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人:追忆我们的父亲秦宗宜(9-10)/秦克新.秦克明.秦克铸

卧游斋主 发表于2020-01-11 13:51:31

追忆我们的父亲秦宗宜(9-10)/秦克新.秦克明.秦克铸

乡下暂时还没有遭到蒋匪军的骚扰。日本鬼子完蛋了,老百姓喜气洋洋的迎来了一九四六年。

这么多年没有这么扬眉吐气了。年初,南沙井村大搞群众性文娱活动,庆祝抗日战争胜利,连七十高龄的岳钦明、于盛春也参加了活动。

南沙井的扮玩,在四邻八乡还是有点小名气。每年村里扮玩,闹十五,玩龙灯,扎马子,顶芯子,都是父亲他们他们几个热心人组织、指挥并带头表演。特别是那副矮高跷,更是父亲的拿手活,别人踩不了。至于说由旱船、马子串成的什么“龙摆尾”啦,“狮子滚绣球”“剪子股”、“蝎子毒”、四门斗等花样百出,如同诸葛亮排兵布阵,更是父亲亲自教练,这些活动鼓舞了村民的士气,人人精神舒畅。

 

老根据地歌舞升平,盘踞在博山城的蒋匪军可没过好年——一月十一日,博山县地方武装配合鲁中军区九师二十六团,向盘据博城的国民党军队发起进攻。经过一天一夜的战斗,于十二日第三次解放博山城。

博山城第三次解放以后,中共鲁中区地委向博城派出了工作团,广泛发动群众,在城乡开展了反奸诉苦、减租减息、增加工资的斗争。

为了巩固已经取得的政权,理顺各方关系。四月二十五口,中共淄博特委决定将博山市并入博山县。县委、县政府遂即由源泉移驻博城。

在博山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博山军民全民动员,支援解放张店、周村的战役。

在解放周村的战斗中,已经身为连长的俺二叔,带领战士们冲锋陷阵,不怕牺牲,为胜利作出了很大贡献,他本人也荣立战功。

 

被我军打出博山城的蒋匪军不甘失败,蠢蠢欲动,再次攻占博山。我博山县党政机关得到准确消息,于七月十日提前撤出博山城。

十一日,国民党七十三军一九三师又占领了博山城。进城的蒋匪军耀武扬威,无恶不作,城区百姓又一次被“遭殃军”祸害。

尽管如此,革命的形势和进程还是按照我党的指示如期顺利发展。七月,中共博山县委在东下册村(现在归属淄川区)进行土地改革试点工作。即将拥有属于自己的土地,这让老百姓特别是那些赤贫户感到天真是变了——穷人真要当家做主了。

土地改革试点工作取得了成功,这对于在全区广大农村全面进行土地改革积累了宝贵经验。九月,中共博山县委认真贯彻上级土改工作指示,派出多个工作队进入口头、淄河、夏庄、崮山、池冯等区的一百八十六个村,领导农民开展了大规模的土地改革运动。

俺南沙井村也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工作队员们宣传党的政策,开展说理斗争,土地多者自动献出多余的土地,交村党支部“土地改革小组”按户、按人口、按条件重新合理地进行分配。

八月初四,老大克新出生。

这年年底,南沙井村掀起了动员参军的高潮。在父亲他们的宣传鼓动下,于永铸、赵景春、岳长贵三人符合条件,于十二月底参加了革命队伍。

有了自己的田地,老百姓打心里高兴,憋足了劲儿,要多打粮食,支援前线,支援国家。这一年,俺村粮食产量达到解放前最高水平。百姓生活渐趋稳定,家禽繁衍兴旺,家畜牛、驴发展到战前的两倍还多。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日,莱芜战役打响了。这次战役中,我村积极支前。父亲作为农运部长和土改领导干部,为保证战役的胜利,筹备粮草,挨家挨户煎饼、军鞋,并动员青壮年参加担架队、运粮队支援前线。母亲带头摊煎饼、做军鞋,支持父亲的工作。

