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伯由回忆华中雪枫大学的创办与合并:(下)

东岳军苑 发表于2016-07-15 23:30:48
(四)坚持在运河线上的第一大队
留在原地坚持的第一大队,由华中军区张元寿副参谋长直接指挥。他们受领的任务是:警戒高宝湖,密切注视湖西敌人的动向,确保高宝运河线之交通安全;多维护地方治安,保证乡村土改顺利进行。
第一大队有三个中队,一中队为连干,二中队为排干,三中队为班排干部,都有一定的战斗经验。由大队长陈广德、政教刘冰、副大队长莫庆云、副政教李树森率领。他们受领任务后,区分了各中队的具体任务,建立了24小时值班制,设立了防空监视哨。在执行命令过程中,奉命接应皮定均旅 东来苏中,并协助筹集粮草,配合区武装队,打击地主还乡团的骚扰,镇压了杀害当地农会主席及其家人的反动地主分子,维护了地方的治安工作,保障了运河线上的交通畅行。在苏中战役快结束时,张副参谋长指示大队派干部去东沟,找华中军区政治部组织部长谢胜坤接受新任务。谢当即指示大队在三五天内北移益林,由余立金同志指挥他们的行动。 
部队转移到益林后,见到了余立金同志。余立金同志听取大队情况汇报后,分别找大队中队干部谈话,表示亲切慰问。在益林休息几天后,跟随余北撤山东,在王家山头与校部汇合。
(五) 凤谷村的悲欢
凤谷村是顽军韩德勤部五十七军的老巢,老百姓对“五七” 的横蛮压榨,谈兵色变。当地情况复杂,群众基础差,好端端的鱼米之乡,却是一片衰败景象。我们到达时又值当地霍乱流行,东邻西舍不断有人病死。我们不少同志和病人同住屋,无法隔离。宣教科长卢华同志的一个小孩,亦染上霍乱,医治无效而病亡。看到他们夫妻俩的痛楚,大家都十分难受。校部通知全校同志,搞好驻地卫生,清扫垃圾厕所,保证饮水清洁,预防霍乱病毒感染,并派出医务人员,帮助群众看病治病,取得了一定效果。苏中七战七捷取得伟大胜利后。
9月3日晚,张藩副校长向全校干部作时事报告,指出苏中蒋军的进攻已被我打败,但在淮北,由于洪水泛滥,我军 已睢宁、宿迁,当面情况仍较紧张,并提出校直机关要精简机构,提高工作效率,以适应战争环境。
在凤谷村期间,学校下一步去向,还未明确,刚号召大家搞生产,一会儿又动员准备行动,要大家轻装,把轴重就地 打埋伏。
凤谷村虽满日疮胰,但每逢贸集,人群如潮,满街熙熙攘攘,一片繁荣景象。
9月10日是中秋佳节,校直各单位和学员队,分别举行了会餐,召开了文娱晚会,节日的乐趣,又冲淡了战时紧张的 压抑气氛。
(六) 北上鲁南
1946年9月16日,中央军委发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指示,重申了我军处于战略防御阶段的一贯的作战原则:“诱敌深入,内线作战,不惜放弃一些城市和地区,争取主动在运动中各个歼灭敌人有生力量……”遂后,我华中首脑机关于9月19日撤出淮阴。
9月12日,华中野战军主力,奉命从苏中撤往苏北战场,准备进行更大规模的运动战。华中所有后方机关,分两个梯队向北转移,学校为第二梯队,并分别组成了指挥机关。根据军区指示,学校在行军中要成为强大的宣传队,广泛而深 入的宣传。自卫战争的伟大胜利,和战争必胜的光明前途。是日,学校从凤谷村出发,暴雨连绵,路上泥泞不堪。经苏家集过老黄河后,于9月15日快抵宿营地时,前卫二大队传来消息,沐阳已被敌占领,前进道路受到威胁,部队又后 退数里住下。于是继续动员轻装,争取早日越过陇海铁路。经过几天行军,于9月21日顺利越过陇海线,抵达桃林镇,进到山东境内。
