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肥城到大峰山(文/李文甫)

看山水 发表于2020-04-28 23:10:31

  一、在肥城

  肥城抗日武装的发展,是在七七事变以后。当时,肥城没有党的组织。

  抗日战争初期,我从南京回来,找过张维之同志。他在肥城城乡做公开的抗日宣传活动。那时国民党县政府还存在,他们以抗日的名义,在各区训练壮丁队。张维之同志是位老党员,由于他在壮丁队做过一些抗日宣传,这对启发他们的觉悟,组织抗日游击队起了很好的作用。这些壮丁队在日本人来以前就垮了,国民党政府一垮,受过一些抗日熏陶的壮丁队员,跑回家了,广大青年想抗战没有出路。

    我们几个人从国民党南京监狱里被放出来,徐麟村、王少芬是8月回来的,我是9月回来的。我们在南京曾听过周恩来同志的一个报告,内容是关于国共合作及抗日游击战争的发展形势问题,对我们教育很大。当时我们也学习过党的统一战线政策。我们决定出狱后回家乡搞抗日游击队。徐麟村、王少芬回来后,便开始搞抗日宣传活动。我从南京回到肥城,约了同狱释放的两个人,一个是馆陶的李延合,一个是河北省某县的匡敏(也叫匡敏忠),他们是我在北平念书时认识的。他们在我家住了一个时期,因是外地人,说话办事不方便,我们与地方党也没联系上。过了不久,他们俩就各自回老家了。后来,徐麟村听说山东省委到了泰安,就去找省委,终于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不久,省委派张北华到泰西地区发动抗日游击队,张北华在1937年11月从泰安第一次来肥城,在马庄徐麟村家住了一夜。张北华同志带来了省委关于发动抗日武装起义的指示,并和我们共同研究在泰安、肥城等地发动群众、搜集枪支的具体办法。

    1937年底,我们开始发动武装。那时宣传的对象首先是教员、青年学生,因为他们接受新思想快。我们先宣传不当亡国奴,要抗日救国,教员们大多有抗日要求,我们在肥城做了初步发动工作。徐麟村负责城区、北部的工作;王少芬在肥城四区蒜园子,他负责四区南部的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串联,我们很快地发动了不少人,主要有:李森堂(肥城五区东尚里人,在教育界影响较大)、冯继五(五区中部小张庄人)、李俊(五区车庙人)、蒋福庭(四区南尚任人)、阴法唐(中学生,桃园区张里庄人)、吴力全(四区南尚任人)、王鸿乾(桃园区固留人)、葛阳斋(三区葛台人,三区高小校长)。又通过葛阳斋,发动了陈惠民(即陈景润,三区下庄人)、牛顺山(三区凤凰山人)、牛顺太(三区牛庄人)、乔绶卿(三区界首人,当过三区区长)、孙新民(i区牛庄人,即孙诗轩,教员)等。我回到肥城发动得最早的是我们村的两个人:王惠东、王香亭(丁涛)。他们俩是我发展的党员,当时都是小学教员。另外还有二区的赵宝衡。当时各区都有积极分子,三区抓武装最早。

    我们自卫团占领肥城后,肥城成了泰西抗日活动中心。投奔自卫团的队伍很多,我记得肥城的游击队整编为二大队、三大队、十一大队、十七大队、独立中队(即十大队——编者),二大队负责人是陈惠卿、乔绶卿;三大队是王鸿乾、安振田;十一大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