势下,军事活动的任务为:坚持在磴山、幽儿崮和圣公山地区,打击敌人,保卫碑廓、安岚等区政权;保卫岚山头、柘汪沿海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并伺机向北开展工作。为此,独立团一部两次袭击栈子伪军,打击涛雒日军南援,配合特务营在柳古庄俘获十六团1个机枪班,缴获机枪1挺。我团一个连曾活动在磴山北麓的相家楼,大、小羊卷和上元一带,配合巨峰区古方廷,涛雒区尹新坡开展工作。当时,巨峰区只剩下沿磴山西北侧的几个村庄尚有抗日政权J涛雒区85个村子有83个属两面政权。在敌伪顽抢掠烧杀下,人民生命财产损失严重,生活极其困难,全靠吃糠咽菜充饥,用部分地瓜干子、地瓜藤子面掺上少量糁子(或高梁)磨成糊子烙煎饼吃。部队与人民同甘共苦,每天食用8钱油4钱盐,整月吃不上一次肉,很多青年战士大便发生秘结。艰苦的生活,对为求民族解放、铲除压迫和剥削的革命战士来说是能忍受的,而感到真正困难的要算如何多搞到几发子弹以杀伤敌人。但是子弹来源是太困难了。一靠缴获,二靠从敌占区通过多方关系买,也R能买到很少一点。一个战士能够增加3、4发子弹,就会高兴得合不上嘴的。在游击活动中,同敌人犬牙交错,经常你采我往,差不多每两三天就打一次小仗,给敌以杀伤和少量俘获。为主动打击敌人,而不致被动受击,晚上多数都要移防。战斗讲声东击西,移防也常先西后东,以迷惑敌人。

    1942年8月中旬,第一次甲子山战役,独立团一营在石嘴子一带阻击孙焕彩顽部北窜,缴获机枪3挺,步兵炮1门,中正式步枪数10支,俘虏100余名。  战后在上级动员下,为扶持五十七军独立旅(从国民党五十七军分裂出来的革命友军),将全部俘获交给了独立旅。

    1942年10月底,。我调日照县大队任副政委。第三次甲子山战役中,县大队一个连驻在青墩,当顽军逃窜时,一股经过青墩南侧,我连进行狙击,俘7人,缴获步枪5支及战马1匹。

    甲子山战役的胜利,孙焕彩残部逃往日(照)莒(县)公路以北;叛匪朱信斋公开当了汉奸;李衍修十六团及尹鼎武(国民党日照县长)也同日寇勾结起来,在沈疃以西莒(县)日(照)公路及其以北地区,继续与人民为敌。日照从安东卫到黄墩一带根据地的边沿,我与敌伪的斗争更加突出。日伪倚仗着日照城、涛雒、沈疃3个据点,对我构成三角包围态势,不断向我根据地边沿分进合击,“蚕食”伪化。对海(州)青(岛)、日(照)莒(县)两线公路进行“蚕食”。日照县大队对敌斗争任务为坚持边沿斗争,协同区中队和民兵反“蚕食”、反合击保卫政权建设,保护人民生命财产。斗等方式为正面坚持边沿,结合敌进我进翻边战术打击敌人,经常处于集中打击敌人,分散坚持边沿,掩护开展地方工作。军事行动上,要求主动寻歼敌人,力避麻痹挨打。县大队调出政治干事于镜清任日照武工队队长,深入敌区工作。

