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江侦察英雄慕思荣在朝鲜的岁月

HOME 发表于2016-04-06 09:40:19
    慕思荣,山东荣城人,1919年1月生,1938年7月参军入伍,在革命军队里历任通信员、警卫员、排长、连长、侦察参谋、侦察营副营长、侦察副科长、侦察科长等职。抗日战争期间,在许世友率领的胶东军区参加抗日反顽斗争。解放战争期间,先后参加了孟良崮、济南、淮海、渡江等战役。
    慕思荣曾多次在敌占区化装侦察、出生入死、大智大勇、出奇制胜,出色完成了各项侦察任务。1954年版电影《渡江侦察记》的主人公,就是以他为人物原型设计的。电影拍摄过程中,他还被聘请担任了军事顾问。慕思荣先后被评为胶东军区甲等模范工作者、华东二级人民英雄,荣记渡江战役个人一等功。1950年9月25日,他作为华东团以上军事机关模范工作者,出席了全国第一次战斗英雄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等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
    新中国刚刚成立,台湾等少数地区还为蒋军所盘踞,慕思荣和他的战友摩拳擦掌,时刻准备着为解放祖国的每一寸土地而战斗。然而,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却在此时悍然出兵朝鲜,并将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成为中国军人义不容辞的责任。1950年10月,慕思荣随二十七军作为第二批部队入朝参战。同年11月,参加了二次战役。
    二次战役是在第一次战役胜利的基础上,我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将美军及李承晚伪军诱至预定战场,突然发起反击的战役。当时,二十七军从江苏北上山东,原计划作志愿军预备队整训一个时期再入朝参战。后因战局变化,到山东后立即奔赴东北。由于行程仓促,加之后勤体制不健全,全军有近三分之二的战士没有领到棉衣、棉鞋和棉帽。该军绝大部分官兵来自江南水乡,很多人从未见过雪是什么样。当他们冒着-30℃的严寒进入朝鲜后,才真正领教了大自然的严酷,第一天行军就冻伤700多人。
    作为一支英雄部队,二十七军没有被困难吓倒。他们排除险阻,英勇奋战,按时在11月28日将美军王牌部队陆战队第一师大部和第七师一个多团分割包围在长津湖附近。30日晚,我二十七军集中五个团兵力发起攻击,经过近一天激战,将被围的美军第七师三十一团、三十二团一个步兵营加一个炮兵营共3100多人全歼,并俘虏美军300余人。此战重创美国王牌陆战第一师,全歼美军“北极熊团”——三十一团,并将其团旗缴获,创造了志愿军在一次战斗中全歼美军一个多团的范例。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通令嘉奖九兵团,嘉奖二十七军。毛泽东亦致电九兵团司令宋时轮:庆祝九兵团歼敌大胜。历时一个月的激战中,我军歼敌3.6万余人,其中美军2.4万余人,收复了“三八线”以北除襄阳以外的全部敌占地区,迫敌退到“三八线”以南转入防御,沉重打击了敌人的气焰,扭转了朝鲜战局。
    当时,慕思荣所带领的侦察部队位于东线长津户一带,对敌陆战一师、步兵七师进行侦察。新的作战环境,新的作战对象,地理不熟,言语不通,没有群众的帮助支持,所有这些都给异国他乡的侦察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慕思荣觉得,在新形势下,面对新的敌人,在对敌侦察中要杜绝盲目性,反对经验主义。如果简单地照搬以前侦察国民党军队的方式,是根本接近不了敌人的。再用自己擅长的“伪装捕俘、查明情况”的办法,一来是我们的战士在相貌特征上跟“联合国军”的士兵相差很大,根本无法接近敌人。二来是我们的战士当时都不会说外国话,即便接近了敌人也没有办法获取情报。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慕思荣和他的战友们想尽千方百计,创造条件进行侦察,并很快掌握了敌人前进的地址、时间。二次战役结束后,慕思荣和侦察干部们认真总结二次战役的经验教训,研究对美军侦察的对策。大家普遍认为,要完成侦察任务,必须设法接近敌人,同时研究了一些其他手段。针对主要手段,侦察员要学会“不许动”、“动就打死你”、“缴枪不杀”、“不要喊叫”、“跟我走”等简短的美国话,以便于跟敌人及俘虏的交流沟通。
    1951年4月,五次战役前的侦察过程中,慕思荣他们改变老一套办法,查明了英美和土耳其旅的兵力部署,并捉到了美国俘虏。4月21日晚,慕思荣奉命带领侦察部队插入敌后作战。22日晨,进至三八线附近,正赶上敌军对该区域进行地毯性轰炸,刚刚跃起准备进入前面弹坑的慕思荣被炮弹击中负伤。
    当慕思荣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丹东的医院里。当时,他被炸掉了脚踝骨,腰部也有多处受伤,伤口发炎很厉害。医生告诉他,必须把小腿切除才能防止感染,保住性命。慕思荣当时想,自己是搞侦察工作的,一旦失去一条腿就再也不能回到战场上与战友们并肩战斗了。他恳请医护人员,为了能让他重回战场,不要锯掉自己的腿,尽量用保守疗法。慕思荣的执著感染了一位老军医,为他试用了战场上缴获的一种消炎药之后,说如果创口能彻底消炎,就亲自为他做手术。
    尽管对自己手术后的情况不太清楚,但慕思荣很乐观,一有机会就向医院的医护人员讲述以前的战斗故事,介绍朝鲜战场的情况,宣传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是非正义战争,必然要失败;而中朝两国人民所进行的正义战争,一定会胜利。慕思荣生性耿直,而且直言快语。有些伤员平时喊疼叫苦,在动手术时大喊大叫。慕思荣就告诫他们说革命军人在任何时候都要坚强,战场上的枪林弹雨都不怕,难道还怕伤病折磨吗?许多战友听了他的劝告,都变得坚强起来。也有一些伤员觉得慕思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等临到他动手术,看他能不能经得住那痛苦。
    终于轮到慕思荣做手术了,伤口切开后,老军医发现他的手术非常复杂,必须将小腿靠近脚背的地方切掉一段,再从身体其他地方移植骨头、软骨组织和肌肉将这里补齐。而且,从此以后,慕思荣的右脚将会跟焊接的一样,再也不能打弯了。原计划三两个小时就能完成的手术一直做了13个小时,尽管当时的麻醉技术不是太好,但慕思荣始终没有吭一声。这位钢铁战士额头上的汗水像黄豆粒一样往下滚,但他心理充满了希望,他希望自己治愈后还能重新回到朝鲜战场上与战友们并肩战斗,将美国军队彻底赶出朝鲜半岛,让朝鲜人民跟中国人民一样过上太平日子。
    慕思荣的坚强感染了医院的医护人员和所有伤员。他们说,老八路确实就是老八路。钢筋铁骨,令人佩服。一个月后,慕思荣回到北京,在协和医院继续进行治疗。由于右脚不能打弯,为活动方便,医生为他做手术时有意让他的右腿比左腿短了一寸半,需要用特殊的鞋子来矫正。
    朝鲜战场上,我军捷报频传。慕思荣每天都在加紧锻炼身体,盼望早日彻底恢复,回到前线。1952年9月,军部任命他为军留守处整编大队大队长。1953年3月,朝鲜战争已经进入尾声,慕思荣转业到地方工作。
    1956年3月,慕思荣奉命来到位于黄河尾闾、渤海湾畔的黄河农场,担任了山东省第六劳改队队长、山东省地方国营黄河农场的首任党委书记。(记者薄文军)
浏览:997次

评论回复
首页
问史
团队
圈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