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父亲李元善革命的一生(一)参加八路军

小文 发表于2021-04-01 12:52:22

image002.jpg

我父亲李元善(曾用名:徐其民),1922年2月出生于莱芜孙故事村。孙故事就在现莱芜汽车站边,现占地596亩,有440户。过去村里虽然没有出过达官贵人,名门望族,但闻名乡里,小有名气的文人名流却不乏其人。尤其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莱芜的矿山区是城乡结合部,鬼子汉奸天天进村消灭共产党。谁料想星火燎原,抗日救亡的民众奋起反抗。仅有300多人口的小村,居然有30人在环境恶劣的情况下加入中国共产党,11名热血青年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生命!

父亲家很穷,爷爷虽不识字但也有农民的智慧,是个见过世面的农民,跟人学打铁又曾经三闯关东,家里置下五亩农田,盖了几间茅草房。有一次爷爷要闯关东,在火车站买票,因为不识字,托旁边的“好心人”买票到沈阳,谁知道遇到了骗子,只给爷爷买了一站票,爷爷也不知道,下火车验票,让铁路警察狠狠打了一顿!自此后,爷爷立志让我父亲读书。

明清时,孙故事村就办有私塾,民国三年孙故事村镇武庙后,创办有翠英小学,开设国文、算术、修身、习字等学科。父亲先在李国杰的私塾就读二年。私塾学费高昂,一年要百斤小米,为了让父亲读书,奶奶四处筹粮。奶奶娘家是吴家花园,亲戚有吴伯箫,奶奶曾到他家借小米60斤……

父亲知晓家里艰辛,对爷爷奶奶很是孝顺,新中国成立后实行薪金制,父亲行政十三级每月246元的工资,都要给家里寄去50元。后来,三年困难时期,毛主席带头减薪,父亲工资减到177元,每月也要给家里寄去30元。

父亲深知重任降于斯人,日夜挑灯夜读,父亲也练就一身好文采。爷爷为此很骄傲,见了街坊四邻就夸儿子。父亲也深得先生李国杰的喜爱,学费也可以缓交。父亲为了积攒学费,寒假时就随爷爷到博山用独轮车推煤,往返要走300里路。渴了就随便吃几把雪,饿了就把揣在怀里的硬煎饼嚼两口。大冬天也没有鞋穿,脚掌上都裂了深深的血口子,回到家中就用热水泡一下,再用榆钱捣成胶糊住裂口子!父亲曾告诉我,脚上裂了口子走起路来真是疼得很,为了生计也很无奈!读了两年私塾就上了村中的翠英小学,在这里接受到春风般的新思想教育。

父亲天资聪颖,又能吃苦好学,老师孙仲三、孙鉴直竖大拇指。父亲给我谈起过一件在翠英小学上学时发生的难忘的一件事。有个同学家是个小地主,约好早晨七时去他家一起上学,正好他家还没开饭。父亲到同学家傻傻等了半个小时,他母亲就是也不揭锅,父亲知趣地离开了他家,自此深懂了贫富差距。父亲形容这个同学的父亲,腰带是一根草绳子,一年到头就一件长袍腰前擦的油光可鉴,意思是不缺油水。

叔叔李华斌因为家里穷只上了小学三年。父亲的堂兄李元贞、堂弟李元荣家境良好,都考上了泰安师范学校。父亲跳了级提前一年读完了高小,是年十四岁。此时张宗昌在莱芜兴办的新学:莱芜蚕桑中等学校开始招生,因为不收学费,竞争激烈。父亲参加了考试,竟然考取第一名。在莱芜蚕桑中等学校半工半读,上午读书下午学农,每个星期天放假回家。

孙故事南就是大沙河,电影《南征北战》就在此取过景,家中在此养了几只鸭子。大沙河两岸盛产麻,可纳莱芜步鞋鞋底……父亲放假回学校,奶奶总是煮几个咸鸭蛋让带到学校用麦桔挑着,一点一点就着野菜窝窝头吃。

父亲时常回忆那时的艰辛,当年他们这些学生家里都很穷,父亲从家里捎到一条褥子,另外一个男同学捎一条被子两人合盖,不知为什么有一次两人吵架散伙了,寒冬腊月父亲裹着条褥子被冻的瑟瑟发抖——家里穷啊!