1943年2月,县大队配合二旅五团消灭进犯安东卫之敌。是年春,独立团一部对“蚕食”潘家村、胡家林并在此修建碉堡的日伪军给以歼灭性打击。

    1943年3月,县大队3个连集中崖头休整3天。第三天,派出侦察员许良到东、西明照现村侦察敌情。许良化装成农民腰扎草绳,怀揣两个窝窝头,一块花生饼,背着粪筐,在距明照现村不远的地方,向一个从该村跑出来的青年打听到,下半夜很多鬼子骑兵进了这个村子。为了证实这一情况,他蹲在村南坟地里嘹望半天,只见有人进入明照现村,却不见一人由此村出来,又多次听到马的嘶叫声,证实鬼子进入该村,且在封锁消息。晚饭时,许良回来将侦察到的情况向大队作了报告。此时,也得知涛雒鬼子在集中伪军。我同大队参谋分析判断:两路敌人可能向我合击,日照城敌人也会出动配合。于是,决定大队下半夜2时起床吃早饭,3时集合去白云寺山东侧机动位置隐蔽。一则脱离敌人合击,二则视情当敌扑空返回时打其一路,即避其锐气,击其惰归。当夜1时,副大队长冯兆金去县开会返回,也同意这一作战方案。为进一步摸清敌情,将年龄大的侦察员马德清留下,躺在一户老百姓的炕头上,盖着破棉被装做病人。大部队则集合行军,静俏悄地离开崖头。拂晓时到达白云寺山东侧,隐蔽在一片松树林里。并派出一个排占领白云寺山顶隐蔽观察。日出时,听到团山子方向有机枪声。中午,听山字河逃出的群众讲,山字河去了鬼子和伪军,还带去很多民佚和小车修建碉堡。下午一时,白云寺山上岗哨报告,望到敌人分两路向东来。据分析,可能是向日照城、涛雒方向撤退。大队决定出击,由冯兆金带两个连向山字河敌伪出击;另一路尾追涛雒撤退之敌。约黄昏时两路出击皆奏捷。山字河敌伪被我攻击,慌乱逃窜,向日照城撤退之敌靠拢。敌人边撤边进行抵抗。我尾追至傅疃河畔。两路追击将敌抢走的大牲口和小车等全部夺回,并打死打伤敌伪20余人,解放了从日照城附近和将帅沟一带抓来的民佚百余人,我无伤亡。根据侦察员马德清返回报告:当大队走后约一个多小时,敌人就扑向崖头,挨门逐户地搜索,摸摸做饭的锅底还在发烫,吆呼着:  “八路刚走不远,快追!”天明时包围了团山子,周围山头占满了敌人。新百十一师的一名坐探,发现敌人后向外逃走,被鬼子机枪射死。据多方情况得知,此次敌人是有预谋有准备的,三路敌伪约千人,骑兵百余,妄图奔袭合击消灭我县大队,并在山字河安设据点,进一步向我根据地“蚕食”。由于大队判断正确,处置果断,彻底粉碎了敌人的罪恶企图。

    日照对敌斗争边沿线长,从韩家营子向北绕直角线再向西到沈疃约50多公里,敌伪三点一面两线(企图打通海青、日莒两线公路)向我“蚕食”伪化。日照县大队3个连深感兵力不足,顾此失彼。1943年秋,滨海军区党委为加强对日照边沿区斗争的领导,决定日照县大队同滨海独立团合编为滨海警备团,除继续担负赣榆与日照沿海防务外,重点担负日照边沿区的对敌斗争任务。合编时,朱其藩任团长(后叛变),贾正远任副团长,李均、牟景途分任正、副政委,王云舞任参谋主任,我开始任政治副主任,不久任政治主任。团直接领导连( 1945年2月增设营的建制)。合编后兵力大,部队情绪高,开盐田,种蔬菜,在柘汪开设“正大号”,在海上与江苏盐(城)阜(宁)根据地互通有无,使部队生活有所改善。

    合编后,部队仍以分散与集中相结合的活动方式坚持边沿区斗争。三连经常在虎山送,有虎山连之称;二连常在涛雒区,称涛雒连;一连称巨峰连;四连称高兴连,五连称柘汪连(后扩编为海防大队)。部队集中一部围攻义和岭之敌,配合六八六团消灭灵山堡鬼子一个巡逻小队大部,歼灭一个伪军中队。1945年5月8日起由第三浑分区司令员赵杰统一指挥,在涛雒南进行一次破袭战。第一天夜间,警备团一部首先攻克凤凰山伪据点,俘伪军20余人,缴获机枪1挺,手炮l门,步枪20支,并侧击了南援的涛雒之敌。第二天上午,山东军区特务团二营拔除陈家庄伪碉堡,并从正面阻击涛雒南援之敌。当天下午,滨海四团三营攻克义和岭据点,全歼伪军一个中队。破袭战的重大胜利,沉重打击了敌伪的嚣张气焰。这期间,在六甲庄子和黄埠子进行过两次反涛雒、日照敌伪合击的激烈战斗,鬼子指挥官赤松被我击毙,两次共毙伤敌伪近百名。我伤亡亦较大。