没过几天,二月二十四日,我解放军第四次解放博山城,博山县党政机关再次进驻博城,博山城又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这些战役和战斗,虽然战场不在俺村,但是,大路上来来往往的解放军队伍还是让乡亲们硬气了不少。另一方面,国民党的运输机、轰炸机不时在天空飞过,也没给人们带来多少恐慌。

不过,最紧张的时候,为了躲避突如其来由此经过的蒋匪军,乡亲们依然是采取了“逃荒”的形式,借以躲避。老大克新曾经记得爷爷说过,一次在金牛山上躲藏,天上的国民党飞机嗡嗡飞过,爷爷坐在干粮袋上,大家紧张的大气也不敢出一口。那时,老大他才一周岁。

在五月底,俺村党组织接到县里紧急指示,全民总动员,突击运送军粮。不几天,解放军部队一拨又一拨的开来,三沙井都住上了队伍。俺村的驻军,各人忙活各人的——筹军粮的筹军粮,催担架的催担架,集柴草的集柴草,一副要打大仗的样子。

部队开走以后,大家才知道,原来这就是陈毅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在沂蒙山区进行的孟良崮战役前奏。几天后,胜利消息传来。这次战役,全歼了国民党的74师,给了国民党军队以沉重打击,顿挫了国民党军队的重点进攻,迫使国民党军队暂时转入守势。这一战役,开创了在敌重兵密集并进的态势下,从敌阵线中央割歼其进攻主力的范例,是打破国民党军对山东解放区重点进攻和转变华东战局的关键一战,是被陈毅誉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漂亮大仗。据说,陈毅就在北沙井住过。

在这次战役中,博山县派出的担架队受到鲁中支前司令部表扬。俺村前去抬担架的民工也有几个受到了奖励。父亲参与领导的支前工作受到上级嘉奖。

随着莱芜战役和孟良崮战役的胜利,六月份,早已解放了的博山,全县开展了土改复查斗争。

俺村也不例外。从七月份开展土地复查,纠正土改中的偏差,并按照上级要求,整顿村基层党组织,成立了新的党支部,以领导复查运动。

新的党支部由于学端任书记,秦玉俊任组织委员,秦宗文任宣传委员。复查委员会,由父亲和魏克礼、于学端、于学贤、崔奉珍、苏功明、赵景凤七人组成。还成立了浮财分配委员会,由于学端、于学贤为首。这次复查,是按全村人口平均土地数进行。土地多者自动交出,共献出土地二百余亩,耕牛十余头、羊一百六十只,衣服、桌椅、床张等浮财折价千余元,全部分给劳苦群众。 

复查运动中,部分意志薄弱或有过失的党员被劝其自行退党。同时,吸收了积极分子苏功明、秦宗孟等十几人入党。

作为复查委员会委员,父亲严格执行党的政策,尽力排除群众中普遍存在的左的、右的情绪干扰,保证了复查运动按正确的方向进行。

复查激发了群众的劳动热情,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大家开垦土地、养猪积肥、植树造林、修整地堰、修建房屋,整个村庄一派繁荣昌盛。

咱们这里是平静了,可仗还没打完。为了即将到来的南麻战役,四七年仅是六、七两个月,博山县就调集了担架一千四百副,小车四百辆。拢共算下来,七月份总计动员民工两万九十九人次。我们村离南麻不过几十里路,支前首当其冲,父亲作为农运部长、青年团长着实又忙活了一阵。

阴历七月初五,金牛山上发生兵祸。原来是南麻战役结束后,国民党残余向北溃逃的残兵败将。他们丢盔卸甲逃到南沙井村,打砸抢烧后,经由金牛山继续向北流窜。在金牛山躲避的群众被捕十余人,多数途中逃回,唯于太龙被捕后,一直杳无音信。

