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三野特纵炮六团渡江作战(文/马达卫)

寨里水北 发表于2018-12-24 19:20:27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向国民党反动派发起全面进攻。当时我任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炮兵第六团团长。那时我们团是少有的装备精良的摩托化炮兵部队。在渡江战役中,全体官兵同仇敌忾,充分发挥火炮威力,击败英国军舰,击毁蒋军舰艇,摧毁敌防御工事,支援步兵胜利渡江,取得较大战果。

一、战前准备

1949年1月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我们团集中在徐州西北的东、西田楼一带整训,准备迎接新的战斗。整训巾贯彻“以战养战,以战教战”和“打一仗进一步”的方针,将 淮海战役中缴获的战利品装备部队,并进行训练。三营装备了12门美式105榴弹炮,新缴获的超短波无线电话机,探照灯及水陆两用汽车,由副参谋长赵克入组织司令部业务参谋进行研究,检修,并指导部队装备训练。这时我们团已拥有美式105榴弹炮36门,汽车百多辆,人员1800余名,齐装满员了.其中一营和二营所属各连都是经过多次作战的老连队,每个连除4门榴炮外都编有Gmc十轮汽车9辆并附两个大拖车,可自行携带弹药,油料、观通器材,粮秫炊具。每辆车都附有整套套筒搬手、千斤,气筒工具及常用备件。行军时由团后勤派修理人员跟随,一般情况下,连队可单独执行作战任务。三营是从山东渤海军区一个步兵营改装的,技术骨干也是从老炮兵连中抽调的。在“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的响亮口号的激励下,部队热火朝天地苦练杀敌本领。白天因敌机到处肆虐,火炮、汽车须严密伪装隐蔽,一近黄昏时,便将火炮拉到村头场院里进行训练。操作火炮的口令透过夜空几里之外清晰可闻,直到半夜方停息。第二天拂晓,炮手又出现在火炮近旁了。观测通讯分队由团集中训练,村头,田野、独立家屋,到处都可看到测地、架线、传递口令的训练情景。我们有着高度觉悟的战士——土改翻身后的农民青年,在训练中唯恐学不会,练不好,总是问这闾那的,有文化的记下笔记,文化低的也总缠着有文化的读笔记帮助复习。一个多月的训练,部队军政素质较前显著提高,全团上下对迎接新的作战任务信心百倍03月24日接到纵队的南下命令,团部和3个营分两个梯队,路经徐州、淮阴、高邮到达泰兴以南地域集结。

长江沿岸的春天已是暖风迎面,芳草如茵,田野里长着麦苗,油菜、苜蓿,一片碧绿。我们习惯了北方的气候,乍到长江边,感到特别温暖、湿润、清新。部队一到驻地,群众就把烧柴铺草送到宿营地,青年、小孩、大人围上来目不转睛地观看火炮。各连也趁机向群众作宣传,教唱革命歌曲。4月1日晚,我与副政委白彦随特纵参谋长叶超到江堰十兵团司令部接受任务。兵团首长令我们团部一二营配属二十三军支援渡江作战,三营配属左邻二十八军作战。第二天,我与白彦去二十三军司令部报到,报告了团部率两个营参战、人员1195名,美式105榴弹炮24门,携带各种炮弹1450发,汽车77辆的实力及一、二营军政素质情况。二十三军陶勇军长,卢胜政委,梅嘉生副军长亲切接见了我们,当面交代了作战意图,大致讲了初步选择天生港和圩塘口作突击点,炮兵以三分之二的主要火力支援步兵渡江,另以三分之一的火力放两侧打兵舰,预定4月13日完成炮兵射击准备任务。

受领任务后,我同赵克人和作战参谋沿江查看地形。长江对岸是敌五十一军防线,笼罩着一片烟雾,港汊处泛着白光,用望远镜看去,可判断江堤的隆起部是敌碉堡。沿长江北岸的上空,穿梭盘旋着敌人飞机,从远处和近处不时传来轰炸声和俯冲扫射声。