    日寇在太平洋战争失利后,已处穷途末路,为防止盟军从海上登陆,1945年6月调集兵力近两千人,在日照沿海一带实行重点防守。6月中旬,  鬼子300余人进驻大坡区石嘴子,在石嘴子西北山及老牛头顶山修筑海防工事。我警备团一部配合区中队和民兵对敌围困。三营一个连两次夜袭石嘴子西北山,给敌以杀伤,迫敌向涛雒速窜,我缴获山炮弹50多发,还有子弹、罐头等物资。

    为迎接大反攻到来,警备团于1945年8月11日改称警备十旅第十九团。8月isH,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十九团在区中队、民兵大力配合下展开大反攻。先后收复涛雒、石日所等地,9月8日收复日照城。

    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日照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抗日战争中经受了无数艰难险阻,忍饥受冻,节衣缩食,供应军粮,抬迸伤员,配合子弟兵作战。在炮火连天的战争岁月,经常出现父母送子,未婚妻送郎参军的动人情景。根据地的民兵一手拿枪,一手拿锄,劳武结合,武装生产。还有识字班、儿童团站岗放哨,盘查行人。广大妇女做军鞋、烙煎饼养育目己的部队。地方拥军优属、拥政爱民活动十分活跃。部队助民爱民,模范遵守群众纪律的事迹层出不穷。军民鱼水相依,军政紧密团结,至今记忆犹新。更使我永远怀念的是,浴血奋战光荣牺牲的战友贾正远、邱正良、芦迪3位团干;董振彩、刘子晋、罗仲选3位营于;栈子战斗牺牲的独立团一连副连长王希良;潘家村战斗牺牲的独立团三连排长宁福起;攻打日照城牺牲的一连好排长崔永善;还有前面提到的侦察模范许良,他在去傅疃河桥附近执行侦察任务时,与一汉奸特务相遇,两人肉搏多时,许良的耳朵被特务咬掉一个,’最后,许良以仅有的8发手枪子弹将特务击毙,缴获驳壳枪1只。后来,许良得知母亲病重,在回家探亲时,被汉奸告密,遭敌包围,越墙逃走时中弹身亡。在此,对于上述同志以及许多英勇抗战把鲜血洒在日照大地上.为人民利益牺牲的烈士,表示沉痛哀悼;对于许多负伤致残的战友致以诚挚的慰问;对为革命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如战斗英雄沈桂林,爱民模范王海亭等,以及众多生死与共的战友,均铭心不忘。烈士的鲜血和长期艰苦奋斗换来了民族解放,换来了民主政权的创立和人民生活的改善。所有这一切,人民是不会忘记的,现在不会忘记,将来也决不能忘记。

    我永远怀念日照的山山水水。岚山、磴山、幽儿崮、老牛头顶、白云寺、甲子山,山山是同敌伪顽斗争的依托和抗战的堡垒。我们对这些山区的岭丘、沟凹都摸熟了,每当战斗归来,宿营山涧茅村时,就好象到了自己家。这里有大娘、大爷的温暖,有民兵传递情报的鸡毛信;郁郁葱葱的松柏,便于隐蔽部队;潺潺流水,洗脸浆衣。保住它,就能保卫日照大片地区的抗日政权。在众山脚下,曾打过无数次仗,多数地方都留下了革命志士的血迹。直到现在,每当听到这些地方的名字,过去发生的那激烈战斗的场面,便一幕幕浮现在眼前。郧高耸的山峰,深邃的峡谷和羊肠小道,以及拂晓前为准备战斗曾休息过的光石梁,至今仍清晰地印在脑海里。想当年,曾身披蓑衣,眼观星斗,忍看蚊咬,闻着草香,睡意朦胧中犹在考虑如何巧妙地利用地形消灭来犯之敌。所有这些都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每当登上岚山的老爷顶,眺望浩渺的大海,渔帆点点,顿觉祖国疆域辽阔宏伟;攀登上白云寺山顶,俯视山川富饶,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爬上甲子山北垛,环视山峦嵯峨,原野碧绿,益增保卫革命政权,保护人民利益的决心。

    我对日照父老、战友以及山山水水深深的怀念,永远的怀念。久思回故土探望,因为身患重病,力不从心,谨寄此文,表示思慕之心。

(未校对未经后人许可谢绝转载)

浏览:3929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马子店
    马子店
  • 冯昭彬烈士之孙
    冯昭彬烈士之孙
  • 家住照邑
    家住照邑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