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华东军大六大队(文/马达卫)

寨里水北 发表于2018-12-24 23:10:25

我原系山东军政学校大队政治委员,华东军大组建时,军政学校大队改编为华东军大大队。1946年11月5日,军大兼校长张云逸同志,在莒南县大店镇东北树林里召开干部会议,宣布校领导和大队以上干部任命名单,其中任命余西迈为军大第六大队大队长,我为政治委员。不久我就同原第一大队队部的部分干部和参加炮兵训练的中队到大店东狮子口村组建六大队。原一大队来的学员编为二队,山东大学、胶东军区教导团和华东各野战师调来的学员编为一队。来自华东建设大学、东江纵队和淮南北撤来的学员编为三队。原一一五师师属红军炮兵连归属六大队编为四队。由山东滨海军分区升级的两个步兵连编为五队和六队,这样,六大队下属六个学员队。

军大六大队也称炮兵大队。全大队懂炮兵专业的干部很少,其中大队长余西迈是大革命时期的地下党员,曾在国民党军队干过炮兵连长,副大队长李玉章是红军长征时期的老炮兵,副大队长于文是随万毅举义的原东北军师的炮兵军官。另外只有两名炮兵专业教员。同时,训练用的火炮也很缺少,总共有四门火炮,两门在四队肩负作战任务,一门山炮在一队,另一门五七反坦克炮在五队供训练用。观、通器材配备四队担负作战任务外,供训练用的器材寥寥无几,给训练实施带来严重困难。11月中下旬,学校召开训练和政工会议,对军政训练和思想政治工作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大队遵照上级精神,迅速展开了各方面的工作。

一个月的艰苦训练

开训前大队对情况作了具体分析,根据各队不同情况都提出了不同的要求:一队是从各野战师调来的连排干部,个别是营级干部,少数是炮兵老班长,党员多,政治素质好,有实战经验。但学员是来自各部队,制度作风很不统一,文化程度和年龄悬殊较大。为培养炮兵骨干力量,在军事思想上要求贯彻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敌的战略战术原则,战斗使用时注重集中兵力于主要方向上,树立炮兵为步兵战斗服务的思想,技术训练要求掌握炮兵射击、射击操作和驾驭技术;政治上,强调团结友爱,发扬革命传统和优良作风。二队和三队为学生队都具有初中以上的文化程度,年轻上进心强,观察问题敏锐,但缺乏革命锻炼和艰苦考验,党员少。为培养炮兵基层干部,军事上要求训练炮兵观测射击、射击操作,政治上强调搞好革命人生观教育、阶级教育和发扬实事求是艰苦奋斗等优良作风。四队是红军炮兵连,历史较长,有实战经验,党员近半数,但也有个别干部害怕艰苦,滋长享乐思想。针对他们肩负作战任务的情况,要求在军事上主要是 适应临战状态的应急训练,克服和平麻痹与享乐思想。该队于12月初接前指命令由副大队长李玉章率其部执行参战任务。五队六队进行一般教导队类型教育,添设文化课,全大队均开展立功创模运动。训练中,干部学员在立功创模运动的推动下掀起了一股勤学苦练的热潮。他们互相挑战竞赛,风天雪地照常进行作业。为克服教员少、兵器器材缺的困难,采用全队统一上课,让水平高、领会快的积极分子进行个别辅导;对兵器器材的使用均采用“换人不换物,歇人不歇马”的办法,并提倡使用模拟器材。如用老百姓推土车代炮,用木制炮弹练习装填,用柳条编成弹道图讲解升弧降弧,投掷卵石的散布面显示射弹半数命中界,自制简易测角器材,练习测地作业等等,从而使训练搞得生动活泼,政治课也搞得 比较扎实。进行“终身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教育时,学员丁致中主动拿出参军时父母送给他的金戒指支援战争,并给《军大导报》写稿,表示《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的刻苦学习决心。在搞好军政训练的同时,各队的文娱活动也搞得比较活跃。正值1947年元旦即将来临之际,各队学员之间组织了篮球、歌咏竞赛。学员杜丘还谱写了一首《炮兵之歌》到处进行演唱,反映了我军炮兵的喜悦心情。

12月29日,我们接到野战军前指的命令,全大队开赴临沂以南接受野炮。当时,余立金和曾生两位副校长在大店召见我和余西迈,除说明我军取得宿北歼敌六十九师的胜利和传达了前指命令后,对我们说,你们去接收缴获的野炮,同时又要进行训练,在行动中要贯彻战争观念、群众观念和战争与学习结合的观念。