查看地形后,我们同二十三军山炮团团长姚建作了协商。接着参加梅副军长召开的炮兵作战会议,对炮兵任务部署和协同作战作了明确规定。之后,团组织营、连干部进行现地勘察,确定榴炮一营支援步兵六十七师渡江作战,以圩塘口作突击点,在七圩港以东到界河以西地域选择占领阵地,并指定三连部署在该营西侧,同二十三军防坦克炮营共同担任阻击西来兵舰,三连并负责支援步兵202团攻取下开沙,江心洲的作战任务,榴炮二营支援步兵六十九师渡江作战,以天生港作突击点,在双龙港以东至夹港以西地城选择占领阵地,该营五连部署在营阵地东侧,担负阻击东来兵舰任务。

长江沿岸地形平坦,港汉现状与地图对照变化较大,为使射击诸元准确,反复测地达9次取平均值。对前沿和浅近纵深明显目标用射击图指挥射击,对纵深目标主要采用地图法射击。为保证精度,在测地准备时对炮阵地,观察所的位置,通过解析法计算精确定在图上,再选定现定和地图上都有的敌方物体进行交会作业,将座标定在图上校对,求出地图目标诸元的修正量。通讯网络比较严密,集中指挥所到各营,营到连,各连主观察所到炮阵地之间都架了双线。火炮严密校正零位零线,修正射距离偏差量,观察所设置夜间标定一切要求尽可能达到第一群射弹覆盖目标,打兵舰首发命中。阵地构筑秘密荫蔽,巧妙伪装,不使敌人从地面或空中发现我方企图。

在军首长主持下召开了两次步、炮协同会议。各炮营又分别同步兵师、团首长共同识别目标,确定打法,制定协同计划,两个炮营各派出前进观察员随步兵先头突击营协同呼叫火力。团司令部统一制定了射击计划,统一目标编号和信号规定。陶军长在协同会议上指示,两个炮团要统一一指挥,在军指挥所近旁设炮兵集中指挥所,指定我为指挥,姚建为副指挥。特纵陈锐霆司令员沿江岸对炮兵阵地作了检查,对滩头阵地打法给予具体指示。

二十三军从军首长到部队对炮兵都非常关心,经常问及炮兵需要解决的困难。我们团为加强同步兵密切团结,以淮海战役中四纵(二十三罕前身)战士从敌火下抢夺敌机刚空投下来的榴弹炮弹送到我炮阵地的生动事迹,渡江先头营提出的_碉堡是目标,枪声是方向”的果敢口号来教育部队,号召炮兵向步兵老大哥学习,提出“步兵打到哪里炮兵就支援到哪里,步兵指到哪里炮火就打到哪里”的要求,步兵炮兵水乳交融,一心一意打好渡江战役。