桃林镇原属江苏东海县,战时划归山东郑城县。我湖南家乡也有一个桃林镇,我幼时在那里上小学、当学徒,现在到了同名的镇上,免引起特别兴趣。我特地到镇上漫步,四处转悠,对比南北异同,欣赏北国风光。此地市面繁荣,土特产丰富,花生、栗子、煎饼又多又便宜,是南方少有的。各伙食单位把伙食费发给科室和班组,自己动手搞饭吃,以 改善生活。由于此镇靠近陇海线,只休息了两天,又转移到赤岸镇待命。
9月28日奉命由赤岸向鲁南山区进发,经大官庄、临沭县, 于9月30日到达王家山头一线驻扎下来。
在北撤途中,正处在内战全面爆发的重要关头,情况瞬息万变,行止匆匆,往往欲行又止,欲止又行,宿营地捉摸不定。有天晚上,我们睡在一家低矮的茅屋灶门口,半夜被猪咬脚而醒。又有一晚,摸黑睡在一个堂屋里,第二天起身,一身旁就是一口装有死人的棺材,一股尸臭扑鼻,令人作呕。
(七)王家山头待命
王家山头是临沭县的一个模范村,群众基础好,对部队很热情,纷纷腾房给部队住。
王家山头在一座高山脚下,因山状似骏马,老百姓叫马山。这里,村庄稀疏,校部与各大队相距10多里。群众住的多半是黑暗矮小的草屋,吃的是黍面煎饼和小米。南方来的同志反映有两难:咽进去难,拉出来更难。当时流行一句顺口 溜:“反攻反攻,反到山东,左手煎饼,右手大葱”。其实,在解放战争中,我山东野战军正是依靠千千万万的老乡,啃着煎饼大葱,推着小车大力支援而赢得伟大胜利的。
王家山头,离军部驻地距离不过四五十里,我们到此第三天,军部刘贯部长在陈同生陪同下来到学校,于10月3日下午向全校干部作了5个小时的时事报告。第二天我又陪同他到校直各单位及靠近的学员看望大家,表示慰问。
我们在王家山头住了20多天,有几个队毕业分配上前线。同时又接受了军直调来的几个干部队和起义解放军官队。9月28日,第一大队跟随余立金同志北撤山东,故有余立金同志来任校长之说。此前,传闻华中分局准备组织工委,学校又将南下与留在南面的大队汇合,坚持那里的斗争。后来,军部通信兵送来命令,原地待命不南下了,人心才安定下来。
10月21日,上级正式命令与军政大学合并,学校遂于22日离开王家山头,经大店到达以北十五里的庞家垛庄。大店街上贴满了欢迎的标语和漫画。
在庞家又住了10天,主要进行时事教育和行军总结,评选爱民模范,并进行合并的思想和组织调整工作。
(八) 大 汇 合
为了伟大的解放战争和建军的需要,华东局和华东军区 决定组建华东军政大学。1946年11月2日,华中雪枫大学校直三部及文工团、高研班奉命移往大店,成为华东军大校部的基础,各大队学员改编为华东军大第二大队。队部设政治处、训练处和队列供给处,樊道余为大队长、余伯由为政治委员、陈广德为副大队长、刘步舟为总支书记、刘冰为训练处副处长、莫庆云为队列供给处副处长,下属七个中队,共约990人,大队部移驻小店。
1946年11月5日,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日子。在大店西北的大树林里,刚组建的华东军大召开连以上干部会,新四军副军长、华东军区副司令兼校长张云逸,庄严的宣布了中央军委命令,除公布校领导名单外,还宣布华东军事政治大学由山东军政干部学校、华中雪枫大学、准南随营学校、山 东军区通信学校以及由广东北撤的东江纵队组成,下属八个大队和一个教导团。军区政治部舒同主任在会上作了“军大性质和教学方针”的报告。山东、华中、广东三大战略区的 五支教学健儿大汇合,组成了华东地区的最高军事学府,为“爬山顶”争取解放战争胜利,培养人才,展开了新的一页。
(原题目:《巨 大 的 洪 流 胜 利 的 汇 合》)
浏览:2608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