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焘老省长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文/ 王心武)

张家大门de 发表于2019-12-12 10:29:14

    我是个农民,1984年借了3000元开始创业,纯属个体私营。在改革开放初期,党政领导没有一个敢正大光明支持民营企业的,特别是个体私营,更是无人敢说什么支持的话。张省长就敢,他说只要是发展经济,只要是有利于脱贫致富,只要是站得正立得直我就支持。例如:1988年为支持发展民营企业,在珍珠泉礼堂召开了庞大的信息发布会,到会人员达570余名,该会就是张省长组织召开的。

    自建国以来在省委、省府礼党召开民营性质的会议还是第一次。从此,在公开场合支持民营经济拉开了序幕。现我创办的山东会仙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资产已达2.8亿元,这里边注入了张省长的心血。

    我第一次见到张省长是在青岛市延安一路。他带着用白纸糊的一米多高的帽子游街示众。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我舅父也是个走资派,被揪斗,我妈让我去探望他,碰巧遇到了批斗会。那一天,我亲眼目睹青岛市大街小巷到处是打倒张敬焘、火烧张敬焘、油炸张敬焘、坚决把张敬焘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张敬焘是埋藏在党内的一颗定时炸弹等标语或口号,红卫兵小将们押着张敬焘批斗时,我正混在人群里,亲耳听到几个成年人在窃窃私语,只听到一句:  “共产党出了个张敬焘,国民党出了个沈鸿烈”,在当时只知道青岛市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至于沈鸿烈是何许人一概不知。看完游街回家和我舅父讲,张敬焘和国民党沈鸿烈有密切联系,挨批斗罪有应得。我舅父唉声叹气,摇着头说:“孩子,现在有些事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国民党也不都坏,沈鸿烈在过去曾为青岛的教育做过一些好事,但不能与张敬焘相提并论。在关心群众疾苦、廉政奉公方面,我所接触的共产党人没有一个和张敬焘同志敢比拟的。”为此,我青年时代对张省长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84年我在省府大院内施工,有人陪我找张省长求幅字,说明来意后,张省长让坐,说:  “我不会吸烟,家中也没有烟敬你,请喝杯白开水吧!我马上就给你写”。我们跟张省长上了二楼工作室,尽管第一次见到这样高级领导,第一次进到高级领导家,虽然心情激动,但未去之前就想看一看省长家到底是个啥样?人人都说张省长清正廉洁,看看到底怎么个廉洁法?细细的环顾四周,虽然至今已过20多个年头,但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一楼会客室内一对老掉牙的沙发,一张不平且开了缝的茶几,一个掉了色的写字台,几张旧椅子,两组旧书橱,墙上挂着一幅写有张省长名的字画。再看二楼的摆设和一楼会客室相差无几。去洗手间顺便看了看卧室,一张非常简易的老式双人床,两个结婚时用的大方木箱子,还有两个用草编的馍馍囤子,总之整个家当没有一件新颖、值钱的东西。说实在话放到市场不会有人买。这就是省长家,这就是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在和平年代执政几十年的一位老领导、老党员的家。

    自1984年到病故我和张省长交往长达19年之久,在他的谆谆教导下,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他经常对我说做事先做人,人顺你的企业就顺,赚了钱不要忘了乡亲们,赚了钱要做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只有这样做才能得到社会的拥护,只有社会拥护,你的企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把企业做大做强。质量是生命,要严格把好质量关,制药是关系到人命的大事,_一点也不能马虎。在张省长的关怀支持下,使我们山东会仙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列为国家火炬计划和高新技术企业,我们的补钙产品“珍牡肾骨胶囊”被列为惟一的“国家重点新产品”。张省长挥毫题词“珍牡胶囊补钙良药”以表庆贺。我国已进入老龄社会,骨质疏松症被列入世界七大病症。骨质疏松症位列第四位和百病密切相关。因此中国老年学会成立了骨质疏松学会,在张省长的领导下,我省率先成立了省级学会,各市地相继也成立了十个分会。我省成立的这10个分会,张省长几乎都去支持。1996年,5月份在济南解放军总院开会,去邀请他参会,他正摔着腿不能行走走,家人不同意他参加会,我们也不同意他参会,他说咱组织个会不容易,一没权二没钱,那么多专家教授都在无私奉献,我也不能例外,抬也要把我抬去,我一定参会。大家知道后都感动的热泪盈眶,因他毕竟是86岁高龄的人了,而且还摔伤了腿。我国老龄工作,山东省是排头兵、领头雁,是因为山东省老龄委有个张敬焘主任。

    我和张省长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一个一贫如洗的农民,支持我事业发展达19年之久。在这漫长的19年里几乎十天半月就见一次面,在病重期间叫家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去看他。人们不仅要问,是不是得到了我们什么好处。他不吸烟、不喝酒、不吃肉,就是喝点茶,他还是山东省茶叶学会会长。我到他家几乎都是空着手去,偶尔带点土特产,他还不高兴。在这19年里,我挨了老省长一次严厉的批评,险些把我轰了出去,那是我给他买了一张健身椅,怎么也送不下。我说我已经买了,又不能退,你允许我犯一次错误吧。他说我一生清白,你污染我吗?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我只好灰溜溜的退给商店,而且赔了5%的钱,否则人家不退。我是1947年出生,务农到38岁,自1984年创业到今,是张省长改变了我的命运。

    老省长你离开我们走了……我想你,我怀念你,我是含着热泪写这篇稿子的。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把企业做大做强,为更多人的健康多做一些有益的工作。老省长您安息吧……

    (作者:山东会仙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浏览:34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