我们到鲁南前线,一切装备物资完全自行携带,两天走了150里,于1947年元旦后到达临沂以南界町一带。当大家看到12门日本38式野炮时,无不兴奋异常。接着,各队便开始了操炮训练。9日上午我同余大队长到前指碑柱村,向军区司令部陈锐霆处长汇报。讲到大家看到12门野炮非常高兴的情况时,陈讲“还缴获了用汽车牵引的美式105榴炮哩!”汇报后陈要我们带部分学员去找唐亮主任接收榴弹炮。回大队后,我们立即召开了中队干部会议,传达了前线的胜利和陈处长的指示,提出“在参战中学习作战本领,在执行任务中立功创模”的口号,保证完成参战和训练的双重任务。

元月10日,我带三队一个区队前往峄县执行接收榴炮任务,路经卞庄、向城、太子堂一带时,沿路两侧壕沟里到处都是国民党军队丢弃的破烂汽车。11日上午到达四马寨时,我军已攻进峄县城,敌机开始向峄城及附近村庄轰炸,当我们到了峄城后,看到八师一个连正在沿墙挖防空洞,并发现了一个弹药窖。里面有很多三发一捆两发一束的外敷沥青纸密封的美国105整装式榴弹炮炮弹,大家都非常高兴。于是,我们和鲁南军区傅秋涛政委派来的城管人员一起把这些炮弹用车运出城外,免遭轰炸。同时,我们在城内继续找唐主任,准备接收榴炮,可是没找到。当我们把情况向陈处长汇报后,他说:“唐主任已转移,榴弹炮由收缴部队送到这里,现已查明快速纵队被歼后,坦克尚散在战地上。陈军长指示,要尽量收缴起来,建立自己的坦克部队。你的任务改为收缴坦克,并给你一部汽车来完成这一任务。”

我返回大队传达了陈毅军长赋予的收缴坦克任务和陈处长的指示,大家听了欢欣鼓舞,表示一定要完成这项任务。到了第三天,陈处长派人送来一辆中卡车,同时带来战俘坦克手11人,使我们增强了完成任务的信心,我们在收缴任务的过程中,根据解放人员提供的线索,查看履带轨迹,询问当地群众,终于在峄山后山脚下,下湖西南张家屋东南和艾家庄以东坡地里,找到10多辆已遭破坏的坦克。第二天我们开始抢修第一辆坦克。到下午时这部坦克发动开了出来时,我第一次乘上坦克,站在车长位置,看着行驶平稳,转弯灵活的坦克,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下午两点,坦克开到四马寨,这时虽早已超过午饭时间,但大家兴奋的不觉饿,尽管寒风刺面,雪花洒身,也没有一个抄手顿足的。下午,我们又将东马寨南坡的一辆坦克拖回,加上原停在四马寨的一辆,三辆坦克整齐地摆在一线,大家对检修坦克更增添了信心。

通过与战俘坦克手的接触了解,知道这11名解放人员有7名驾驶手,2名修理工,1名枪炮手,1名学兵。其思想表现:主要对被俘不服气,流露坦克是强中之强,是不会被俘的。其次是崇美思想严重,兼有优越感,他们说,蒋纬国当过坦克营的营长,我们到峄县时,他还乘红头小飞机用报话机向坦克对话,嘉勉我们。另外,他们感到这里生活苦,对检修坦克无信心。也有好的反映:过去听说共产党都是些不识字的老百姓,谁知你们文化水平比我们还高。你们当官的和当兵的一个样,在那边(蒋军)别说团的长官,就是一个连长,小兵见了都害怕等。在我们找到的21辆坦克中,大部分被破坏得很严重,并且都陷在冻结的泥土里。根据这种情况,我们当时提出对解放人员要从思想上教育,生活上照顾,感情上接近,技术上尊重。并规定一律称呼“新同志”,不提“俘虏”二字。教育大家认识当时摆在面前的任务就是抢修 坦克,树立多修一辆坦克、多为人民立下一分功劳的思想。同时把学员和解放人员编为两个抢修组,先修易修的坦克,再修难修的坦克,拆卸不能修的坦克。

在抢修坦克中,每修好一辆坦克,都要经过多次反复,甚至几天几夜都修不好。有时发动了,大家一阵高兴,一下熄了火难以发动,又发出叹气声。但大家都有一个信念,多修好一辆坦克,就多一分胜利。我们利用敌快速纵队二十六师和五十师被歼,蒋军需要重新组织兵力,一时不敢轻易进犯的间隙,争分夺秒地突击抢修。当我们第一步将四马寨四辆坦克、下湖一带三辆坦克的抢修任务完成后,余大队长来信称:陈处长指示所有榴炮、坦克、汽车向临沂以北汀水集中,并要我见信后速回。我当时估计到情况紧急,便立即布置:除修好的七辆,快修状况居中的另两辆坦克外,其余坦克拆卸零部件后立即炸毁。

