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善穿越封锁线到延安学习(李小文/刊登于齐鲁晚报)

小文 发表于2023-09-19 23:48:34

image001.jpg

抗美援朝志愿军战士回国时,李元善作为代表发表演讲。

    我的父亲李元善1922年2月出生在山东莱芜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里。1939年7月入党,先后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1961年父亲到炮兵48团当政委,1969年因病离休。我小的时候,父亲常给我讲起当年驰骋疆场的峥嵘岁月,让幼小的我神往不已。

    到延安集中学习

    1941年春天,中央军委决定,从各抗日根据地抽调一批党员和有一定文化程度的人,到延安集中学习。父亲当时已经入党,又上过学,有些文化,看到通知后立刻报了名。

    当时从山东到延安需要跨过三条铁路线,分别是津浦线、平汉线、同蒲线。这三条铁路线,对敌人来说是“生命线”,运兵、运军用物资、殖民统治等都要靠这几条线来保证。

    队伍穿过津浦线的时候是夜间,前边的掩护部队带着大铡刀砍断铁丝网。后边的队伍每人背着一捆庄稼秆,用来填壕沟。在夜色的掩护下,队伍顺利通过。

    平汉线是从邢台县境内过的。知道要经过战斗,战士们都下了决心:一定冲过去,宁死在路西,也不死在路东。

    据说,之前掩护过铁路的部队,已经有十四位团长牺牲在这条线上。父亲的队伍过铁路时,敌人的铁甲列车来了,在通过的铁丝网口前,敌人的机枪子弹打到铁轨和石子上,一片火花。

    父亲与装甲列车几乎是擦身而过,父亲后来跟我描述,那辆装甲车和普通列车一样,就加了一层钢板和炮塔。如果当时有一捆TNT炸药,就能把车炸翻炸毁。那场战斗牺牲了许多战友。

    过同蒲线是由小分队掩护和引导的,在夜间秘密过去。怕敌人发现追击,那一夜,父亲他们急行了一百七十里。

    队伍在山东纵队集中时,大概有一百五十余人,到延安后,只剩下百人左右。

    四平保卫战

    四平保卫战,是父亲经历过的最为惨烈的战役之一,尤其是第三次和第四次攻打四平。

    第三次打四平时,父亲带指挥排去带炮,可因为当天夜里下了一场雨,路很难走,直到天亮,炮离阵地还有20多里路。大炮刚到阵地还未“放列”(排开),18架敌机就轮番轰炸、纵横扫射。

    父亲带去的指挥排30多人,伤亡了20多个,父亲也负了伤。父亲说,两颗炸弹打到他身边,当时他肩上都扎进了许多弹片,有的露在外面,被父亲拔出来扔了。父亲当时穿着棉衣,裤腿的棉花打飞了一大片,就隔着一层布没有打到腿,稍微偏一点儿一条腿就没了。

    第四次攻打四平,大概是1948年4月初。接受了前三次打四平的教训,部队先把敌人的战役支撑点———三道林子打了下来。之后,敌人边打边撤,我军步兵乘胜追击。看到离城百米左右有些砖窑,可以做炮兵阵地,部队就把大炮推到房子里隐蔽起来。当夜下了点小雪,敌人没有发现。

    战争开始,城墙上的碉堡、地堡火力点一个个被摧毁了,我军步兵一个伤亡也没有,24小时就结束了战斗。父亲带的部队立了一大功,父亲本人也立了功,还发了面锦旗,内容父亲记不大清了,大概是“炮兵制胜、勇敢加技术”


浏览:296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段文余
    段文余
  • Volunteer
    Volunteer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