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岳肖峡同志(文/2003年4月)

王称固 发表于2019-12-12 20:02:18

    惊悉肖峡同志不幸逝世,甚感悲痛。

    我和肖峡早在抗日战争初期就互相认识了,因我们当时都在鲁西地区工作。1942年后,他到冀鲁豫边区党委组织部工作,我在鲁西南地委组织部工作,我俩就有了见面的机会。解放战争时期(1946年至1947年),我去晋冀鲁豫中央局党校学习,肖峡在中央局组织部干部科工作,部长是宋任穷同志,兼任党校副校长,住在党校。中央局当时驻冀北的武安县(现属河北省),党校距中央局仅几公里。那时我在党校学习半年以上,肖峡常常来党校,我也去他的住地看望,我们见面交谈的机会很多,彼此坦诚、热情、亲切。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进军大西南,肖峡从华北中央局组织部抽调到云南省工作。在进军西南途中,他随宋任穷到重庆西南局时,我当时在西南局组织部做干部工作,由于他过去长时间在组织部门工作,不少问题我曾当面向他请教,交谈的时间较长。肖峡到云南后任玉溪地委书记。

    云南虽地处边疆,是多民族地区,但原地方党组织基础好,并建立了武装政权(滇桂黔边区党委、“边纵”),各地、市、县党政军的组织也齐全,陈赓、宋任穷领导的解放军四兵团和外来干部进滇后,怎样与地方党组织及“边纵”会师,是当时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根据中央“团结第一,工作第二”的指示,肖峡同志妥善处理了“会师”这一问题,地方干部反映很好,外来干部和省委、西南局都很满意。

    1950年,玉溪地委宣传部长杨一堂同志去西南局开会,经肖峡介绍我和一堂见了面,相互都很高兴,我知道杨一堂在“边纵”地下党时就担任这一职务,“会师”后未变,肖峡对一堂非常器重,而一堂对肖峡又很尊敬,两人像兄弟一样,关系很好。这次在重庆我与一堂相见,增进了我和一堂以及肖峡之间的情谊。

    1950年底,国家工作的重点转入经济建设和执行第一个五年计划,党中央决定,像战争年代选派大批干部到军队中去工作那样,下最大决心,从各方面抽调最优秀干部到工业战线去,培养他们成为工业建设的领导骨干。当时,锡、铜等有色金属的冶炼是云南也是全国的重点,在这种情况下,肖峡被抽调到东川任矿务局党委书记、局长。此时,我还在西南局组织部干部处工作,负责干部抽调的具体工作,要抽人时,先与省委商定,经西南局组织部研究,然后报中央局批准。此时,宋任穷已从云南调往重庆,任西南局常务副书记,主持日常工作。

    1954年西南大区撤销,同年年底我调云南省委组织部工作,此时肖峡已从东川调到西南有色金属管理局(后改为云南省有色金属管理局)。

    1957年“整风反右”,1958年年初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郑敦被批判,在批判过程中,认为我不揭发郑敦,最终以“郑、王反党集团”定论,将我划为右派,开除党籍,下放弥勒东风农场。在正、副部长4人中,就有3个被定为“集团骨干”。此后,省委常委孙雨亭为组织部长,崔子明、岳肖峡同志先后任常务副部长。

    1962年,全国党的七千人大会后,我的“右派”帽子被摘掉。有一天,肖峡和崔子明两位同志到了我在昆明还不到10平方米的家里,当做一件喜事,向我的爱人麻秀容通报说:“镜如‘右派’帽子摘掉了。”并询问秀容以及孩子等的情况。不久,省委又通知我从农场回到昆明,肖峡、子明又再次到我家询问我的身体状况,并一再嘱咐要我在家安心休养,恢复身体。从1958年起,我已经4年未回过昆明与党组织和家人相见,肖峡、子明两次到家里来,给我、给家人都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我们深受感动。现在看来,他们的做法完全是一个共产党人应该做的,但在当时政治气候不正常的情况下,的确是难能可贵的。我和肖峡长期相处,和子明也是多年相处,他们都真诚待人,关爱他人,思想品德受人尊重。以后得知,1962年,中央组织部副部长乔明甫同志来云南,曾向省委某领导提出要见我,被拒绝。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召开,提出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形势骤变,省委原计划把我调离农场另行安排工作的决定也改变了,我又回到弥勒东风农场,直到1979年4月,我的冤案平反。

    1978年,肖峡从云南调到河南,1979年4月我的冤案得到平反,去北京等地开会,几次路经郑州,每次肖峡和我都要见面,肖峡常来云南,我们也总要相见。有次,我到了郑州,想看望于一川同志,肖峡告诉了他,他非常高兴,那时他正住院,肖峡陪同我去医院看望。当时他正躺在病床上,见面后,两手拱起,激动地说:“镜如同志,我欠了你的账,对不起……”我和肖峡都急忙劝阻,不让他再说下去。挫折往往会使人醒悟。我遭受过挫折,几年后,曾任过云南省委书记处书记、省长的他也未能幸免,教训极深。

    肖峡几十年来,从基层逐级到县、地、省做领导,涉及行政、党务、农业、工业以及军队等多方面工作。他阅历丰富,知识面广,既接触高层领导,又经常深入基层联系群众。因而他思想开朗,看待问题、处理工作,比较客观和公正,失误较少;他长期做组织工作,党性强、作风正,关爱干部并善于团结和使用干部,深得广大干部和上级领导的好评。

    现在肖峡离我们而去了,我们将永远回忆、怀念他!

谁在收藏
浏览:47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