后来,我们把从坦克、汽车上拆卸下来的零部件,装满了一辆十轮大卡车。在向汀水前进,路经临沂过沂河时,见到了军区袁仲贤副参谋长。他指示我们说:“部队已向北去,你们赶快撤回”。我们迅速赶到了汀水,一面把车上装载的东西卸下车,一面向大队长转达袁副参谋长的指示。之后,我又回到抢修坦克的地方,指挥把能发动开走的七辆坦克开走了。在路上一辆坦克发生了故障,又忍痛炸毁了。此时,已闻到兰陵一带有枪声。在汀水卸下的坦克、汽车零部件,三间房子都装不下,还在院子里堆了一大堆,为坦克、汽车修理创造了条件。

回到汀水,二队和四队一部分学员,仍然分散在战地上搜集炮兵器材,一部分学员同新解放的司机转运榴炮。但如何搞好摩托行军我们没有经验。为了减少车、炮事故,避免混乱,大队领导及时作了研究,制定了相应的措施。贯彻执行后,取得了明显效果。到2月13日,先后集中与转运到莒南县汀水的缴获品中:有美式M3AI式、MI式 105榴弹炮48;有美式M 3A3  15吨坦克6辆,有各种汽车30余辆。 此外还有很多从坦克、汽车上拆卸下来的零部件等主要物质。为保护好这些武器,我们在汀水村南空地里搭了个大席棚,上用高粱秸、谷草伪装好,停放榴炮、反坦克炮。坦克和汽车分别隐蔽在村民草垛后和屋檐下。远近数十里的民兵听说我军缴获大炮,纷纷赶来汀水观看,每天象赶大集一样,人员川流不息。大队索性派军事干部在现场宣讲,借以鼓舞群众对我必胜蒋必败的信心,增强支援战争的热情。

这时,陈锐霆同志离开华野司令部,专任华东野战军炮兵司令员。榴炮转运中,他到汀水,当面指示要我们组装三个炮兵中队参战。我们根据这个精神,将二队、四队、五队各装备105榴炮四门,十轮汽车六辆执行作战任务,并要求他们迅速转入应战训练。接到行动命令,由副大队长李玉章带队先向莒南县十字路作佯动,迷惑敌人,后转赴莱、泰安参战。大队其余人员以及车、炮、物资,也在2月下旬先后移至沂水后坡一带。此时,早经军大校政任命的六大队政治处主任曾源到职,由东江纵队调来40多名学员,3名汽车管理干部和修理人员,也先后报到,成立了汽车队和坦克队。实现了陈毅军长交给的“建立自己的坦克部队”的光荣任务。

3月10日左右,华东特种兵纵队宣布成立,陈锐霆任司令员,张藩任政治委员。同时决定以六大队大队部的主要部分和一队、三 队、坦克队为基础组成特科学校。余西迈任校务处长,于文任训练处长,曾源任政治处主任。以大队部的部分人员和二队、四队、五队、汽车队为基础组编榴炮团,我被任命为政治处主任,李玉章调胶东组建榴弹炮部队。这样,华东军政大学第六大队3月15日结束了。3月18日特纵正式召开成立大会。

从六大队成立到结束四个多月中,经历了训练、参战、收缴坦克、榴弹炮、汽车,以及转运和组装部队的繁重任务。在完成任务中,我们在校首长的直接领导下,继承和发扬了“抗大”的校风,实事求是,艰苦奋斗,较好地完成了校党委交给我们的任务。同时,我们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从用推土车代炮训练到学会使用榴弹炮射击,从初见坦克到学会保养管理坦克,并经受了参战的实际的锻炼。虽然困难很多,但却给了我们每个同志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

回顾40多年以前的情况,重温毛主席讲的“以俘虏敌人的全部武器和大部人员,补充自己”,以及陈毅司令员“以战养战”、“以战教战”的指示,倍觉亲切。记得1946年11月初,军区政治部舒同主任来校时讲过“有了美械化的敌人,就有了美械化的部队。”这一正确的预言,不到四个月,我军的摩托化部队就出现了。六大队学员在党的教育下,在革命烈火中成长为华东野战军炮兵和坦克部队的骨干力量。在这里,我谨向为组建华东特纵以及在战争中流血牺牲的战友们表示慰问和悼念!

浏览:1936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孙谕行后代
    孙谕行后代
  • 家住照邑
    家住照邑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