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县战役炮兵作战的回忆(文/马达卫)

寨里水北 发表于2018-12-24 19:07:27

1948年4月初,当时我在华野特纵炮三团任副政委,接到上级命令要我同团副参谋长史绍尹率炮三团3个连由鲁西北的临清赶赴鼯县作战。炮三团是刚装备不久的日式105榴弹炮团,火炮运动皆系六马轭曳。从驻地出发后,夜行昼宿东渡黄河,10天时间步行800里,中旬到达潍县附近华野九纵司令部受领任务。任务为配属二十五师执行攻打潍县城,具体部署是支援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从潍县西城门附近突破,协同兄弟部队歼灭守城敌军。受领任务后,我同副参谋长、作战参谋详细了解敌情,对如何执行任务作出研究,并向参战的连以上干部作了传达动员。尔后协同二十五师副师长现地勘察,定下设远、近两个炮兵阵地的决心。决定以放列观察结合前进观察的射击方法,进行精密测地,架设电话网络。第一阵地选在距潍县城正北约3000米东夏庄村东一带,第二阵地为前进阵地,选在城门正北约700米远的坟地里,构筑有掩益的火炮工事。

    华野九纵攻城计划是从西城北城墙突破,主要兵力、兵器集中用在西城北面。攻城是以炮兵火力摧毁北门城楼及北城墙顶上的山炮、重火力点和西北角碉堡开始,接着用炮火结合爆破和步兵冲击开辟突破口,支援步兵登城。登城战斗中炮兵火力向两翼扩张和纵深延深射击,支援步兵攻占与巩固突破口,尔后支援步兵纵深战斗,歼灭城内之敌。炮三团参战部队为圆满完成任务,尽求最佳效果,精密测地,构筑掩盖工事,从工事径始到材料结构,火口大小,复土伪装都经过详细计算。前进观察所开设后,开始对敌情观察记录;有线电话网络架成后进行通话;火炮进入阵地后,各炮连展开观、通、炮连贯作业的阵地练兵。这样由不会到会,不熟到熟直到火炮器材的精度检查排除空回量,保证以最佳状态打响第一炮。

进入阵地第三天上午,接到九纵司令部进行炮兵试射的指示,确定三连一炮为试射炮。为避免误伤我前沿步兵,采用倒爬梯试射方法。两发远弹打入城内,两发近弹打到城墙脚下,构成50米夹叉的效力射诸元。当试射时,被城墙上敌人发觉。试射刚一结束,敌山炮向我打来,有两发炮弹落在三连一炮掩体上。第二天敌人飞机向我阵地投弹,有两枚重磅炮弹落在距一连阵地约50米处爆炸。因我阵地有土木质的掩体,敌两次使用火力,仅使掩体内震落一些尘土,掩体上撤满了泥石,人炮均无损伤。

敌炮从城顶上向我射击,居高临下,便于观察,射击也较准确。但发射时的炮口烟暴露目标,被我前进观察所测出后标在射击图上,为我识别目标,确定距离、方向诸元提供了有利条件。我同各炮连连长、观察排长,沿前沿阵地清楚地识别目标,又同七十三团首长现地共同观察了目标,对7个重点目标作了共同编号,区分火力任务,确定打法、射击顺序和步炮动作的协同,共同规定呼叫信号,以及按市区地图有关地段的标号。

4月22日接到纵队命令,23日晚攻城,规定23日下午5点30分炮兵开始射击。首先以150发炮弹摧毁北门顶上的城楼,尔后遂行破坏和压制任务。炮三团炮连于22日夜进入前进阵地,充分准备好炮弹。为求隐蔽秘密,要求带足次日饭菜,规定23日只准单个人提送饮水,极力减少人员在阵地流动,限制阵地人员在掩壕里大小便。下午5时15分打开火口伪装扇帘,各炮对各自的射击目标作操作练习、精度校正。5时25分前后,各连均向炮兵指挥所报告射击准备完毕,我当即向二十五师指挥所报告:  “射击准备完毕,请示是否按时发射?”回答:  “按计划射击。”5时29分,我发出“放!”的口令,各连迅猛向敌开火,各炮都是首发命中目标。对北门城楼的射击发发命中,50发炮弹即彻底摧毁目标,城楼燃烧起火,敌数处山炮阵地同告破坏。接着,急转火力,射击西北碉堡和九二式步兵炮等重火力点,并取得成功;又用大号装药延期引信,集中火力对北门西侧城墙突破口位置射击。射弹的侵彻力加上炮弹的爆炸力,使突破口尘烟飞扬,又加时近黄昏,难以观察,只能从爆炸闪光中判断是否命中弹。原拟两个小时进行的射击,结果只一个半小时便顺畅地完成了任务。当晚接到九纵参谋长和二十五师副师长打来电话讲:  “打得好!打得突然!北门城楼被彻底摧毁了!……”给以口头嘉奖;七十三团党委写来表扬信称:  “当看到我们炮弹摧毁北门城楼时的情景,战士高兴地在战壕里都跳起来了!……”首长和党委的嘉奖表扬向炮兵部队传达后,更加激励了斗志,决心以打得更好的实际行动回答步兵首长和七十三团党委的关怀。

