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峻的考验(文/闫超 张勇)

12660 发表于2019-11-21 16:27:54

1943年10月的一个早上,九连政委花如景同志正在参加整风学习,唐庄地下交通员找到他报告说;“九连被杨茂蒲带走了,投了唐庄维持会!”

    这突如其来的坏消息真象晴天霹雳,花如景被震呆了。他二话没说,拔腿向九连驻地尤窝子奔去。对杨茂蒲,他虽然觉得有点异常,但没料到他会叛变,而且这样突然。

    杨茂蒲原是地方“红枪会”的一个小头目。运河支队于1941年回师运(河)南重新打开局面后,他带了几十条枪来投奔。为了团结争取一切抗日武装而收留了他,并委任他为九连连长。可是这个在旧军队里混过多年的兵痞,参加了运河支队,虽然不断受到思想教育,但终究恶习难改。1943年正是抗日斗争进入最艰苦的阶段,这年春天,支队部把在敌占区的我方家属转移到比较可靠的村落妥善安置,以保证安全,杨的家属也被安置在游击区唐庄。唐庄地主李德灿和汉奸头子沾亲带故,早欲投靠,只因慑于我八路军、新四军的声威才不敢冒然行动。此后,形势越来越紧张,斗争越来越残酷,他们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便把住在唐庄的抗战家属出卖给了敌人。‘黄丘套区区长王象斌、农民大队副大队长丁瑞庭的家属以及杨茂蒲的家属,都被投进了敌人的监狱。

    王象斌、丁瑞庭同志得信后,拍桌大骂汉奸的无耻,益发增强了和敌人斗争到底的革命意志。杨茂蒲呢,却终日愁眉不展,唉声叹气。尽管领导多方面安慰并很快通过各种渠道把家属们全部营救出来,但杨茂蒲却更为担心害怕了,时时念叨老婆.孩子的安全,最后竟与敌伪挂勾叛变了。

    花如景边想边走,迎面遇到了九连司务长王泽洪。这个30多岁的汉子一见花如景,哇地一声哭了。不一会,腿部受伤的机枪班长马玉坡、炊事员和另几个伤员也赶到了。

    花如景看着他精心培育的九连,昨天还有百十支枪,百十个生龙活虎的战士,现在就剩下这几个满脸泪痕的人了,不由得心如刀绞。沉默一会儿,王泽洪等几个同志声泪俱下地诉说了经过。

    花如景同志参加支队整风学习后,杨茂蒲认为时机已到,便紧锣密鼓地与李德灿秘密勾结,商定了叛变投敌的时间、地点,又拉拢心腹,散布悲观情绪。昨晚半夜时分,他突然推醒共产党员、副连长王国文,佯说:“副连长,支队部来命令,让我们到唐庄打埋伏,伏击涧头集敌人,快集合队伍吧!”队伍很快集合起来了,杨茂蒲下达了假命令,并叫后勤人员、伤病员留下。马玉坡说:“连长,我的腿不碍事,还是一起去吧。”杨茂蒲故装亲切地说:“你还是留下好,安心养伤。”就这样,他把部队带走了。

    花如景听到这里,心中暗想:看来,真心投敌的不过杨茂蒲几个人,受骗的党员和指战员肯定会冲破阻力回来的。花如景的想法是有根据的。自1942年实行精兵简政,大批优秀军政干部充实到基层。九连原是由峄县县大队、杨茂蒲带来的一部分人和黄丘套根据地武装第三中队合并而成的。山头林立,成份复杂。针对这种情况,支队领导决定要花如景同志到九连任政委,加强政治工作,进行组织、思想整顿,开展政治教育,培养骨干,壮大党员队伍,从根本上改变这个连队的面貌。花如景没有辜负党组织的希望,他和连党支部书记宁大钧同志、副连长王国文同志一起研究情况,采取措施,连队政治工作很快展开。他们积极而稳妥地发展了一批党员,正副分队长等骨干都加入了党组织,共产党员占全连的三分之一。

    这样一批骨干力量,一旦弄清真象,难道能跟着杨茂蒲叛变吗?“不能的!”花如景一边走,一边想,在他脑海里不禁浮动着一个个干部的形象……

    近30岁的分队长李守山,原是个贫苦农民,他抗日坚决,作战勇敢,就是性情固执,1939年参军时,对党几乎没有什么认识。花如景一次次地和他谈心,告诉他,共产党是什么组织,为什么要跟共产党走才有出路;告诉他干革命不只是为自已,而是为天下穷苦人的翻身解放;告诉他打败日军还要建设新中国。花如景推心置腹的话语,拨亮了李守山心头的一盏灯,终于有一天,他找到花如景:“政委,我要求入党!”二分队长姜德元是个五官端正,聪明、爽快的青年人。他打仗勇敢,在全连是出了名的。开头,他的组织性、纪律性不强,花如景经常找他谈心,给他敲敲警钟,他很快转变了,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

小战士杜华庭是要饭出身,刚参军时什么也不懂。这棵苗苗在党的阳光雨露滋润下,迅速成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用多虑,“他肯定也会回来!”