二、痛击英国军舰

4月中旬得知国民党政府拒绝签订《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的消息,接着收到毛主席,朱总司令发出的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二十三军奉命于21日下午渡江。部队得知后无比兴奋,个个磨拳擦掌,“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这一钢铁誓言鼓舞着每个人。21日上午,炮兵全部进入战斗准备。步兵突击首和渡船也隐蔽在圩港内,期待着再过几小时就要渡江的作战行动。我和姚建在炮兵集中指挥所中准备作战。约中午时分,接到一营副营长王昆亭电话报告:“有挂着外国旗的一大一小兵舰,停在一营阵地右前方江中,请指示如何处置?”我回答。“你和我马上到三连阵地去。”跑到三连阵地后,从观察孔看到银灰色大型军舰一艘(“伦敦”号)停在江心偏北位置,舰长150码,等齐高6.6码,栈桥高18码,桅杆高30码。军舰用麦克风传出沙哑的声音,好象在喊“我们不是敌人”,间播音乐。数门舰炮指向我方阵地,一会仰起,一会俯落,向我挑衅,威胁,企图配合蒋介石阻止我军渡江。远处还停着一艘较小的军舰(“黑天鹅”号)。我三连战士紧张地擦拭炮弹。一个战士骂着:“明明帮蒋介石阻止我军渡江,还说不是敌人!真是强盗在撒谎。”另一个战士问我:“团长!咱们打不打?”我说:“一切行动听命令。”我用三连电话向“洪湖301”(二十三军陶军长代号)报告了江面英舰情况。陶军长要我马上到他那里去一趟。我告诉王昆亭:“各连严密隐蔽,不能暴露我炮兵部署,接计划只三连作射击准备。”接着便跑到离此不远的村庄里“301”处,详细报告了英舰情况。卢政委讲:“情况已报告兵团,等兵团指示。“我提出两个问题:一是如军舰不走,阻碍我军渡江怎么办?二是如军舰向我开炮,我是否还击?陶军长答复:“巳发出信号,警告军舰迅速脱离我军防区,军舰不走时兵团会有指示的。如军舰向我开炮,我当然还击。”我先用电话向三连连长肖永福传达了军首长的指示,并转告一营观察所,又考虑到事关重大,随即告别陶军长亲去三连掌握情况。正当我跑向三连阵地的半路上,听到江中军舰打了一炮,接着三连发射了数发炮弹。待我到达三连阵地时,英舰已向上游驶去。肖永福向我报告:“英舰起锚上驶时向我先打了一炮,我即还击,共打了7发炮弹。”我向洪湖首长报告了当时发生的情况,随即回到炮兵集中指挥所,将发生的情况向姚建作了说明。约半小时,英舰“伦敦”号及“黑天鹅”号从上游调转头来,用大口径舰炮猛烈地向我阵地射击。三连即以准备好的反坦克榴弹及延期引信榴弹向英舰还击。舰体目标大,距离近,便于观察,我三连以直接瞄准射击发射炮弹62发,其中反坦克榴弹与延期引信榴弹各半。我反坦克炮两个连亦进行还击。据观察所观察结果,榴炮除少数发生跳弹外大部分命中英舰,英舰仓惶逃窜。当英舰刚进入三连射面时航速7码/秒,离开时加速到15码/秒。英舰向我阵地发射炮弹300余发,三连及反坦克阵阵地附近弹坑累累。我三连四炮炮手于芝庆阵亡,炮长负重伤。三炮工事上落了炮弹,弹片钻入工事内部,当时瞄准手两手捂住瞄准镜以身体掩护火炮,身上负了伤,而火炮未中断射击。反坦克炮营救导员及通讯员负伤,一副炮长阵亡,二十三军202团团长邓若波牺牲,团政委负伤。二连驻村的一位老大娘被炸死,房屋数间被炸毁,支援右邻步兵军渡江的是炮兵第三团,这个团第七连阵地设在三江营附近,担负射击兵舰任务。在我痛击“伦敦”号之前,对首先向右邻阵地开炮的“紫石英”号(F116)军舰及“伴侣”号军舰,七连进行了还击。该连炮长高福星在阵地被英舰击中后,仍坚守阵地,继续操作火炮发射,后在英舰严密火力封锁下英勇牺牲。由于英舰4艘首先向我军疯狂开炮挑衅,致使我方伤亡252人。

向我挑衅的英舰第一次受到中国人的痛击。据当时国统区报纸报道,英国远东舰队副司令梅顿中将亲自指挥的万吨巡洋舰“伦敦”号被我击中,打出“十二个弹孔”,“据伦敦号军官称伦敦号幸而折回,倘继续前进,将为自杀”,并称“黑天鹅左舷有弹痕,油库一处巳被洞穿,但幸未着火”。英旗舰“伦敦”号上驶时播放着音乐,依仗一贯欺压殖民地的气焰,耀武扬威地在我长江内游弋,满以为可以吓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渡江行动,支援蒋介石沿江防御,可是在觉醒的革命军队面前失算了。经我痛击后“伦敦”号及“黑天鹅”号全速逃窜。  “紫石英”号受击后逃窜时,在长江南岸搁浅,其“伴侣”号爱莫能助,也夹着尾巴逃走了。

