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1947年尼山战斗(文/朱怀兴)

16629 发表于2019-10-10 19:58:41

一九四七年秋,解放战争处于战略反攻的转折时期。根据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的命令,我连随担架团离开攻打洛阳的战役,立即转战山东鲁中南的曲阜、泗南一带(当时称曲泗二区),结合地方武装,开展游击战,建立革命根据地,迎接解放大军。当时我任区中队副指导员、指导员。队长分别由区委书记孙纪文、区长乔湘兼任。区中队分三个排,共有一百名战士。

当时,在敌后开展工作,危险性很大,斗争十分激烈。驻扎在鲁中南一带的国民党九十六军保安二旅正规军,加上由地方反动势力组成的曲阜、泗水县的还乡团经常扫荡、围堵我们。敌人感到日暮将至,作垂死挣扎越来越疯狂。我们区中队根据这一形势,发动广大群众,与各种反动势力作斗争。每到一乡一村,宣传革命形势,惩治当地恶霸地主,并开仓济贫。
我们的行动使广大群众受到了很大的鼓舞,革命根据地迅速扩大,我党的威望在泗南一带更加深入人心。尽管敌人采用各种手段妄想消灭我们,但由于有群众支持,敌人总是落空。一九四八年四月上旬,县长王德生带一个连从泗北赶到泗南,我带一个中队,合力围歼还乡团。还乡团平日作恶多端,群众十分痛恨。他们依仗九十六军保二旅,经常欺压百姓,横行乡里。打还乡团,群众非常高兴。还乡团的人大多是些地主和流氓地痞,乌合之众,随着解放战争胜利形势的迫近,他们已不敢单独出来,总是虚张声势地跟在九十六军保二旅后头。为摸清敌人的情况,我化装去泗水县城,以探听敌人扫荡的确切日期。我在离县城不远的杨家庄已闻九十六军保二旅带还乡团近日要大肆扫荡,但究竟哪一天,无法知晓。这一情况十分重要,返回根据地后我们作了必要的准备,发动和组织群众的工作继续进行。
一九四八年四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在区长乔湘带领下,我们在贾家裕村发动群众,斗争民愤很大的两个姓阎的恶霸地主,又开仓济贫,帮助农民度过春荒,工作一直持续到深夜十一时左右。因为知道敌人近日要扫荡,我们当夜又转移到靠尼山附近的营里村驻扎。一天的疲劳使大家很快进入梦乡。战时我们有个习惯,就是枪不离身,人不离岗,所谓“枕戈待旦”,只有经历过战争年代的人,才更有体会。天刚亮,忽听到营里村东边林地上有嘈杂声。高度的警惕使我们意识到,可能是敌人来围剿。我们一边迅速组织战士把住村口,一边观察来犯敌人有多少。林地和营里村相距不远,敌人很快包围上来,企图将我们围歼在营里村。当看到敌人中有山东保二旅大约四、五百人,还夹杂着还乡团时,我们意识到今天有场恶战。根据这一情况,立即作出决定,抢占营里村西南的尼山制高点。敌人似乎也觉察到我们的意图,双方展开了争夺尼山顶的激战。尼山并不高,地处曲阜、泗水、邹县三县交界处,但地形特殊,难攻易守。尼山的正面地势平缓开阔,另一面则与大山相连,容易撤退。十几倍于我的敌人加之精良的装备,炮火密集,铺天盖地,使尼山成为一片火海。副队长杜修兰带领两个排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山顶,占据能攻易守又能撤的有利地形。敌人一阵炮火后也开始上山,山下村里也与敌人交上了火,尼山的一侧敌人梯队式的往上包抄。炮弹、子弹夹着弹片从我们的头顶、身边飞过,炮弹落在附近,掀起的泥石打在战士们的身上。为了有效打击敌人,我们沉着冷静地隐蔽在山顶的战斗位置上,等待最佳射击距离。敌人以为我们被他们的炮火压住了,毫无顾忌地往上冲。当敌人冲到离我们只有十几米时,一声令下,我们各种枪支一起开火,手榴弹投向敌群。敌人突然遭到猛烈的火力,惊慌失措,根本无力招架。他们起先以为仗着人多势众,装备精良,可以轻而易举把我们消灭,结果并非如此。恼羞成怒的敌人不肯罢休,一次又一次地组织进攻,一次比一次更疯狂,而我们的战士却越打越猛,越打越勇,表现了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概。枪声、炮声、撕杀声响彻尼山。战斗已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敌人还是不断地往上冲。面对强敌,硬拼是不行的。我与副队长杜修兰同志分析敌情后,决定突围,以挫败敌人的企图。为保证突围成功,采取避其尖锐,攻其薄弱的战术,由我带十几名战士引开九十六军保二旅的敌人,以掩护其他同志突围。我迅速组织火力,狠狠追打尼山一侧的还乡团。面对我勇猛的战士,还乡团十分恐慌,纷纷逃窜奔命,缺口很快打开,由杜修兰带领的大批战士顺利突破包围圈。我们阻击的十几名同志看到大部分人员都已突围,也边打边退,把九十六军保二旅的敌人引向昌平山方向,以便尽快甩掉保二旅,回击还乡团。
跟我在一起的有通讯员张崇海和武工队员、区农会负责人李洪喜等十几位同志。我们这一队人对尼山一带的地形了如指掌,加之运用游击战术,使保二旅的敌人无所适从,很快就不见了我们的踪影。而我们甩掉保二旅的敌人后,就又去追打由泗水城来犯的还乡团。还乡团不堪一击,我们直追打到泗水尖山一带为止,打死打伤敌人多名,还缴获了不少武器弹药,其中轻机枪一挺。这次尼山战斗我们化验为夷,以少胜多,大大鼓舞了当地群众对共产党革命必胜的信心,同时也狠狠地打击了地方反动武装,为进一步开辟敌后根据地,解放曲阜、泗水以及牵制敌正规部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这次尼山战斗中,使我们永远怀念的是武工队员、区农会负责人李洪喜同志。我们在阻击任务完成后准备突围时,李洪喜同志不幸中弹倒地,我们十分悲痛。李洪喜同志出生在泗水戈山厂不远的陆家桥村,家境贫寒,他象许多革命者一样,在饥寒交迫中走上革命的道路。记得我们担架连队从河南转战山东曲泗二区时,他给我们介绍过在敌后开展游击战的经验。当时的区长乔湘同志曾向我们介绍他是一位作战勇敢、吃苦耐劳,又能深入群众、扎根群众的好同志。在他牺牲的头天晚上,还在贾家裕村同其他战士一起发动群众,惩治姓阎的恶霸地主,开仓济贫,宣传胜利形势和革命真理,不想就在第二天为掩护同志献出生命,他牺牲时才二十几岁。时隔近半个世纪,每当回忆起尼山战斗,总忘不了他的音容笑貌,所发生的一切,好象就在昨天。
尼山战斗在整个解放战争史上并不起眼,但正是千千万万个象尼山战斗这样的人民战争,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
谨以此文向参加尼山战斗的同志们致敬!向为革命事业献身的李洪喜同志致哀!

浏览:92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