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元传奇:七、急进东北 献谋逞威(克艰排难,挺进东北-1)

东山刘 发表于2016-06-19 13:39:57
急进东北 献谋逞威
1945年9月下旬,山东第二师在参加临沂战役后,奉命攻打滕县。部队已集结完毕,突然接到山东军区命令:“罗(华生)、刘(兴元)率部急进东北”。
一、克艰排难,挺进东北
受命后,刘兴元即同师长罗华生率第二师于10月8日由郯城、码头一带出发,经莒县、胶县、牟平、掖县,于10月24日到达龙口、滦家口地区。在海边等待上船时,刘兴元对部队进行了动员,用党中央的指示精神,统一部队思想。他要求部队的干部战士深刻认识进军东北关系战略全局,时间紧迫,迟缓一天就可能遭受很大损失,就将受到历史的惩罚。根据山东军区的指示,各连只携带轻武器及少量弹药,其余均留给山东部队。经过动员,全师部队表示,坚决执行党中央的指示,发扬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抢在敌人前面进军东北。刘兴元、罗华生率师部和第四团、第六团约7500人从龙口上船渡海。渡海前又进行了乘船教育:一、不准吸烟和打手电,防止被敌人兵舰发现;二、随时准备战斗,碰上国民党或美国军舰,用手榴弹近战肉搏,拚死不当俘虏;三、注意安全,没命令不准出舱,大小便要报告;四、出事故不要慌,船坏了,触礁了,要听从统一指挥;五、不准说不吉利话,对于船老大可能搞的迷信活动,不要干涉;六、防止晕船,不要乱走动。乘坐的木帆船大都是渔船,还有些货船。钻进船舱,就像钻进了鱼罐头。从煤舱出来,都成了“煤黑子”。大船能挤一个连,小的就两个班。指战员不畏风急浪高,不怕晕船呕吐,漂渡渤海。登船前发的瓦盆瓦罐,放在几人中间叠在一起的腿上用以接盛呕吐物。开头挺正规往那瓦盆瓦罐里吐,后来扭过脸往海里吐,再后来顾不了啦,就像报复似的,你朝我身上吐,我朝你脸上吐,一个个就像从泔水缸里捞出来似的。经过6昼夜与风浪搏斗,于10月30日胜利抵达辽宁省沈阳以西地区庄河县登陆。(《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传.第19卷.刘兴元》,解放军出版社2013年8月版,第233页;张正隆著《血红雪白》之网络版。)
上岸即奉令到锦州西部作战。当步行到普兰店时,刘兴元与苏军联系,“老大哥”挺帮忙,给调来一列火车。谁知开到了沈阳,沈阳那里的“老大哥”却变了面孔,让立即下车,限令24小时内离开沈阳,不然就要缴枪。于是派通讯科长王建华去东北局联系,希望东北局与苏军交涉,能够放行。王建华见到的是东北局副书记高岗。高岗说:告诉你们师长,就照苏军讲的办。科长急了:总部命令我们去锦西作战,下火车就不能按时赶到了呀!高岗说:你回去就这么讲,就说是我的命令。不然就缴你们枪!科长火了:“老毛子”要缴我们枪,你也要缴我们枪,这算什么共产党?!刚见面时,高岗一脸麻子就不是色。这下全青了:你敢顶撞我?我毙了你!高岗不支持。无法,只好开动“11”号,走到新民附近马三家子,看见车站上停着一列火车,车头还“呼哧呼哧”喘气。几个“老大哥”荷枪实弹守着。10多节车皮上,坐着不少八路。一问,是冀东部队,车上满载着日本军火被服,也被“老大哥”截住了。罗华生上前商量:你看,我们不少人徒手,又没穿棉衣,都是八路,支援点。冀东部队押车的后勤部长说:“没有李运昌(冀东部队司令)的命令,谁也不能动。”这边谈着,那边人早上车搬东西了。那个部长破口大骂:“你们是土匪!”副师长贺东生(绰号:毛猴子,离休前为广东省军区司令员)火了:“有你们这样的八路吗?你才是土匪!”就这样争论总不是法,刘兴元想求助“老大哥”,知道“老大哥”爱唱酒。立即行动,让供给科长弄来10多瓶白酒和烧鸡、猪头肉什么的,又找上几个酒量大的陪着喝。“老大哥”乐坏了,扔了转盘枪,翘起大拇指,一口一个“毛泽东”,“毛泽东”。陪喝酒的我们也翘起大拇指,一个劲儿地“斯大林”,“斯大林”。没用半小时,要办的事办成了,车有了,军用物资也有了。几个“老大哥”也都醉倒在那儿了。二师刚行进不久,又接到命令不去锦西了。尔后沿普兰店、辽阳、新民路线,于12月上旬进至黑山、北镇地区集结。随即,山东军区第二师改称东北人民自治军第二师。(张正隆著,《血红雪白》,网络版)
为什么二师突然接到命令不用去锦西了?原来,中央要在锦州决战,而林彪到东北后,发出的第一个比较重要的电报,就是请求中央要求撤退。但撤退有时要比进攻还需要勇气。最终还是按林彪的意见实施了撤退。事后的1947年5月,陈云在给高岗的一封信中,曾把避免锦州决战,成功地指挥四平撤退,作为共产党人进入东北前七个月中的两件大事。并说,这两件事当时如果有错误的话,东北就很难有以后的好形势。
(作者:刘欣贤)
谁在收藏
浏览:313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