“受共军炮击之四舰官兵死者四十四人,伤者八十二人以上”、“紫石英”号之“罗勃森舰长于舰身一角中弹后乃下令扯起白旗两面”。此消息传出后,  “英海军人士”自感有损大英帝国威风,又急忙出来解释,对“紫石英”号“悬起白旗之说,表示怀疑,彼等相信,该舰系悬起一白色标志,以证明英舰身份。(注)战斗中一方悬起了白旗表示投降是人所共知的常识,虽然当时瑟索一团的罗勃森下令悬起白族,但是对于大英帝国海军,说他们以示投降太不体面了,那就只得说成是仅以此证明“英舰身份了。”

当天下午,我渡江大军的渡船乘风破浪英勇地投入战斗。

三、支援步兵渡江

 4月21日晚7时,二十三军两个先头突击营渡江前进,榴炮一、二营分别派出的前进观察员携带超短波无线电话机跟随。我对炮兵营,连指挥员强调要亲自观察。我和姚建守在炮兵集中指挥所。在“偷袭不成即转强攻”的要求下,夜11时,六十九师突击营方向先打响了。此时我与跟随六十七师200团先头营的前进观察员田刚联系:“ 田刚!田刚!船到哪里?”答:“过江中心。”我同姚建研究,为打乱敌人,给以杀伤,使其不能顺利进入工事阻击我步兵渡江,炮兵应立即射击,掩护步兵突击。然后,我们请示了陶军长。陶军长带着坚毅的神色,举起右臂·一挥,明快地高声下令:“开炮打!”我与姚建立即命令榴炮团和山炮团按预定计划开始射击,顿时炮声隆隆,弹丸呼啸着越过长江,在江对岸闪烁成片片火光,紧接着传来沉重的隆隆轰鸣。对前沿射击后,我又问前进观察员:“船到哪里?”答:“离岸300码,敌人已向我射击。”我与姚建又分别命令炮兵对前沿重复射击。此后接到榴炮二营副营长郑重略电话请示:在炮队镜里观察到黄滩港方向,于信号弹闪光照耀下,发现我渡船靠近黄滩港,该方向枪声正密,二营向黄滩港前沿的炮火转移射击是否还按计划进行?我与姚建估计可能六十九师向黄滩港方向登陆,部队已在滩头作战,如再按原计划射击会误伤自己部队,于是回答: “对黄滩港前沿射击作废,改向黄滩镇压制。”(据9月中旬嘉兴二十三军渡江作战总结会议上六十九师在黄滩港登陆指挥的负责同志讲话证实,当时我们的观察和及时处置是正确的。)午夜前,炮兵对乌泥港,天生港、下三圩港,黄滩镇纵深按计划进行了射击。各炮兵营又按步兵发出的信号进行直接支援射击。榴炮一营发现下开沙方向有要求支援的信号后,立即进行了射击。夜12时,乌泥港,下三圩港枪声稠密,估计我登陆部队正在滩头激战。为压制敌重兵集团向我反击,炮兵向圩塘镇,魏村镇,百丈镇、石庄镇行集中射击,特别对魏村镇敌五十一军的一个师部和一个步兵团驻地进行了猛烈炮火袭击。后对魏村镇出入道路、重要桥梁行围困射击(定时的间断射击)和拦阻射击,并对敌炮兵阵地行压制射击。发现桃花港敌炮兵向我射击后,我立即对其行集中射击,敌炮再未发射。利港方向敌炮兵向我九圩,夹港渡口射击,只我五连火炮射向能对其射击,五连向敌炮行压制射击后,引来敌炮向五连还击,电话线被打断9节,未能将敌炮压制住。 22日1时,前沿枪炮声稀疏,判断我步兵巳占领滩头阵地。团副参谋长率前进观察组乘水陆两用汽车随步兵渡江。我炮兵根据步兵进攻情况不断行延伸射击,支援步兵向纵深发展。当我炮火发射激烈时,爆炸火光、信号弹,曳光弹,加上起火燃烧,使南岸江边片片红光,枪炮声沸腾。当时阵地向我报告,很多村民到江堤上观战看热闹,有的老大娘在江堤上烧香祝祷大军过长江,有的往阵地里送鸡蛋慰问炮手。至晨7时,步兵报话机要求对纵深百丈镇等10个目标进行射击,我集中火力炮击了这些目标。此时山炮团撤出阵地渡江,随伴步兵战斗,我榴炮还有封锁江面打敌兵舰保证步兵后续部队渡江任务,支援渡江战斗暂告一段落。榴,山炮支援作战中消耗炮弹999发,战斗中步、炮协同密切,炮兵火力不失时机地支援步兵胜利渡过长江天险,未误伤自己部队。炮兵集中指挥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二十三军首长表扬榴炮团“打得又快、又猛,又及时”。