父亲上莱芜蚕桑中等学校时,曾夜读鲁迅先生的《药》。他给少年的我也谈及阿Q精神,他说阿Q精神是国人的劣根性,为什么日寇来了有那么多人当汉奸,汉奸甚至比日冦还可恶,狗仗人势。百姓手举膏药旗迎接皇道乐土,国军来了也夹道欢迎,共产党上台又山呼万岁。真正的八路军就是救民族、救百姓于水火之中,无惧抛头颅洒热血,这正是共产党的先进性,是民族魂!

1938年抗日的烈火燃遍了山东,山东再也放不下一条安静的书桌!李元贞、李元荣都从泰安师范学校返回莱芜参加抗日,他们与父亲常常谈论被日寇铁蹄和刺刀下莱芜百姓的悲惨,于是父亲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敢于直面牺牲的抗日战争中去!

李元贞在抗日战争曾任中共莱芜县委代理书记,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杭州市委书记、浙江省委办公厅长等职;李元荣在抗日战争曾任中共莱芜县委组织部长,新中国成立后曾任青岛市长、济南市长、济南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在堂兄李元贞、堂弟李元荣的介绍下,父亲李元善1939年7月1日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开启了为新中国和人民的解放事业奋斗的一生。

爷爷家是孙故事村坚定的堡垒户,李元贞、李元荣、李元善是莱芜抗日三兄弟,父亲的前妻(离婚未离门)此时也加入了共产党。我年少的时候曾经问父亲,蒋介石的国民党也抗日而且是执政党,为什么您要加入共产党而不参加国民党?父亲严肃地告诉我,在山东日寇刚打过来,国军还没有接战,已闻风而逃了……而毛主席领导的八路军真心抗日不怕牺牲!我参加八路军就是为百姓而揭竿而起,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父亲1939年7月任乡党委委员,1940年2月任中共莱芜矿山区组织委员、宣传委员。父亲曾给幼小的我讲过,孙故事旁边的村有一个莱芜出了名的大汉奸,曾经到日寇处告密害死了莱芜的几名共产党员。李元贞、李元荣商量后决定让父亲李元善带领区中队除奸。这是1940年的夏天,父亲接到命令后,先化装成要饭的侦察了汉奸家大门外的地形。汉奸家养了两只恶犬,父亲把烧得滚热的馒斤(撇辣)扔过去,恶犬以为是扔过去的是肉,张嘴就吃,结果烫掉了大牙,嚎叫着跑远了。是夜正好下着细雨,没有月光。父亲手提炮盒子带了四名区中队的精干翻过汉奸家高墙,用刺刀拨开汉奸家的门,汉奸正与小老婆酒后呼呼大睡,用手电筒一照,正是汉奸本人,父亲上去五枪,汉奸与小老婆就躺在血泊中了……锄了汉奸的事很快就传到城里的日寇哪儿,知道父亲是共产党矿山区的头头,就把我爷爷五花大绑地抓进了县城,并扬言让我父亲去投案自首。奶奶很是无奈,迈着小脚去泰山祈福,家里仅有的五亩地和一头黑驴都卖给了保长,父亲又举枪到保长家抓了他的家小。就这样保长到莱芜县城日寇那儿把我爷爷赎了回来。

可笑的是文革时期,造反派整理我父亲的黑材料,我父亲的档案中莫须有的有一段父亲在莱芜被日寇俘虏的黑材料。我哥哥在福州军区当兵,几次入党都被否决,最后团政治处有位干事偷偷的告诉哥哥档案中有这样的记载。父亲找堂兄李元贞、堂弟李元荣积极申辩,这段黑材料才被撤销。

1941年春,中央军委要抽调一批有文化的青年党员到延安去学坦克,准备大反攻。李元贞、李元荣决定派我父亲赴延安,父亲从此化名徐其民。

谁在收藏
浏览:1859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段文余
    段文余
  • Volunteer
    Volunteer
  • 清之
    清之
  • 向东
    向东
  • 开国群英
    开国群英
  • 夕阳残照
    夕阳残照
  • 袁秀珍
    袁秀珍
  • Henry
    Henry
  • 天波
    天波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