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侯良辅同志(文2007年4月)

王称固 发表于2019-12-12 20:04:10

    2002年,云南省总工会原主席侯良辅同志离开我们走了。我的心情不好过,强忍悲痛向他的遗体告别。

    我与良辅虽然过去没在一起工作过,但是近二十几年来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多,我住在省委一号院的时间比较长,他在省总工会工作,两人住家地靠近。省委办公厅食堂里,我和良辅、余丹夫妇又常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有说有笑。2001年,我们两家都搬进了金牛小区二区,住房相距仅有几十米,见面说话的机会就更多了。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在重庆西南局组织部做干部工作。1952年春天,我从重庆到昆明来,为贯彻执行1951年全国组织工作会议精神,主要精神是“整党”,即“坚持共产党员八项条件,为更高的共产党员标准而奋斗”。另外,我还调查了解了西南局管辖范围的地(厅)以上领导干部。这次在昆明我待了约两个月。在此期间,省委为进行“土地改革”召开全省县委书记以上干部会议,这个会我参加了。有一次,我参加了滇西工委(当时的工委书记是李成芳)管辖的大理、保山、丽江3个专区的地、县委书记会,这时良辅是十四军四十师政委兼任大理地委书记,虽然他的名字我早就知道,但这次是初次见面,自然相互都很热情。因为会议主题是如何贯彻执行“土改问题”,这对军队和本地领导干部都是新的问题。而我,过去在华北根据地老区,减租减息、土地改革,我经历过多次,几个月前,我还在四川省大巴山(川北)新区搞“土改”,因此,我在会上发了言。我的发言,与会的同志静静地听着,他们爱听,当时宋任穷在场也肯定。事后得知,云南“土改”虽然也受“左”的影响,但省委从“云南地处边疆、山多、民族多的实际出发,采取了多种政策办法,非常谨慎、稳妥地进行。”如,滇中、边疆就大不相同,边疆还有的推迟或不进行土改,或和平协商土改,或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等等。

    会师问题,也是良辅首先遇到的问题。

    1949年12月9日,卢汉将军率云南军政人员起义。国民党中央军进攻昆明。由于这时五兵团已经解放贵州,而且一部为支援昆明保卫战而入滇。进攻昆明的国民党中央军南逃。

    云南地下党,滇桂黔边纵队,已经有主力武装3万多人,党领导的县政权数十个,开创了滇南、滇西等一批革命根据地,而陈赓、宋任穷率领的第四兵团3个军,加上直属和特种部队共10万余人,在这种情况下,外来与地方会师就是个首要问题。根据中央与西南局“在云南省委领导下,团结第一,工作第二”的方针和一系列指示,大家认为没有我党我军的大团结,就不会有各方面的胜利。因此,外来与地方,各方要充分肯定和学习对方的优点,而双方的缺点、错误‘,则采取谅解和诚恳地予以帮助的办法解决。如发生不团结现象,各方要多做自我批评。经过大家共同的努力,云南内部的会师是成功的。自然,这包括滇西工委在内,而1953年6月,良辅同志是军的政委、工委书记,整个滇西都在他的工作范围之内。良辅在滇西4年多,各项工作进展变化大,这与他的以身作则和表率作用有关。

    1936年10月,薄一波经北方局书记刘少奇批示回到山西省,组织中共山西省委,第一件事是接管和组织牺盟会,良辅参加了这件事。第二件事是创办山西新军,即“决死队”,就是十四军的前身。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当时的主要任务是发展生产,搞经济建设。党中央指示,要像战争年代调最优秀的干部、党员到军队一样搞经济建设,其中工业又是重点。西南局决定从四川、贵州等地抽调大批领导干部到个旧云锡、东川铜矿和机械、国防等工业企业工作。个旧、东川设省辖市。以后得知,1958年5月,良辅从南京军事学院回到昆明,当时云南省委书记谢富治兼昆明军区政委,是良辅的老领导,将他调到地方搞工业,从此他离开了军队。 

    良辅同志近22年都在部队,南征北战,并立下了汗马功劳。战争年代,良辅的具体情况我虽不清楚,但我们同在华北晋冀鲁豫边区,大的军事活动我是清楚的。1940年的百团大战,1948年、1949年的淮海战役,他立过功,受过奖,渡江后南进,他率部配合第四野战军解放了广东、广西,尔后又进军西南,到了云南,大仗、小仗打了无数,行军走路里程无法计算。1958年急国家之所需转业到地方,又把军队雷厉风行的作风带了下来,为地方人民做了不少工作。

    此外,还有我的老战友胡荣贵(昆明军区副政委,1940年我们一起在北方局党校学习,情谊很深。)郑刚、郭庆基等,我和他们都交往甚厚,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现在他们都已先我而去。我由于年事已高,也不再一一撰写怀念文章了,在此一并表达怀念之情。

浏览:72次

评论回复
首页
检索
我的