 我们对一部分射击效果进行了检查。天生港打塌了敌碉堡,多处掩体和交通壕炸坍了,有炸死的蒋军尸体,下三圩港西部敌集团工事落了炮弹,工事后面有火烧的痕迹,桃花港附近敌炮兵阵地落了炮弹,一门57反坦克炮被炸毁,遗尸体2具,另一门炮护板炸坏,乌泥港附近老百姓说,驻此处的国民党军一副连长和通讯员被炸死,一个排炸乱了;驻魏村的敌人被我炮火袭击后乱作一团,直到我进攻部队到达时还未展开。百丈镇指挥所被击中,全营失去指挥,我步兵顺利攻占百丈镇。 

四、阻击国民党海军舰队东进

 4月23日夜,我同作战参谋吴大圻在团指挥所值班。夜10时,隐约听到长江上游有炮声,估计是位于南京江面的国民党舰队逃跑,我随即将情况告知步兵渡江指挥所。夜11时,接到位于天星桥(在团指挥所西侧I5公里)的我侧方观察所报告“听到军舰轮机声”。我又向步兵渡江指挥所报告并提出停止渡江的建议。不久,侧方观察所又报告“发现江中心有军舰黑影”,我即令各营加强观察,如发现敌舰,即按计划进行射击。不多时,一营三连对敌舰打响,全线炮兵陆续展开阻击敌舰射击。敌舰开始时向我还击,但舰炮炮口火光却为我炮兵指示了目标,使我加大火力对其射击。后敌舰停止射击,接着又关闭了发动机顺水漂流。因天黑夜暗,又加火炮射击时炮口冒烟及吹起的尘土遮蔽视线,影响我对敌舰的观察。我探照灯虽可向敌舰照明,行照明射击,但数量太少。此时我考虑l国民党舰艇装甲薄,可用部分瞬发引信并掺用少量化学燃烧弹对其射击。命令下达后,果然奏效。瞬发引信命中敌舰后火花飞溅,燃烧弹命中后在舰上燃烧,正好将敌一艘油轮打中起火,在熊熊火光照耀下,敌舰队形体可辨,十分便于我观察射击。此时有的敌舰鸣汽笛,打信号弹,又微微的听到江面上有人声呼救。我炮兵一面监视敌舰,一面派参谋单守本组织船只搭救。至24日展,救起(俘虏)国民党海军人员70余人,共击毁击伤敌舰艇13艘,缴获“永绩”号、“汉川”号等3艘。在我们团与友邻炮团协同射击下,敌舰数艘负伤达到江阴,大火一直燃烧,3天后仍在冒烟。敌护卫舰“威海刀号受伤后逃到江阴以东搁浅,有的敌舰带伤逃到上海。

4月25日,接到特纵首长命令.我团撤出阵地,由江阴渡口渡过了长江。

注:引文分别见《新闻报》民国38年4月21日,4月22日,4月23日,《大公报》民国38年4月23日,《中央日报》民国38年4月22日;《申报》民国38年4月22日。

(未校对未经后人许可谢绝转载)

浏览:3258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漂流者
    漂流者
  • 26军77师
    26军77师
  • 冯昭彬烈士之孙
    冯昭彬烈士之孙
  • 家住照邑
    家住照邑
  • 立春
    立春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