我突然使用火力,敌事先毫无察觉,当冲击前的炮火袭击完毕后,敌炮兵陷于沉寂。午夜,接纵队电话称:因城墙外围敌人正在肃清,七十三团向突破口的冲击推迟。此时,我炮兵火力指向城内敌指挥所位置,行数次急袭射击。拂晓,纵队来电话讲,二十七师从西城东北角突进两个连,正遇敌人连续反击,要我炮火向城东北角浅近纵深重要街道行压制击射。此时发现我各炮连因近距离射击,射面狭窄,原火口方向转动界难以向东北角发射。为支援友邻战斗,索性将火口拆开,调转火炮架尾,按要求进行数次火力急袭封击。射击有效地打巾了敌人。此时,二十五师来电话讲,师决心白天登城,要炮火对突破口位置再次射击,结合爆破和步兵冲击开辟突破口,支援步兵先头部队登城。我集中火力先向突破口位置射击,继将火力向突破口两翼城墙垛口行破坏射击,并向北门偏东之嘹望塔射击,掩护爆破与步兵冲击。当我观察到步兵从突破口登城时,炮兵火力向沿城墙下的东西街道及北门通向市中心的街道延伸压制射击,支援步兵攻占和巩固突破口战斗。步兵登城后师里来电话讲,敌人沿通往北门的街道由南向北向我反击,要求火力支援。我集中火力向该处之敌行急袭射击,其中一发炮弹正打在敌一个反击营的中间,将敌拦腰一截。在我步兵冲击下,反击之敌狼狈溃散。我火力又指向十字街口及城中心的东西大街行压制射击。我步兵从突破口投入大量兵力,发起猛冲,迄后步兵到底冲到何处,炮兵已不清楚,耽心误伤自己部队,不敢盲目发射。后接到纵队电话,讲敌开始向东城溃退,要炮兵火力向西城东门一带射击,我集中火力向东门钟偻方向和白浪河桥打了多个齐放。以后纵队来电话讲,我步兵在搜击残敌,西城已被解放。

我带作战参谋从突破口进入西城,察看射击效果。北门城楼已被夷为平地,燃烧的灰烬仍散发着浓烈的焦糊气味,城楼两侧的山炮、九二式步兵炮阵地及有火力点的垛口几乎全被破坏,城楼东偏南的瞭望塔命中三发炮弹,西北碉堡被打坍,从北门通向城中心的十字街口的街道上弹坑累累,一发一O五榴弹未炸,弹侵嵌在十字街口东侧的墙角上,东门钟楼被打坏,附近街道弹坑多处。

黄昏后二十五师指挥所指示:炮三团参战炮兵到东城西南角选择阵地,支援二十五师攻击东城。当夜,炮兵撤出原阵地准备转移。25日拂晓,我同作战参谋先头勘察阵地,西城南关到火车站一带的房屋、工厂全被国民党军为守城扫清射界破坏拆平。东西两城之间有白浪河相隔,炮兵阵地限制在西城东南角、东城西南角和火车站东北角的三角地域。射距约800米,已靠白浪河西岸,再近已不可能,再远因西城东南碉堡遮蔽,将变成间接瞄准射击。火炮进入阵地又因西城外围堑壕、交通壕纵横阻隔,须绕城30多公里,从火车站以南才进入了阵地。26日下午开始向东城炮击时,,又发现步兵突破日选在东城西南角偏北方向,炮兵火力对东城西南角破坏射击,沿东城西墙墙顶压制射击较好,而直接以火力配合打突破口则受到地形、方向的限制。当步兵突入东城后,我炮火沿东城主要街道逐次向东偏移延伸,行压制射击,阻敌反击,支援步兵纵深战斗。直到27日凌晨,步兵仍要求火力支援,但射击地段不清。为避免误伤自己冲击部队,我带观察员进入东城,准备实施前进观察射击。当从西门进入街道不远,我被敌机炸弹炸伤,通讯员徐玉社同志不幸牺牲。

在整个战役的攻城战斗中,炮三团光荣地完成了任务,受到了兵团首长的表扬和步兵部队的称赞。兵团在总结经验中称:“炮兵对攻城起了极大的保证作用”,“强调抵近射击,因此比较准确。城墙垛口的火力点几乎全被摧毁,命中百分之八十,且火力甚猛。敌人对炮火汲为害怕,俘供,我在攻城前,敌被我毙伤即2400余人。”兵团首长的表扬,鼓舞着我们炮三团的指战员,使我们在以后的战斗中更注意发挥炮火的作用。

(未校对未经后人许可谢绝转载)

谁在收藏
浏览:2877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漂流者
    漂流者
  • 冯昭彬烈士之孙
    冯昭彬烈士之孙
  • 家住照邑
    家住照邑
  • 王锡辉
    王锡辉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