七月十四日,又有一股国民党残兵到南沙井村骚扰,其中一人被联防民兵在南崖头打断腿,被激怒的群众将他活活砸死,拖入南湾。

在这一年里,国民党重点进攻山东的王牌部队大部被我野战军歼灭在莱芜、蒙阴、南麻、鲁南等地。期间,南沙井村的支前工作,在父亲具体组织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全体青壮年、妇女组成几十付担架,上前线救伤员,运送弹药给养,跟随部队南征北战。于绍唐、岳长凤等配合部队作战长达半年之久。仅兖州战役中,南沙井村支前担架就达二十多副。

南沙井村民兵还在队长岳祥元带领下,给部队看俘虏、送情报,配合部队在石马地区歼灭了和庄战斗残逃之敌。

为了解决部队烧柴,男女老幼齐上阵,南封山的树都砍光了。

 

盘踞在博山城的敌伪军以为天下是他们的了,紧锣密鼓,采取了一系列反共措施。一九四八年一月初,在博山的国民党、三青团及地方组织宣布合并,以更加集中的政治舆论力量对付共产党和解放区人民。

尽管敌伪做着苟延残喘的美梦,但是,历史的车轮不可倒转,他们覆灭的一天终究到来了。三月十一日,张店城最后一次获得解放,担任连长职务的俺二叔参加了解放张店的战役,是他指挥的连队摧毁了驻扎在五里桥的指挥部。

张店解放了,博山城的解放也不远了。隔了一天——三月十三日,华东人民解放军山东兵团集中兵力,第五次解放博山。国民党驻博山的淄博警备旅一部,博山团管区、博山还乡团、保安队及国民党县政府,不战而逃。中共博山县委、县政府又一次进驻了本早就该是他们办公的地方——博山城。

 

虽然咱们博山地区已经成了解放区。然而,山东省还有的地方被国民党匪军盘踞着。为了全省和全国的解放,五、六月间,博山全县调出民兵一千二百余人,分两路配合主力作战。在父亲的动员、组织、支持下,俺村组织了一个营的支前队伍随大部队南下,转战全省和江南各地。直到一九四九年六月,全国大陆基本解放,才先后光荣归来。

收复省会的济南战役在九月十六日打响了。这是我军第一次攻克具有坚固设防的大城市的攻坚战。济南战役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军的重点防御计划,使我华北、华东解放区连成一片,为解放战争的战略决战揭开了序幕。

与此同时,九月十二日至十一月二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辽宁西部和沈阳长春地区对国民党军展开了战略性决战。这就是著名的辽沈战役。十一月下旬,东北解放大军陆续入关南下,走向解放全中国的战场。

十一月六日,淮海战役打响。

在淮海战役期间,江苏、山东、安徽、河南等地的人民用极大的物力、人力支援了战争。这四省共出动民工五百四十三万人,其中随军常备民工二十二万人,二线民工一百三十万人,后方临时民工三百九十一万人;担架二十万零六千付副,大小车辆八十八万辆,挑子三十万六千副,牲畜七十六万七千头,船只八千五百三十九艘;筹集粮食九亿六千万斤,运送到前线的粮食四亿三千四百万斤。 民工的支前是战役中最动人心弦的一幕。

到了战役的第三阶段,参战兵力与支前民工的比例高达一比九。这种空前浩大的人力动员,解放区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承受能力,如民工支前负担最重的鲁中南区,以第六分区的统计为例,全区共出动四十九万民工(常备民工十七万,临时民工三十二万,许多临时勤务尚未计算在内)。当时提出的口号是“倾家荡产,支援前线,忍受一切艰难,克服一切困苦,争取战役的胜利。”

在这些战役中,博山人民的支前工作,受到淄博专署表扬。父亲直接参与领导的南沙井村的支前工作也受到了上级表扬,被评为模范支前村。

淮海战役取得伟大胜利后,十一月二十九日,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刘亚楼指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华北军区部队开始了解放天津和北平的平津战役。经过六十四天战斗,以伤亡三万九千人的代价,消灭及改编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三个兵团,十三个军五十个师五十二万一千人,北平天津及华北大片地区也被我军控制。

