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伯龙烈士(文/徐士才)

人海飘过 发表于2022-08-03 21:34:21


           本文作者:徐士才,  原运河支队警卫连战士,离休前任山东省冶金厅人事处处长。

       一九三八年三月,日本侵略军侵占了我的家乡---枣庄地区。这时,我虽然只有十四岁,但在共产党的宣传教育下,经常唱着革命歌曲:“春天百花齐开放,日本鬼子进攻我们的家乡,鲁南的老百姓要武装上战场,保卫父母兄弟姐妹和儿郎。”“叫老乡快去把兵当,别叫日本鬼子侵占咱家乡,老婆孩子遭了殃,你才去把兵当;你不打仗,我不出枪,无人打仗亡了国,看你怎么活”。在以上歌曲影响下,我下定决心,响应党的抗日救国、不做亡国奴的号召,瞒着父母偷偷地参加了抗日的队伍---运河支队特务队二班,当了一名战士。后来,母亲知道我当了八路军很不放心,就让我父亲上部队把我叫回来。班长华敬军向陈队长汇报后,队长不同意,并说,如不放心也可把我父亲留在这里。就这样我父亲也参加了运河支队,在支队部跟支队长孙伯龙当马夫,直到一九四二年初毛楼村战斗孙伯龙牺牲为止。

      孙伯龙同志是我家周营西三华里李庄人,黄埔军校学生,瘦高个儿,身穿灰布军装,腰带小手枪,对我们讲话时,都是立正站着,完全是军人风度。他热爱祖国,仇恨敌人,平易近人,待人和气。有一次在涧头集驻防,我在支队部门口站岗。孙伯龙同志出来看见我年龄小、个子矮,就亲切地叫我回班。我说:“班长叫我回班我才回班。”他也没有说什么。

      一九四Ο年秋天,日本鬼子向我运河支队驻地库山进犯,他亲临前线指挥战斗,接连打退敌人好几次冲锋。后来由于敌人不断增兵,我们才撤下山来。他带领部队北渡运河,到朱阳沟驻防,后被敌人四面包围。全体指战员在孙伯龙同志的指挥下,以土围子墙、草屋、门板为掩体和敌人进行战斗。我们二班全体同志坚守南围子墙,我的班长是近视眼,又没有眼镜,远目标看不见。我们阵前是一块场地,敌人很不易接近我们,班长枪法很好,只要敌人一露头,一打一个准。因此,敌人几次冲锋都被打退了。坚持到天黑时,邵世澄支队副带队打接应,我们胜利突围出来。而在我们阵前留下一片敌人的尸体。我们班只有一个人胳膊上负了伤。

      运支机关突围后,我们伤亡较少的排,又随副支队长邵剑秋,西过津浦铁路,到了微山湖边的郗山村,隐蔽驻防在这里。部队经过两天的休整,等敌人来合围我们的时候,又经微山湖渡水南下了,在韩庄的湖边登陆,到万庄村隐蔽驻防。由于我们隐蔽得好,敌人经过村边大路时,都没有发现我们。后又转移到周营东南的安乐庄,夜间越过枣(枣庄)台(台儿庄)路挺进抱犊崮山区,与一一五师的部队会师,彻底粉碎了敌人妄图扑灭我运河支队的阴谋。后来,进山的运河支队在邹县瓦家峪改为一一五师教导二旅五团三营,同时孙伯龙同志调鲁南军区任副司令员。

     为了表达自己对孙伯龙同志的怀念之情,特书如下几句话:

抗日战争在初期,

伯龙打起救国旗。

不怕危难心向党,

运河两岸美名扬。

 

 

浏览:96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人海飘过
    人海飘过
  • 阳河流
    阳河流
  • 段文余
    段文余
  • Chief
    Chief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徐士才,孙伯龙,邵剑秋,华敬军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