    “九连的党员干部都会回来J”

    “九连大多数指战员也都会回来!”

    花如景越想心里越踏实,他特别寄希望于那些党员干部身上,他们是连队的脊梁啊!

    是的,战争年代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是十分突出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啊!一个人入了党,那就意味着:吃苦在前,艰险在前,冲锋在前!环境越是艰苦,党员的行为越是举足轻重。当时每顿饭只有两个窝窝头,党员干部情愿自己吃一个,而把另一个让给战士。每个星期,党支部总要过一次组织生活,对党员提出四条要求:第一,坚定抗日必胜的信念;第二,不想家,不逃跑;第三,打仗要勇敢;第四,要起到先锋模范作用。广大党员都能严格要求自己,在群众中起到表率作用。

    花如景想到了整个连队,每一个战士,每一件事……。连队经过一个阶段的思想政治教育,作风有了明显的改变。单就军民关系来说吧,每到一处,总是热心地帮助军属和老百姓干活。有一次给老乡割麦,不慎丢了一把镰刀。这时连队已经集合,准备出发,怎么办呢?为了严格群众纪律,全体战士又回到麦地里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老乡们感动得热泪盈眶。这样的队伍怎么会背叛人民呢?就这样,花如景想着、走着来到尤窝子。

    傍晚时分,又有几个干部跑回来了,战友相见,悲喜交加,不等花如景问,他们就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部队半夜出发后,天刚亮时来到唐庄。杨茂蒲早和李德灿勾通好了,他们把战士们分别安排在布置好的房子里,杨茂蒲又假惺惺地说:“连队不要派人站岗了,容易暴露目标,让唐庄地方武装担任警戒吧。”就这样,队伍毫无警戒地被分散了。

    天大亮了,杨茂蒲带着四个心腹和几十个伪军,一个屋一个屋地收枪。他让机枪堵住门口,狂妄地叫着:“我不干八路了,你们都不准动。”战士们愤怒地看着叛徒的丑恶嘴脸。这伙人来到机枪班,杨茂蒲用阴沉的目光扫视一遍,指着全连唯一的掷弹筒说:“收!”伪军刚要动手,猛然间跃出一个战士,要抢机枪,但刚一伸手,就被敌人拦腰抱住。这个战士就是共产党员杜华庭。杨茂蒲火了,叫人把杜华庭绑在柱子上,杜华庭破口大骂:“汉奸!走狗!你们朝我开枪吧,你们打死我杜华庭,共产党、八路军会给我报仇的!你们早晚会倒在运河支队的枪口下!当叛徒的没有好下场!”杨茂蒲恼羞成怒,一努嘴,几个心腹就要动手,周围的战士都火了,齐声吵嚷。杨茂蒲见势不妙,嚷道:“都到场上集合!”说完抽身走了。

  唐庄的麦场上,伪军荷枪实弹,机枪对着场中心。九连的同志,除了副连长王国文被单独关押以外,其余都被围在场上。杨茂蒲开始诱降了,他厚颜无耻地说:“弟兄们J干八路太苦了。你看你们穿的、吃的,我看着都心疼,八路快完了,没什么前途,你们跟着我干维持会,弟兄们在一起,保证亏待不了你们,吃香的,喝辣的,老婆孩子也不用担惊受怕……。”杨茂蒲原以为这一席话便可动摇人心,可是,他的算盘打错了,战士们一个个怒目圆睁,拳头握得更紧了。杨茂蒲见诱降不灵,便把脸一沉,充满杀气地说:“好吧,你们谁不愿干维持会,就站出来,我让他回家!”这一手十分毒辣。他感到没人敢站出来,即使有一两个人提出要回家,那正中下怀,立即抓住,杀一儆百。但是,他的算盘总是打错的,没料到话音刚落,一下子就站出了几十个人,大声嚷着:“我回家!”“我回家!”杜华庭那洪亮的嗓门也夹在里面。

  这一片呼声是那样强烈,那样坚定。在杨茂蒲听来,简直是炮响雷鸣。他打量一下,这些人大部分是共产党员,这不是几十个人,简直是千军万马。杨茂蒲惊呆了,害怕了。把几十个人都抓起来吗?他没有这样的胆量,那样做,会把全连激怒,更加不可收拾。他在这些手无寸铁的战士面前屈服了,他不得不趁势下台阶,无可奈何地挥挥手:”你们走吧。”也许他觉得放他们走,还会留下几个,还不会输光。

    几十个无畏的战士在敌人的机枪面前昂然走过,每一步都是那样坚实有力,他们走的不是一步普通的路,而是从一个世界跨进另一个世界。这支小小的队伍越走越不断有人跟上来,麦场上的人越来越少了。

    花如景听到了这里,十分激动。他一一拉起他们的手说:“九连垮不了,有我们在,就有九连在!”

几天之内,九连的干部、党员和大部分战士回来了。上级又给他们配备了武器弹药。经过这场严峻的考验,清除了叛徒,九连更加坚强了。

(未校对谢绝转载)

谁在收藏
浏览:54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