解放战争的胜利已成定局。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毛泽东为新华社撰写了题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号召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建立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绝不能使革命半途而废。

按照上级的部署,俺们村在土地改革、复查基础上,根据家庭经济状况和政治背景对成分进行了评定,明确规定了贫农(分到土地者)、中农(土地每人平均半亩)、富农(土地最多者),并张榜公布于众。

农历十一月二十六,老二克明出生。老二出生的时候,大环境已经很好——我们这一带已经没有战火,粮食虽然不十分充足,但是,基本没有逃荒要饭的。

已经有了两个孙子的俺爷爷,从心底里感到高兴——好歹的不打仗了,苦日子总算熬到了头。

捷报连着捷报,不断地传到俺这个偏远的小山村。腊月十七,正当人们忙忙活活准备过年的时候,又一个好消息传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打下了天津,守城的国民党匪军悉数被歼。

天津的解放,使北平失去了外围屏障,成了一座孤城。守城的国军陷于绝境。在我军感召下,天津解放的第二天(一月十六日),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邓宝珊代表总司令傅作义林彪罗荣桓聂荣臻会面商谈和平解放北京。双方于二十一日达成《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二十二日傅作义在协议上签字。傅作义先生深晓民族大义,使北平才得以和平解放。这座千年古城基本上未受到大的损坏,保全了诸多文物和历史文化古迹。

新年新节新气象,一九四九年(民国三十八年)的春节,在全国即将解放的气氛中如期而至。经历了艰苦的八年抗战,又三年的解放战争,历尽苦难的老百姓终于可以平平安安、正儿八经地过一个年了。

咱们这一带,流传着这么一句顺口溜——大年初一头一天,过了初二是初三。过年的饺子还没吃完,鞭炮声也时而炸响,已经有人走亲戚了。

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传来了——一月三十一日,开年的正月初三,解放军和平入城,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平津战役胜利结束。至此,中国共产党控制了华北主要城市及大片地区。

人逢喜事精神爽。北平的解放,极大的鼓舞了全国人民。安安稳稳的春节,又增添了更加热烈的气氛。

俺们村的“扮玩”分外热火,旱船、芯子、高跷、马子、秧歌一起上,走了北庄上盆泉,转了西沙井,又去莱芜的老姑峪、张家台、啬泉,着实热闹了大半个正月。

为了彻底消灭国民党反动派,四月二十一日,党中央又组织发动了渡江战役。四月二十三日,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国民党反动派盘踞了二十二年的南京,红旗插上了伪总统府的房顶。在此之前,蒋介石预感到自己的失败,早已经带着虾兵蟹将和从全国各地席卷的文物和黄金逃往台湾。

南京解放的消息传到全国各地。作为老解放区的博山各界群众三万多人,五月一日,举行大型集会,热烈庆祝这一伟大胜利。

为了清理战争创伤,美化城市环境。六月二十一日,博山成立了治理孝妇河委员会,并于二十六日动工,开始了对孝妇河的逐步治理。

群众过上了好日子,敌伪特务和反动道会门很不甘心,到处煽风点火,制造混乱。蒋介石的八百万军队都被我们打败了,这几个小爬虫算不了什么。七月,博山公安机关广泛发动群众,大力集中检举揭发反动道会头头罪行。到一九五一年,十九种反动道会门组织被取缔,情节恶劣的坚决予以镇压。

社会治安状况大大好转,人民开始安居乐业。

 

子女们都有自己的亲爹娘,老百姓盼望有自己的国家。终于,四万万同胞的心愿实现了——十月一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淄博专署暨博山各机关在博山召开了庆祝大会,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

十月三日,俺们村也召开了群众大会,野战医院秦所长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全村百姓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结束了军阀混战,打跑了日本侵略者,把蒋介石赶到了台湾岛,新中国正式建立了!

中华民国也结束了她在中国大陆的使命。

新中国建立后,俺二叔光荣复员,他复员前职务是某部连长。部队没有忘记他的战士的功劳,拨给二叔五千斤小米作为复员费。父亲组织人从池上运回这些小米,用卖小米的二百块大洋,帮助二叔添置了二亩地。

战争结束了,共和国成立了。当兵的俺二叔回来了,一家人团聚了。可是俺爷爷的心事也多了起来。

作为大儿子的父亲心知肚明:二弟早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只是因为这几年他没回来无从说起。如今作为大哥的他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大的三岁,小的还怀抱着。父亲想,得给二弟说门亲事,让他尽快结婚。

正巧,石马的俺大姑知道二兄弟回来,来娘家祝贺,接了这个话茬。

“二兄弟,咱爹说给你找个媳妇,我给你说一个行不?”

“咋不行啊?那感情好啊”父亲和二叔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说起来,这个闺女你也认识,就是和我住在一个天井的孙闺女。”

大姑这一说,二叔想起来了——那是两年以前战斗间隙,他回家探亲的时候到姐姐家探望,见到了这个姑娘,虽然人马不大高,算不上漂亮,却也不丑。庄户人家别想那金枝玉叶。

既然认识,又有俺大姑保媒,一家人没意见,二叔也就同意了——毕竟年龄不小了,和他一样大的伙伴们都有了儿女了。

水到渠成,熟门熟路,二叔在他复员回家的第一年就买了耕地,结婚娶了比她小几岁的俺婶婶。

二叔从订婚到结婚,都是父亲跑前跑后,一手操办。

 

总算过上了安稳日子。从一九三八年有了第一个共产党员,到建国这十来年,南沙井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据父亲回忆和有关资料记载,这十来年中,有五人壮烈牺牲,成为烈士。他们是:

于学孔,是一九四三年在蒙阴掩护部队转移时牺牲;

岳西明,是在一九四一年,茶叶口突围战中牺牲;

苏安铭,是在一九四一年,莱芜三车沟战中牺牲;

崔效德,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

秦玉栋,是在部队中病故,也被组织承认是烈士。

在这期间,经村党组织和父亲动员参军的有四十六人。成长为部队干部的有赵景槐、栾兆凤、岳长贵、岳长茂、苏武铭;荣誉军人有秦宗福、于学芳、于学德。

在地方党组织建设和行政工作中作出贡献的,首推南沙井村党组织创始人赵炳焘。

还有与父亲差不多时间入党,并同过事的党组织负责人,如,栾尚书、苏荫凯,优秀党员赵炳焱,刑场就义的苏嗣铭,受日本鬼子酷刑而致残的赵炳灿,炸博山电厂的苏言铭,带领后勤部队转战敌占区的于子厚,抗大分校毕业做经济工作的黄振声,及黄星五、于永清、于太成、秦玉俊、于学贤、秦宗文、于学端等。

在这十来年中,与父亲一起侦察敌情、转送情报、掩护伤员的有黄振田、赵景凤等。苏言铭更是多次掩护县委负责人李东儒、翟翕武、张敬焘、刘惠芝、焦念生。发动群众做军鞋、缝军衣、掩护同志的有周庆芳、赵景凤。

还有,党员岳长祥不仅做过我党的秘密村长,多次供给我地下工作人员给养,而且还掩护过前去逮捕叛徒李奉魁的公安人员焦念生,党员栾曰孔、崔奉先等基本群众,也多次为我方秘密转送过情报。

啊!为了祖国的解放事业,为了家乡的安宁,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而牺牲、而付出的南沙井的优秀儿女啊,祖国忘不不了你们,乡亲们忘不了你们,后代忘不了你们,历史忘不了你们!


浏览:66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